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真情
給予也是分不同種類的,有時候是把自己不需要而對別人有用的給別人,有時候是把自己也需要的分享給別人,而最高的給予應是把自己最愛的給別人了。
華人社會裡,米飯是不可或缺的糧食。我們從小讀詩就學到「粒粒皆辛苦」的道理,能夠吃飽喝足其實是我們的福報。日本民間就流傳著一個說法:一粒米上有七位神仙。父母從小以此告誡孩子要珍惜食物,倘若不懂得珍惜這點滴之恩,就如同拋棄了神仙的眷顧。
福與禍之間,真的不那麼絕對。有時看似是倒楣的事,但最終或許是幸運,一切取決於用怎樣的心態去面對。
都知細水長流的道理,不急不躁、不溫不火,才能長久地堅持下去。在實際生活中,所有人都急於爭奪那些看得到的利益。最終的結果卻是,贏得一時,斷了根源。
沒有人喜歡在聖誕節這樣的節日上班,但身為空姐的美國女子皮爾斯‧瓦翰(Pierce Vaughan)卻剛好在聖誕節輪班,而不能與家人團聚。為此,她的父親特地搭乘她飛行的6個航班,在飛機上陪她一起過節。此舉令許多網民感動不已。
昨天大雪如飛,我們走在戶外,踩著白雪咯吱咯吱走著,天雖然冷,卻有說不盡的愜意。 過了一夜,今天再外出,已經完全是另一番景象。雪停了,但溫度驟降,路面結冰。主路清雪及時,所以路面上相對安全。但是小道上就麻煩了,昨天的雪沒有及時清理,被路...
很多時候,我們一眼看到什麼,就慌著下了結論,而那結論經常是片面的。看問題需要全面思考,考慮過程,考慮結果,任何事都不像表面那樣簡單。
世界在不停變幻著,四季交替,月圓月缺。沒有永恆的陽光溫暖,也沒有走不出的陰雨迷蒙。無論身在何處,都應懂得一切皆有變數,頭頂晴雲時不忽視遠處的陰雲,被陰雲籠罩時也不忘在遠處還有晴天……
當自己感到煩躁時,或許也應當提醒一下自我,終有一天我們還會繼續成長,心會變得更大。等到那時再回看當下的煩惱,也許就不算什麼了。
上周從牙科診所回來,因為要裝牙套,牙神經痛到不行,剛到家已是晚餐時刻,我強忍著痛在廚房給先生做飯。先生因為有件事情誤解我,在客廳大聲罵著。 當下我很沮喪,蹲在地上不想解釋。一來牙疼的沒有力氣了,再者我認為是自己有個難上來了,跟自己說...
風中大海的氣息沁人心脾,在生命中的不同時刻,也許我們都需要有滑翔者那樣的勇氣,知難而進,方能讓心接受一次次洗禮吧……
目不轉睛盯著看,尚且會錯過那麼多色彩。不知道這世上還有多少美好是我們眼睜睜錯過而絲毫不知的呢?
人的心智是慢慢成長的,有時候回看過去,經常會發現,本就無所謂的事,在當初卻當成大問題對待。所以,處理任何事,我們都需要給自己留下緩衝。也許一時認為大如天的問題,將來有一天只會覺得雲淡風輕。
有時候,我們以為已經對眼前的天地瞭若指掌,甚至已經熟悉得算不上風景。然而,只要我們換一個視角,就會發現我們不曾料想到的另一面,就像從山崖上俯視大海……
有些喜歡無來由,有些堅持無法合理解釋。好多讓我們一籌莫展的難題卻會頃刻間不翼而飛。也許之前的堅持只是因為還沒有到不得不放棄的時候,當放棄成為必要的時候,自然就放棄了。
真正的釋懷,是從不再從自己的角度看問題那一刻開始的。當我們能放下對自我的保護,多從對方的角度考慮,對很多我們看不慣的事,也許就能更加包容了。
日本一名網民分享自己高中時試圖尋短,但被母親的愛召喚回來的往事。但有網民說,他其實是被多年前的自己救了回來。
老太太拍的照片中,有我們牽著孩子憑欄看海的一幕,照片一定顯得更加自然,並多了些天倫之樂的影蹤。能心甘情願給人做背景,也是一種心智上的成長吧。
在生活中,我們可以讓自己變得很富有!分享、感恩、 知足、 時時懷抱著祥和與善念,會使心中時時裝著滿滿的,富有的喜樂!
瑞雅和馬諾基結婚多年,今天是結婚紀念日,瑞雅在家等著丈夫回家。婚姻改變了他們,他們經常因為芝麻蒜皮小事吵架,瑞雅等著看丈夫是否會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但警察卻來電說:「很抱歉,庫馬先生剛剛死於一場車禍!」
同樣的景觀,帶給人不同的心情。有時候和小孩子一樣簡單其實很好,不懂那麼多,也沒那麼多憂慮。看到讓人讚歎的美景只會拍手歡笑,任思緒東奔西跑,用最形象的語言來描述、感慨。就像頭頂的地震雲,在孩子眼裏,沒有地震,只有雲……
父親在那短短的兩年中,在他們幼小的心靈中,是種下了怎樣深切的師情,以至於到了半世紀後的今天,許多世事都流水般的過去了,無痕跡了,一個鄉下老師的兩年的感情卻是這樣恆久,沒有被年月沖掉。
生活不可能完美,就像有些音符我們竭盡全力還是彈得不滿意,但我們不能因為幾個不完美的音符而否定了整首曲子……
小妹,國中一年級,聽說課業壓力還沒有開始。全班30名左右的學生,大約只有七、八個沒有參加課後班;這七、八個沒有參加課後班的學生中,應該只有一、兩個不必趕著去安親班或是補習班,我家的小妹就是其中一個。
說我們都「敗給了現實」,也許是對的。但是,從另一個角度講,也許我們不是敗給現實,而是調整了當初不切實際的夢想。
今天小兒子要遠行去南部讀大學了,這小孩從小跟著我學法輪佛法,非常善良,講道理。只要從理上、善念的角度與他溝通,他也能充份表達出自己的想法,最後為父母設想下,彼此取得一個平衡點。因此我和先生都非常喜愛這個孩子。 他在自傳中寫著: ...
當我在反思自己被謊花兒的外表迷惑時,我又犯了同樣的毛病:只看外表。僅僅因為謊花不結果,我就下結論認為謊花沒用,心中生厭,卻忽略了謊花兒也有謊花兒的功用。
如果連自己親眼看到的景物都難以定論,那這世上很多我們不可能親眼看到的東西,就更難說了。也許只有排除所有干擾,靜下來聽一聽內心的聲音,才能找到答案吧。
當人與人之間相互信任的時候,很多事情都簡單了。就像朋友和女兒做生意,甚至都不需要在場,不需要與顧客面對面。素昧謀面,卻給彼此留下溫暖,只因為各自心懷信任。
繁花似錦的五月相偕著依然熱切殷實的夢,努力圓熟生命的深沉。你閃爍著童稚的光輝, 在我不經意的回顧裡,會是混沌中脫穎而出的靈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