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舞大曲秦王破阵乐 展示盛世唐朝

作者:容欣 整理

敦煌莫高窟217窟壁画《破阵乐舞势图》。(公有领域)

    人气: 1035
【字号】    
   标签: tags: , , ,

秦王破阵乐》即《秦王破阵舞》,是唐朝最著名宫廷乐舞,也是一部影响很大的歌舞大曲。最初用于宴享,后用于祭祀,属武舞类,与文舞相对。

据唐刘𫗧《隋唐嘉话》、《旧唐书.音乐志》、《太平广记》卷203等记载:

620年,秦王李世民破叛将刘武周,解唐之危,河东(山西永济)士庶歌舞于道,军人利用军中旧曲填唱新词,欢庆胜利,为李世民赞颂:“受律辞元首,相将讨叛臣。咸歌《破阵乐》,共赏太平人。”“四海皇风被,千年德水清;戎衣更不着,今日告功成。”“主圣开昌历,臣忠奉大猷;君看偃革后,便是太平秋。”遂有《秦王破阵》之曲流传于世,后编入乐府。

据说唐太宗首次听到这首乐曲时,对左右大臣说:

“朕昔在藩,屡有征讨,世间遂有此乐,岂意今日登于雅乐。然其发扬蹈厉,虽异文容,功业由之,致有今日,所以被于乐章,示不忘于本也。”“朕虽以武功定天下,终当以文德绥海内……”

气势雄浑感天动地

贞观初(627年),太宗诏魏徵等增撰歌词7首,吕才协律度曲,订为《秦王破阵乐》,在原有的曲调中揉进了龟兹的音调,婉转而动听,高昂而且极富号召力。同时有大型宫廷乐队伴奏,大鼓震天响,传声上百里,气势雄浑,感天动地。

唐太宗李世民登基后第一年--贞观元年(627年)正月初三,宴群臣,奏《秦王破阵乐》,这是此曲第一次在这样庄严、隆重的场合中演奏。据说这个歌舞使百官看了都激动不已。贞观七年(公元633年),唐太宗让魏徵、虞世南、褚亮、李百药等作歌辞,自己亲制《破阵乐舞图》,更名《七德》之舞,并命吕才依图教乐工120人(一说128人)披甲执戟而舞。

根据该图,乐队的布局是:舞队的左面呈圆形,右面呈方形;前面模仿战车,后面摆着队伍;队形展开像簸箕伸出两翼,做出打仗的态势。舞者身披银甲,手中持戟。全舞共分三折,每折为四阵,以往来击刺动作为主,歌者相和。舞队舞动时,“抑扬蹈厉”,观者无不“扼腕踊跃,凛然震竦。”凡宴三品以上的官员及“蛮夷酋长”,于玄武门外奏之。擂大鼓,声震百里,气壮山河。后用马军二千人,引队入场,尤为壮观(《通典》卷一百四十六、《唐会要》卷三十二等)。

贞观元年正月初三,唐太宗宴群臣,奏《秦王破阵乐》。(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名扬海外

《秦王破阵乐》在当时已经名扬海外。据说唐高僧玄奘大师到达印度后,在羯若鞠阇国,见到戒日王,他用十分钦慕的口吻与玄奘谈到唐太宗与《秦王破阵乐》:“赏闻摩诃至那国(即中国)有秦王天子,少而灵鉴,长而神武。昔先代表乱,率土分崩,兵戈竟起,群生荼毒,而秦王天子,早怀远略,兴大慈悲,拯济含识,不定海内,风教遐被,德泽远洽,殊方异域,慕化称臣,氓庶其亭育,咸歌《秦王破阵乐》。闻其雅颂,于兹久矣。”

印度迦摩缕波国国王拘摩罗王对《秦王破阵乐》也颇为关心,曾问玄奘:“‘今印度诸国多有歌颂摩诃至那国《秦王破阵乐》者,闻之久矣,岂大德之乡国邪?’玄奘答:‘然,此歌者,美我君之德也。’拘摩罗王曰:‘不意大德是此国人,常慕风化,东望已久,山川道阻无由自致。’”

