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故事
在我工作中,常會有個案的處境跟這隱喻故事的情節相似,看著一個成人講述著他被困住的難題,內心就跟那隻小小象一樣,自覺無能為力掙脫現況……。那該怎麼辦呢?人要在什麼情況下才能真的意識到,自己已經長大,現在擁有的能力與資源已經跟小時候不一樣了!我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不再被不適合的人、事、物綑綁,身、心的成長可以是對等的。
就像寫這篇文章的這天,早餐吃了一些水果,中午吃燒餅夾蛋,晚上一碗麵就OK了!常常都是這樣,簡簡單單、清清淡淡地就過了一天。之所以這麼做,一來不想被食慾掌控,再來是不想花太多時間在「吃」這件事上。
那天,偷得浮生半日閒,我到天母一家大型購物百貨中心的地下室,坐在長板凳上,悠哉地吃著泡芙冰淇淋。兩旁有許多花車,販賣著各式各樣的折扣商品,其中一台賣鍋具的花車旁,站著一個清瘦的售貨員,圍著紅色圍裙,面無表情地整理著花車上的貨物。看著她時,我胡思亂想著,她應該很疲累,也許身體不舒服,也許情緒不佳,否則這麼多五顏六色充滿設計感的鍋具,怎麼無法使她愉悅。
當在臉書上即時分享夜宿漁村的旅畫時,朋友問:「為什麼選擇南方澳?」因為想知道,單純離開了海產與媽祖廟之外,我還能從南方澳讀到什麼?
40年前的一個秋天,我母親患癌症放射治療後大出血。一張病危通知,將我從正在赤足勞動的麥田裡,喚到南京腫瘤醫院。我在那裡認識了她。
美國一對夫妻原本就有3個兒子,他們還想在中國領養一位妹妹。這對父母如何在初次相見時發揮影響力呢?讓一度抗拒的新女兒第一天見面就完全融入新關係。他們的3個兒子見到新妹妹時,又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
一天晚上,有四名學生外出參加派對,一點也沒有準備第二天的考試。所以,第二天早上,他們故意在身上抹了油和泥巴,把自己弄得看起來很髒。他們去見系主任說,前一天晚上去參加婚禮。在回來的路上,不巧他們車上有一個輪胎爆了,所以他們不得不一路推回來,深夜才到家。當天實在無法參加考試。
三月下旬前往花蓮,停留兩天一夜作了四場演講。在花蓮高商進行兩場演講,下午是向日間部同學、晚上則是對進修部同學演說。在我們那個年代不叫進修部,而是夜間部,許多學生都是半工半讀,由於他們是自己選擇繼續讀書,所以動力遠遠超越一般的學生。
這不只是一個四分衛和一個唐氏女孩的故事,而是經得起時間檢驗的友誼。對於很多人來說,本給瑪麗帶來了笑容,恢復了他們對人性的信任。
時下許多廣告常會訴求各種感官經驗的提升,例如:美食廣告滿足我們對美味的要求;新的影音產品滿足我們在視覺、聽覺的享受。從某個角度來說,這是文明進步的動力,但不禁讓人想問,究竟要滿足到什麼程度才夠?是否有絕對的滿足點?
