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

1776年寒冬 撤退新泽西

作者:宋闱闱
朝纽瓦克方向撤退的大陆军士兵们,他们空手上路,没有御寒的毛毯,没有果腹的下一顿的食物,很多士兵还穿着夏天的衣服,光着脚板。示意图。(戴兵/大纪元)
  人气: 108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宣布独立仅半年,革命军痛失纽约,副总司令被俘,豪将军们以为,已经将北美殖民地的暴动打击殆尽,他们可以收拾行李,回伦敦过圣诞节和新年了。

华盛顿将军伤心落泪的华盛顿堡战役,以大陆军的惨败,死伤被俘三千余名宝贵的士兵而告终。彼时,将军和他的士兵们驻扎在隔着哈德逊河的李堡(Fort Lee)。

话说,李堡(Fort Lee)和华盛顿堡(Fort Washington),隔着哈德逊河遥遥相对,华盛顿堡地属纽约曼哈顿,而李堡的地界则属于新泽西州,这两个名字是分别以当时的大陆军总司令乔治·华盛顿和副总司令查尔斯·李的姓氏命名的,以此对革命军致敬。而华盛顿堡战役的惨败,象征着刚刚建国的美国彻底失去了纽约,英军则完全占据了帝国之州——纽约。

英军方面决定乘胜追击,打完仗,好回英国过圣诞节。

当时负责领兵追击大陆军的英军首领是康沃利侯爵,他是一位出身高贵,人品好,深受军士爱戴的英国绅士,在纽约战场上,可谓战功显赫,在王家海军军舰向曼哈顿开炮轰炸一下午的吉普湾战役中,康沃利侯爵便是首先登陆的英军将领。

1776年11月18号开始,连续两个夜晚,英康沃利爵士带领士兵悄悄渡过冷雨中的哈德逊河,前往新泽西,攀上陡峭的悬崖。

话说美军方面,当时坚持要守卫华盛顿堡的格林将军——怎么都不肯听劝,也不肯服从华盛顿命令的格林将军,已经令革命军痛失纽约,损失了三千子弟兵,惹下了一个天大的祸,却全然不知反省。在李堡,他担负着守卫营地安全的职责。然而,天知道格林将军是怎么布置军务的,他派出去站岗放哨的士兵,完全找不着北,居然没找到派定的岗哨,没在该站岗的地方站岗,以至于英军登陆泽西海岸,在当地保皇党民众的带领下,很顺利就找到了美军的驻扎地。就在英军的包围圈包抄上来之际,多亏华盛顿将军临时驻扎地的主人家的女奴,是她发现了英军鲜艳的红外套,也就是美国人俗称的“红龙虾”,于是一路惊叫着“红龙虾们来了”,一路跑到厨房宣布。

将军得到英军突袭的消息,几乎同时,英军就出现在他的视野范围内。此时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全体撤退。而此时,美军的士兵们正在篝火前煮食自己的早餐。在十万火急的紧急撤退中,几乎什么装备都没来得及打包上身,便火速往纽瓦克方向撤退。待康沃利爵士带着英军赶到美军营地时,篝火边有热呼呼的早餐,士兵们过夜用的毛毯。

更令人伤心的是,那些来之不易的辎重大炮,大量留给了英军。这些大炮,是亨利·诺克斯上校(后来的美国第一任战争部长)带领马萨诸塞州的爱国者们,从1775年深冬的波士顿出发,在冰天雪地和大雨滂沱的天气里,一路用轮船、牛车、马车加上人力推拉,运行了三百多英里,在1776年的初春,送到华盛顿的军中。正是这些威风凛凛的大炮火力和波士顿军民的万众一心,使得英军从马萨诸塞州全面撤军。

而沿着山间峡谷朝纽瓦克方向撤退的大陆军的士兵们,他们空手上路,没有御寒的毛毯,没有果腹的下一顿的食物,很多士兵还穿着夏天的衣服,光着脚板。最悲惨的是,他们失去了大部分战斗的武器。

这真的是至为惨淡的情景。

在毗邻大西洋海岸线的新泽西州,寒风从海上吹来,带来漫长的冷雨连绵的冬季。在行军途中的一个夜晚,四千多人驻扎在一片树林里,冷雨浇头,遍地湿漉漉的落叶,根本找不到一块能遮风挡雨的栖身之地,只能在冷雨中挺到天亮,捱到雨停。而这冷风冷雨的天气,在美东的冬天,是常态。

