現代修煉故事
從決定修煉法輪功的那一天起,我的人生開始了一個新的階段,改變是真實不虛的,其中最不可思議、也最值得講述的是:我這個在班裡曾經成績倒數第一的差生,竟一躍考上了重點大學的研究生。
黃曉敏、王麗華和克麗斯緹曾患過不治之症,遭受痛苦的折磨;修煉法輪功後,她們的生活發生了奇蹟般的變化。
住在舊金山的法輪功學員Kathy馬從事會計工作,與跟大家分享修煉法輪大法以後的神奇故事。
28歲的洛倫茲·杜尚(Lorenz Duchamps)來自比利時小城聖特萊登,如今生活在大都會紐約。自從接觸法輪大法(亦稱法輪功),他戒菸、戒酒、戒掉遊戲的癮好已經5年,業餘時間,他最喜歡去曼哈頓的公園煉功。
陽陽有著異於同齡人的成熟,也有異於同齡人的純真。他才華多樣,性格卻又簡單……而我最喜歡的,是後來他在博文《傳道——老子出西關》中展現出的,一個中國傳統藝術匠人的風骨與特質。
她的祖先乘坐「五月花」號來到美國,她是家族中第18個從美國最古老的醫學院——賓大醫學院畢業的醫學博士。但是,她卻解決不了兒子突發的奇怪慢性病。一個偶然的機會讓她另闢蹊徑,成功攻克了疑難雜症的診斷與治療。沒想到,她還和中國有著深厚的淵源,讓她在對付蜱蟲這種醜陋的害蟲的同時,又參加了一場與更醜陋更邪惡之物對抗的戰爭……
紅斑狼瘡是一種免疫系統疾病,幾乎沒有被治癒的可能,屬於絕症。二十年前,一位移居加拿大的台灣人被診斷出這一疾病,在度日如年的煎熬中,一篇媒體的報導讓她徹底改變命運,如今,她身心健康、快樂祥和。
「通過直播,這是讓世界認識你的好機會」,「用中文演唱中文歌曲,可以推廣中國傳統文化,而且新唐人選曲都是傳統歌曲,信息直接、正面」,香港年輕男中音歌唱家、歌劇界新秀林俊廷(Michael Lam),對11月將在紐約舉行的華人歌壇盛事、第七屆「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充滿了期待。
一段花樣年華,被迫在黑牢和流離失所中度過。美國一位華裔專業人士回憶自己在中國大陸就讀大學期間被中共非法關押的人生經歷,以及來到美國後所遇到的挑戰。以下是本文作者宇微的自述,分為上、中、下篇連載。
一段花樣年華,被迫在黑牢和流離失所中度過。美國一位華裔專業人士回憶自己在中國大陸就讀大學期間被中共非法關押的人生經歷,以及來到美國後所遇到的挑戰。以下是本文作者宇微的自述,分為上、中、下篇連載。
我是一名80後,在中國一所著名的大學畢業後,來美國讀研究生,現在是一名北美註冊精算師,先後任職於世界一百強、兩百強的大型保險公司,年薪近20萬美金。可是,與此同時,我還有一個身分,那就是,我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
盛夏,南台灣陽光正熾熱,曬得人發暈,從上午8時直到下午5時,知名旅遊勝地墾丁都是處在可怕的「熱」之中。那個熱力彷彿直接刺進皮膚裡,讓人忍不住想躲進冷氣房,避開毒辣的陽光。
我年輕時,老是想著要成為成功的商人,那是我人生唯一的目標,我努力想要達成。但好笑的事發生了,當我決定放棄時,我經營的生意卻開始真的做大了。
洛蕾塔·杜尚如今是個幸福的妻子和兩個孩子的媽媽。她自信的外表,很難讓你想到她的成長伴隨著恐懼、孤獨和絕望。她少女時代的記憶,是所有受過欺負的孩子都永遠不願再想起的。許多少年人都面臨這樣的處境,走上絕路也時有所聞,為了幫助他們,她提筆寫下了自己平復創傷、重新肯定自我價值的心靈歷程。
6歲兒子被診斷患有自閉症(ASD),讓一位美國媽媽傷心欲絕。然而兩年後,男孩卻像是換了一個人——外向、知足又快樂。媽媽說,兒子的轉變歸功於修煉法輪大法——以真、善、忍爲指導原則的古老修煉法門。
