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將軍系列故事

1776年寒冬 撤退新澤西

作者:宋闈闈
朝紐瓦克方向撤退的大陸軍士兵們,他們空手上路,沒有禦寒的毛毯,沒有果腹的下一頓的食物,很多士兵還穿著夏天的衣服,光著腳板。示意圖。(戴兵/大紀元)
  人氣: 108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宣布獨立僅半年,革命軍痛失紐約,副總司令被俘,豪將軍們以為,已經將北美殖民地的暴動打擊殆盡,他們可以收拾行李,回倫敦過聖誕節和新年了。

華盛頓將軍傷心落淚的華盛頓堡戰役,以大陸軍的慘敗,死傷被俘三千餘名寶貴的士兵而告終。彼時,將軍和他的士兵們駐紮在隔著哈德遜河的李堡(Fort Lee)。

話說,李堡(Fort Lee)和華盛頓堡(Fort Washington),隔著哈德遜河遙遙相對,華盛頓堡地屬紐約曼哈頓,而李堡的地界則屬於新澤西州,這兩個名字是分別以當時的大陸軍總司令喬治·華盛頓和副總司令查爾斯·李的姓氏命名的,以此對革命軍致敬。而華盛頓堡戰役的慘敗,象徵著剛剛建國的美國徹底失去了紐約,英軍則完全占據了帝國之州——紐約。

英軍方面決定乘勝追擊,打完仗,好回英國過聖誕節。

當時負責領兵追擊大陸軍的英軍首領是康沃利侯爵,他是一位出身高貴,人品好,深受軍士愛戴的英國紳士,在紐約戰場上,可謂戰功顯赫,在王家海軍軍艦向曼哈頓開砲轟炸一下午的吉普灣戰役中,康沃利侯爵便是首先登陸的英軍將領。

1776年11月18號開始,連續兩個夜晚,英康沃利爵士帶領士兵悄悄渡過冷雨中的哈德遜河,前往新澤西,攀上陡峭的懸崖。

話說美軍方面,當時堅持要守衛華盛頓堡的格林將軍——怎麼都不肯聽勸,也不肯服從華盛頓命令的格林將軍,已經令革命軍痛失紐約,損失了三千子弟兵,惹下了一個天大的禍,卻全然不知反省。在李堡,他擔負著守衛營地安全的職責。然而,天知道格林將軍是怎麼布置軍務的,他派出去站崗放哨的士兵,完全找不著北,居然沒找到派定的崗哨,沒在該站崗的地方站崗,以至於英軍登陸澤西海岸,在當地保皇黨民眾的帶領下,很順利就找到了美軍的駐紮地。就在英軍的包圍圈包抄上來之際,多虧華盛頓將軍臨時駐紮地的主人家的女奴,是她發現了英軍鮮豔的紅外套,也就是美國人俗稱的「紅龍蝦」,於是一路驚叫著「紅龍蝦們來了」,一路跑到廚房宣布。

將軍得到英軍突襲的消息,幾乎同時,英軍就出現在他的視野範圍內。此時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全體撤退。而此時,美軍的士兵們正在篝火前煮食自己的早餐。在十萬火急的緊急撤退中,幾乎什麼裝備都沒來得及打包上身,便火速往紐瓦克方向撤退。待康沃利爵士帶著英軍趕到美軍營地時,篝火邊有熱呼呼的早餐,士兵們過夜用的毛毯。

更令人傷心的是,那些來之不易的輜重大砲,大量留給了英軍。這些大砲,是亨利·諾克斯上校(後來的美國第一任戰爭部長)帶領馬薩諸塞州的愛國者們,從1775年深冬的波士頓出發,在冰天雪地和大雨滂沱的天氣裡,一路用輪船、牛車、馬車加上人力推拉,運行了三百多英里,在1776年的初春,送到華盛頓的軍中。正是這些威風凜凜的大砲火力和波士頓軍民的萬眾一心,使得英軍從馬薩諸塞州全面撤軍。

而沿著山間峽谷朝紐瓦克方向撤退的大陸軍的士兵們,他們空手上路,沒有禦寒的毛毯,沒有果腹的下一頓的食物,很多士兵還穿著夏天的衣服,光著腳板。最悲慘的是,他們失去了大部分戰鬥的武器。

這真的是至為慘淡的情景。

在毗鄰大西洋海岸線的新澤西州,寒風從海上吹來,帶來漫長的冷雨連綿的冬季。在行軍途中的一個夜晚,四千多人駐紮在一片樹林裡,冷雨澆頭,遍地濕漉漉的落葉,根本找不到一塊能遮風擋雨的棲身之地,只能在冷雨中挺到天亮,捱到雨停。而這冷風冷雨的天氣,在美東的冬天,是常態。

