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學子修煉
加州華裔少年——李鑫,自幼喜愛美術,尤其他在修煉法輪大法前後判若兩人,改善了弱不禁風的體質,並且他的畫作屢屢得到「全美青少年美術作品大獎」。身心健康與藝術創作上的巨大提升令人驚訝!李鑫發自肺腑地感嘆:「改變一個人很難,但是大法改變了我!」 ...
從決定修煉法輪功的那一天起,我的人生開始了一個新的階段,改變是真實不虛的,其中最不可思議、也最值得講述的是:我這個在班裡曾經成績倒數第一的差生,竟一躍考上了重點大學的研究生。
陽陽有著異於同齡人的成熟,也有異於同齡人的純真。他才華多樣,性格卻又簡單……而我最喜歡的,是後來他在博文《傳道——老子出西關》中展現出的,一個中國傳統藝術匠人的風骨與特質。
6歲兒子被診斷患有自閉症(ASD),讓一位美國媽媽傷心欲絕。然而兩年後,男孩卻像是換了一個人——外向、知足又快樂。媽媽說,兒子的轉變歸功於修煉法輪大法——以真、善、忍爲指導原則的古老修煉法門。
兩年前,女兒好似得了「怪病」,10歲的小女生,頭頂竟然開始掉髮,禿了一大片。看了5位醫生,全都查不出病因。眼看著掉髮範圍越來越擴大,我和先生心裡非常著急。
德國科隆大教堂是著名旅遊景點,每年吸引幾百萬遊客到訪。教堂前面的廣場匯聚八方來客。離教堂門口不遠,有一個簡易展台。有三個姐弟,把展台當作「度假屋」,成了那裡的「名人」。
「修煉」或許讓人聯想長鬍白髮的老道人,也或許是在公園裡打著太極拳的退休老人,卻似乎怎麼也聯想不到時髦的年輕人身上。
 面對困境不會自怨自艾,不會為了名利爭來鬥去,一心只為他人著想,無論在哪都活得輕鬆自在,坦坦蕩蕩。這真是人生最美好的境界。(Pixabay )
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光輝時時刻刻的照耀著我們家每一個人,我們不會面對困境自怨自艾,不會為了名利爭來鬥去,一心只為他人著想,無論在哪都活的輕鬆自在,坦坦蕩蕩。
每年的4月25日前後,全世界各地法輪功學員都要舉辦系列活動,紀念1999年春天萬名法輪功學員在北京的萬人大上訪。在今年紐約的遊行隊伍中,人們看到了很多年輕的面孔。18年前,他們或在牙牙學語、蹣跚學步;或還躺在搖籃裡,甚至在媽媽的肚子裡。今天,他們已經長大成人,站在父母身邊,成為法輪功學員的新生力量。
奧克薩那是一位美麗能幹的東歐女子,但一直到三十歲時還沒有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有一天,她突發異想給自己定下一個期限,也許是命運之神的安排,在期限的最後一天,她不僅找到了現在的丈夫,同時得到了她一直在尋覓的真法大道。 奧克薩那性格開朗,很健...
太平軍軍紀嚴明,比清軍要肅整很多,在管理上也比清軍完善和優越。太平軍的士兵不是為了餉銀而參軍,是為了自由的信仰自願參軍。他們之所以能夠嚴格遵守軍紀,除了外在的力量,將帥治軍有素是一個原因外,更重要的是出自於心中信仰的力量。而清軍多是僱傭軍,為了餉銀分配,經常發生內訌或嘩變。
郅都任雁門太守時,匈奴害怕,乃引兵退去,竟郅都死,亦不敢近雁門。匈奴至,為偶人像郅都,令騎馳射,莫能中。見憚如此,匈奴患之。」
大學畢業後在家等待辦理出國手續的時間裡,我和母親一起學煉法輪功的五套功法,神奇再次出現,我的身體得到進一步的調理,體內的寒氣、濕氣在往外排(夏天身體都發涼,出的是冷汗),身體由冷變暖。煉功後兩天,我的氣色開始轉變,皮膚變得白而紅潤。我的語言...
柯登恩(Yonas Kidane)已經入讀了多倫多大學,人生卻失去了方向 。派對、喝酒、抽菸,成績太差使他不得不輟學。修煉法輪功後,他重返校園,4年內讀完了雙學位。
來自義大利的青年弗朗西斯科.奇法迪一年前還對人生充滿悲觀,對他人毫不關心,但是今天的他,正朝氣蓬勃的參與「騎向自由」之旅,為營救中國的孤兒盡一份力量。 奇法迪5月12日來到紐約聯合廣場,跟來自53個國家的上萬名法輪功學員,慶祝世界法輪...
