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哲理
我學會──我無法使別人愛上我,但我可以做個值得愛的人。我學會──別人會忘記我說過的話、做過的事,但卻永遠記得我給他們的感受。
古人在千年以前就說了,人生有三種境界,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言,再次有立功。
小妹,國中一年級,聽說課業壓力還沒有開始。全班30名左右的學生,大約只有七、八個沒有參加課後班;這七、八個沒有參加課後班的學生中,應該只有一、兩個不必趕著去安親班或是補習班,我家的小妹就是其中一個。
有時候看著那麼相像的兩種東西,細分析下去卻發現很不一樣。同樣,有時候看似很不相同的東西,最終會發現其中的共同點比我們想像的要多。同一個世界,「橫看成嶺側成峰」,從不同的視角去看,都會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如果我們沒有坦蕩的胸懷,在我們輕動仇恨之時,仇恨袋便會悄悄生長;在我們大加撻伐之後,仇恨袋最終會堵塞通往成功的道路。
我永信。人們真正渴望的,真正願意展現出來的,是善意,而不是相反。我也篤信, 主流一直在堅守著,這人與人之間,人與其他之間,那寶貴的良善。
「任誰都會生氣,生氣很容易;但是要氣對對象、氣對時機、氣對方式,就沒有那麼容易了。」亞里士多德是這麼教我們的。但有時候真的很難做到。在自己火氣冒上來之後,還能克制衝動。 被人挑釁時,我們很自然會想報復並攻擊對方;有人一再犯錯,我們忍不住就會發飆。這樣至少痛快些,但發火之後呢?你是否悔不當初?是否有解決問題?是否得到圓滿的結果?是否與別人的關係更好,或是正好相反?
球的到來,就是明天的到來。我們回擊的落點,便是我們對明天的回應。這回應,註定,有滿意,有失落,有教訓,也有經驗之積累。
你是否會陷入這樣的狀態?在公司,主管分配給你一個有難度的工作;或者你自認文筆不錯,想參加一個小說徵稿。但當任務開始的那一刻,壓力也隨之而來,你很想取得一個好結果,又怕萬一得不到,所以你經常緊繃著神經,如履薄冰,卯足全力,想要確保事情朝你希望的方向進展。
在我工作中,常會有個案的處境跟這隱喻故事的情節相似,看著一個成人講述著他被困住的難題,內心就跟那隻小小象一樣,自覺無能為力掙脫現況……。那該怎麼辦呢?人要在什麼情況下才能真的意識到,自己已經長大,現在擁有的能力與資源已經跟小時候不一樣了!我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不再被不適合的人、事、物綑綁,身、心的成長可以是對等的。
去年看了日本山下英子暢銷書《斷捨離》之後,我就開始用減法過日子。學會割捨和放下,離不開的東西越來越少,對物質的依賴變少之後,我發現自己活得更自由更開心。 擁有過多,果然會造成心裡和身體不必要的負擔 。
就像寫這篇文章的這天,早餐吃了一些水果,中午吃燒餅夾蛋,晚上一碗麵就OK了!常常都是這樣,簡簡單單、清清淡淡地就過了一天。之所以這麼做,一來不想被食慾掌控,再來是不想花太多時間在「吃」這件事上。
生活中這樣的誤解其實並不少,對有些人而言無所謂的事,對另些人而言卻是實實在在的傷害。也許,當我們覺得沒關係、無所謂的時候,應該多從對方的角度考慮一下,因為即便是「模擬的」碰撞,對在意的人來說也是需要認真對待的。
每一天,我們都有機會學習很多知識、聽聞很多道理,不論是日常資訊、哲學思辨,甚至是精神依託,很多時候我們會傾向接受教授、醫師、律師、科學家等專家的見解。
在山裡散步,不小心把手機摔了出去,我一點也不緊張的把手機撿起來。因為摔過幾次,我發現,NOKIA傳統手機真的很耐摔。我突然想到,這真的很像我們的人生。如果你知道自己很耐摔,就不怕跌倒,對所有的挫折,就會泰然處之,保持平常心了。 那麼,要怎樣做,才能讓自己很耐摔呢?