這真是令人沮喪的時刻,革命的價值,獨立建國的光輝,這些抽象的概念,在實打實的肌膚經受的飢寒處境中,顯得那麼虛無。到達紐瓦克後,華盛頓將軍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去往偏安一隅的莫里斯敦(Morristown),那裡群山環繞著一片平原,可以暫時遠離戰火,讓軍隊休養生息,但那樣則意味放棄對整個新澤西州民眾的保護。而要保護已經宣布獨立的人民不受英軍報復,軍隊則需繼續行軍,穿過整個州,抵達新州首府特倫頓(Trenton)。將軍將一部分病弱傷員送往了莫里斯敦,自己則率領主力軍向特倫頓進發。康沃利爵士的軍隊一直在後面緊追不放,距離他們,幾乎都是美軍前腳離開,英軍後腳來到的距離。

查爾斯·李的背棄

當時這隻軍隊裡,有一名來自於華盛頓將軍家鄉州的士兵,剛剛離開他的學校威廉與瑪麗學院,前來投奔革命,他叫詹姆斯·門羅,負責站在路邊清點人數,他發現人數越點越少,許多熟悉的面孔,走著走著就從隊伍中消失了,尤其是新澤西兵團和鄰近新澤西的賓夕法尼亞兵團,一共逃跑近兩千人。盛夏時在紐約抵抗英軍登陸的大陸軍,當時擁有兩萬多人,經過一場場節節敗退的惡戰,經過1776年的苦夏和冷風冷雨的寒秋,此時只剩下三千餘人了。

而唯一還保存較好的一支兵力,是當時大陸軍副總司令查爾斯·李將軍率領的六千人的軍隊,從紐約白原撤退到新澤西另一端。李將軍既不著急跟主力軍匯合,也不急著來解圍,阻截後頭的追兵,他接到華盛頓將軍一封一封又一封的急令和求助,心裡策劃的卻是:經歷了紐約這一場又一場的敗戰,國會應該意識到,是該把喬治·華盛頓從總司令的位置上換下來的時候了。換誰呢?自然是他這樣一位身經百戰的老牌英國軍人了。話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查爾斯·李是一位戰前剛剛移民來美國買地置業的英國軍人,他和華盛頓一起參加過七年英國對法國-印地安人的戰爭,他認為,只有自己這樣的在英國軍隊待了一輩子的人,才知道怎麼打敗英武強幹的豪將軍、康沃利爵士和他們的士兵,但是,不把他放在一個萬眾矚目的位置上,他是不會隨意顯示他的能力的。所以他準備耗一陣子。

照眼下這個架勢,士兵已經逃得七零八落了,繼續服役的,也都會在聖誕節前服完兵役回家,到時候,華盛頓將軍就是光桿司令了,自然國會就會想到換掉他。於是,他一直不理會華盛頓將軍發給他的一道一道十萬火急的軍令,卻和華盛頓身邊的一位副官里德聯絡密切。一次,李將軍給里德的私信也被夾雜在公文裡,一起呈上華盛頓的案頭,華盛頓將軍這才知道,原來自己的助手和自己的副總司令在熱火朝天地非議自己,策劃著把華盛頓換下來,把李換上去的革命軍的未來。將軍讀完信後,寫了一張便條,為自己誤拆私信而致歉,別無他詞。羞愧難當的里德,立即呈上了辭職書,然而,華盛頓將軍沒有批准他辭職,而是依舊任用他,發揮他的長處處理軍中公務。

很具有譏諷意味的是,李帶著他的軍隊,一直走在前來匯合的路上,卻始終沒有到達目的地。他一門心思想著主帥的位置,以至於忽略了這是戰爭時期,他脫離營地,居住在設施舒適的酒店裡。他在酒館的餐檯上給各方寫信,聲討華盛頓作為主帥的種種失敗,卻不提防自身已涉險境。一個保皇黨人認出了他,飛速地前去向英軍匯報,於是,沒有帶夠護衛兵的李將軍,就在酒館裡被英軍逮捕,淪為階下囚。