眼前的昕芸,清秀、善體人意,實在難以相信這個乖巧的大學新生,幾年前曾是個頂著怪異髮型的叛逆少女。
超越許多莘莘學子擠進大學窄門,理應對大學生涯充滿興奮與憧憬,「大一新鮮人」林佳穎卻感到有些迷惘與失落,她很想知道自己的未來命運與人生方向如何把握,可又無處探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看到全國媒體同時掀起了對法輪功的誣蔑性報導,我和女兒當時就感覺共產黨又在搞「運動」了,又在愚弄中國老百姓了。我倆竟同時說:「我們不能相信共產黨媒體的報導,共產黨的話我們要反著聽。」於是,我們就到處打聽甚麼是法輪功,半年後,我們終於知道了甚麼是法輪功,我與女兒立即決定修煉法輪功。
「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性格決定命運,一般人無法改變自己的個性,更遑論改變命運,但是唯有修煉,才能讓妳扭轉命運。」目前剛從東海大學財金、法律雙主修畢業的江宛芸說道。
我迫不及待的與他一起上樓去他家看個究竟,不看不知道!看了就再也放不下了,後來,同學看我很喜歡,就借給我了,我如獲至寶般捧回家,美滋滋的看了一整夜,也不覺困。這本書改變了我的一切:人生觀、世界觀…….這本書就是《轉法輪》。得法後,常用《轉法輪》中的「真、善、忍」約束自己的言行,所以每天都是高高興興的,學習、生活、言行都像充滿了陽光,上滿了發條一樣,把內向、自卑、抑鬱寡歡的我徹底地改變了。
我家在加拿大某地諧和街1號,我相信這是老師的一種點化,我想告訴大家大法的威力是如何給我家帶來和睦,尤其是大法如何改變了我父親,而他不是大法學員。
我看了一遍煉功帶,感覺動作很複雜,就是第三套功法比較簡單,我對照一下煉了一遍,感覺心裏很舒服,於是我又用心的煉了一遍,這次一煉非同小可,我感覺有一股強大的能量穿過我的手心,這股能量非常強大,連身體都烤得暖洋洋的,眼淚不斷的流下來,自己也不知道為甚麼流淚,我停止了煉功,坐在那大哭了一場。從那天以後我正式開始修煉了,我以後的人生也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了。
一個被評斷患有自閉症並會攻擊他人的孩子,行為失常猶如一顆不定時炸彈,令全校老師頭痛、同學閃躲。這樣一個孩子,轉變為能自我要求、為別人著想,幾乎讓人忘了還曾有個讓人傷腦筋的孩子的存在。這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緣由於何?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裏,是誰解除了那顆不定時炸彈?是甚麼方法讓一個特殊的孩子回歸為正常?
不相熟的外系同學特地跑來問她:「你皮膚怎麼這麼好!是用甚麼牌子的保養品啊?」江宛芸笑著回答她:「我煉法輪功啊!」江宛芸的父親看到身體不好的人,更是把女兒的例子拿出來談,總是勸人家去煉法輪功。江宛芸慨嘆:感謝命運的安排!走上法輪功修煉的這條路後,不只是得到身體的健康,更讓她明白了生命的意義
在法輪功的修煉團體中,青壯年的比例很高,在各大學的校園中也有為數不少的青年學子。這些青年學子為何被法輪功所吸引?如何踏上修煉這條路?而法輪功又給他們帶來怎樣的轉變呢?筆者採訪台灣中部三所大學的部份學子,以下是其中一位的故事。
世外桃源般美麗的風景,挪威良好的社會福利並不是美好人生的保證。約翰的童年和少年時光過得並不容易......
就這樣,找不到賭友,卻找到了法輪功;謝利光從此開始了他的修煉之路。
我感覺眼睛裡像有個小鐵豆磨來磨去似的,疼的鑽心。
在社會上各種敗壞的思想誘惑下,要把握自己,超脫出來;在切身利益的衝突中,要寬容忍耐,先他後我;在別人給自己製造的各種痛苦和不公中,要無怨無恨,以德報怨……這一切,要做起來都很苦很難,但又是無比的幸福。在這一次次的苦和難中,在一次次的學法中,我真的一次次的感受到了心靈的淨化和昇華。
從今年二月開始,在台北國父紀念館觀光景點講法輪功真相的行列中,多了一位西方面孔的學員,他吸引了許多大陸觀光客的目光,不少閃光燈總是朝著他此起彼落。他的中文名字叫范德邦(Thomas),來自比利時。
    共有約 68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