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志高:寧死不屈,以身殉國

——紀念閻海文烈士殉國七十週年
路志高
    人氣: 2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16日訊】小時候,我居住在東北瀋陽郊區滿族村「耶甚牛錄」。記得我剛上小學時,背誦過兩本《三字經》。一本是學校的教科書,眾所周知的「人之初,性本善」,宣揚儒家的道德、思想,教授兒童做人、做事的基本道理;另一本則是秘密傳誦的。當時是日本鬼子統治東北的「偽滿洲國」時代,這本秘密傳誦的《三字經》,如果落在漢奸或倭人手裡,是要殺頭的,因為那是專門歌頌東北抗日英雄光輝事跡的手抄本。歌頌閻海文烈士這一段,經過60多年的歲月消磨,在我的腦海裡至今記憶猶新:

「閻海文,當空軍,打日機,八架焚;投炸彈,炸敵輪,轟轟轟,三艦沉。
身受傷,落敵方,從容中,舉手槍,不受辱,不投降,先殺敵,後自戕。
智仁勇,真膽量,為國民,好榜樣,傳後世,永流芳,家鄉人,不可忘。」

秘傳《三字經》的作者當然是東北的愛國志士,他的真名實姓無可奈何地不能出現在手抄本上,所以至今不知道作者姓甚名誰。

我只知道,從開始記事起,對閻海文便有一種特殊的感情,這是由於我哥哥路志遠與鄰居閻明忠的緣故。我幼時,常常聽到他們悄悄講述閻海文在上海壯烈為國捐軀的故事。閻明忠同閻海文的哥哥閻海學比較熟,他們同姓同宗,年歲相等,又是同班同學。他們的祖先在吳三桂大開「山海關」方便之門時分開了。閻明忠的祖先留在當時盛京(即瀋陽)西郊閻家荒。在努爾哈赤時代,盛京四周有四十八片「荒」,即八旗子弟練馬的草場。而海學和海文的祖先進入中原打天下,戰後在河北昌黎落戶,因此,兄弟倆具有兩個租籍,先是關外,後是關內。

我哥哥和閻海文都生在龍年——1916年。我哥哥說,「九‧一八」事變前兩年,他和閻海文都在瀋陽讀初中,一在東關,一在南關。當年「巴黎外方傳教會」爭取到法國政府獲得的「庚子賠款」中的一筆餘款,捐贈給奉天總督府教育廳,指明「專款專用」建設一批學校,這兩座中學就是這筆款項建成的。

1931年的每個星期天,閻海文和我哥哥都到小南門天主堂上主日課,他倆就是那時候相識相知的。「九‧一八」事變後,日本侵佔東三省,大家成了「亡國奴」,情緒都很低落。聽哥哥說,講主日課的是一位很有學問的法籍梁神父。梁神父看出「兩條龍」坐不安神,便給予發言和提問的機會。閻海文立即想知道西方人對日本侵略中國所抱持的態度,就勇敢地提出了這個問題。在日偽統治的鐵蹄下,梁神父不便直言,便借用「英法戰爭」作比喻,慷慨激昂地講述了法國聖女貞德的忠勇情操和抗擊英國侵略者的故事,還講述了許多其他聖人聖女大無畏的犧牲精神……梁神甫含沙射影,以古喻今,既表現了西方人對日本侵略中國的強烈不滿,又鼓舞了中國青年的愛國熱情。

不久,全東北所有的學校被強制教授日語,灌輸日本「軍國主義」思想,鼓吹「大東亞共榮圈」——也就是當年的儘量「去中國化」。閻海文和我哥哥都很氣憤,都不願意為「偽滿洲國」效勞,便退學回家。我哥哥決心獻身教會,很快進入天主教修道院,畢業後成了神父。

