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男高音献唱“希望的音乐” 网上千万人看
正当中共肺炎(武汉肺炎)肆虐全球之际,意大利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博切利(Andrea Bocelli)在复活节(4月12日)当天进行独唱表演,为世界各地的人们传递爱、疗愈与希望的讯息。
表演艺术
神韵的创作和演出是以传统文化为基础

在古代中国,上至天子,下至平民,敬天信神、遵行道德仁义、相信因果报应、知晓礼仪廉耻,是整个社会的共识。然而,自共产党掌握政权后,通过暴力破坏、批判、舆论误导,不断毁坏着五千年传承未断的传统精神文明及物质遗产。时至今日,复兴传统文化已经成为中华民族存续的关键,也是中国人刻不容缓、义不容辞的使命。然而,谁又能承担起这历史赋予的使命呢?

古今记载里的“另外时空”(二)

天上的一盘棋,相当于人间的一个世纪。神仙的一生,相当于人间无数次沧海桑田的变换。“烂柯”、“沧海桑田”、“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这些深入人心的传说,成为含义深奥的词汇与俗语,带着不可抹灭的对美好天界的向往,铭刻在中国人的心底。

古今记载里的“另外时空”(一)

现实中的人能够进入画中吗?有人将这出舞剧归类于奇幻故事而付之一笑,不与深究。其实,现代物理学发现,我们看到的所有物体是由分子和原子组成,而原子是由原子核与围绕原子核的电子组成,原子核是由质子和中子组成,质子和中子则是由更小的粒子——夸克组成。量子力学是一门致力于研究微观粒子的性质和运动方式的学科。然而,20世纪最杰出的物理学家之一的费曼却说:“我可以说几乎没有人能了解量子力学。”

漫谈中国舞:元代之《十六天魔舞》

元顺帝时期制作了赞美佛的乐舞《十六天魔舞》,舞蹈主要讲的是十六位天魔以菩萨的容貌出现,迷惑世人,后来被佛陀降伏的故事。

漫谈中国舞:民间舞蹈之“鼓”舞

顾名思义,“鼓”舞的舞蹈动作应当是围绕着“鼓”展开的。而作为打击乐器的“鼓”起源很早。传说远古时有伊耆氏用土制的鼓,鼓槌是用草扎成的。又传说夏后氏有一种鼓是有足的。而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已有“鼓”字、“鼗”字,此外还有一面木腔蟒皮鼓,表明远在三千多年前的商代已经有此乐器。

漫谈中国舞:天竺乐

古代的天竺指的就是今天的印度,唐时将从那里传来的乐舞称为《天竺乐》。《天竺乐》舞大概在公元350年左右传入中原。

唐朝文宗时,下诏让太常卿冯定制作《云韶法曲》。《新唐书·礼乐志》亦记载,这个舞蹈由三百人表演,有宫廷宴席时才表演。唐《乐府杂录》记载,“乐分堂上、堂下。登歌四人,在堂下坐”,除了表演的三百人外,还有五个穿着绣花的衣服的舞童,各自手执著金莲花在前面导引,意即“执金莲花如仙家行道者”。

《兰陵王入阵曲》是唐代假面舞蹈,根据唐代崔令钦的《教坊记》记载,起源于北齐,盛行于唐代,又称《代面》、《大面》。此舞是表现北齐兰陵王高长恭作战的勇猛英姿,为带有简单情节的男子独舞。

漫谈中国舞:唐朝的《叹百年》队舞

唐懿宗时期,曾令宫中伶人李可及创作了《叹百年》队舞,或称《叹百年队》。该舞蹈是为了悼念懿宗与郭淑妃的爱女同昌公主不幸早夭而作,反映了一种人生无常的思想。

漫谈中国舞:风格雅妙的《屈柘枝》舞

在唐代流行的《柘枝舞》基础上,又出现了被后世称为《莲花舞》的舞蹈《屈柘枝》。唐代《乐府杂录》曰:“健舞曲有《柘枝》,软舞曲有《屈柘》。”《乐苑》曰:“羽调有《柘枝曲》,商调有《屈柘枝》。此舞因曲为名,用二女童,帽施金铃,抃转有声。其来也,于二莲花中藏花坼而后见,对舞相占,实舞中雅妙者也。”

