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鏡:中華藝道之復活

古鏡

人氣 6
標籤:

【大紀元2012年12月16日訊】鴻蒙開闢,神創造了人類,也把神聖的藝術傳給了人類,給人類提供了一條與神界溝通的橋樑。通過藝術,能夠喚醒我們沉睡的記憶,讓我們的心靈抵達彼岸的世界。先民們用藝術來表達對神的感恩與歌頌,表達對天國的無限嚮往,歌頌我們心中永恆的神性、提升我們的生命境界。人類不論是東方或西方,正統藝術都起源於宗教或對神的信仰。千百年來,她引領著人類的精神超凡脫俗,時刻洗滌著我們的心靈,讓我們超脫塵世物慾的浸染與羈絆,使心靈得以昇華,人生歸於寧靜、悠遠。

人世間是一個迷的空間,我們的雙眼看不見天堂、佛國,看不見神的光芒;但是因為有了藝術,我們就能通過她感受到神佛的慈悲,聆聽到天國的妙諦,一睹神境的超然,找到靈魂的皈依。因為有了藝術,我們的心才能超越時空的間隔,拉近了與神的距離。美好的藝術散發的是生命的芬芳,崇高的藝術傳遞的是天國的福音。也正因為人類是一個迷的空間,當我們的心靈被浮雲或惡欲遮蔽時,藝術也會變的暗淡無光,進而被魔道主宰,引誘我們走向歧途。

在人類歷史上,傳統中國大概是唯一一個以藝術來立國的國度,五千年的禮樂政治文明,樂教支撐了半壁江山,只不過在上古的大雅樂舞湮沒無聞之後,樂教的部份功能被詩詞、書畫代替。在傳統中國人的心目中,藝術的價值與地位是崇高的、神聖的,她是文人士大夫階層一種普遍的精神生活。士人們彈琴做畫、吟詩習字,以此提升心靈境界、表達生命理念、追尋仁人之心,期與天心合一,在短暫的人生體驗中,提煉出永恆的精神價值。藝術涵養道德,道德外化為藝術,在傳統士人的藝術人生中得到了完美的體現。

我們今天所說的藝術一詞,其實是相當現代化的稱謂,在傳統文化裡,稱之為藝道。在傳統士人們看來,藝術不僅僅是術,而是道的體現,所謂琴道、書道、畫道、棋道,這些正統藝術門類,其最終源頭無不與大道相連。表現在藝術作品中那就是對神韻、神境的無限追求與嚮往、描摹與再現。在古典的美學論著裡,無論是古琴、書法、繪畫,其最高的作品都稱之為神品。大雅之樂能令人心融太虛、神飛九霄;逸客丹青,能讓人神遊仙境、樂以忘返;高士遺墨,更是神采獨具,韻味無窮。這些美妙的藝術神品,帶給我們的不僅僅是美的享受,還有真的啟迪、善的領悟,更有對神佛世界的無限神往。

不過這一切的美好,對於當今的大陸人來說,就像一場春夢瞭然無痕。因為中華燦爛的禮樂文化早已隨著中共的篡政成功,遭到了滅頂之災。禮滅樂亡,在神州大地傳承了五千年之久的神聖藝術慘遭中共的挖心之痛,原本追求超越、與道合一的藝術理念橫遭截斷,被中共嫁接上了反天道的黨文化理念,由此墮落成暴政的凶器、惡黨的魔咒,對中國人的心靈進行了長達六十三年的毒化與熏染。中華藝術曾經那無與倫比的崇高美真一去不返,代之而起的是中共紅色藝術的崛起,充滿暴力的渲瀉、魔性的顛狂,還有色情的張牙舞爪、惡俗的肆無忌憚。

中共是一個魔教,魔化人類就是它的邪惡使命,而藝術自是其魔亂人心的首選工具。中共雖然邪惡無比,但對藝術的功能卻有著清楚的認識,只是它們是反用藝術,用藝術來為人洗腦,用藝術來邪化人心,用藝術來灌輸邪說,用藝術來強化人們的黨奴意識。中共的藝術其實也是一種教化,只是它是用來教人作惡、教人仇恨、教人無恥,日久天長,化人為鬼。中共的紅色藝術就是魔鬼的藝術,在魔化人類上,它比馬列邪說的灌輸更直接,更隱蔽、更有效。