閻海文退學後回到北鎮(今北寧市)大市鄉(今海文鄉),第二年,閻海學、閻海文兄弟倆同到北平就讀於抗日的「東北中學」。他們的父親閻仲三不惜每年賣掉兩塊良田,幾近傾家蕩產的地步,籌措昂貴的學費,送兩個兒子到關內讀書,讓他們在良好的環境中繼續接受祖國的正規教育,希望他們有朝一日為光復東北獻身出力。閻海學、閻海文兄弟倆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發奮苦讀。閻海文1934年高中畢業後,以優異成績先後考上了「中央陸軍軍官學校」和「中央航空學校」。當年報考空軍航校的人特別多,報名者一萬多人,實際錄取只有一百名,真正的「百里挑一」。閻海文實現了夢寐以求當飛行員的理想,遂放棄陸軍軍官學校,興高采烈地前往杭州筧橋空校。又經過兩年苦讀和嚴格的訓練,閻海文成了優秀的飛行員,分配到空軍第五大隊當見習官。

1937年春,閻海文被任命為少尉飛行員。「七‧七」事變後派駐揚州擔任「戰場空中支援聯勤」並執行南京空防任務。當年有不少關於閻海文在上海和長江下游一帶空戰凱旋的消息和故事悄悄傳入東北,鼓舞著敵占區的人民。

1937年8月17日,中國空軍最高指揮部下達空戰命令,命令第五大隊派出6架「戰鬥轟炸機」(當年德國造的一種兩用飛機)執行任務。上司雖然深知閻海文作戰勇猛,敢於犧牲,但一時沒來得及安排他出空勤。閻海文聽到實戰殺敵的喜訊,興奮異常,當仁不讓地主動請戰。他慷慨激昂地表態:「我是一個流亡生,沒有家小,沒有後顧之憂。請求長官派我出勤,為父老鄉親報仇雪恨!」由於態度堅決,幾次堅請,大隊長終於批准了他的請求,遂與戰友們一同迅速飛上藍天,轟炸日軍陣地。當時日軍陣地上的高射炮火極其猛烈,中國飛行員們卻奮不顧身地向目標俯衝。六架戰鬥轟炸機攜帶的三千磅炸彈,全部命中目標。即將返航時,閻海文的座機不幸被高射炮擊中要害部位,機身頓時起火,濃煙滾滾,失去控制,成螺旋形向下墜落……在萬分緊急時刻,閻海文棄機跳傘。他盡力操縱降落傘,試圖降落我軍陣地。但由於風向、風力的緣故,未能如願,落地後舉目四望,發現自己已深深陷入敵陣。

那是戰爭初期,日軍還沒有俘獲過中國的飛行員,因此他們想活捉閻海文,「宣揚戰果,鼓舞士氣」,通過嚴刑拷打挖出軍事秘密。目睹從四面八方圍攏來嗷嗷怪叫的日軍,閻海文絲毫沒有驚慌和畏懼,他知道敵人試圖活捉他,便沒有隱藏,屹然挺立。待敵人靠近時,迅速拔出手槍,對準合圍之敵,一連撂倒幾個。當他的槍膛裡只剩最後兩顆子彈時,他清楚地意識到,如果再撂倒兩個敵人,自己會被敵人俘虜,一定不能讓敵人的陰謀詭計得逞……這時,敵人見閻海文沒有射擊,以為他的子彈打完了,便嘰裡咕嚕地大叫著湧上來,爭取「活捉支那飛行士」立功。

閻海文如青松般立定,鎮靜如山。當敵人越來越靠近時,日軍翻譯的喊話傳過來:「支那飛行士,快快投降吧,皇軍饒你一命!」閻海文大笑一聲,高聲地回答:「中國沒有被俘虜的空軍!」他迅速舉槍撂倒最前面一個敵人,然後從容不迫地對準自己的太陽穴扣動了扳機……驚天動地泣鬼神「砰」地一聲,閻海文慢慢倒下,鮮血撒在中華大地上,壯烈地為國捐軀!