漫谈中国舞:唐代风格健朗的《柘枝舞》

柘枝舞的伴奏乐器是鼓。正是在欢快的鼓声中,柘枝舞的表演者出场、起舞、谢幕,因此舞蹈节奏鲜明欢快,风格健朗。

漫谈中国舞:唐代之《庆善乐》

太宗故地重游,感慨万千,在随后宴请大臣的酒席上,赋诗10首,抒发了 “况兹承眷德,怀旧感深衷”的怀旧之感和“垂衣天下治,端拱车书同”的喜悦。后由随行的起居朗吕才制成乐曲,称为“功成庆善乐”,所用音乐为西凉乐,并编制了舞蹈,故又称“九功舞”。

漫谈中国舞:唐朝《五方狮子舞》

唐朝著名的舞蹈《五方狮子舞》缘于《佛说太子瑞应经》中的典故。在该经书中记载:“佛初生时,有五百狮子从雪山来,侍列门侧。”

漫谈中国舞:抑扬蹈厉的《秦王破阵乐》舞

贞观元年(626年),唐太宗宴请群臣,席间演奏了秦王破阵之曲,这就是《秦王破阵乐》。它是在李世民尚为秦王、征伐四方时,将士们为赞颂秦王的辉煌武功,在旧曲《破阵乐》的基础上创作的。

组图:韩国传统四物打击乐 体验大自然韵律

四物打击乐主要由小锣、铜锣、长鼓及圆鼓等四种乐器所组成,四种乐器分别代表了自然界的四大元素“雷”、“风”、“雨”、“云”,鼓是云神,长鼓是雨神,大锣是风神,小锣是雷神。

漫谈中国舞:唐朝字舞《圣寿乐》

唐高宗武后时期,制作了阵容庞大的字舞:《圣寿乐》。根据《旧唐书·音乐志》的描述,参与这个舞蹈的人数共一百四十人,她们头戴金铜冠,穿着五色画衣,用舞的行列摆成不同的字。每变一次队形摆出一个字,总共变化了十六次,摆了十六个字,即“圣超千古,道泰百王,皇帝万年,宝祚弥昌”。

漫谈中国舞:唐代《上元》舞

公元674年,唐高宗改年号为“上元”。也就在这一年,高宗作了《上元乐》,并配上舞蹈。在这个舞蹈中,舞蹈者一百八十人,她们身穿五色的画有云水图案的衣服,以象征元气,所以被称作《上元》舞。《新唐书》记载:“其乐有上元、二仪、三才、四时、五行、六律、七政、八风、九宫、十洲、得一、庆云之曲,大祠享皆用之。”据说这个舞蹈含有道家色彩。

漫谈中国舞:唐朝之“胡腾舞”

如果说“胡旋舞”更多的是由女性表演的话,那么唐代时另外一个从西域传来的舞蹈“胡腾舞”就完全是男性舞蹈了,它体现了男子豪放、粗犷的性格。段安节的《乐府杂录》把“胡腾舞”列为唐代舞蹈中的健舞一类。

漫谈中国舞:唐代的《春莺啭》

《春莺啭》是唐代著名的舞蹈之一。“啭”的意思是美妙的歌声。根据唐代《教坊记》记载,高宗“尝晨坐,闻莺声,命歌工白明达写之为《春莺啭》,后亦为舞曲。”白明达是当时龟兹(今新疆库车)很有名的音乐家,因此所作乐曲有龟兹风格。诗人元稹《法曲》一诗中所描写的证实了该曲为胡曲,即少数民族的曲调。