一位年輕的企業家,開著嶄新的捷豹跑車,經過住宅區附近。迎面突然飛來不明物體,砸向他的擋風玻璃。他嚇了一跳,立刻停車檢查,發現車門被撞凹,並看到後方有一塊磚頭。
那些悄悄然的一點點的變化終究會積累起來,造成根本的轉變。所以,人應該經常反思自己,最起碼清楚那些正在悄悄發生的變化,把握一下未來的方向吧。
約好的那天,我走進一棟漂亮的大樓。這棟大樓有著宏偉的外觀,是十九世紀巴黎都市規畫改造的傑作:雅緻的石磚、鍛鐵的陽臺、精工製作的牆面浮雕與裝飾線條。在浮雕女神的斜睨下,我從一道車輛通行的大門進入了豪華大廳。我心裡有些惶恐,於是小步走進內院。內院的地面鋪砌整齊,青翠的植物為訪客展示著豐富多變的樣貌,就像都市叢林裡的一方綠洲。
克勞德走到我面前的沙發坐下,專心聽我說話。他有種能夠讓人信賴的特質。他直視著我的雙眼,眼神中既無探究之意,也無侵犯之感,而是帶著親切,以及有如展開雙手擁抱人的包容。
三月下旬前往花蓮,停留兩天一夜作了四場演講。在花蓮高商進行兩場演講,下午是向日間部同學、晚上則是對進修部同學演說。在我們那個年代不叫進修部,而是夜間部,許多學生都是半工半讀,由於他們是自己選擇繼續讀書,所以動力遠遠超越一般的學生。
其實博物館裡面還有很多精美的藝術作品,但是,這一幅稱不上驚世之作的拼圖,卻讓我駐足停留了許久。無他,因為它的創意開啟了我對人生的思索。這不正是一個偉大的作品最重要的意義和價值嗎?
雨一滴比一滴粗,「啪」地重重落在我的擋風玻璃上。雨刷嘎吱作響。而我,雙手緊抓著方向盤,咬牙切齒,內心也同樣憤怒。不久,雨開始狂暴地下著,我本能地抬起腳來。現在就只缺場車禍了!是不是所有事情都聯合起來欺負我?建造方舟的諾亞來找我了嗎?這場大洪水是怎麼一回事?
時下許多廣告常會訴求各種感官經驗的提升,例如:美食廣告滿足我們對美味的要求;新的影音產品滿足我們在視覺、聽覺的享受。從某個角度來說,這是文明進步的動力,但不禁讓人想問,究竟要滿足到什麼程度才夠?是否有絕對的滿足點?
因為海洋浩瀚無邊,既深且廣,正是海大容物,量大容人,也正是「有容乃大」,這正是吾人應向大自然學習處。同時,也不忘彌勒佛之「大肚能容,了卻人間多少事;笑口常開,笑盡天下古今愁」!
年輕人忽然意識到,老僧出示的那盞天平,只有將黑白棋子分別放在兩端,天平才能平衡。年輕人忽然明白了,自己多年以來空有向善的願望,卻沒有一顆平衡的心,平和的心。所以他常常會因為小事憤憤不平。而善念是能使心靈平衡的唯一砝碼。
戲劇工作,總是在場與場之間不斷地轉換。上一場,妳是17歲的妙齡年華,等著雀躍、等著欣喜;下一場,也許就是一個遲暮之年的老太婆,等著老朽、等著無奈失去。換場的過程,除了仰賴整體造型給予的專業支持,表演者在心境上的沉澱、想像,為擔任的角色抓出生命累積的脈絡,甚是關鍵。
於嘉義縣東石鄉外海的外傘頂洲,是台灣沿海最大的沙洲,素有「漂流中的國土」之稱。因受到波浪及季風影響,隨著時代變遷而逐年漂移,仿如無時無刻漂泊不歇的旅人。
中共近來多次强調要在香港實施「全面管治權」,任由人大常委隨便作出一個甚麽決定,香港法院便被逼以此作為根據,褫奪6名由直選產生的民主派議員的議席。特區政府及立法會,已完全淪為中共的聽聲蟲。在香港,「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已名存實亡。
每年過年大掃除,對我而言,實在是身心的考驗和折磨,看了《斷捨離》這本書之後,我大大改變了對大掃除的想法。 《斷捨離》是日本山下英子非常著名的暢銷書。斷捨離,就是「斷」絕不需要的東西,「捨」去多餘的廢物,「離」開對物品的執著。也就是,丟掉「不需要、不恰當、不愉快」的物品,只留下對於現在的自己來說「最必要、最適合、最常用」的東西。
當璀璨的光芒傾灑大地時,無我無私的水,能聚成煙雲,結為甘霖,遍撒人間;能隱藏自己的蹤影,隨著潔白的祥雲,自由地飄忽在九霄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