《秦王破阵乐》是唐代最为著名的经典乐舞。(大纪元)
《秦王破阵乐》是唐代最为著名的经典乐舞。(大纪元)

唐朝传统祭祀节目

《秦王破阵乐》在高宗李治执政时期,仪风三年(公元678年)后,常在宫廷中演出。后来李治把《秦王破阵乐》改为《神功破阵乐》,把原来 120人的舞队减为64人的八佾之舞,而乐队伴奏得到了增加,乐器添制了箫、笛等。原来乐曲共演奏52遍,后改为只演奏两遍,舞队排列由原来表现战斗阵势场面改成了祭祀仪式形式。从此《秦王破阵乐》成为唐朝的传统祭祀节目。

到了唐玄宗时期,李隆基把《秦王破阵乐》又改成了《小破阵乐》,先收入到九部乐、十部乐中,后又把九部乐、十部乐改为立部伎和坐部伎,而《小破阵乐》又比李治改编后的规模小许多。《旧唐书.音乐志》云:“破阵乐,玄宗所造也,生于立部伎,破阵乐,舞四人,金甲胄。”后来李隆基又把《破阵乐》改编扩大为比原来李世民时的120人还多几倍的庞大乐舞。不过这数百人演出的《秦王破阵乐》全都是宫女着装演出。

《破阵乐》从初唐到晚唐,一直流传了近300年,敦煌莫高窟217窟有晚唐壁画《破阵乐图》(一说《阅兵图》),《秦王破阵乐》不仅是大型的庆典节日和祭礼仪式上常用的乐舞,还成为了一种迎宾乐舞。据《新唐书.吐蕃列传下》记载,唐穆宗长庆二年(公元822年)即《秦王破阵乐》产生195年时,唐朝与吐蕃结盟。当唐使者到达吐蕃参加结盟仪式时,吐蕃就是用“乐奏《秦王破阵乐》”来设宴款待以示仪式之隆重。

《秦王破阵乐》真实的体现了盛世唐朝的文治武功,是当时最为著名的经典乐舞。@#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只要进一步细究我们生活中的习惯与用语,就会发现许多平凡的事物背后,都有历史与文化的承传。
  • 《楚辞.九歌.东皇太一》生动地描述了一场祭祀乐舞的盛况,极为生动细致。诗在开头就描述了这场祭祀典礼选在良辰吉日举行,接着主祭者登场了,他主持祭礼时的状态非常兢兢业业:“抚长剑兮玉珥,璆锵鸣兮琳琅”。随着他的动作,配在身上的玉石也发出了声响,体现了典礼现场是如此的庄严肃穆,任何一点微声都听得相当清楚。
  • 此诗描述著大姬优美的舞姿,开头写道:“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两个“兮”字代表着对她优美的舞姿沉醉其中,而舞师专注的神情令人生出敬意,一面似乎暗讽了幽公之玩乐无度,将乐舞作为享乐的工具,不知灾祸时将至。也体现了观众对舞师心中的崇敬,虽心生仰慕,但不敢造次而行。
  • 从字面上来看可以了解文章是以叙事的手法描写了一位舞师跳着祭祀乐舞,那欢乐怡然自得的过程,跃然纸上。 而作为主角的舞师是谁呢?
  • 乐舞是周代士人必修之课,专业跳舞之人在社会上有着崇高的地位,演舞被认为是一个人是否成熟,是否达到任官标准的依据。
  • 将人间这个大舞台浓缩到剧院小舞台上的跨时空演绎,演绎中华五千年的纯正神传文化,让人不知今夕何夕……
  • 现代人类所流行的音乐、舞蹈基本大都属于“淫乐”的范围,起败坏社会道德的作用,所以神迹全无。
  • 君子乘车的时候,能听到车上的銮铃、和铃的声音,步行的时候,应听到身上玉珮奏鸣的声音,这样一切邪念就不会进入君子的心中了。
  • 早期的乐除了教化人心,归正万物秩序等作用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作为信息传播与政令推行的工具。
  • 其实乐舞所展现出的神迹,在历史的发展中一直都存在着,只要用心去发掘,还是能感应到那掩埋在乐背后深处的远古神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