2018年7月17日,法輪功學員曉童在英議會大廈內舉辦的「法輪功反中共迫害十九年」(Marking the 19th year of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in China)研討會上這樣發問。「我們全家非常擔心媽媽的安全,希望能照顧她。但是在這殘酷的鎮壓下,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再次安全地見到她?」
芬蘭知名民謠唱作人安娜•科克寧(Anna Kokkonen)寫下歌曲《金色的國度》(Golden Land),寄託了她對法輪功在中國大陸遭受迫害的深切關注。正是這種讓人身心祥和的東方修煉法門,帶來安娜自己無限的喜悅。
安娜•科克寧(Anna Kokkonen)是芬蘭民謠歌星,也被稱為靈性歌手。她的音樂被芬蘭資深唱片出版商Riku Pääkkönen稱為「職業生涯中所作幾百張唱片中最好的專輯之一」。一次偶然的機會,使安娜走入了法輪功修煉。也正是因為與法輪功結緣,從此安娜的生活被改變了。
一個人要擁有快樂的人生,最基本的條件就是健康的身體,如果沒有健康的身體,什麼都別談了。她原本是一位黃梅戲演員,因為人長得好,嗓子好,後來由於各種原因,她改行成了一名服裝設計師,然而,正當她有所成就時,她得了一種病,今天我們就來聽一聽她的故事。
法輪功這一名詞在大陸極其敏感,以至於即使在國外,法輪功修煉者也可能會被國人另眼相待。在北美許多法輪功修煉者都有高學歷、美滿的家庭、不菲的收入,甚至相當顯赫的地位。那麽為什麽他們要修煉法輪功呢?
當今社會,在很多人的眼中,名譽、金錢和和睦的家庭就是幸福的全部了。然而,有時這些並不是幸福的最高尺度。大韓法律救助公團水源支部的支部長李惇榮(54歲)律師說,他擁有了所有的這一切,但內心一直覺得很空虛。
蘇忠利是大陸留美學生,曾經沉迷於電子遊戲。2015年,在他厭倦、苦悶的時候,他想到了氣功,他想找到一種傳統的方法,讓自己沉靜下來。
來自山西的李有甫,當年在大陸大名鼎鼎。1993年他來到美國,被聘為中醫和武術教授。雖然功成名就,李有甫一直苦苦尋覓,想找到更高的修煉方法。因為他知道,人不只有一生一世,生命可以提升層次。
越南女商人Nguyen Thi Tuoi曾經疾病纏身,喪失了生活的信心,甚至開始為自己準備葬禮。令人驚喜的是,奇跡降臨,修煉法輪大法令她重獲健康。
他曾經墜入深淵,往事不堪回首。潘清海是越南綏和市人。中學時,他沉迷於電子遊戲,和朋友酗酒、抽菸,還撒謊和騙錢,後來又吸毒成癮,無力自拔。在他最苦悶的時候,一本寶書將他帶離苦海,引向光明。
自古以來人們在探尋功夫的真諦,種種絕世武功,是歷史的真實,還是虛幻的傳說?在忙碌的現代社會,到哪裡能找尋那一種初心和古意?又如何明瞭紛亂世事之外的真機?
兩年前,女兒好似得了「怪病」,10歲的小女生,頭頂竟然開始掉髮,禿了一大片。看了5位醫生,全都查不出病因。眼看著掉髮範圍越來越擴大,我和先生心裡非常著急。
我參加過越戰。這場戰爭給我留下滿身傷痛和疤痕,深深地影響到我今後的生活。歷經疾病與不幸,走過多年的苦難,我終於獲得了健康和幸福。
「酸威廉」是個老美,會說流利的中文。他叫Willem Zuur,曾在電視台教英語,風格幽默,外型時尚。其實,威廉自己的故事,比電視節目還精采。
克里絲蒂安來自德國,她與東方有緣。21歲時她初訪印度,現在定居鹿野苑,釋迦牟尼首次傳法就在那裡。有一天,在拉達克高原,她看到一位華人女子靜坐煉功,表情寧靜祥和。她被深深地吸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