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奇聞:小公子奇笨 因何頓然聰穎

作者:宋寶藍

程翁常年為了生意,四處奔波。直到兒子七歲,才回到家中,準備好好督促他讀書。(fotolia)

  人氣: 7649
【字號】    
   標籤: tags: ,

程家小公子奇笨,老師想盡辦法教他,均無功而返。程父見孩子冥頑不化,揮杖痛打。結果,之後小公子判若二人,聰穎異常。一樁轉世奇聞,只因程父一念憐憫,有了後續篇章。

西越[注]有一位程姓富翁,直到四十歲時才得一子,名程蘇,字更生,乳名九郎。程翁視其為掌上明珠,平日十分寵溺他。但他常年為了生意,四處奔波,無暇督促九郎讀書。

贈銀助葬 保人名節

有一年,他來到蘇州做生意,將船停靠在青溪邊。半夜時分,忽然聽到從岸上的茅屋中傳來一陣哭聲,格外淒慘辛酸。他輾轉反側,難以成眠,於是披上衣服登上河岸,悄悄地來到茅屋後。

原來這家的老先生和其子先後去世,因家裡沒錢買棺殮葬,大體依然停放家中。鄰居勸那兒媳賣身,好安葬公公與亡夫,剩餘的錢還能留給婆婆和她的幼子生活。那家兒媳面臨生離死別,無助地哀傷痛哭。程翁心生憐憫,於是返回船上,取出三百兩銀子送給他們,託言說:「我與亡者是故人。這些錢請收下,算作我的奠儀,不知是否夠用?」

這家人感念他的恩德,向他叩首謝恩,並詢問他的姓名。程翁把衣袖一揮,只是笑了笑就告辭,登船解纜,駕船離開了。

程翁為人向來吝嗇,惟獨在這件事上慷慨相助,也許是他一時無心的俠義之舉。後來,他照常每日奔波,忙著生意,時間一久,就忘了這件事。

公子奇笨 冥頑不化

次年,程翁回到家中,準備好好督促九郎讀書。他常常嘆息說:「因我沒能好好讀書,又做生意四處奔波,不能躋身儒林,真是一件憾事。倘若我的兒子能讀書,家裡就會充滿書卷之香,而不只是銅臭味了。」

這年九郎已經七歲了,天生容貌俊美,可是秉性出奇地愚鈍。早在三年前,程翁就備辦厚禮,聘請了一位博學的老先生到家裡教授九郎。程翁待老先生非常優渥,誠心誠意,恭敬有禮。老先生感激程家的禮遇之恩,所以教得特別用心,想盡辦法啟發九郎。只是九郎實在笨拙,怎麼教也不開竅。

老先生教他啟蒙讀物《兔園冊》,一字一句地詳細講解,起初九郎還能照著學舌。若讓他自己去讀,他的舌頭就像打結一樣,「咦唔呀唔」地讀不清楚。仔細一聽,他竟是隨口亂讀而已。

老先生責之心切,只要一打他,他就嚎啕大哭。九郎母親聽不下去,在窗外哭著懇求,希望老先生手下留情。他們夫妻年老體衰,只有這麼一個兒子,可不要把他打壞了。

程翁有時也來書房,殷切地詢問九郎的學業進展,老先生憤怒地寫了一副對聯,貼在壁上,曰:

挾三年之志而來,望鳳子飛騰雲表;
糊一月之差而去,放鸚哥逃出籠中。

恨鐵不成鋼 揮杖痛打

博學的老先生受不了這麼笨拙的孩子,整理好行囊就離開了。程家只好又聘了其他老師,但誰也沒辦法教好這孩子。程翁無計可施,只能在清算帳目後,找些時間親自教他。

有一天夜裡三更時分,程翁讓人備下火燭、果餌,準備陪九郎一起讀書。果餌原本打算是孩子好好讀書後獎勵他的。不過程翁才稍微對九郎呵斥了幾句,再一回頭看他,他竟然已經昏昏地睡著了。

程翁見孩子這般模樣,氣就不打一處來,憤怒地說道:「有這麼一個像豬狗一樣蠢笨的兒子,還不如沒有!」說著,拿起杖棍痛打九郎,九郎大聲哭號,最後被打得奄奄一息,倒在那兒像死了一樣,程翁氣憤得丟下他走了,也不跟程妻說。

程妻五更醒來不見九郎,十分詫異,就問程翁:「九郎怎麼還沒回來?」程翁正在氣頭上,憤恨地詛咒兒子。程妻趕緊去書房,看見九郎靠在桌子上,滿臉愁容,正在撫摸著傷處。見到母親,好像不認識一樣,程妻心疼孩子,心想他被父親打到恍惚了,安慰他,牽著他的手帶他回房休息。

九郎回房,走近床邊,靜靜地看了程翁很久,確認是他的父親後,向他行禮,說:「孩兒不讀書,父親為何如此大怒呢?」他的話令全家人都感到詫異,以為九郎被打傻了,犯瘋病了。更奇怪的是,九郎仔細地看了一遍在場的僕人和婢女,竟然一個也不認識。

