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哲理
莊子 莊周 夢蝶
兩條相濡以沫的魚,沉浸在相互依附的滿足中,黏膩得彷佛誰也離不開誰,這種相親相愛固然感人,但魚兒應該清醒:它們不過是泥濘境遇中的暫時聚湊。
人生中的一些「美麗的執著」,往往是「美麗的錯誤」……!美景、美麗的夢想、人生的追求,都可能是「美麗的執著」,其中藏著看不清的巨大風險……
在商業社會中,很多人認真工作、努力賺錢,為了讓自己、家人和下一代有更好的生活,累積財富成為人生的重要事情。然而,金錢只是通往幸福生活的工具之一,常常省視賺錢的初衷,才能將資源做更好的安排和運用。
才一夜之間,銀杏樹出現巨變,展現給人一種驀然的生命進行式……!
我原來是不相信這些的,一向認為不過都是神話傳說吧。看過一些人信佛前後的變化,我才知道這世上還真有脫胎換骨,不通過美容手術,醜女真可以變成美女。所以這個北魏的佛教故事,還真不虛妄。
硯台 毛筆 古代書房 文房四寶
清朝中後期,科舉考場上的徇私舞弊比較嚴重。有一種考生與考官、判卷官串通作弊的方法叫「關節」,俗稱「條子」。道光丁酉年(1837年)中舉的歐陽兆熊曾在日記中寫下他和同鄉李君參加科舉考試的一段故事。
供養天女
明代張誼的《宦遊紀聞·抱佛免罪》裡記載了一個「臨時抱佛腳」故事,過去我也認為這都屬無稽之談,平時不燒香,臨時抱佛腳怎麼能管用?但現在看來,佛法的無邊確實遠超現代人的想像。
印地安切羅基人有個很獨特的成年禮儀式。那一天,父親幫兒子蒙上眼睛,帶他到森林並留他獨處。男孩必須坐在樹墩上,待一整晚直到天亮。
小妹第一次的長笛演奏個人賽,就在七年級升八年級的暑假。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她自己張羅,包括和指導老師約時間進行一對一的個別課程、和鋼琴老師搭配練習、安排自主練習的時間、報名以及比賽當天的細節。對我來說,學音樂,有太多奧妙的收穫,不過比賽成績,絕對不在其中。
而傾聽,無疑是為朋友敞開了自己的世界,去托扶一顆搖搖欲墜的心,去接納那些無處釋放的情緒,用最靜默的方式舒緩了朋友的心理壓力。而理解與懂得,是這世界上最有效的一種安慰。
我學會──我無法使別人愛上我,但我可以做個值得愛的人。我學會──別人會忘記我說過的話、做過的事,但卻永遠記得我給他們的感受。
古人在千年以前就說了,人生有三種境界,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言,再次有立功。
小妹,國中一年級,聽說課業壓力還沒有開始。全班30名左右的學生,大約只有七、八個沒有參加課後班;這七、八個沒有參加課後班的學生中,應該只有一、兩個不必趕著去安親班或是補習班,我家的小妹就是其中一個。
有時候看著那麼相像的兩種東西,細分析下去卻發現很不一樣。同樣,有時候看似很不相同的東西,最終會發現其中的共同點比我們想像的要多。同一個世界,「橫看成嶺側成峰」,從不同的視角去看,都會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許多身心障礙的朋友都不敢做夢,認為那是一種奢求。我小時候,由於身障的關係也從來不敢做夢,總覺得夢想是屬於非身障的人們。
如果我們沒有坦蕩的胸懷,在我們輕動仇恨之時,仇恨袋便會悄悄生長;在我們大加撻伐之後,仇恨袋最終會堵塞通往成功的道路。
我永信。人們真正渴望的,真正願意展現出來的,是善意,而不是相反。我也篤信, 主流一直在堅守著,這人與人之間,人與其他之間,那寶貴的良善。
「任誰都會生氣,生氣很容易;但是要氣對對象、氣對時機、氣對方式,就沒有那麼容易了。」亞里士多德是這麼教我們的。但有時候真的很難做到。在自己火氣冒上來之後,還能克制衝動。 被人挑釁時,我們很自然會想報復並攻擊對方;有人一再犯錯,我們忍不住就會發飆。這樣至少痛快些,但發火之後呢?你是否悔不當初?是否有解決問題?是否得到圓滿的結果?是否與別人的關係更好,或是正好相反?
