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于海心:語出蓮花落,動靜自生香——論黛玉

于海心

人氣: 1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2月16日訊】林黛玉在金陵十二釵中和薛寶釵同列首位。幾百年來,黛玉以她的美麗、才情和氣質在中國文學史上卓然獨立,俯視群芳。幾百年來,人們研究她、讚揚她,當然,批評的聲音在最近幾十年來也不曾斷絕。黛玉彷彿不是文學作品中人物,而是活生生的在歷史上好像有這麼一個人存在過。這一點,也算是紅樓女子的共性。

黛玉是美的。黛玉在冷子興的口中說出時是淡淡的一筆聰明靈秀帶過,但是在賈府中正式登場時,「眾人見黛玉年貌雖小,其舉止言談不俗,身體面龐雖怯弱不勝,卻有一段自然的風流態度」。王熙鳳誇黛玉說:「這通身的氣派。」寶黛初相會時寶玉眼中的黛玉「與眾各別: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一雙似泣非泣含露目。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光點點,嬌喘微微。閑靜時,如姣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心較比干多一竅,病如西子勝三分。」在寶玉眼中,林妹妹的聰明與美麗皆如仙子下凡,黛玉的美勝在氣質與舉止。薛寶琴初到賈府也發現林黛玉是個出類拔萃的。

黛玉率真自然的性格形成了率真自然的美。人們常常將黛玉和寶釵做比較,其實這兩種美永遠都無法比較。一個是寫意的,一個是寫實的;一個是出世的,一個是入世的,如何比較呢?

寶釵的美是怎樣的呢?「唇不點而紅,眉不畫而翠;臉若銀盆,眼如水杏。罕言寡語,人謂藏愚;安分隨時,自雲守拙。」寶釵的美和她的性格連在一起,黛玉的美由才情決定。

黛玉在大觀園中盡情釋放自己的才華,她讀書、寫字、作詩、彈琴,還教香菱作詩。瀟湘館中,碧竹含翠,琴音琤琮,八哥都會長吁短歎做詩人愁苦狀,端的又一個陶淵明的東籬菊花暗香盈袖的詩意生活。黛玉的書房與瀟湘館,是黛玉詩人之美的外化表現。

黛玉的身體是孱弱的,但是對精神生活和愛情的追求上,她是一個勇者,哪怕路上「風刀霜劍嚴相逼」。黛玉生活在自己單純而豐富的精神世界中,她對精神生活的追求讓她和周圍的世界格格不入,而她又不肯為自己的追求對世俗生活作出一點點的讓步。黛玉是敏感的。她追求和寶玉的愛情,但是她的身份和教養讓她對寶玉的表白只能發乎情而止乎禮的拒絕,共讀西廂並沒與讓她越軌半步。凡此種種注定了她要承受更多的痛苦。《葬花吟》和詩論最能展現黛玉的精神世界。讓黛玉的痛苦的,不僅僅是對愛情的似乎冥冥之中無望的預感,更是對世間一切美好事物轉瞬即逝、不可挽留的痛。林黛玉身上寄寓了曹雪芹作為一個士林人物的全部的精神理想和追求。

但是黛玉的一生也不乏作為一個詩人和少女的快樂。在「語出蓮花落,動靜自生香」的詩論中,黛玉的靈氣和才學盡情展現,作為一個讀者,感到這是黛玉在大觀園中最快樂的的時刻,這大概是黛玉一生中很少的無拘無束和自由自在的時候。

寶玉挨打後,黛玉對鳳姐心思和做法的揣摩,以及無意中說起賈府的入不敷出,可見黛玉對這些就像寶玉對正經書一樣,不肯用心罷了,她只肯花心思經營自己的精神世界和愛情,是士林階層獨善其身的代表。你說黛玉不理世物,可是黛玉的瀟湘館景色清幽,人事也清平。迎春等的小姐的奶媽等吃酒賭錢,這是那個年紀的老媽媽打發時間經常做的事情,可是黛玉的瀟湘館從未出現過一起。

在尤二姐死後,襲人擔心將來黛玉成為寶玉的正妻,自己作為一個小妾的日子不好過,因此到黛玉這裡來探口風。這位「心較比干多一竅」的黛玉馬上明白襲人的心思,不冷不熱的說不是西風壓了東風,就是東風壓了西風,讓襲人心裏十分沒底,從此更是一門心思的要利用王夫人的信任把寶姑娘推上寶二奶奶的位置,以便自己將來有個好日子過。對於襲人,這個寶玉房裡的大丫頭,寶姑娘怎樣呢?給襲人送個戒指,處處小心維護結交,而襲人在後來在寶玉的婚事上也不負寶釵所望。對於世俗,黛玉不是不懂,而是不肯、不願,這是她的清高和驕傲。同時,黛玉身上有她平易謙和的一面。對於香菱,黛玉滿腔熱情的教她作詩,沒有甚麼架子。

黛玉初進賈府的時候,賈府的下人以為她「孤標傲世,目無下塵」,這是對黛玉性格的明寫。最嚴重的衝突是剛進賈府時嗔著宮花最後才給她,說不是別人挑剩的不給我。但是後來,情形在不知不覺中改變。寶玉說過,她對晴雯是極好的,寶玉的小丫頭說給黛玉送東西,正趕上黛玉給下人分錢,馬上抓了一把給她。黛玉對紫鵑,更是情同姐妹。黛玉的多疑,多是在寶玉使的小性子,戀人之間的酸酸甜甜的小吵鬧,「干卿何事」?湘雲和黛玉生氣,黛玉第二天就和她和好。湘雲開始和寶釵親厚,但是時間久了,轉而和黛玉親近。和湘雲的衝突中,頗能體現黛玉溫厚的一面。曹雪芹筆下眾人眼中黛玉的形象是悄然改變著的。在劉姥姥進大觀園時,曹雪芹借劉姥姥之口說黛玉的書房像是公子的書房。和黛玉的書房的風格有幾分相像的是誰呢?探春的書房。這是暗示黛玉性格中像男兒的開闊大度的一面,也是再次提醒讀者,黛玉和王熙鳳一樣,都是自幼被充做男兒教養的,這是對黛玉性格的暗寫。

林黛玉的一生是還債的一生,淚盡、債畢、人去。幾百年來,黛玉在中國文學史上孑然獨立,顧盼生輝,舉手投足間流淌著詩人的才華和氣質,她始終恪守著自己的精神和追求,不會因世人的褒貶而改變。

評論
2012-02-16 11: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