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威視窗(11):少年愁 高考關 仰望星空嘆教育

阿威

人氣 5
標籤:

【大紀元6月21日訊】請問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是哪幾天?聖誕節?生日?新年?這些可能是西方人的答案。對中國大陸人來講,不管是孩子還是父母,七月七日、八日、九日某一年的這三天終究會成為你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這就是大陸的高考日。有人把它稱為「人生的第一個十字路口」,左右人一生的命運,也有人把它成為視為「跳龍門」的日子,跳過去你就是龍,跳不過一輩子都是條蟲。
  
這三天對筆者過去近三十年了,讀到下面這篇本年度「高考命題作文」,回想起當年高考在即大家激烈「備戰」,個個面臨「一考定終身」而來的徬徨忐忑的心情,有責任為孩子說幾句話。這位本年度北京考生命題作文的答卷全文錄於此:

仰望星空

「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 今天的命題作文 「仰望星空」,讓我有點陌生 。自從確立了高考的人生目標以後,我已經很少有空望向星空了,我的全部時間,基本都望向課本。老師們和大人們都說了,無所事事的望著星空發呆,必定是一個 人生的失敗者,或者是有精神病。這兩天新聞上已經說了,中國有1億以上的精神病人,很嚇人。我不要人生失敗,也不要精神病,我想高考成功。但是我理解題目說的「仰望星空」的意思,是溫總理爺爺要我們在仰望星空的時候,思考出人生的意義,要樹立起人生理想和目標。但是評委老師們,請原諒我 還是一個學生孩子,我想說真話,現在的空氣污染這麼嚴重,就算我有空去望著天空發呆,天上這麼多的雲霧遮蓋,我也看不到星星和月亮,我看不見深遠未來,叫 我如何思考? 如何產生理想?
  
我恐怕令溫爺爺、令各位評委老師失望了。
  
記得歷史書上說,在以前空氣污染還不嚴重時,星空很美麗時候,我們學生是可以有很多理想的。在*的晚清時代,有康梁的「公車*」運動; 在*的北洋政府時代,有熱血的「五四青年運動」,在*的國民黨政府時代,有各種「學生愛國救亡運動」,這些運動,都有推動民主和自由的理想貫穿其中,振奮著中華民族。可是100多年過去了,當年的這些理想,並沒有在中國實現過,可見理想都是騙人的。
  
至於解放以後,我們學生可以有甚麼理想,老師說不用學了,所以我不知道。我只知道1949年成立了新中國,然後學生們在59年怎樣 了,69年怎樣了,79年怎樣了,我統統都不知道。聽說在當今盛世中國,我們年輕學生已經不需要有理想。
  
如果說高考成功也算是我人生的最大理想,那麼就千萬不要欺騙叫我仰望星空,高考過關需要的是埋頭背書,這樣算不算是腳踏實地的在為理想 努力著?如果說,高考過關只是一個人生目標,不能叫人生理想,那麼,我現在樹立一個可以麼?我的理想就是能順利的進入大學,畢業後能順利的考入公務員,然後我的最大理想是成為公務員的時候,不要安排我去掏糞。為了這個理想,我會一心一意的唸書,腳踏實地的唸書,決不去仰望天空無聊發呆。

  
大家看到文章寫得並不差,可貴的是考生有獨立思考的能力,而且敢言,可是據說被評卷老師給了零分!教育本該提倡理想,卻又在箝制理想,教育本是培養人才,卻又在扼殺人才。我們看到中國的現行教育就是這樣荒唐,自相矛盾。大概就是因為揭露了現行教育的這種荒誕,流露了一點對「現代科舉」的不滿,以「言論與時 政不合」為由被判了「死刑」。
  
大陸「高考」的弊端實在太大了,早有人說「高考是中學教育的指揮棒」,現在看來說它是整個中國現行教育的功利主義的「魔杖」更確切。從1977年恢復高考制度,1978年恢復全國高考統一考試以來,這根魔杖就開始主宰中國學生的命運。二十多年前,我們那個時候的應屆考生,在最後半年已經是沉浸在「題海戰術」中,現在是「高二時學校就開始為高考作一切努力,而高三的課程在高二結束前就已經完成,每週無數的考試與測驗填充了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難怪會有學 生厭學,會有「撕書運動」( http://tinyurl.com/2c3qfxq)。
  
這根「魔杖」主宰中國現行教育三十年了!誰都知道「高考」不是一個單一的教育問題,它早就是一個社會問題,大家都是或曾是它的受害者(說起來,筆者有一位非常聰明的女同學,成績很好,大家都很羨慕她,不曾想高考前人一下得了精神病!),可是為甚麼它還穩坐中國教育的神壇至今?沒有人去改變它?有那麼多民怨,卻沒有甚麼能動搖它?為甚麼?
  
