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

【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38)失去靈魂

千古英雄人物蔣介石(大紀元)

  人氣: 390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失去靈魂

蔣介石作為國民政府的最高軍事長官,早在一九三四年就告訴中國軍人何為中國軍人的靈魂和武德:

「我們既立國至五千年之久,當然有我們立國的精神,國家的靈魂,中國的軍人當然亦有軍人的道德——軍人的靈魂!中國的軍人魂和國魂是什麼呢?就是古人所謂『道』。道就是『道理』——立國和做人的道理。現在具體地指出來,就是總理繼承中國的道統而手創的三民主義,和岳武穆根據孫子兵法概括中國軍人傳統的精神而提出來的『智信仁勇嚴』之武德。」(蔣介石,《軍人救國之道》)

孫中山在黃埔軍校開學典禮演講,在場的還有蔣介石、宋慶齡、廖仲愷。(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蔣公並指出靈魂於人於國之重要:

「國家是一個有生命的超於一切的集體組織。他全部的機構就是一個完密的生命全體。每個國民就是構成這個生命全體的一個細胞,而全民族的歷史文化就是他生活的史實和精神的產果。而此種歷史文化之傳統的根本精神就是國家的靈魂。這個靈魂的強弱興替就直接影響於一個國家的盛衰。國家就是因為有此靈魂,所以成其為有生命的機體,而非死的無機物。且當國家治理培養得法的時候,也就生機調暢,如同我們個人一樣會一天天長大起來。」(蔣介石,《中國魂》)

「我們一個人之所以能叫做一個人,全靠有靈魂。換句話說,就是有精神,有感覺,有靈明思想,能動作行為,否則這個人就是只有一個軀殼,一個死的屍首,不能叫做一個活的人了。所以有靈魂就有生命,就叫做人;一旦失掉了靈魂,便馬上失掉了生命,這個人就是死了。國家也是一樣,國家既然是一個有機體,一定也是有一個靈魂的。國家因為有靈魂才有生命,才有生存。如果國家失了這個靈魂,這個國家便沒有生命,就是要滅亡的。所以我剛才說,國家的盛衰存亡,即繫於國魂之強弱興替。」(蔣介石,《中國魂》)

蔣公指出,軍閥用名利來收買籠絡軍人的人心,使得軍人軍閥化,養成了軍人的自私自利等等惡習,而造成軍人道德墮落,武德消失。

「北洋軍閥的領袖袁世凱施用權謀策略,堅固自己地位,專拿金錢來收買軍人,以利祿名位來籠絡軍人,並且背叛民國,造成各地軍人擁兵自衛,割據火拚的亂局,養成全國軍人自私自利,貪污卑劣,驕奢淫佚,偷生怕死,互相欺詐,爭權奪利的一切惡習頹風,因此軍人的道德和人格完全喪盡,而國家民族也就日益陷於危殆的境地了。」(蔣介石,《軍人救國之道》)

蔣公努力教育國軍將領,去了解「朝聞道夕可死」的深意和做人的道理,找回軍人的靈魂:如果不知做人根本的大道,糊塗一世也無所得。

「古人說:『朝聞道夕死可矣,』就是講凡做人一定要求一個做人的道理,既得了這個道理,就可堂堂正正明明白白地做人,如此,雖則死了也不冤枉。所以聞道之後,就只知有道而不知有己,只知行道而不知其它,什麼時候死,什麼地方死,都可以心安理得。如果此理不明,則生既是糊塗,死尤其冤枉,雖活到百年上壽,亦是糊塗過一世,冤枉做了人,毫無價值!」(蔣介石,《軍人救國之道》)

蔣公指出,做人的道理就是靈魂,沒有靈魂就沒有力量:

軍人節抗戰勝利68週年 馬英九主持中樞秋祭
1924年6月孫中山與蔣介石在廣州黃埔軍校合影。(翻攝:林伯東/大紀元)

「總理是天下為公,毫無私心的,總理的主義就是我們革命的靈魂,亦是我們國家民族的精神,總理在世的時候雖然沒有實力、沒有軍隊,但是他這個主義的力量,精神的力量,就偉大無比,可以戰勝一切而永遠流傳於世界!」「如果我們自己心裡不懂這個道理,沒有這個精神,不知道國家靈魂所在的地方,那麼,不僅是帶了一萬兵,就是帶了十萬兵,一百萬兵,恐怕不出三年,也要歸於消滅!」(蔣介石,《中國魂》)

蔣公概括:三民主義,「總理決不是憑空創造出來的,這個三民主義是有所本的,其淵源所自,早在總理以前,與我中華民族之歷史的生命同流發展,不過到了總理手裡,才拿這個東西重新整理,構成一部完善的思想體系,就叫三民主義。這個主義雖是最新的,而其本質和基本精神之所在,卻完全是由我們歷史文化的正統,歷數千年而一直傳下來的。」(蔣介石,《中國魂》)

組圖:國父逝世88週年 緬懷為中華民國奉獻一生
1946年制憲國民大會主席吳敬恆遞交中華民國憲法給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實現民權主義憲政理想。(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蔣公指出,發揚軍人的武德,就能找回靈魂:

「我們軍人的靈魂就是在我們眼前,而且是在我們心裡,只要我們拖著一個誠意,下定一個決心,去身體力行,軍人靈魂立刻可以恢復,三民主義亦一定可以由我們大家完全實現!」(蔣介石,《廬山軍官團訓練的目的》)