六十多年前,毛澤東發表了《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無疑就是紅色藝術向人類文化的挑戰書,是一份中共毀滅傳統藝術、發展魔鬼藝術的核心綱領。在其指引下,一幫文藝敗類、文化妖孽們哨聚一堂,組成了一個反人類的文化黑幫,傾力為中共打造種種魔亂人心的思想毒藥。隨著中共的篡權成功,它們也迅速的佔領了全國的文藝領地,神州的舞台上從此雅樂不在、丹青盡赤,雅人零落、藝道斷絕。廟堂之上儘是鴉囂蛙噪,鄉野城郭滿耳匪頌亂聲,舉國盡跳忠字舞,人人必聽樣板戲。一批又一批的紅色文藝人被中共製造出來,它們唱的是紅歌、跳的是紅舞、頌的是紅魔、寫的是紅詩,夜以繼日的向國人傾倒文藝垃圾與毒藥,其每一個音符,每一個動作眼神,每一行文字,流露的都是鬥爭與仇恨、讒媚與奴性。

中共的紅色藝術並不是完全的一種獨創,而是承襲了人類藝術的原有形式,將其內涵挖出,植入了中共的黨文化基因。也正是如此,它才有強烈的欺騙性,讓人們在看似傳統的藝術欣賞中慢慢中毒,並逐漸適應、習以為常,被魔化於無形之中。所以在中共的治下,雖然表面上文藝是百花齊放,甚麼電影、戲劇、話劇、舞蹈、音樂、繪畫、書法、詩歌等等,一應俱全,但所有這些花散發的都是一種味道,呈現的都是一種顏色,那就是「黨味」、「紅色」,其個體間的區別只是深淺不同而已。

中共對神聖藝術的顛覆採用的手段是:一、以「藝術的階級性」為名,大肆批判傳統藝術的崇高理念,把許多高雅藝術打為「剝削階級的藝術」。二、以「人民的藝術」為幌子,把民間許多粗淺的、不成體系的民俗娛樂項目搬到大雅之堂,代替正統藝術,以歌頌惡黨、愚化民心。三、大量引進國外的藝術形式,編造黨文化洗腦題材。四、豢養了數以百萬計的紅色藝人,以「文藝為政治服務」的口號,把藝術變成了中共的謊言機、衛生紙、擦腳布。概括起來中共的紅色藝術就是對一切人類藝術取其形式,抽其靈魂、植入黨魂,用假、惡、暴代替神聖藝術中的真、善、美,從而成了中共的洗腦利器。

中共魔鬼藝術的主要功能是:美化暴力、煽動仇恨、顛覆人性、推崇黨性、歪曲真相、歌頌惡魔、奴化人心、顛倒善惡、鼓動惡俗、粉飾太平、掩蓋罪惡。它與人類正統藝術的功能恰恰相反,一個是引人上天堂,一個是拉人下地獄。其發展大致上可分為兩個時期,前三十年,是以政治為中心,後三十年是以色情為中心。

在前三十年因為是中共魔教的建立期、上升期,紅色藝術的主要特徵就是批批批、殺殺殺與頌頌頌,批判的是傳統,喊殺的是地主、商人、國民黨等一切中共的敵人,歌頌的是中共及其暴政、馬列毛周等幾大共產魔頭。它的電影、戲劇、繪畫、詩歌、音樂等等,充斥的都是一股暴虐與邪氣,紅色成為其主色、鬥爭是其主調;音樂、詩歌更是將無恥的歌頌發揮到極限,那三十年裡,大陸幾乎沒有一首人的歌曲。宗教有宗教的聖歌,對殺人魔頭毛澤東的歌頌何嚐不是中共魔教的「聖歌」。耳濡目染,在這種魔鬼藝術的熏陶下,億萬中國人逐漸失去了原來平和寬容的民族本色,變的好鬥易怒、精神偏執、焦灼。

