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慘世界(134)

第一部第八卷
維克多.雨果(VictorHugo)
font print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

第八卷 波及

一 馬德蘭先生在什麼樣的鏡子裡看自己的頭髮

  曙光初露。芳汀發了一夜燒,並且失眠,可是這一夜卻充滿了種種快樂的幻象,到早晨,她睡著了。守夜的散普麗斯姆姆乘她睡著時,便又跑去預備了一份奎寧水。這位勤懇的姆姆待在療養室的藥房裡已經好一會了,她彎著腰,仔細看她那些藥品和藥瓶,因為天還沒有大亮,有層迷霧蒙著這些東西。她忽然轉過身來,細聲叫了一下。馬德蘭先生出現在她的面前。

  他剛靜悄悄地走了進來。

  「是您,市長先生!」她叫道。

  他低聲回答說:「那可憐的婦人怎樣了?」

  「現在還好。我們很擔了番心呢!」

  她把經過情形告訴他,她說這一晚芳汀的狀況很不好,現在已經好些,因為她以為市長先生到孟費郿去領她的孩子了。姆姆不敢問市長先生,但是她看神氣,知道他不是從那裡來的。

  「這樣很好,」他說,「您沒有道破她的幻想,做得妥當。」

  「是的,」姆姆接著說,「但是現在,市長先生,她就會看見您,卻看不見她的孩子,我們將怎樣向她說呢?」

  他呆呆地想了一會。

  「上帝會啟發我們的。」他說。

  「可是我們總不能說謊。」姆姆吞吞吐吐地細聲說。

  屋子裡已大亮了。陽光正照著馬德蘭先生的臉。姆姆無意中抬起頭來。

  「我的上帝,先生啊!」她叫道,「您遇見了什麼事?您的頭髮全白了!」

  「白了!」他說。

  散普麗斯姆姆從來沒有鏡子,她到一個藥囊裡去搜,取出一面小鏡子,這鏡子是病房裡的醫生用來檢驗病人是否已經氣絕身亡的。

  馬德蘭先生拿了這面鏡子,照著他的頭髮,說了聲「怪事!」

  他隨口說了這句話,彷彿他還在想著旁的事。

  姆姆覺得離奇不可解,登時冷了半截。

  他說:「我可以看她嗎?」

  「市長先生不打算把她孩子領回來嗎?」姆姆說,她連這樣一句話也幾乎不敢問。

  「我當然會把她領回來,但是至少非得有兩三天的工夫不可。」

  「假使她在孩子來之前見不到市長先生,」姆姆戰戰兢兢地說,「她就不會知道市長先生已經回來了,我們便容易安她的心;等到孩子到了,她自然會認為市長先生是和孩子一同來的。我們便不用說謊了。」

  馬德蘭先生好像思量了一會,隨後他又帶著他那種鎮靜沉重的態度說:「不行,我的姆姆,我應當去看看她。我的時間也許不多了。」

  「也許」兩個字給了馬德蘭先生的話一種深奧奇特的意味,不過這女信徒好像沒有注意到。她低著眼睛恭恭敬敬地回答:「既是這樣,市長先生進去就是,她正在休息。」

  那扇門啟閉不大靈,他怕有聲音驚醒病人,他細心旋開,走進了芳汀的屋子,走到床前,把床帷稍微掀開一點。她正睡著。她胸中噓出的呼吸聲叫人聽了心痛,那種聲音是害著那種病的人所特有的,也是叫那些在夜間守護著無可挽救而仍然睡著的孩子的慈母們所不忍聽的。但是在她臉上,有一種無可形容的安閒態度,使她在睡眠中顯得另有一番神色,那種苦痛的呼吸並不怎麼影響她。她的面容已由黃變白,兩頰卻緋紅。她那兩對纖長的金黃睫毛是從她童貞時期和青春時期留下的唯一的美色了,儘管是垂閉著的,卻還頻頻顫動。她全身也都顫抖著,那種顫動別人是只能感到而看不見的、有如行將助她飛去的翅膀,欲展不展,待飛且住似的。看到她這種神態,我們永遠不會相信躺在那裡的竟是一個瀕危的病人。與其說她像個命在旦夕的人,毋寧說她像個振翅待飛的鳥。

  我們伸手採花時,花枝總半迎半拒地顫動著。鬼手攝人靈魂時,人的身體也有一種類似的戰慄。

  馬德蘭先生在床邊呆呆地立了一會,望望病人,又望望那耶穌受難像,正如兩個月前他初次到這屋子裡來看她時的情景一樣。那時他們倆,正和今日一樣,一個熟睡,一個祈禱;不過現在,經過了兩個月的光陰,她的頭髮已轉成灰色,而他的頭髮則變成雪白的了。

  姆姆沒有和他一同進來。他立在床邊,一個手指壓在嘴上,彷彿他不這樣做,屋子裡就會有人要出聲氣似的。

  她睜開眼睛,看見了他,帶著微笑,安閒地說:「珂賽特呢?」(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她時常寄信。這就引起旁人的注意。在女車間裡,大家開始嘰嘰喳喳談論起來了,說芳汀「天天寄信」,說她有一些「怪舉動」。
  • 一天早晨,車間女管理員交給她五十法郎,說是市長先生交來的,還向她說,她已不是那車間裡的人了,並且奉市長先生之命,要她離開孟費郿。
  • 維克杜尼昂夫人有時看見她從她窗子下面走過,看出了「那傢伙」的苦難,又想到幸而有她,「那傢伙」才回到「她應有的地位」,她心裡一陣高興。黑心人自有黑幸福。
  • 芳汀所賺的錢太少了。她的債越背越重。德納第夫婦沒有按時收著錢,便時常寫信給她,信的內容使她悲哀,信的要求使她破產。
  • 那拔牙的走方郎中見了這個美麗的姑娘張著嘴笑,突然叫起來:「喂,那位笑嘻嘻的姑娘,您的牙齒真漂亮呀!假使您肯把您的瓷牌賣給我,我每一個出價一個金拿破侖。」
  • 芳汀把她的鏡子丟到窗子外面。她早已放棄了二樓上的那間小屋子,搬到房頂下的一間用木閂拴著的破樓裡去了;有許多房頂下的屋子,頂和地板相交成斜角,並且時時會撞你的頭
  • 芳汀的故事說明什麼呢?說明社會收買了一個奴隸。向誰收買?向貧苦收買。向饑寒、孤獨、遺棄、貧困收買。令人痛心的買賣。一個人的靈魂交換一塊麵包。貧苦賣出,社會買進。
  • 他們更有錢一些,人家會說「這些都是佳公子」;假使他們更窮一些,人家也會說「這些都是二流子」。這種人乾脆就是些遊民。在這些遊民中,有惱人的,也有被人惱的,有神志昏沉的,也有醜態百出的。
  • 她那種反應一定刺激了這位吃閒飯的人,他乘她轉過背去時,躡著足,跟在她後面,忍住笑,彎下腰,在地上捏了一把雪,一下塞到她的背裡,兩個赤裸裸的肩膀中間。那妓女狂叫一聲,回轉身來,豹子似的跳上去
  • 那小夥計又彎下腰去,停了一會不響,仔細看那輪子,隨後,立起來說道:「就是因為這輪子剛才走了五法里路,也許沒有錯,但是現在它決走不了一法里的四分之一了。」他從車上跳下來。「您說什麼,我的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