球的到來,就是明天的到來。我們回擊的落點,便是我們對明天的回應。這回應,註定,有滿意,有失落,有教訓,也有經驗之積累。
你是否會陷入這樣的狀態?在公司,主管分配給你一個有難度的工作;或者你自認文筆不錯,想參加一個小說徵稿。但當任務開始的那一刻,壓力也隨之而來,你很想取得一個好結果,又怕萬一得不到,所以你經常緊繃著神經,如履薄冰,卯足全力,想要確保事情朝你希望的方向進展。
在我工作中,常會有個案的處境跟這隱喻故事的情節相似,看著一個成人講述著他被困住的難題,內心就跟那隻小小象一樣,自覺無能為力掙脫現況……。那該怎麼辦呢?人要在什麼情況下才能真的意識到,自己已經長大,現在擁有的能力與資源已經跟小時候不一樣了!我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不再被不適合的人、事、物綑綁,身、心的成長可以是對等的。
去年看了日本山下英子暢銷書《斷捨離》之後,我就開始用減法過日子。學會割捨和放下,離不開的東西越來越少,對物質的依賴變少之後,我發現自己活得更自由更開心。 擁有過多,果然會造成心裡和身體不必要的負擔 。
就像寫這篇文章的這天,早餐吃了一些水果,中午吃燒餅夾蛋,晚上一碗麵就OK了!常常都是這樣,簡簡單單、清清淡淡地就過了一天。之所以這麼做,一來不想被食慾掌控,再來是不想花太多時間在「吃」這件事上。
生活中這樣的誤解其實並不少,對有些人而言無所謂的事,對另些人而言卻是實實在在的傷害。也許,當我們覺得沒關係、無所謂的時候,應該多從對方的角度考慮一下,因為即便是「模擬的」碰撞,對在意的人來說也是需要認真對待的。
每一天,我們都有機會學習很多知識、聽聞很多道理,不論是日常資訊、哲學思辨,甚至是精神依託,很多時候我們會傾向接受教授、醫師、律師、科學家等專家的見解。
在山裡散步,不小心把手機摔了出去,我一點也不緊張的把手機撿起來。因為摔過幾次,我發現,NOKIA傳統手機真的很耐摔。我突然想到,這真的很像我們的人生。如果你知道自己很耐摔,就不怕跌倒,對所有的挫折,就會泰然處之,保持平常心了。 那麼,要怎樣做,才能讓自己很耐摔呢?
一位年輕的企業家,開著嶄新的捷豹跑車,經過住宅區附近。迎面突然飛來不明物體,砸向他的擋風玻璃。他嚇了一跳,立刻停車檢查,發現車門被撞凹,並看到後方有一塊磚頭。
那些悄悄然的一點點的變化終究會積累起來,造成根本的轉變。所以,人應該經常反思自己,最起碼清楚那些正在悄悄發生的變化,把握一下未來的方向吧。
約好的那天,我走進一棟漂亮的大樓。這棟大樓有著宏偉的外觀,是十九世紀巴黎都市規畫改造的傑作:雅緻的石磚、鍛鐵的陽臺、精工製作的牆面浮雕與裝飾線條。在浮雕女神的斜睨下,我從一道車輛通行的大門進入了豪華大廳。我心裡有些惶恐,於是小步走進內院。內院的地面鋪砌整齊,青翠的植物為訪客展示著豐富多變的樣貌,就像都市叢林裡的一方綠洲。
克勞德走到我面前的沙發坐下,專心聽我說話。他有種能夠讓人信賴的特質。他直視著我的雙眼,眼神中既無探究之意,也無侵犯之感,而是帶著親切,以及有如展開雙手擁抱人的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