在後三十年裡,紅色洗腦已經深入人心,中共魔教政權處於維持期與鞏固期,在打開國門的大背景下,為了與時俱進的害人,中共的魔鬼藝術又開始改頭換面了。這時紅色退居幕後,成為背景色,改以「黃色」為主色、黑色為鋪,情、色是其主題。電影電視一是惡搞歷史,宣揚暴力、陰謀;二是惡搞愛情,大興色情;三是編造主旋律,繼續歌功頌德、麻醉民眾。舞台上的相聲、小品之類早已墮落成下三濫的藝術垃圾。美術作品,多是陰暗、萎靡,誇張變形,對外散發的是腐氣、鬼氣與俗氣。而音樂更是平庸與濫情的交響,失去了正統文化的土壤,失去了道德的支撐、失去了神性的指引,藝術成了散發魔性的載體,反過來又鼓動人類的魔性,如此惡性循環、魔化國民。使他們離祖先越來越遠,離馬列越來越近,直至成為一個完全的馬列魔族。

也許是天祐中華,也許是否極泰來,就在神州舞台上鬼嚎魔叫、鄭聲盈野,末世之樂洶湧澎湃之際,在遠離中共魔國的海外,一個叫「神韻」的藝術團體橫空出世了。在2007年的首次世界巡演中,他們精湛的舞台藝術與對中華文化的深刻詮釋震驚了世界,震驚了各國的眾多族裔。人們在一場演出中,彷彿經歷了一次時空的旅行與靈魂的洗禮,在感歎、感慕、感佩之際,眾多觀眾表達了由衷的感恩,感恩這一神佛的賜予,喚醒了他們沉睡在心底的神性與記憶,讓人們重新思考人生的意義、生命的價值。神聖的中華藝道奇蹟般的復活了,直抵藝術的最高境界——神人合一。

回首人類五千年來的心靈歷程,就是心靈從天堂邊緣滑到地獄門前的過程。這種心靈的墮落也拉上了神聖的藝術,藝術從歌頌神、讚美人再到歌頌魔鬼,其軌跡清晰可見。雖然中國大陸是魔鬼藝術的大本營,但在世界範圍內,藝術也面臨精神上的危機與迷失。人們已少有用藝術來追尋神的榮光,更多的是為了表達浮世的悲歡離合。而神韻恰似從天而降的仙葩,給末劫時代的人類送來了天堂的信息、神佛的召喚;告訴世人,我們從何而來,又將歸向何方;告訴人們,神並沒有忘記世人。在這樣一個末世悲情瀰漫的時代,《神韻》是何等的珍貴!而親睹神韻之人又是何等的有幸!

當《神韻》大幕拉開,壯麗的天國圖景光耀無際,將人們拉回到鴻蒙初辟、記憶之初的神界樂園,眾神歡歌、仙樂繚繞。創世主佛從高穹而降,引領眾神下世,開闢神州、奠定人文。兩個多小時的歌舞,再現了五千年中華神傳文化中的諸多精髓、妙義:佛家之慈悲、濟世,儒家之仁愛、忍辱,道家之清靜、自然。也展現了傳統中國人的精神風貌,天上仙子們的自在逍遙,還有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修煉故事與慘烈的信仰迫害,更有對迷中世人尋找真相、回歸善良的苦心勸諭。而其舞蹈之曼妙、音樂之琳琅、歌曲之震撼、服飾之繽紛、天幕之恢弘、色彩之旖旎,恰似滿堂珠玉,光華萬千,令人目不暇接、沉醉不已。

在咫尺舞台、短暫的時光裡,《神韻》帶領觀眾天上人間、古往今來的縱橫遨遊、時空穿梭,盡覽神州五千年的輝煌歷程,也展現了發生在中華大地上正在進行的正邪之戰,向人們傳遞了當今時代的重大信息:如何在大劫來臨前獲得神的救度。《神韻》充分向人們展示了神韻一詞的豐厚內涵,這一中華審美的最高範疇在今天得到了完美的詮釋:神州之韻、神傳之韻、神文之韻。《神韻》不僅是復興、再現了中華藝術的崇高理念與無上美韻,更是一種開創:以藝術宣諭佛法,以藝術揭示真相,以藝術普度濟世,以藝術播撒善種,給人類的藝術豎立了一個新的典範。《神韻》無疑是神的恩典,給末劫時期的人類帶來了希望。

