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語:我在心裏說了

作者:青松

如果表面說得天花亂墜,心裏卻是另一套,說與不說,聽與不聽,又有什麼意思呢?(fotolia)

  人氣: 138
【字號】    
   標籤: tags: , ,

傍晚,陪女兒在戶外遊樂場蕩秋千。女兒的好朋友小萱也在,她們同歲,一直玩得很好。

小萱站在後面,幫忙推女兒,每推一次,都很自豪地問:「高不高?」女兒很享受,大聲回答:「高!」看著兩個孩子這麼融洽、快樂地在一起,我忍不住微笑。

不過,沒多大會兒,小萱問女兒一個問題:「你怎麼不謝謝我啊?」聽到這個問題,我被小孩子的率直給逗樂了。她想的也沒錯,自己付出勞動,對方居然只顧享受,連聲「謝謝」都沒說,只好自己去索取了。

我以為女兒會很配合地說句「謝謝」,但她只抿嘴笑,並不說話。小萱一邊繼續推她,一邊又催了一句:「你快謝謝我啊!」女兒還是不說話。

我在旁邊看著,心想,小萱會不會不高興,發脾氣,不給推了。於是,我催了女兒一句:「小萱這麼賣力推你,你應該謝謝她。」小萱在旁邊也跟著說:「是呀,你得謝謝我啊!」女兒回了一句:「我在心裏說了。」

聽著這話,我想,這根本難以服人嘛。在心裏說,別人怎麼聽得見?到底有沒有說感謝,別人還是不知道啊。我以為小萱會不買賬,誰知小萱很自然地「哦」了一聲,就不再糾結女兒有沒有說感謝,而是繼續樂呵呵地推她。

倒是我,得好好琢磨兩個孩子是怎樣的心理。一句「我在心裏說了」,感謝這碼事就過去了?小萱就滿足了?小孩子的世界還真是簡單。他們相互信任,對方說出的話,自己並不懷疑。女兒說「我在心裏說了」,小萱便深信不疑女兒已經在心裏感謝過她了,也不去深究。

說來,真是大人把事情複雜化了。我們經常是這樣的想法:話不說出口,別人怎麼知道?所以,要感謝人,那是一定得口頭上說出來的。要不把感謝說出口,會讓人以為我們不知感恩呢。其實,說出什麼樣的話,只是表面。內心究竟怎樣,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表面說得天花亂墜,心裏卻是另一套,說與不說,聽與不聽,又有什麼意思呢?倒是孩子們的率真省了很多麻煩,只要心裏有就夠了,說與不說沒關係。@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太和絕頂化城似,玉虛彷彿秦阿房。南巖雄奇紫霄麗,甘泉九成差可當。」這是建成後的雲中宮殿——武當山宮觀給後人帶來的視覺衝擊,而這宏偉的工程能夠落成要歸功於明成祖朱棣。
  • 不同於世上其它國家歷史,華夏舞台以朝代更替方式呈現其獨有之「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文化」特色。貞觀二十二年太宗親撰《帝范》一書,分君體、建親、求賢、審官、納諫、去讒、誡盈、崇儉、賞罰、務農、閱武、崇文十二篇,賜皇太子李治(後為唐高宗),闡述帝王之道,垂范萬世。
  • 中共對中國人的一大灌輸就是「有黨才有飯吃」,而這個灌輸也在「代代相傳」。大陸異議青年王睿,在台尋求政庇時曾經說過,現在大陸年輕世代,只要有一點點民主、不認同中共的想法,沒有一個不和家裡吵架、鬧翻的。最大原因,就在於父母和長輩都會告誡:現在有飯吃、有衣服穿,有工作就可以啦,大家都過得好好的。
  • 庭的和諧是靠大家一起維繫的,哪裡需要加強,你就主動多做一些,默默補足,媽媽看到你們共同承擔,互相體諒,自然也不會多苛責了!
  • 暑假一到,紐約的一些華人小孩就會帶著行李箱,被他們的父母送上了回國的飛機。因為分身乏術的父母要賺錢養家,又不能讓小孩獨自在家,就把孩子送到國內讓爺爺奶奶照顧。這種讓父母省心的辦法,對孩子會有什麼影響呢?
  • 很多創業家、作家或思想家都有這樣的習慣,就是每天與自己對話,藉此反思和自省,不斷提升自己的人格與能力。因此,只要我們願意勇敢質問自己、正視不足,就能在日常生活或在職場上克服一切難關。本文摘錄《商業內幕》7則精練實用的每日自我提問範例,供讀者參考。
  • 中國網站上幾年前流傳的一篇偽造的美國總統克林頓就轟炸中國使館對國會議員的講話,近期沉渣泛起。中國微信和幾個網站以及不少網民論壇上有署名張召忠的文章,大量引述了這個所謂的克林頓證詞。
  • 有的問警察,「他們家沒有幹壞事,為什麼抓她?」「他們是正經過日子的人,你們來幹啥?」
  • 「偉大藝術,也就是古典藝術的主要功能是傳達情感,將個體的內在情感傳達給他人。這種溝通是神聖的——這是個老派的詞了。它顯示著一個生命對另一個生命的敬畏。如果一個人能說:『是,我也有這種感受!』他就掌握了尊重每個個體生命神性的關鍵。通過這種深刻的溝通,我們提供了某種和解——某種『和平契約』,達致世界和平的唯一機會。」
  • 對於熟知中國現狀的人來講,都知道,「二奶村」之所以在上個世紀抬頭,原因是包養二奶的人都是權貴階層,他們撐握權力,任意妄偽;用權力貪的財富花在二奶的身上,包養的二奶越多,貪的財富便越多。為此,多年以來,官場中流傳著一句:「沒有情婦和二奶都不好意思在官場中混」,這種以淫亂為榮的思想正是侵蝕官員為民執政的想法,對我們這個時代來講,無疑是很大的諷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