這一切都在瞬間發生,近在咫尺的鬼子軍,目睹這一氣壯河山的場景,幾乎都驚呆了。事後,一位目睹現場的連級軍官被日軍上海戰區最高司令官白川大將召見,當面詳述閻海文英勇殉國的經過。崇尚「武士道」精神的大和民族,對視死如歸的勇士特別敬重。白川大將在匯山碼頭向日本海軍陸戰隊訓話時,對中國這位年僅21歲的飛行士忠貞不二、寧死不屈表示了敬佩。白川命令厚葬閻海文,在墓碑上刻著「支那空軍勇士之墓」。為借中國空軍勇士鼓舞日本侵略軍的鬥志,日本軍閥在東京新宿舉辦了「中國空軍勇士之友閻海文展覽會」,展台上展出的除閻海文烈士的手槍、子彈帶、彈殼、降落傘和飛行服裝之外,一件最重要的展品是從閻海文的飛行帽夾層中找出的珍貴照片。正面是一位含羞微笑的美麗女郎,背面用鉛筆留下了秀麗工整的字跡:「南通州安東巷三號劉月蘭」。這張照片上的年輕姑娘,是閻海文的閨中密友?初戀情人?還是他的未婚妻?令人遐想……這張照片,證明了我們的烈士是感情豐富、有血有肉的真英雄,他有愛也有恨,但在民族氣節、大是大非面前,毫不猶豫地割捨了兒女之情,選擇了正義和永生!當年,日本青壯年男人都被徵召入伍,進行野蠻的海外侵略戰爭,國內留下無數少婦「守活寡」。這張照片吸引了成千上萬多愁善感的日本青少年,因此,閻海文事跡展覽在東京轟動一時,前來瞻仰的日本人絡繹不絕,一直延續了28天。

閻海文烈士離開我們已70年了,他的英雄形象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

含淚寫於2007年7月18日閻海文烈士殉難70週年紀念日@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首先來說一說「兵諫」的由來。歷史上是沒有「兵諫」這一說的,「兵諫」一詞首先被張學良在「西安事變」的過程中提出來,按照中共一向的解說,是「愛國」將領張學良為了「勸」蔣介石抗日,因此發動了「西安事變」,通過武力進諫,逼迫蔣介石停止內戰,共同抗日。因此,「兵諫」兩字,在中共眼中,是大大的褒義詞。
  • 廣場上天陰沉的很厲害,風呼呼的刮過血紅的旗子,拍打起身邊枯黃的落葉,刺入我心底。今天,又是一個國殤日,中華民族的第五十八個國殤日,怎麼不令人心痛啊?翻開歷史的扉頁,踏上祖國這一百多年的辛酸歷程,看見的是斑斑血跡。剛經歷了列強的侵略,迎來了辛亥革命的曙光,誰知道又陷入軍閥混戰的局面;剛聽到北伐勝利的消息,迎來表面上的勉強統一,誰知道日本又入侵我中華;剛聽到艱苦抗日戰爭的勝利,誰知道這個隱藏的了好多年的毒瘤——馬列民族又挑起了戰爭,最後它入侵勝利了。到今天,已經是中國亡國五十八年了,馬列民族已經滅亡了我中華民族整整五十八週年了。是的,靈魂深處在吶喊著:中國已經亡國了。
  • 觀護盃國際籃球邀請賽,米迪亞隊今天對抗日本國王隊,結果打了近四十分鐘好球,最後三點九秒因為發球失誤出界,錯失扭轉戰局機會,以七十九比八十飲恨輸給日本隊。
  • 和黃任軻爭論過以後大約半個月,有一天我下晚自習回到宿舍(上海中學地處郊區,學生都是住宿),發現枕頭明顯被人挪動過的跡像,枕頭底下那本書不翼而飛。這本書叫《蟻垤集》,是許傑寫的一部文學評論集,出版於抗日戰爭期間,紙張品質很差。
  • 1931年9月18日,日本關東軍侵佔中國東北,揭開十四年血淚的抗戰序幕。15日,由洛杉磯東北同鄉會主辦,東北抗戰歷史研究會和抗日同志會協辦的紀念「九一八」座談會在柔似蜜市吉嶸酒家召開。抗戰英雄張儒和將軍、被譽為四大抗戰小說的《滾滾遼河》的作者、曾參加東北地下抗日組織「抗日同志會」的紀剛,出身空軍世家的藍天藝文協會會長董國仁和東北同鄉會會長申春平等出席了座談會。
  • 在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漫長歷史長河中,受「忠孝節義」中華傳統價值觀的薰陶,湧現出了許多「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忠貞之士。古代有田橫五百壯士捨生取義,近代有國軍抗日英雄張自忠將軍寧死不屈。即使是無名的市井小民,一旦他有了「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高尚氣節,就足以名傳千古,光照後人。歷史上任何一個壯烈殉節的英雄,背後都有一個悲壯慘烈的故事。歷朝歷代的忠臣義士都曾抱定「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堅定信念,面對威脅利誘而寧死不降,展現了高尚的道德品格。