在現場最為激動的莫過於親睹《神韻》演出的海外華人,在《神韻》的歌舞裡,他們找到了斷絕已久的民族之根、中華神傳文化的精魂,就像漂泊的遊子找到了久別的家園。原來我們的文化是如此的悠久豐厚,原來我們的民族是如此的出類拔萃,原來西方人對真正的中華文化也是傾慕不已,這一刻是多麼的令海外華人驕傲與自豪。整整一個甲子啊,神傳文化的底韻早已從多數華人的生命中消失,他們已不知道中華文化有多麼的廣大深厚,多麼的高貴優雅,今天終於在這裡,炎黃子孫的心靈接上了祖先文化的脈搏。然而遺憾的是,演出的現場並不在神州的土地上,而且也無法在神州公演,這何嚐不是全體華人的恥辱。

至今《神韻》的世界巡演已經六年,在他的故鄉中國,卻無法登場。不僅如此,《神韻》還遭受到了一個號稱要復興中華民族的中共魔黨的瘋狂打壓。古今中外,還從來沒有一個政府傾一國外交之力來打壓一個身在國外的民間藝術團體,中共無疑是首創者。就像十三年前一心要鎮壓法輪功一樣,很多人對中共的做法感到不可理喻,一個政權為甚麼會如此害怕一群修煉的好人,害怕一場文藝演出?

其實只要明白中共的本質,就不難搞清楚。雖然中共嘴上大談甚麼唯物主義,其實它們一點也不唯物,作為一個魔教,意識形態就是它的生命,控制人的精神是它的重中之重。這也是為甚麼在中共的體制裡,一些人唱唱歌、跳跳舞都能當上將軍。因為它們是中共的洗腦戰士,其作用是一般的士兵不能比擬的。宗教信仰與正統藝術是人類維持道德的兩大精神支柱,特別是對於一些不修煉佛法的普羅大眾來說,藝術就是他們的「宗教」;摧毀了正統藝術就等於截斷了他們的精神支撐。所以中共才會傾巨資來毀滅中華的正統藝術,編造大量的紅色藝術來控制人們的精神,而任何正統藝術的復興都會令它們感到不安與惶恐,特別是能恢復中華傳統文化真相的藝術,更是中共之最怕。

《神韻》的橫空出世,恰似給了中共一記當頭悶棍,令它們經營多年的紅色藝術暴露出了醜惡的本色。《神韻》雖然暫時不能在中國大陸上演,但還是有些有條件的大陸人不遠千里到海外觀賞,也有大量的《神韻》光盤在大陸私下流通,許多人更是四處尋覓,渴盼一覽。當人們看過《神韻》後,真正瞭解了中華文化的純真美善,中共的洗腦欺騙也就徹底破產了。所以它們才會對《神韻》的演出無比恐懼,歇斯底里的破壞,甚麼下三爛的手段都用上了。但換來的結果就是自曝其醜、臭名遠播、貽笑天下。

中華文化本是通天的文化,中華藝術也是通天的藝術,中共對中華文化的毀滅、對神聖藝術的顛覆使得億萬炎黃子孫斷絕了與祖先、與神佛、與天地的溝通,成了一群無根的民族。在無神論的氾濫下,在世人普遍的焦灼、迷茫、浮躁的世態裡,《神韻》無疑是一股源自高天的清風,吹去人們心頭厚厚的封塵,再度與神佛相連。當《神韻》回歸神州的那一天,一定是一個普天同慶的日子,《神韻》也一定會引領我們回歸真正的家園。我們盼望這一天的早日到來。

歸來兮,《神韻》! 《神韻》歸來兮!正是:

天賜神技正人心,藝道廣大可通神。
德之光華成雅樂,高士丹青摹天真。
西來紅魔篡神器,變我華族滅我文。
禮消樂亡道德毀,紅色藝術毒億民。
《神韻》一出神光耀,送來福音醒世人。
袖舞白雲連紫極,浩歌裂素動乾坤。
中華文明五千載,千般妙義此中聞。
眾生何來向何去?《神韻》為你開天門。

相關新聞
古鏡:中共的終極恐怖
古鏡:誰是中國的敵對勢力?
古鏡:中華的偉人與中共的「偉人」
古鏡:最後的戰爭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習親信赴美遭起底 疫情逼近中南海?
【秦鵬直播】拜登警告中共 粉紅出征惹怒日本
【新聞看點】老鄭州揭隧道祕密 南京疫情大擴散
【微視頻】中共向美漫天要價 拖時間再騙美國?
【十字路口】史上最大共諜案 中共諜戰五詭計
【橫河觀點】南京疫情蔓延 挑戰中共式抗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