这真是令人沮丧的时刻,革命的价值,独立建国的光辉,这些抽象的概念,在实打实的肌肤经受的饥寒处境中,显得那么虚无。到达纽瓦克后,华盛顿将军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去往偏安一隅的莫里斯敦(Morristown),那里群山环绕着一片平原,可以暂时远离战火,让军队休养生息,但那样则意味放弃对整个新泽西州民众的保护。而要保护已经宣布独立的人民不受英军报复,军队则需继续行军,穿过整个州,抵达新州首府特伦顿(Trenton)。将军将一部分病弱伤员送往了莫里斯敦,自己则率领主力军向特伦顿进发。康沃利爵士的军队一直在后面紧追不放,距离他们,几乎都是美军前脚离开,英军后脚来到的距离。

查尔斯·李的背弃

当时这只军队里,有一名来自于华盛顿将军家乡州的士兵,刚刚离开他的学校威廉与玛丽学院,前来投奔革命,他叫詹姆斯·门罗,负责站在路边清点人数,他发现人数越点越少,许多熟悉的面孔,走着走着就从队伍中消失了,尤其是新泽西兵团和邻近新泽西的宾夕法尼亚兵团,一共逃跑近两千人。盛夏时在纽约抵抗英军登陆的大陆军,当时拥有两万多人,经过一场场节节败退的恶战,经过1776年的苦夏和冷风冷雨的寒秋,此时只剩下三千余人了。

而唯一还保存较好的一支兵力,是当时大陆军副总司令查尔斯·李将军率领的六千人的军队,从纽约白原撤退到新泽西另一端。李将军既不着急跟主力军汇合,也不急着来解围,阻截后头的追兵,他接到华盛顿将军一封一封又一封的急令和求助,心里策划的却是:经历了纽约这一场又一场的败战,国会应该意识到,是该把乔治·华盛顿从总司令的位置上换下来的时候了。换谁呢?自然是他这样一位身经百战的老牌英国军人了。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查尔斯·李是一位战前刚刚移民来美国买地置业的英国军人,他和华盛顿一起参加过七年英国对法国-印地安人的战争,他认为,只有自己这样的在英国军队待了一辈子的人,才知道怎么打败英武强干的豪将军、康沃利爵士和他们的士兵,但是,不把他放在一个万众瞩目的位置上,他是不会随意显示他的能力的。所以他准备耗一阵子。

照眼下这个架势,士兵已经逃得七零八落了,继续服役的,也都会在圣诞节前服完兵役回家,到时候,华盛顿将军就是光杆司令了,自然国会就会想到换掉他。于是,他一直不理会华盛顿将军发给他的一道一道十万火急的军令,却和华盛顿身边的一位副官里德联络密切。一次,李将军给里德的私信也被夹杂在公文里,一起呈上华盛顿的案头,华盛顿将军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助手和自己的副总司令在热火朝天地非议自己,策划着把华盛顿换下来,把李换上去的革命军的未来。将军读完信后,写了一张便条,为自己误拆私信而致歉,别无他词。羞愧难当的里德,立即呈上了辞职书,然而,华盛顿将军没有批准他辞职,而是依旧任用他,发挥他的长处处理军中公务。

很具有讥讽意味的是,李带着他的军队,一直走在前来汇合的路上,却始终没有到达目的地。他一门心思想着主帅的位置,以至于忽略了这是战争时期,他脱离营地,居住在设施舒适的酒店里。他在酒馆的餐台上给各方写信,声讨华盛顿作为主帅的种种失败,却不提防自身已涉险境。一个保皇党人认出了他,飞速地前去向英军汇报,于是,没有带够护卫兵的李将军,就在酒馆里被英军逮捕,沦为阶下囚。

宣布独立仅半年,革命军痛失纽约,副总司令被俘,豪将军们以为,已经将北美殖民地的暴动打击殆尽,他们可以收拾行李,回伦敦过圣诞节和新年了。

门罗日记

凄风苦雨中,华盛顿将军领着他的队伍,从新泽西一端的纽瓦克走到另一端的普林斯顿一带,追兵紧追不放。而马背上的华盛顿将军,在意念里从未放弃过革命,在他的一言一行里牢牢地拢紧这支队伍。他骑在马背上,来来回回逡巡于路面,安抚他的士兵。在队伍行军时,他总是在队伍的最后面,用剑砍断路边的树枝,堆成路障阻止敌军的追击。

