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起出生在無垠的宇宙中,一起遊戲、玩耍,在漫長數不盡的歲月裡一同成長,如同同一個體生命上的不同細胞,像是同一身體的左手右手般存在。
從草原往左看,還有那一片黃花,偶見蜜蜂採蜜,而另一座木質涼亭立在哪兒,提供了另一個人們體悟與聆聽自然詩篇與樂章的歇腳處。
走過嚴寒的肆虐,湖中死去的魚兒以袋計,而春來了,在高堤旁,驚喜地發現小小的漣漪不停的出現,是魚苗!為數眾多的魚苗,在春神的眷顧下長成於湖中,展現了生生不息的生機!
湖面再也聽不到小天鵝淒涼的嘎嘎哭喊,小天鵝也不再悲傷,眼神慢慢慢有了生氣。它多了新朋友,而且一次五隻,都關心牠。
在人生的轉折處,一艘意想不到的,名喚「生意」的船帆,正在逐漸啟航。
一個人給人的印象,即代表他的商譽,他知道扭轉形像需要一段時間,經過這次受傷,可喜的是,他給人的形像漸漸地在轉變。
商人都是貪婪的這句話,為此,他遠離了出生的家庭,長年與基層人員一起工作,他的工作非常基層,需大量的體力活,收入不高,在那段時間,他學會了如何用不高的收入生活。
當他的分店開到東方時,行銷也到了東方,東方許多地方保留了許多民俗傳統,其中一個就是相信輪迴轉世之說,他也去湊了熱閙。在那東方的寺廟中,一位事業版圖比他小得多的企業主,問那廟中他們的神,什麼時候可以退休啊,他不知道為什麼退不了休,而那廟中主持卻回答,這位企業主轉世前答應天神,要下世完成洪願,從天堂的財庫裡搬了太多的錢,轉世後,搬下來的錢,太多用在個人享樂上,而沒有完成洪願,因此這位企業主不能退休,得將答應下來的事做完。
天災及債務沒能阻擾當龍,隨著時間過去漸漸消褪。當龍開了第五家分店,這是第一家跨國分店,卻因為不熟悉當地的民情風俗,而差點關閉。
當龍第一次開分店之前,為了籌措第一家分店的資金,省吃儉用,又更辛勤地工作,勞心勞力又吃得更簡單的情況下,第一家分店雖然順利開張了,當龍本人卻生了一場大病。生病期間,累垮了其他家人,第一家分店,就只好請人管理了。
在許多許多年前,地球村的某一處,有位年輕人,名喚當龍,擁有一家以自己名字為名的「當龍快餐店」,餐點雖非山珍海味,卻也樸實可口,價格平實,吸引了眾多來來往往的旅人。
千年之前,帝王駕崩,那已興建多年的皇陵成為帝王此生最終的驛站。浩浩蕩蕩的送葬隊伍,舉國哀慟,多少的金銀珠寶、綾纙綢緞,隨著帝王,一起陪葬在皇陵。
和翎渝相處久了,涵兒對奶奶的記憶逐漸淡去,取而代之的是翎渝純真的笑靨。她所要經歷的一切此生該經歷的喜怒哀樂,涵兒無法為她承擔,如同奶奶當年,無法為涵除去一生該經歷的苦難。而前世,就讓它留在風中,除非她自己主動憶及。
鄉間的風吹過了宗族的土地,吹過那其中的檸檬田,也拂過了除草人的心田,在那一片檸檬田中,對比著除草人小小的心田,彷彿在暗示著人的身體,就如同宇宙萬物的縮影一般,是個小宇宙,而除草的方式是一樣的。想到這兒,更覺能到鄉間走走,真的是一個能該自己更貼近宇宙脈動的機 緣。
今天的天空藍得格外過火,雲朵變化得分外迷人,山色清晰得十分誘人,真的是美麗宜人的好日子呀!這陣子喜歡看天空的雲朵出神,彷彿聽見大自然與我的對話──述說山川日月的心情,傾吐鳥獸花草的故事,於是每個紅燈停下來的十字路口不再無聊,抬起頭就是多情的...
