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隨筆
狗兒是我山中探險的好伴侶。(Pixabay)
七隻狗跟著我去巡山時,陣容浩蕩,往往忽的跑得無影無蹤,呼喚一聲又從各方鑽出來。當遇到叉路時,小狗已等在那裡回頭等候指示,我指出方向
在都市工作的女兒和媳婦都要搬到南投山中種茶,阿爸感到不解,也不看好。儘管山明水秀,空氣清新,獨居的老人家卻不打算過來同住,並說一年後你們若還留在山裡,我再上去看看。
移民英國之前,我和太太在香港經營一家人力資源顧問公司,也為不同的公司或機構提供培訓課程。其中一個由我負責的課程是「情緒管理」。這是一門絕不簡單的學問,為了盡量將課程做好,我參考了很多書籍,也經歷長時間地思考,越來越覺得這課題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
美,終究是一門生活哲學。那是對自己生命價值的選擇,更是生命力的啟發。
我們看中了一間有百坪庭院的古老日式房舍。圖為台灣金瓜石「黃金博物館」園區內的四連棟日式宿舍內部房間。(龔安妮/大紀元)
我們看中了紹興南街一間有百坪庭院的古老日式房舍,鬧中取靜,外圍的巷道襯著竹籬笆和濃密的樹蔭,令人心曠神怡。
狼狗酷哥後腿被車嚴重輾傷,主人帶來山上託我們照顧。(pxhere)
這隻拖著後腿走路的酷哥年紀小,醋勁大,儘管行動不便,總想占上風。
人工智能不斷發展,圍棋電腦程式Alpha Go去年以三對零擊敗中國圍棋職業九段棋手柯潔,一度引起人們對圍棋的興趣。圍棋源自中國,在國内及台灣都很受歡迎,但在香港喜歡下圍棋的人不多,在西方社會也不普遍。
在南投海拔約一千公尺的山上,和夫家的姐妹購置一甲的荒廢茶園。示意圖。(pixabay)
在我腦袋空白的日子裡,在山路又遇到這位洋和尚,開始寒暄時,我竟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也擠不出話跟他對談……
「再練習一兩次,就可以再去路考了。」我信心滿滿的對自己說。(Pxhere)
想到這,我突然靈光一閃:「騎車不能『平衡』,這是不是也說明了:我的內心『不平衡』啊?!」
「任誰都會生氣,生氣很容易;但是要氣對對象、氣對時機、氣對方式,就沒有那麼容易了。」亞里士多德是這麼教我們的。但有時候真的很難做到。在自己火氣冒上來之後,還能克制衝動。 被人挑釁時,我們很自然會想報復並攻擊對方;有人一再犯錯,我們忍不住就會發飆。這樣至少痛快些,但發火之後呢?你是否悔不當初?是否有解決問題?是否得到圓滿的結果?是否與別人的關係更好,或是正好相反?
山居時養過許多狗,為山居歲月平添了盎然生趣。(pxhere)
阿匱的離開,狗狗好像並不傷感,我自己也很淡然。人和狗雖在不同境界,不過,生死是自然不過的事,一切隨順自然的造化吧。
我們的小木屋正好在震央九份二山的山上。( Mark Kao/flickr)
這些年大大小小的地震中,我們都處之泰然。今年地震頻頻,在晃蕩中,仍繼續手邊的工作。
在我工作中,常會有個案的處境跟這隱喻故事的情節相似,看著一個成人講述著他被困住的難題,內心就跟那隻小小象一樣,自覺無能為力掙脫現況……。那該怎麼辦呢?人要在什麼情況下才能真的意識到,自己已經長大,現在擁有的能力與資源已經跟小時候不一樣了!我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不再被不適合的人、事、物綑綁,身、心的成長可以是對等的。
鳥兒們依自己的作息,安居於廣闊的天地。(Pixabay)
一片山林中群鳥穿梭棲息,編織著訴說不完的故事。借助一本圖鑑,讓我窺見了天地間不可思議的造化,邂逅了一個接一個的驚豔與關懷大自然的朋友。
前幾個星期透過臉書,我第一次學習小農直購,訂了10斤的玉荷包。直播中,可以看到從採收、打包到寄出的過程。訂購之後差不多24個小時,就到了一樓管理室,那時我連貨款都還沒有轉,卻已經吃到今年第一顆玉荷包。這是第一次,我感受到銷售型態因為網路、通路而產生的巨大改變。
在具備現代都市氣質的同時,格拉茨仍悠悠揚著田園風。歷史浸潤之下,她優雅的姿態,浪漫的風韻還有沈靜的性格,是否讓你心動了?