士兵门罗在他的日记里写道:我看见他了!他总是在我们队伍的最后面,在距离敌人和危险最近的地方,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姿态如此的高贵,沉稳,同时又是如此的谦卑,诚恳!他是我们这支军队的灵魂⋯⋯这位士兵,一直追随华盛顿将军走过寒风凛冽的新泽西,走过革命最艰难的岁月,他就是日后的第五任美国总统,詹姆斯·门罗。◇

<文史>

点阅【华盛顿将军系列】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国会大厦圆形大厅之顶有一幅巨幅油画,众天使环绕在华盛顿总统的身旁,展现了美国人民对华盛顿总统的殊圣的尊崇。 美军在军备训练等方面都不敌英军正规军的情况下,维护自由的独立战争仍得以胜利。在华盛顿将军指挥的成功战役中,有着上天护佑的记录。
  • 美国总统川普不久前说:美国和意大利享有共同的文化和政治遗产,可追溯到几千年前的古罗马。意大利人以其宏伟的艺术、科学、哲学、建筑和音乐作品,创造和保存了我们的文明。美国和意大利从这份文化遗产中汲取力量。美国成立于1776年,古罗马帝国始于公元前753年,从文化本源上讲,美国文明是古罗马文明的继承。
  • 纽约,一个振奋人心的地理名词,一个世界性的座标,一个具有灵魂的都市。我想和朋友们一起,溯流而上,追溯时光最初时的纽约往事,美国历史。我们今天追溯的是,1776年,独立革命时期的东河。
  • 独立宣言,这个美国最重要的立国文件,由五人小组共同上呈大陆会议。事实上,托马斯·杰斐逊一个人完成了这篇名垂千古的雄文,而同为写作小组成员的约翰·亚当斯和德高望重的富兰克林老人只是为这篇文稿修改了一些单词,以及末了删除了一段指责英帝国贩卖黑奴的文字。
  • 儿时的乔治·华盛顿,就显示了他天性的慈悲心肠,身处在复杂关系中,周到地维护着这一大家的家庭成员之间的亲密联系。
  • 1775年6月,华盛顿成为大陆军总司令,大陆议会主席汉考克授予了华盛顿将军象征权柄的佩剑。他将带领着一只由农夫、铁匠志愿集合,以及地方各州的民兵汇聚起来的军队,开始八年的独立战争。
  • 在后世史学家的眼里,托马斯·杰弗逊是一个谜语,是一个无法被定义的人,因为他太庞大,太壮阔,犹如大雾笼罩的千丘万壑,你看见的,永远只是其中一峰一峦。
  • 彼时,华盛顿将军早已向国会屡次报告大陆军必须放弃纽约,他知道纽约已经保不住了,国会也明确指示放弃纽约。然而,他的部下和挚友格林将军与之意见相反,积极主张守住华盛顿堡,不能将纽约这样帝国根基的重地拱手让给敌军。曾在前几次战役中重创敌军的麦高上校也拍着胸脯保证,与三千士兵留守华盛顿堡,至少可以坚持到来年二月。
  • 美国画家 George Caleb Bingham 的油画作品《华盛顿横渡德拉瓦河》。(公有领域)
    华盛顿将军不但要面对大兵压境,更面临着大陆军内部更大的难题要解决。打完了胜仗的大陆军,眼看就要难以为继——因为国会制定的兵役期,大部分士兵的服役期都到年末最后一天为止,估计要离开超过六千人。在饥寒交迫的军营中硬挺了这么久的士兵们,早就归心似箭了。
  • 图为美国画家约翰·特伦布尔(John Trumbull)的作品《1776年12月26日在特伦顿俘获黑森军》
    特伦顿一战,从根本上扭转了战局,大陆军俘虏了所有活着的黑森兵,敲着鼓吹着号,押着他们回营,过了几天,这些战俘又被押着在街头游行了一次。所经之处,人民欢呼鼓舞,高兴极了,也打破了“美军畏惧黑森军”这一谣传。而已经在圣诞节踏上返回英国的海船的康沃利爵士,又被豪将军的紧急军令叫下船,回到纽约,带领了上万精兵,急行军前往新泽西普林斯顿,展开反扑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