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

1776年 东河上的那场白雾

作者:宋闱闱
在大陆军所有的撤退中,无论身处怎样危险的境地,华盛顿将军永远是最后离开的那个人。图为大陆军撤离长岛。(公有领域)
  人气: 894
【字号】    
   标签: tags: , ,

纽约,一个振奋人心的地理名词,一个世界性的座标,一个具有灵魂的都市。我想和朋友们一起,溯流而上,追溯时光最初时的纽约往事,美国历史。我们今天追溯的是,1776年,独立革命时期的东河。

当年跟随华盛顿将军独立战争的这些士兵,多数是没有受过任何军事训练的民兵,他们曾经是农夫、磨坊主、铁匠、鞋匠、教师等等,追随着摆脱英王暴政、独立建国的这一伟大宗旨,他们带着自家打猎用的猎枪,加入了华盛顿将军的麾下。这样的一只临时集结的军队,没有统一的军装,没有军饷,同时也缺乏战斗技能。

1776年6月,曼哈顿华尔街头,大陆军的士兵们在炎炎烈日下操练,看得见不远处的海面上,英国军队的船只络绎不绝,陆续靠港。大兵压境,四面围城。当时,大英帝国的君主乔治三世,被北美殖民地的人民激怒了,他派出了近五万英军,在出身高贵的豪将军的带领下,来收拾北美殖民地的这群反贼来了。而华盛顿将军带领的这群完全没有经过军事训练的民兵,直到打完这场独立战争,也从来没有过五万人马。

五万人的军队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当时北美大陆最繁华的城市是费城,这个城市的市民大约三万人,所以你想想,眼睁睁地看着五万人,尤其是装备精良、浩然有序的五万英军在海岸线登陆,配戴着刺刀的来福长枪一望无际,是怎样一种惊心动魄的景象?怎样的一种巨大的恐惧?尤其是英国皇家海军,那是世界上战斗力最强大的一只军队。而海岸线漫长的北美殖民地,直到打完这场战争,独立建国了,都还没有建立一只海军。你就设身处地想想吧,那是怎样的一种巨大悬殊?

纽约是天然的深水港,船只在沿海处都可以靠岸,由于没有海军在海上的抵御,华盛顿将军不得不在英军所有可能会登陆的地方——长岛、布鲁克林高地和曼哈顿,都布上部队,这样很快就将军队分散了。而英国海军登陆的确是四面八方,络绎不绝,以至于当时曼哈顿街头有人惊恐叫道:天哪!是不是全伦敦的人都乘船来打我们了?

在接下来的八月,英军和美军正面交锋的长岛战役,以美军的惨重败退而告终,若非一场从天而降的大雨,美军的伤亡会更加惨烈。当时华盛顿将军带领的部队在布鲁克林高地,他担心的最糟糕的情况,也是豪将军最可能做的:四面八方的英军合围起来,形成一个包围圈,将美国军一网打尽,就地歼灭。

笔者近日读过一本书,是一位美国独立战争亲历者本杰明·塔尔梅奇(Benjamin Tallmadge)的回忆录。前两年AMC曾经制作过一部播出时间历时四年的大剧《逆转奇兵》(Turn: Washington’s spies),这部剧也是我极喜欢的,在那部剧里,我重温了独立战争与华盛顿将军所度过的那段峥嵘岁月。大剧的主角是谁呢? 就是这位英俊有为的本杰明·塔尔梅奇。他出生于纽约长岛一个宁静的海边小村,父亲是当地教堂的牧师,本杰明毕业于耶鲁大学法学院,22岁时加入大陆军。

在本杰明·塔尔梅奇的回忆录里,完整地记录了发生在1776年8月29日夜晚,发生在东河上的撤退。

夜幕降临,晚上十点钟,华盛顿发出命令,大陆军出发,撤离布鲁克林高地,渡过东河退到河对岸的纽约市。东河河面宽度为一英里,舰队运输着士兵、马匹、枪支弹药,军纪涣散的士兵们却静默无声登船渡河,出奇的安静和服从命令,连咳嗽声都没有。有9500名士兵需要撤离,需要等到木船再次返回载人,往返之下,天渐渐就亮了。而留在河岸边还有大队的人马辎重,其中包括22岁的本杰明,这意味着,天光之下,河边的大陆军就会赫然暴露在英军的视野范围之内,置身于枪炮射程以内。

太阳升起,同时东河的河面上飘来一阵浓雾,白色的大雾迅即将河面遮盖得严严实实。本杰明形容说,白雾如此稠厚,以至于六英尺之外他什么都看不见。东河上的船只凭着经验继续往返航行,载走剩下的人马。白雾笼罩之下,过河了的本杰明玩心甚重,他担心起自己最心爱的马,就纠集了几个猪队友,返回去找那匹战马。