href="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E7%BA%A2%E6%B2%B3%E8%B0%B7%E5%BA%A6%E5%81%87%E6%9D%91%E9%A3%8E%E6%83%85%E5%B0%8F%E6%9C%A8%E5%B1%8B_-_panoramio.jpg">g山海風/Wikimedia Commons)
瞬間大狼狗立著身跳了起來,犬牙直逼我的喉部,但我仍微笑的跟牠說好話,因為我堅信,善可以化解恐懼。果然,牠威脅幾次後,忽然很溫馴的趴下,再也不叫了。
那天,偷得浮生半日閒,我到天母一家大型購物百貨中心的地下室,坐在長板凳上,悠哉地吃著泡芙冰淇淋。兩旁有許多花車,販賣著各式各樣的折扣商品,其中一台賣鍋具的花車旁,站著一個清瘦的售貨員,圍著紅色圍裙,面無表情地整理著花車上的貨物。看著她時,我胡思亂想著,她應該很疲累,也許身體不舒服,也許情緒不佳,否則這麼多五顏六色充滿設計感的鍋具,怎麼無法使她愉悅。
(pxhere)
曾在南投山中住過三年,週間每天送兒子和他的表弟下山上學。一段時間後,說不清什麼緣故,一個早上竟讓車掉下懸崖兩次,發生在一個大轉彎處。
當在臉書上即時分享夜宿漁村的旅畫時,朋友問:「為什麼選擇南方澳?」因為想知道,單純離開了海產與媽祖廟之外,我還能從南方澳讀到什麼?
如果你真的來了,請在這個與咖啡相融的小小空間裡,靜坐著讓思緒發酵吧!縱使四季更迭,森彥馥鬱的咖啡香仍一如既往,從這小小民家緩緩飄出,如此動人心魄。被樹葉篩過的光線舞著塵埃,豐饒的綠意在陽光中閃動的姿態叫人笑開了。
(Pixabay)
今生這樣的魔鬼訓練,既不是為了安排我成為田徑選手,也說不出其它什麼理由,只能解釋為,在生命的長河中,可能折磨過牠,欠下了業債所致吧。
每一天,我們都有機會學習很多知識、聽聞很多道理,不論是日常資訊、哲學思辨,甚至是精神依託,很多時候我們會傾向接受教授、醫師、律師、科學家等專家的見解。
每一個人從懂事開始,或多或少都會對生命產生一些憧憬,小學的老師在作文課堂上,幾乎都曾以「我的志願」給學生作為題目。男孩子崇尚的職業大多是警員、醫生、律師、運動員等,女孩子則比較喜歡以老師、白衣天使等作為終身職業。
在山裡散步,不小心把手機摔了出去,我一點也不緊張的把手機撿起來。因為摔過幾次,我發現,NOKIA傳統手機真的很耐摔。我突然想到,這真的很像我們的人生。如果你知道自己很耐摔,就不怕跌倒,對所有的挫折,就會泰然處之,保持平常心了。 那麼,要怎樣做,才能讓自己很耐摔呢?
近日兩個分別在其業界名成利就的人士,不約而同地走上自毀之路。其中一位是美國時裝界響當當的凱特·絲蓓德(Kate Spade),另一位是享負盛名的美國名厨波登(Anthony Bourdain)。他們的離去,好像有些令人費解,但其實類似悲劇時有發生。因此,我們實在很有需要深入探討一下這些悲劇背後的原因。
那車頭形狀不對,該糟!跟錯車了。示意圖。(Pxhere)
該糟!跟錯車了。這趟驚奇的千里長征,既鋪陳了別開生面的駕駛訓練,同時譜寫了令人笑到淚崩的烏龍篇章。
兩年前我和先生向市政廳申請了一塊菜地。菜地在英國叫做Allotment,常常能在郊外居民區附近看到它們的身影。菜地歸市政廳所有,向本地居民出租。我們住的小鎮上零散分布著有十幾個菜園子,每個菜園裡劃分了幾十塊小菜地,任何人都可以申請。據住在雪菲爾的婆婆說她們那裡的菜地要排幾年的隊才能輪到,我們很幸運,排了兩個月就收到菜園大門的鑰匙了。
40年前的一個秋天,我母親患癌症放射治療後大出血。一張病危通知,將我從正在赤足勞動的麥田裡,喚到南京腫瘤醫院。我在那裡認識了她。
五歲那年端午節,我腰掛五彩香包,臂纏五彩絲線,耳朵和小手掌上還塗了雄黃!趁著姥姥家人多,「借」走倒掛在大門旁的艾草,偷溜出去找小朋友炫耀這一身好「裝備」,因為我姥爺說了,這把乾草和身上的東西可厲害,能辟邪驅五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