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艺术教本系列

数来宝的艺术技巧《具体唱法》

有“说”有“唱”
汉霖民俗说唱艺术团提供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唱法基础:
“数唱”是数来宝具体唱法的基础;假设全篇唱词都唱成“数唱”,尽管听起来会有平淡、呆板,但节奏仍是鲜明与顺畅的。反之,如果全篇唱词都用“叙唱”的唱法,整个结构将会使人感到松散无力,许多段落无法呈现情感,失去了节奏的冲击力和语言的表现力,弊病就大了。

倘使全篇的唱词都采用“诵唱”,这样更是行不通,连篇“诵唱”不仅将使人感到节奏紊乱,呈现出无松无紧、无固定节奏、无板式变化的状况,还会使这篇作品脱离了“数来宝”的节奏概念,变成了一种数来宝以外的什么东西。

因此对于这三种具体唱法的运用,要掌握住“数唱”是它的基础;在唱段中,它的分量要重些。

“叙唱”和“诵唱”都是依据词意而出现的,它们不可能整段落整段落的存在,只可在某几处适宜的地方加以运用。特别是“诵唱”,占的比重要更小些,而且往往必须跟“数唱”相间使用,不然很有可能会影响到节奏的顺畅!

有“说”有“唱”:
从演唱的角度来看,“数来宝”的语言是一种具有固定节奏的“韵白”,既然是韵白,就必须透过“说(数)”来表现,这一特色在“叙唱”中最明显,在不少“数唱”中也是如此。但为充分表现某些情感,有些唱词必须采用拖腔挂韵的唱法,使其带有一定的音乐性,使得唱词有“说”有“唱”,“说”、“唱”相互衬托。

如此处理过的唱词将更加优美动听,发挥更大的语言感染力。特别是在较长段的“贯口”中,更需以此“说唱互衬”的方法处理,不然“贯口”的力量也难以突出。

“节子板”伴奏:
在明确了各种板式,各种技巧和各种具体唱法后,再来研究节子板怎样伴奏唱词,就比较方便了,所以把先前没有介绍的节子板“合口”的部分,放到这里来阐述。

在讲述持打节子板的章节里,曾谈到过四个点儿~即“单点”、“双点”、“花点”、“火车点”,这些点子也像唱词那样,或四拍一句,或两拍、三拍一句。要注意全句的最后一下,也是要落在板上,独占一拍,以表示句子间的顿歇。

节子板伴奏唱词的基本用法,是一字打一下(响)。唱词的基本型态是两字一拍,伴奏唱词的节子板就是一拍打两下。当单点遇有“后十六分音符”的赶板,节子板就伴双点(可参阅先前章节的说明)。以此类推,四个十六分音符的地方,就用火车点伴奏。

不过遇到“前十六分音符”和“三连音”时值的就无法随字伴奏了,因为在节子板的打法中,没有和这种赶板板式相同的点子。所以遇有这种情况,用单点、双点、火车点都无不可。

此外,在基本唱法中,节子板除随字伴点外,在唱句间不用抢板板式的情况下,每唱完一句要打一个小过门,而这种过门普遍采用两拍的双点打法。

但为了要让唱词跟过门紧紧衔接,原本应该接于句后的过门起音要跟唱句的最尾一字同时响起,也就是说“过门”必须要和“句子最尾字”同时起,这样在节奏上才能紧凑顺畅,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停顿。

﹙本文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会造成演奏节奏一骨节一骨节的感觉,在很大强度上与节子点的伴奏有关,例如︰
    一、一到唱词处,就不分强弱的打节子板伴奏。
    二、一说到“过口白”,节子板的敲击便嘎然而止。
    三、在唱词与节子点和停下节子板的“白口”之间,形成一刀切。
    四、在过口白较多的唱段里,节子板时停时打,必然会破坏节奏的完整、连贯。
  • 数来宝的演唱,在掌握了八种板式、十二字技巧的同时,还需要对它的具体唱法加以明确。其具体唱法有三种,即︰“叙唱”、“数唱”、“诵唱”。
  • 密与疏是体现唱词的松与紧。每个对韵句组要唱得有松有紧,并在句组之间、段落之间显现出这种变化。同时也要根据表现感情的需要,注意字、句密疏的布局。
  • “高低”指的是调门的高低,也就是音调;“强弱”即为嗓门的大小,也就是音量。它们之间的表现通常具有一致性;比如,唱得高亢的词通常音量也大,唱得平缓的词通常音量也小,但绝非仅此,演唱中仍有许多其他的状况。
  • 数来宝节奏的板式解决了句子里音节与时值的关系,使唱词皆能符合数来宝的节奏规律。但数来宝的表演并非仅止于此,还有一些具体演唱技巧,需要进一步探讨。以下分析数来宝在演唱技巧上必须讲究的“十二字技巧”—断连、顿托、高低、强弱、密疏、快慢。
  • 为使节奏得到调剂,“抢板”有两种情况,一是指在句与句的衔接处使用;一是指在句头和句腰连结处,与“掏板”一起使用的板式技巧。
    “寸”就是顿歇,停顿一下,犹如音乐上的休止符,暂停个一、两拍。这是由于感情和语气的需要,在句子某处“寸”了一下,即是“寸板”。
  • 基本的节奏是两字一拍,跟“赶板”相反的是,“抻板”将某些需要强调的字,演唱出长于一字半拍的时值,犹如把字音伸长一样,故称作“抻板”。
    “让板”是一种典型的“变唱板式”,使原句脱离了正格句式,带来了“变唱节奏”。此种板式擅于表现激昂情绪,但为了保持数来宝节奏的顺畅,它在整篇唱词中不能占有主要份量。
    “掏板”是一种起唱形式,也是起于后半拍的一种板式,但它不同于闪板和让板的是,它必须要在后半拍的时值里,一下子掏出两个字来,故称“掏板”。并且无论句头、句腰或句尾,只要符合口语自然节奏,都可起于“掏板”。
  • 为了使数来宝演唱在节奏上呈现出丰富多变的景象,所有字与时值(搭配的拍数长短)的关系,还有句子的起唱入板、在节奏上的各种变化,都是通过打板的“板式”来表现的。下边,我们归纳了八种板式:“顶板”、“闪板”、“赶板”、“抻板”、“让板”、“掏板”、“抢板”、“寸板”等,一一加以说明。
  • 所谓“开头板”即为演唱的前奏,并没有固定的套子,但演员需要打出精彩的点子来,好为整个演唱起到静场的作用,是以这样的头板必须打得精、打得好,却又不宜打得太长、太花,以免喧宾夺主。
    头板的花式很多,各家打法不同,甚至在手指、手腕、握法、使力等等不同方式的巧妙运用下也能令七块板发出诸如:“工”、“嘎”、“啪”、“噫”、“呱”、“吐”、“呔”、“呗”、“嘀”、“哒”…等等丰富的声音。
  • 竹板制成了,演出者又该如何持打呢?
    比较小块的节子板一般持于左手,并将食指位于第四、五扇之间,与中指一起夹住第五扇,其余四扇则拢在虎口里,拇指虚放在第一扇上端。紧接着运用手腕转动的力量,将节子板先向下打,使四、五扇下端相撞,以发出音响。之后便依照下上、下上、下上的手腕方向操纵节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