紅塵紛擾,行走在生命旅程中的我們。每天都會遇到不同的人,不同的事。尤如行進在路途中的我們,時常會在不經意間,與一陣一陣的花香相遇。 花香時而會讓你清新到心曠神怡,時而濃烈到讓你想退避三舍,有時也會淡雅到讓你感覺似有若無。 但,我...
小鎮上有個瓜攤,賣瓜的王老漢技藝出色;任何一個瓜,只要他托在手裡掂一掂,就能一口報出瓜的重量,並且絲毫不差。 一天,附近寺院的方丈帶著小和尚前來買瓜。面對他們挑揀出的幾個香瓜,王老漢瞇著眼睛說:「一共二斤六兩。」小和尚不信,用秤一稱...
上天會讓某件事發生在你的身上,必定有祂的美意,而那個美意一定是「為了你好」。你之所以會覺得不好,那是因為你並不了解上天的整個計劃,也無法以較長的視野來看眼前發生的事,所以才會去質疑上天為什麼讓我失敗?讓我受苦?讓我破產?讓我殘障?為什麼?這難道是為了我好?
一年一度,不斷送走著班上的學生。也往往在畢業宴會那一刻,才最能深刻地體會到「自古多情傷離別」的味道。 那些平時最愛問問題的學生,不用說此時會黯然神傷,只有一起趕緊多照幾張相片,彼此留念。 但最令人感動的是一些平時寡言少語的學生...
直到散場後,還是想到就流淚,眾所周知,神韻藝術團巡迴世界,乃世界第一秀,以復興正統中華文化為宗旨,所有演出題材,都取自中國五千 年仁義、善良的價值,這首歌曲能被選中且於舞臺上加演,一定不是件簡單的事情,代表了世界,乃至蒼穹,承認中華民國文化之精神,代表了中華民國,是繼清朝以降,真正繼承中華道統的時代,而這道統始於軒轅。無論誰誰誰表面看似再強大,也只是個空殼,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任何事物均得有益於他人與自身心靈的提昇才能長久不衰,歷久彌新,在這個論點下,真誠的相信古老的東西會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回歸。
很多時候,習以為常的事,都得等到不再擁有,復還時才知道珍貴。
繪圖人想起多年前那似夢境的一切,什麼都明白了,他的生命,是主佛幫他延長,只因他的善念,現在他的每一天,都是被安排出來的,讓他幫助他人的同時,又反過來建立自己的威德,他自己真正的歸期,得主佛說了算。
如果能真心按照「上天銀行」的教導,合理分配時間,如履薄冰的去自己的執著,等到上天認為我達到標準了,就會將我的存款折下來做為我的世界,在那裡生生不息,什麼都有,永脫輪廻之苦。修
吃苦受難是將借來的人生還給上天的一種方式,那麼,現在還得愈多,將來就愈好,也是要有能力,信用好,願意提早還的,說白了,就是──要是一個好人,才還得起。
多年沒有在中秋節回鄉了,將近有七年的時間,我的上班時間和別人不同,每逢節日就是我最忙的時候。
緣際會買了間小房子,雖然當初買房子的理由雖著時間的推移已盪然無存。
一直好奇著,您所說的曾經的身份為何會造成讓人感覺極深的心機?那並不是您口述的曾經的身份會有的,我總是放著音樂,儘量自以為是的去拆開您的心結,「糾正」自認為您不夠正直的行為,或將您精心設的局在不經意間拆掉。
(shown)苦難鋪墊了一張進入天國的門票,那是所有富豪都想做的交易,所有人想得都得不到的機會,神安排了路,可自己得堅忍的走到最後。
(shown)音樂,對他來說已非是在人群中展現自己技能與才藝的工具,而是與神溝通的橋樑;表演,不過是將神的訊息,透過琴聲,洗去人們心中不好的念頭,讓人迎向光明。
    共有約 90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