程翁此時後悔不已,心想即使兒子讀書再不好,也不能痛下毒手打罵他啊!趕緊呵斥他上床睡覺,明天好好讀書,不可再偷懶了。

公子被打後 判若二人

次日一早,九郎就起床了。一個人呆呆地坐在那兒,不停地喃喃自語。他的母親哭著對程翁說:「我們夫妻倆就只有這一塊心頭肉。倘若因不好好讀書,就被折磨而死,那我們豈不是要絕後了嗎?等我們死了,將來誰為我們做祭飯呢?」程翁實在聽不下去,一想到要是孩子夭折,他傷心哽咽地說不出話來,就走出去了。

過了幾天,程翁的怒氣消了,愛子之心油然而生,時常到書房去看他。只見九郎趴在桌上寫楷書,字跡意外地端正漂亮,考他背誦,他沒有讀過的書籍竟也能倒背如流,隻字不差,令程翁喜出望外。

當時年僅七歲的九郎,和那些博學之士辯論談論歷朝歷代成敗得失,居然沒人能說過他。無論寫詩,還是作文,當時都沒人能與他相比。眾人都稱讚九郎是天才。從此以後,當地的文人學士都爭著結交程翁,甚至大戶富商都爭著要把女兒嫁給年幼的九郎,程翁只好婉言謝絕他們。

九郎自從遭到程翁一頓狠打,之後好像豁然開竅一樣,前後判若二人。程翁曾好奇地問九郎,為何學業能突飛猛進?但九郎總是回答「不知道」。

九郎二十一歲時中了舉人,次年中了進士。捷報傳來,皇帝恩賜杏園宴,走馬遊街,衣錦榮歸,在鄉里一時風光無限。程翁高興得手舞足蹈,喜極而泣。不久,九郎娶了望族葉家之女為妻。葉家閨女才貌雙全,二人婚後生下了兩個兒子,都像九郎一樣聰穎。

臨死道祕辛 輪迴有因由

九郎三十歲時,準備到安徽某縣赴任。但忽然罹患疾病,轉眼間竟致危在旦夕。他命人請來父母,向他們訣別,並說出自己的真實身分。

原來,九郎的魂魄在那次打罵中已經離開身體,投胎轉世為別人家的女兒了;而九郎的身體則被那名年輕寡婦去世的公公──蘇州的老儒生郭子瞻取而代之了。郭家因為家境貧寒,老儒生和兒子去世後,兒媳無錢籌辦葬禮,幸得程翁相助三百兩銀子,既保全了兒媳的名節,又幫助郭家安葬了兩人。老儒生感念程翁的恩德,於是飄蕩在天地之間,尋找機會報恩。

先前愚笨的九郎,命中注定七歲會死去,重新投生。他離世後,老儒生借著九郎的肉身還陽,既為報恩,又彌補了前世未能應試得志的遺憾,在今世揚眉吐氣。先前他不能道出實情,而如今程翁已經有了聰慧的孫子可以繼承家業,他也可以放心離開了。

程翁想多留他一些時日,老儒生說,他已經奉上帝之命,要去當社神了。如今儀使隊就正在門口候著,不能再久留了。說罷,老儒生投生的九郎向程翁夫婦叩首道別,遂即瞑目。程翁夫妻放聲慟哭,為九郎舉行了隆重的葬禮。

九郎去世後,妻子守節不嫁,她賢慧治家,將兩個兒子撫養成人。程翁夫婦八十大壽時,親眼看到兩個孫子,一個成為秀才中的翹楚,一個中了舉人。

昔日,程翁心生憐憫一念,贈銀助葬,保全了寡婦名節。這件義舉帶來意想不到的結局。關於九郎程蘇的事蹟,據清朝文士宣鼎所說,在《程氏家乘》中還可以找得到。

[注]:西越:廣西柳江以東、鬱江以北、湘漓以南、西江以西一帶。

(事據《夜雨秋燈續錄》卷二)@*#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真是稀奇!兩家本是同根,一家在高郵,一家在海濱,都以行善獲得善報。一家飛來十八隻仙鶴,另一家來了五隻鹿。一家顯貴,一家富足,多麼不謀而合!
  • 小六正在門外偷看,忽然從樹後走出來幾位美人,全都梳著古妝,看著他微笑著,彼此悄然耳語。他從沒有見過這番景象,心中十分迷惑……
  • 雙鳳忽然栩栩活了起來,飛落在庭院當中,鼓動雙翼如在等待。女子就攜著蘋香的手各騎在一隻鳳上,隨後乘雲向高空飛去。
  • 范小仙向他作揖告別後便登上布橋,聳身一躍上了空際,人影依稀。突然布掉了下來,范小仙也墮入水裡,狂風挾著巨浪兩三捲,人和布都消失無蹤。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