本杰明返航时,这只上万人的部队已经撤离完了,而他再次看见了整夜在河边指挥撤退行动的华盛顿将军和他的马,登上了最后一只不再返航的渡船离开。

据美国建国史料记载,在大陆军所有的撤退中,无论身处怎样危险的境地,华盛顿将军永远是最后离开的那个人。而在战场上,在互相开火的战场第一线,身骑白马的华盛顿将军,总是矗立在最前线。本杰明在回忆录里写道,他亲身经历的这场白雾笼罩的奇迹,是华盛顿将军从神那里得到一个承诺,是神给了这只势单力薄的军队,一个无言的承诺。

而华盛顿将军在1776年8月31日写给国会的报告中说,策划完成这次撤退行动,他48个小时不曾合眼。9500名大陆军士兵,全部安全撤退。

那场从天而降的大雾,挽救大陆军于灭顶之灾之中。一如华盛顿将军本人所言——这是上天赐予的神迹。这场神秘的、从天而降的大雾,象征着华盛顿将军领导美国人民摆脱暴政的这场独立战争,是正义之师行正义之举。而天意,也就是独立宣言的作者托马斯·杰弗逊在宣言里开篇即提到的Creator——创世主,神的意旨所在吧。◇

点阅【华盛顿将军系列】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李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大陆军队里,情势十分严峻,大陆军招募的士兵,合同都是年底到期的。士兵服役期满离开军营后,再招募起来一只军队,就更加艰难了。华盛顿将军决定,趁着圣诞节,英军忙于过节防御松懈,大陆军过河攻打新泽西首府特伦顿。
  • 1628年,意大利米兰上空划过一颗巨大而苍白的彗星,占星学家预言:此彗星预示着病毒会在人间传播。但人很难相信这种看不见的预言。那时大半个欧洲都卷入在德意志爆发的三十年战争,而意大利不仅没有受过波及,还因向交战国提供军需变得更加富裕,歌舞升平的意大利人生活安逸,尽情享受着生活。
  • 在跟随华盛顿将军征战纽约,撤退新泽西的这支大陆军里,有一名炮兵上尉,从哥伦比亚大学退学前来参军打仗的年轻人,他的名字是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他将成为华盛顿将军在战争中最得力的助手,最信任的副官,日后美国的第一任财政部长,美国宪法、美国财政的奠基人。
  • 土耳其伊兹尼克湖(Lake Iznik)因为近期的封城措施而变得清澈,这也使得水底下一座有大约1,600年历史的教堂遗迹显得更加清楚。
  • 利维亚(Llívia)是西班牙自治区加泰隆尼亚(Catalonia)的一个小镇,但它位于法国境内,四周完全被法国领土包围。在过去350年来,利维亚在某种程度上独立于西班牙之外,这让一直追求独立的加泰隆尼亚居民羡慕不已。
  • 将军得到英军突袭的消息,几乎同时,英军就出现在他的视野范围内。此时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全体撤退。而此时,美军的士兵们正在篝火前煮食自己的早餐。在十万火急的紧急撤退中,几乎什么装备都没来得及打包上身,便火速往纽瓦克方向撤退。待康沃利爵士带着英军赶到美军营地时,篝火边有热呼呼的早餐,士兵们过夜用的毛毯。
  • 印度曾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也是释迦牟尼降世的地方。这应是神和上天眷顾的圣土,可是近两百年来,印度几乎是人类流行性瘟疫的大本营,霍乱、大流感、鼠疫、天花、疟疾轮番上阵,造成近五六千万人死亡。除了人口密度大、贫穷、生态环境差等疾病易于流行的因素外,原始佛教在印度消亡所产生的共业,以及后佛教时代印度人信仰的异化,可能是导致印度地区苦难与困厄的深层原因。
  • 像任何一次灾祸一样,瘟疫爆发前,上天就已经对伦敦进行了预警。1664年冬天,一颗彗星拖着长长的尾巴,从伦敦上空划过,占星家认为这是“恶魔要降临人间的预兆”,战争、饥荒或者瘟疫可能会降临。
  • 以百战百胜而载誉欧洲近代史的拿破仑,却在1812年与俄罗斯帝国的战争中损失惨重,60万大军只剩下区区2万人马。俄法战争成为拿破仑强盛运势下落的拐点。
  • 1910年10月至1911年4月是大清王朝的最后一个冬季,也是最寒冷而又惨烈的一个冬季。1910年秋,位于俄罗斯赤塔州俄中边境的达乌里亚小镇车站附近,中国人张万寿在那里经营一所小工棚,9月的一天,工棚内有七人突然发病死去。俄国当局得到消息后,立即烧毁了工棚及一切衣物用品,将三千多华工隔离在破旧的火车皮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