中國孩子是可憐的!他們沒有發言的能力,就是有像北京考生這類「敢想敢言」馬上面臨夭折的命運,他們的力量太弱小了,沒有人能聽到他們的聲音,現在我們聽到了,又有誰會當真呢?又有誰能為這個講真話的孩子鳴不平呢?
  
中國孩子是無辜的!為孩子說話是父母的權利,但中國父母似乎沒有擁有對孩子的教育權 —-你能像美國人這樣,不信任學校教育,搞一個「Home School」,我自己來教!中國父母比美國父母多五倍,可是很少有這樣的想法,想也是白想。最糟糕的是中國父母不懂得從精神上關心自己的孩子,他們一味做的是從物質上去為孩子提供一個基礎,某種條件,所以他們不瞭解孩子在學校的苦衷,他們認為那是學校的事,是社會的事,好像大家一同抱定了這樣的想法:要錯大家一起錯,要死大家一起死,所以,父母都不能、都不會為孩子講話,還有甚麼地方為孩子講公道呢?
  
這是中國父母值得特別反省的地方!我們也曾經是學生,我們也曾經痛恨「題海教育」,我們也曾渴望有人能緩解學習的壓力,高考的壓力,可是我們現在身為人之父母,好像有些忘本,任這「魔杖」對我們的孩子幼小的心靈隨意摧殘。青春期是人生觀世界觀啟蒙期,人的思想萌芽就這樣被人扼殺了,我們不禁要問教育是在扶持人還是在扼殺人?中國現行教育中許多東西完全在背道而馳!但是我們早就麻木了,沒有人去正視它。
  
這樣責怪「中國父母」是有點過分,因為我們(「中國父母」)也是從同樣的教育體制中培養出來的,這種教育體制本身就是剝奪人的獨立思考能力的,首當其衝剝奪你對「教育體制」本身反省的能力,從這個意義上講,其實「中國父母」也是無辜的,所以,中國教育才會進入這樣一個惡性循環。
  
欣慰的是:我們的孩子是非常聰明的,而且善良!他們懂得體貼父母,他們知道父母沒有能力改變這一切,所以只有默默的努力,讓老師滿意,讓父母高興;反觀我們身為父母,我們是現實的:知道中國教育首先是政治的工具,要改變中國的教育(體制)就要改變中國的政治(體制),那是老百姓說了算的嗎?這才是問題的癥結。所以中國父母早就放棄了在教育上的發言權!——大家都這樣,其結果是,中國教育的苦果大家嚐。 難道我們忍心讓我們聰明的孩子一個個都是仲永的命運嗎?被時下教育把他們變成「夭梅病梅」?
  
比較中美教育,我們不難發現:中國的教育是一種違反人性的強制教育,根本就不是一個正常的自然教育:有一個朋友,在申請移居美國時,移民官問,「你參加過甚麼嗎?」這位朋友說:「我參加過共青團。」結果給自己招來麻煩。大家知道,在學校如果大家都帶紅領巾,就你一個人不帶,那是啥滋味?孩子嘛,都是聽老師的、從眾的、學同學的,他還沒有世界觀,區分不了好壞。入團時也是一樣,大多數都是被動的,參加過但 不是真正信這個,中國大陸人面對這種信仰強制已經自然接受了,我們已經習慣這種身心分離,可是對在西方自然社會裏成長的人就很難理解,因為信仰自由,一個人信甚麼, 參加甚麼,當然是他自己的選擇。
  
教育有教育的規律,違背規律就受到規律的懲罰,這是理所當然的。中國教育的苦果實在太苦太久了!是反省的時候了!誰來反省中國的教育?不要為難那個體制下 的老師,他們也是受害者,中國父母重拾對孩子的教育權,面對諸種教育之不公不義,我們做父母的要大膽說「不」!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阿威視窗(1)﹕地透水 命關天 大陸礦難何日休
阿威視窗(2): 花粉飛 眼鼻危 健康養生辯症微
阿威視窗(3)﹕先修德 再學藝 風水大師話三才
阿威視窗(4):天有事 地有知  人至天涯當回首
最熱視頻
【直播回放】4.2疫情追蹤:中國多省搶米潮
【拍案驚奇】任志強成權鬥風向 美指中共瞞報疫情
【珍言真語】桑普:切割中共 世界形成民主陣營
【直播回放】4.2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確診超9萬
【有冇搞錯】川震之後 中國消失的NGO
【紀元播報】疫情壓力測算 中共政權還能挺多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