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信仰
秋分,陰陽相伴,晝夜均而寒暑平。此後,天越冷,夜越長。秋季養生,多吃滋陰潤燥、養肺的食物;運動、起居、性情等方面,注重「養收」,保持陰陽平衡。七分精神三分病,最完美的養生,還得修心養神。
在採訪中,最好聽的部分,就是每個人講述的他們守在這個真相點遇到林林總總的事情。
十六年,守著這個抗議點的法輪功學員來了一撥又一撥。人們習慣於把他們身邊的這個展板看作是理所當然的風景,殊不知這個展板的演變,也承載著學員們對這個小小抗議點的心血。
正如Martin所說,你可能聽說了很多數字:一千個這個,一萬個那個,可是當你看到一個活生生的例子,看到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講述她親身經歷的苦難的時候。這些數字被賦予了更加沉重的意義。
陽陽有著異於同齡人的成熟,也有異於同齡人的純真。他才華多樣,性格卻又簡單……而我最喜歡的,是後來他在博文《傳道——老子出西關》中展現出的,一個中國傳統藝術匠人的風骨與特質。
我當時身體甚麼問題都有,卻找不出原因,晚上的失眠尤為痛苦,明明累到極點,頭腦仍很清醒,無法入睡,看很多醫生都沒有效。可是我沒有想到看《轉法輪》三四天後,我竟然睡著了!
一個看不見的視障者要如何自己過馬路?大馬路車水馬龍、熙熙攘攘的,即使明眼人都要小心翼翼快速通過,何況是視障者。現年56歲的林文華全盲,他要如何自己搭公車、捷運去幫客人按摩呢?
我們打開天文圖看一看吧,在這浩瀚的宇宙中,地球不過是一粒塵埃而已。在這一粒塵埃上研究出的「科學」,怎麼能夠洞悉這碩大的宇宙的奧祕呢?「瞎子摸象」是一個佛家故事。比喻的是迷中人了解宇宙,就像瞎子摸象一般。
世界鐵人比賽的紀錄持有者蒂姆·丹在鐵人世界錦標賽開賽前3天,不幸遭遇車禍,頸椎斷裂!面對如此慘景,他選擇了一種酷刑式的治療方式,在短短6個月後的現在,參加波士頓馬拉松比賽。他的勇氣和積極的人生態度讓人感動與稱讚。
深夜中,一名小學生獨自騎單車回家,一位司機一直悄悄跟隨,用自己的車燈照亮了男孩前方的道路。當男孩停下車轉身向司機鞠躬道謝的時候,司機突然為自己的想法感到無地自容。他想了什麼呢?快來看看吧!
「這讓我看到這群抗議者的決心是多麼堅定,還有他們所面對的惡劣氣候環境。對我來說是一天,對他們來說,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不管天氣多冷,多濕,都是這樣。」——Phil Le Gal
小倩說銘慧極為難過的時候會去她的房間,聊完了就睡在她那裡,瑟縮在床的一角,打雷都打不醒。她說這也許也是老天給她的一點補償,不然那麼多寄人籬下的日子,該怎麼過呀。
這個使館前的抗議點能堅持下來,是因為有高姐做那個永遠不會宕機的後備,更因為有一百多個像她這樣的普通人,甘願把自己多姿多彩的人生,凝縮成使館前這樣一個平靜的身影。
現代人常常用「糟糠之妻」形容歷經滄桑的妻子,其實糟糠之妻不是說妻子像「糟糠」,而是中國漢朝大臣宋弘對妻子的忠貞不渝的感情與責任。一起來看看這個故事的來源吧!
羅元值週六晚上的大夜班值了十幾年,曾問過他最大的困難是什麼,他說一個是冷,冬天不管穿幾層羽絨服,在那裡坐一會兒就像什麼也沒穿一樣了;第二,是值到第二天早上,到點了卻沒人來接班。
像李勇這樣在勞教所裡吃盡苦頭的,會覺得這點雨不算什麼,就算下雨也會堅持在那裡打坐煉功。高郁冬也這麼說:「有人不是喜歡在雨中散步嗎?還覺得挺浪漫的。其實我覺得在雨中打坐,感受到的是修煉人的一種——超然。」
現在終於明白,死亡的意義就是新生。只有心中的惡念死去,才能心生善良;只有嗔怒的心死去,才能更加的寬容;只有負面的念頭死去,正面的能量才能得到補充;只有是非的念頭死去,心中才會有寬博的仁愛,不分你我,不分敵友,一樣地去愛。
十五年前的一天,媽媽把銘慧帶去公園與父親相見,那是銘慧最後一次觸碰到爸爸溫暖的手,再後來就是銘慧父親十五年的牢獄之災。銘慧的母親也因為修鍊法輪功被判刑十一年。形同孤兒的銘慧,獨自面對生活的挑戰和其他種種困難,現在還保留著孩童一樣的天真。
12月,是萬物蟄伏的時節。冰寒蕭索是表面,皚皚白雪下,孕育的是希望的種子,期待著最嚴厲的霜雪考驗後,破土而出。
美國奧克蘭市東湖社區曾經動蕩不安,社區內居民叫苦連天。這天,一位並不信仰佛教的居民在社區立起來一尊佛像,沒想到結果讓很多媒體前來採訪報導。
我不就像這群迷失的大雁嗎?迷失了方向,迷失了生路。昏昏沉沉中還要推開援手,連擺在眼前的活路都不相信,反而爭著避開。
1名獄警帶著6名犯人在空曠的墓園勞動,獄警突然昏厥,犯人衝過來解開他的衣服,拿出他的手槍、錢包,抓起他的手機,並不是為了逃跑,而是為了救他一命。這一幕讓人感動。
這張照片是十六歲時的生日照。那一年是我自我意識開始覺醒的時候吧,很多時候還會陷入自憐,正如一朵還未開放,就開始預想著自己何時會凋零的花朵一樣,內心無比敏感柔弱
兔子可不像狗一樣聽話,也不像貓一樣聰明,怎麼防止它們不跑掉呢?簡單得很,把兩隻綁在一起,這樣,雖然它們都各自想拼命逃竄,但因目標不一致,所以永遠互相牽扯,永遠在原地打轉。
美國德州寶馬達拉斯馬拉松比賽場地上演最感人一幕,一名女選手在距離終點只有數十米時幾乎累癱。此時,原本可以輕鬆奪冠的17歲女學生跑過來攙扶著她衝刺,並且讓她先觸碰終點線!
我從小就是個書迷。進入初中以後,雖然爲我提供課外讀物的好朋友離開了,但我還是總能變著法子找來一些書看,正所謂「有志者,事競成」。
在鎮壓法輪功之前,我每天去北京天壇公園南門煉功點煉功,早上6點公園一開門就開始煉,一直煉到8點,然後再去上班。
一名就讀四年級的小男孩在路邊撿到一個錢包,裡面是整整17張面值為一百美元的鈔票。面對這些錢,小男孩只想馬上找到失主,他說的一句話讓大人都感動。
問題是,在今天,我們真的就已經生活在「免於被洗腦」的時代了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只是,新時代的洗腦,變換了很多方式,所以,被洗腦的國人如當初快樂的跳著「草原讚歌」的小學生一樣,沒有意識到自己已被洗腦了,還是在心甘情願地按黨需要的方式思維和做人。
美國印第安那州的9歲女孩伊莉絲亞一天正在家中玩耍,忽然,她有種強烈的感覺想要走出家門。邁出門不久,她就聽到灌木叢中傳出奇怪的哭聲,隨即有了一個驚人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