宣布獨立僅半年,革命軍痛失紐約,副總司令被俘,豪將軍們以為,已經將北美殖民地的暴動打擊殆盡,他們可以收拾行李,回倫敦過聖誕節和新年了。

門羅日記

淒風苦雨中,華盛頓將軍領著他的隊伍,從新澤西一端的紐瓦克走到另一端的普林斯頓一帶,追兵緊追不放。而馬背上的華盛頓將軍,在意念裡從未放棄過革命,在他的一言一行裡牢牢地攏緊這支隊伍。他騎在馬背上,來來回回逡巡於路面,安撫他的士兵。在隊伍行軍時,他總是在隊伍的最後面,用劍砍斷路邊的樹枝,堆成路障阻止敵軍的追擊。

士兵門羅在他的日記裡寫道:我看見他了!他總是在我們隊伍的最後面,在距離敵人和危險最近的地方,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人,姿態如此的高貴,沉穩,同時又是如此的謙卑,誠懇!他是我們這支軍隊的靈魂⋯⋯這位士兵,一直追隨華盛頓將軍走過寒風凜冽的新澤西,走過革命最艱難的歲月,他就是日後的第五任美國總統,詹姆斯·門羅。◇

<文史>

點閱【華盛頓將軍系列】連載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國會大廈圓形大廳之頂有一幅巨幅油畫,眾天使環繞在華盛頓總統的身旁,展現了美國人民對華盛頓總統的殊聖的尊崇。 美軍在軍備訓練等方面都不敵英軍正規軍的情況下,維護自由的獨立戰爭仍得以勝利。在華盛頓將軍指揮的成功戰役中,有著上天護佑的記錄。
  • 美國總統川普不久前說:美國和意大利享有共同的文化和政治遺產,可追溯到幾千年前的古羅馬。意大利人以其宏偉的藝術、科學、哲學、建築和音樂作品,創造和保存了我們的文明。美國和意大利從這份文化遺產中汲取力量。美國成立於1776年,古羅馬帝國始於公元前753年,從文化本源上講,美國文明是古羅馬文明的繼承。
  • 紐約,一個振奮人心的地理名詞,一個世界性的座標,一個具有靈魂的都市。我想和朋友們一起,溯流而上,追溯時光最初時的紐約往事,美國歷史。我們今天追溯的是,1776年,獨立革命時期的東河。
  • 獨立宣言,這個美國最重要的立國文件,由五人小組共同上呈大陸會議。事實上,托馬斯·傑斐遜一個人完成了這篇名垂千古的雄文,而同為寫作小組成員的約翰·亞當斯和德高望重的富蘭克林老人只是為這篇文稿修改了一些單詞,以及末了刪除了一段指責英帝國販賣黑奴的文字。
  • 兒時的喬治·華盛頓,就顯示了他天性的慈悲心腸,身處在複雜關係中,周到地維護著這一大家的家庭成員之間的親密聯繫。
  • 1775年6月,華盛頓成為大陸軍總司令,大陸議會主席漢考克授予了華盛頓將軍象徵權柄的佩劍。他將帶領著一隻由農夫、鐵匠志願集合,以及地方各州的民兵匯聚起來的軍隊,開始八年的獨立戰爭。
  • 在後世史學家的眼裡,托馬斯·傑弗遜是一個謎語,是一個無法被定義的人,因為他太龐大,太壯闊,猶如大霧籠罩的千丘萬壑,你看見的,永遠只是其中一峰一巒。
  • 彼時,華盛頓將軍早已向國會屢次報告大陸軍必須放棄紐約,他知道紐約已經保不住了,國會也明確指示放棄紐約。然而,他的部下和摯友格林將軍與之意見相反,積極主張守住華盛頓堡,不能將紐約這樣帝國根基的重地拱手讓給敵軍。曾在前幾次戰役中重創敵軍的麥高上校也拍著胸脯保證,與三千士兵留守華盛頓堡,至少可以堅持到來年二月。
  • 圖為美國畫家約翰·特倫布爾(John Trumbull)的作品《1776年12月26日在特倫頓俘獲黑森軍》
    特倫頓一戰,從根本上扭轉了戰局,大陸軍俘虜了所有活著的黑森兵,敲著鼓吹著號,押著他們回營,過了幾天,這些戰俘又被押著在街頭遊行了一次。所經之處,人民歡呼鼓舞,高興極了,也打破了「美軍畏懼黑森軍」這一謠傳。而已經在聖誕節踏上返回英國的海船的康沃利爵士,又被豪將軍的緊急軍令叫下船,回到紐約,帶領了上萬精兵,急行軍前往新澤西普林斯頓,展開反撲戰。
  • 現在的局勢是美國引領全球對抗中共,而在中共建政之前,美國是中國的堅強盟友,雙方曾在兩次世界大戰中並肩作戰。有一名美國總統甚至會說中文,曾經在中國工作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