老闆說:「你努力辛苦的工作,掙了一大筆錢。現在,我有個提議,要麼你把錢取走,要麼你向我換取三個建議。但你只能選一種,想好了再告訴我。」農夫思考了兩天,對老闆說:「我決定不要錢了,請您給我三個建議吧!」
有時候,一件不經意的小事可能帶來巨大的影響。這個視頻述說了一個美麗的邂逅。
戲劇工作,總是在場與場之間不斷地轉換。上一場,妳是17歲的妙齡年華,等著雀躍、等著欣喜;下一場,也許就是一個遲暮之年的老太婆,等著老朽、等著無奈失去。換場的過程,除了仰賴整體造型給予的專業支持,表演者在心境上的沉澱、想像,為擔任的角色抓出生命累積的脈絡,甚是關鍵。
從非障礙者成了障礙者,從站立到坐輪椅,生活中許多習以為常的事都被放大為特殊情況,改變的地方著實很多,有時真令人哭笑不得,更成了一件件既特殊又奇妙的趣事。
朋友說,住在上海,就得學會擠車。我怕不是這塊料。即使電車恰好停在面前,我也常常上不了車,一剎那被人浪沖到了一邊。萬般無奈時,我只好退避三舍,旁觀人群一次次衝刺,電車一輛輛開走。
小時候喜歡乘車,尤其是火車,占據一個靠窗的位置,靠在窗戶旁看窗外的風景。這愛好至今未變。列車飛馳,窗外無物長駐,風景永遠新鮮。其實,窗外掠過什麼風景,這並不重要。
影片裏,當女孩把一個這封信遞給繼父,他顯然沒有想過裏面可能裝的是什麼,但一旦看明白,堂堂七尺男兒也忍不住在女兒面前掉下淚。
也許是雨水的關係,小鳥的羽毛承受不了過重的濕氣,在地上跳來跳去,幾度試著想飛高,卻又飛不起身。樹上的兩隻大鳥嘰嘰喳喳叫,急得飛上飛下,一會兒又靠在小鳥身邊振翅轉圈,好似在教授如何飛行。
那天,泰根正在麥當勞的停車場等朋友,一位紳士慢步走到她的車窗口,並告訴她,她的輪胎已經很糟糕了,需要及時更換。
「過去三個星期,我時常想到自殺,把我的兩個孩子也帶走,我再也承受不住了……」法萊向長椅上比鄰而坐的老奶奶傑克哭訴。半小時的談話後,傑克輕輕說:「看來思慮過度的所有症狀妳全都有啊。」
每個城市都有一些無家可歸的人,每個城市也有很多善良的人,無償地去幫助這些無家可歸者。下面這段視頻講述的就是這樣一個故事,看完後你的心會暖暖的。
陌生人闖進家把東西洗劫一空,對所有的房主都是場噩夢。房主回家時,闖入者多已蹤影全無;如果房主迎面碰上竊賊,情況就難以想像了。
媽媽懷孕後一直沒有透露寶寶的性別,爸爸也把這個情況作為最神祕的事情,絲毫不透露情況。這天媽媽生產了,外婆從遙遠的外州趕來探望小孫兒,發現女兒竟然生下了一對雙胞胎!
美國奧克蘭市東湖社區曾經動蕩不安,社區內居民叫苦連天。這天,一位並不信仰佛教的居民在社區立起來一尊佛像,沒想到結果讓很多媒體前來採訪報導。
我希望自己受人賞識的白日夢,在舞臺上獲得了實現;看到那一幕,眼淚奪眶而出,我站起身來,成為劇院裡第一個為演員喝采的人。
103歲的伊迪絲·史密斯(Edith Smith)是個很自豪的老太太。一提起她的朋友,她就有一籮筐的話對你說。 比如101歲的瓊那塔(Johnetta),她倆相識70年了。瓊那塔患有失智症,「我每天早上給她打電話,說⋯⋯
在人潮中,他只是心滿意足地回頭看一眼臺中火車站,直覺著它一定會一直屹立在那裡,直到他孫子一輩之人,也會像他這樣凝望著它。
如果有人告訴你,犯罪能上癮,而藝術能改變一名慣犯,你相信嗎?安省一銀行搶劫犯告訴你,回頭永遠都不晚,他現在製作陶藝、教授拳擊還出了一本自傳,「從新開始是可能的」。
每個人都曾有夢想,卻怨嘆這個世界沒有給自己機會實現。《隱藏的大明星》絕對能為許多在夢中失意之人帶來一點刺激。該片是「印度良心」阿米爾罕和新秀演員賽伊拉沃西繼《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再度合作,上映前即引起許多關注。
一位在美國長大的日本後裔回憶,她上學的時候媽媽為她準備的日式便當讓她遭到同學的霸凌。媽媽得知後,用一個巧妙的方法,改變了她全班同學的想法,讓她從此在學校快樂享用飯糰、壽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