蔣公雖然努力教化,但是國軍將領的舊觀念、舊風氣難改,整體沒有做到。

「抗戰以來我們軍隊的靈魂在哪裡?核心是什麼?我們自問一下,可以說根本就沒有核心,亦沒有靈魂!最多是靠少數本黨黨員和軍校學生,因為他們受過革命的教育和主義的薰陶,加上個人的感情和本黨歷史的關係來撐持這個局面。」(蔣介石,《黨政幹部對建軍建國所負之使命》)

蔣公指出了軍隊失敗的原因不是三民主義對共產主義的失敗,是高級將領失去了對三民主義的信仰,軍隊成了沒有靈魂的軍隊,是精神上的失敗造成了軍事的失敗。沒有信念的軍隊,也談不上是為三民主義而戰。

「一個軍隊沒有一致的信仰,沒有共同的目標,沒有制度可以遵循,沒有紀律以資維繫,那就完全成了烏合之眾,……龐大的軍隊就成了無靈魂的軀殼。如此,我們軍隊怎麼能不失敗,不崩潰呢?」「就是沒有奉行三民主義之故。換言之,就是我們軍隊已經失卻戰勝的基本條件,就是我們軍隊尤其是高級將領已經失卻了主義的信仰,我們的軍隊已經成了沒有靈魂的軍隊!一個軍隊沒有思想的領導,沒有作戰的目標,一旦與敵人作戰,自然如摧枯拉朽,而且數目愈龐大,失敗也就愈迅速。」(蔣介石,《軍事改革之基本精神與要點》)#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

點閱【千古英雄人物之蔣介石】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們以為取得勝利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其實掩蓋了人類當代歷史上最大的失敗——讓共產黨以其天地間魔鬼異類之身,全面成功地附著於人類社會,儼然登上正位,成為一種社會模式和意識形態,為禍至今。
  • 蔣介石派白崇禧在東北迎戰,東北國軍士氣大振。白崇禧督戰指揮杜聿明屬下孫立人新一軍、廖耀湘新六軍、陳明仁七十一軍分三路向四平林彪部隊進逼包抄。國軍只用三天時間,於十九日便徹底攻克收復四平,林彪化裝成伙夫隨殘兵敗將狼狽逃往松花江北岸。國軍乘勝追擊,又拿下長春,並追剿林彪部到松花江畔,直逼哈爾濱。
  • 共產黨用的是以水覆舟的辦法,……拿上經濟條件,組織無產階級及準無產階級之困苦人民,造成鐵幕之後,以恐怖赤化之手段,清算了富人,恐怖了貧民,很快地使個人生產工具均須靠共產黨政權來分配,離開了共產黨不能生產,也就是離開了共產黨不能生活,造成清一色的控制面,這就是他覆舟的海水。
  • 「農村包圍城市」在蔣介石眼中是中國舊有的流寇觀念,中共通過製造仇恨,破壞家庭而壯大自己的軍隊。「但是共匪學會俄國式的武裝暴動方法之外,還採取中國舊時流寇式的暴動方法,『以農村包圍城市』的觀念在中共匪徒中漸次抬頭,而流寇式的方法乃亦成為共匪暴動的主要路線了。」 (《蘇俄在中國》)
  • 蔣介石深知中共不會甘心。《雙十協定》簽訂第二天,他在日記嘆「共黨不僅無信義,且無人格,誠禽獸之不若也」。但他依然給中共留下改邪歸正的機會。
  • 羅斯福的錯誤決定幫助了共產黨在歐洲和亞洲的擴張,蔣公慧眼在亞洲保全了日本免遭赤化。「第二次大戰的起因已如上述。大戰的結局是怎樣呢?大戰的結局是犧牲了中國,瓜分了德國,卻保全了日本,但是日本的保全不是偶然的。在第二次大戰以前,一般軍事家和政治家總認為任何戰爭的結局,都是戰敗國接受戰勝國所提條件的和平會議。」
  • 在蘇德戰爭期間,蘇聯得到美國大力援助,美援蘇聯是美援中國的七倍。一九四一年三月,美國國會通過租借法案。根據該法案,美國戰時對外援助總額累計達五零六億美元。其中,蘇聯自一九四一年至一九四五年底,累計得到約一零九億美元的租借物資,約占總額的百分之二十二;中國自一九四一年至一九四五年,累計獲租借援助約十六億美元,約占總額的百分之三。第二,中國抗戰最艱難的一九四一年一九四四年間,得到的美國援華物資很少;美國援華物資的大部分,集中於一九四五年交付中國。
  • 舊宇宙相生相剋的理,造成了有正就有邪。創世主、正神要拯救所有生命,負面生命則要破壞,毀掉眾生。它們製造所謂無神論、唯物論、實證科學,分割精神與物質,讓人只信肉眼能看到的事物,而摒棄精神、信仰,不再信神,以至最後為神所拋棄。
  • 一九四四年,抗戰勝利在望,但蔣介石卻不樂觀。他在七月十二日的日記中寫道:「國家前途多難,尤以俄國與中共問題為最大,但此乃關於國家存亡之機。」
  • 蔣介石對此洞若觀火。一九三七年十月二十五日他在日記中寫道:「共產黨之投機取巧,應切實注意,此輩不顧信義之徒,不足為慮,吾當一本以正制邪,以拙制巧之道以應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