  • 編者按–美東南區空軍大鵬聯誼會日前於亞特蘭大慶祝空軍節以及「8.14」勝利70週年。會中分發新出刊的會刊中有一篇喬無遏將軍所寫的“湖南衡陽空戰手記”。鑒於抗日戰爭似已成為歷史中遙遠的印記,模糊又逐漸淡去,海峽兩岸對此頁史實又有不同的論述,因此喬將軍這第一手的資料就更顯珍貴與獨特。大紀元特轉載此文,以饗讀者。如今離抗戰雖已過了六、七十個年頭,讀此文獻,仍令人感動。
  • 今年8月15日是抗日戰爭勝利62周年。抗日戰爭,中國人民付出了昂貴的代價,是日本軍國主義兇殘侵略中國、殺害、凌辱、欺壓、強擄中國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是血染的歷史。我中華兒女用血肉之身軀譜寫上了壯烈英雄不朽史。

    抗日戰爭期間,日寇殺害我中國人民的同時,淫我中華妻女,強擄中國勞工事件。

    在此我再次重申,本人於8月日3所提出的「廣告天下,特求聲援」中,向中國政府(中共政權──編按)所提出的16條要求。我要在今日抗日戰爭62周年之日再次提出這一事件,我認為是非常必要的。有著深遠的歷史意義。因事件就發生在抗日戰爭勝利12年後,中國和平建設時期。可中國政府「重蹈覆轍」日寇老路,強擄本國民眾,無代價的作了幾十年的勞工事件、手段極其卑劣,遠已超出日寇行徑百倍,而至今沒作過任何賠償。

  • 沉重的光榮,八年抗戰,多少英雄人物。 然而在一九四九年中共在大陸建政之後,眾多抗戰英雄慘遭殺戮,即使捐軀的英烈也遭掘墳起屍,遺屬和子女長年受到歧視。更有甚者,這段歷史被刻意修改掩蓋,上世紀這一場全中國人以血淚贏得的光榮,竟被一小撮人竊取。《新紀元》周刊在上週發表了封面故事《沉重的光榮 ---- 紀念中國抗日衛國戰爭爆發七十周年》,緬懷當年的歷史,也告訴了讀者中共刻意隱瞞掩蓋歷史真相的故事。 原中華民國空軍少將,曾經參與抗日戰爭多次空戰的張光明先生,今年已經九十五歲,是當年中國曾經參與對日空戰飛行員中仍僅存的空中英雄。張將軍賜文,追憶當年犧牲的戰友,並首次公開他保存的珍貴照片。今天是八一四空軍節,特轉載《新紀元》周刊的这期封面故事,緬懷先烈,恢復歷史的真實。全文共三篇文章。
  • 廣州市的沙河區,有一個十九路軍墳,離我家不太遠,小時候經常和朋友去那附近遊蕩。十九路軍墳有一個拱門,我們從來沒有給予太多的留意。拱門下面是各式各樣的小攤檔,除了西瓜攤之外,還有攤檔賣甘蔗和鹹酸(一種廣式泡菜)。記憶中那裏一片混亂,滿地都是垃圾和甘蔗皮。墳墓本身有十多根白色的石柱,圍成一個半圓形,我們在那裏追逐嬉戲。不遠處,有大約十多塊白色石碑,刻著人名和出生及死亡日期,還有軍銜。附近的人說,這裏本來有上千個石碑,後來被附近機構佔用,只剩下這十來個了。年少好奇,但家人和學校內,從來沒有人回答十九路軍墳的問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