一个名伶的生命承担与文化自觉

唐美云戏演得好不说,出身戏曲家庭,她对于自己的生命角色有深深的承担,更有深深的自觉。她成立戏班,培养后进,年年推出新戏,作可能的探索却永远不忘戏曲的立基,她将全副心力何只花在表演上,更直显一个演员在生命承担与文化重振上的可能角色。

漫谈中国舞:唐代之《龙池乐》舞

《旧唐书·音乐志》记载:《龙池乐》是唐玄宗所作。在他还未做皇帝之时,住在隆庆坊。宅子南部突然有泉水涌出,变成了一个大水池,可以在里面泛舟。会望气看相的人深以为异,认为有“天子之气”。后来玄宗登基做了皇帝,就将旧宅改为兴庆宫,而池水更多了,弥漫数里,该池被称为“龙池”。为此,玄宗作了《龙池乐》,以记此事。

漫谈中国舞:唐朝《胡旋舞》

《旧唐书》记载:“康国乐,工人皂丝布头巾,绯丝布袍,锦领。舞二人,绯袄,锦领袖,绿绫浑裆裤,赤皮靴,白裤帑。舞急转如风,俗谓之胡旋。”

漫谈中国舞:唐代的《绿腰》舞

唐代《乐府杂录》记载:“《绿腰》,软舞曲也。”其本名是《录要》或《六么》。据说在德宗贞元年间,有乐工献上新编乐曲,德宗甚为喜爱,但觉的曲调过长,便下令将其中精华部分萃取出来,即“录出要者,因以为名”,而不知为何变为《绿腰》或《六么》,大概为别名。

漫谈中国舞:唐朝崇仙舞蹈《八卦舞》

唐代大部分皇帝或信道,或信佛,因此也制作了一些崇道尚仙类的舞蹈。德宗贞元年间(785-804),就制作了《八卦舞》。从舞蹈的名字就可以看出,这个舞蹈与道家有着密切的关联。

漫谈中国舞:汉代持兵器舞

大汉帝国不仅盛行轻盈飘逸的长袖折腰舞,还盛行持兵器舞和持乐器舞。通常持兵器舞中所持兵器有剑、刀、棍、斧、盾牌。

漫谈中国舞:汉代意境高远的“盘鼓舞”

汉代有一种踏在盘与鼓上表演的舞蹈,时称“盘鼓舞”,又称“盘舞”、“七盘舞”,多在宴享时助兴。表演者多为男性,通常头戴冠帽,身穿长袖舞衣,脚穿特制舞鞋。舞时将盘和鼓排列在地,表演者在盘与鼓上纵横腾踏、屈身折体、翻扑倒立,表演各种舞姿,同时在盘和鼓上踏出富有节奏的声响。也有女性表演者。表演有独舞、双人舞和群舞。

这些西域舞蹈为何风靡大唐长安?

小时候印象最深也最喜爱的就是新疆姑娘急速旋转、彩裙和小辫子一起飞扬的舞蹈。据说这种舞蹈与唐朝时的“胡旋舞”有着密切的关系。史书记载,大唐时期,东西方的交流通过“丝绸之路”更加频繁,一些来自西域的少数民族和欧洲人在涌入中国内陆的同时,也带来了自身的艺术,比如舞蹈。比较著名的有来自里海萨尔马提的阿连舞、来自拜占庭的拂林舞、来自石国的柘枝舞和胡腾舞、来自康居的胡旋舞等,而当时长安最流行的胡舞就是奔腾欢快的胡旋舞和胡腾舞。

京味话剧《天命》再现满清“全堂八角鼓”

京味话剧《天命》将于年初在北京上演。在这个舞台上,八角鼓等古乐器将唱主角,在“说学逗唱吹打拉弹”中,呈现老北京民国年间有关艺术的故事。

故土遭禁70年 俄音乐大师圣歌绝响纽约上演

很少有人将拉赫玛尼诺夫看作深具宗教情怀的音乐家,因此多数人在第一次听到他独特的圣歌作品《通宵守夜》(All-Night Vigil,作品第37号)时,都会不由得心生敬畏。这首作品还有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晚祷》(Vespers)。

共有约 88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