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郵﹕六四一直在困擾著中共高層

人氣 4
標籤:

【大紀元2012年06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明希編譯報導)日前﹐前北京市長陳希同在香港推出六四新書﹐外媒評價陳希同在六四敏感時期的這一舉動異乎尋常﹐表明中共二十多年來在大陸一直利用公共輿論為六四大屠殺開脫﹐但當年的流血衝突一直在困擾著執政黨和中共高層領導人。

陳希同首次公開改變立場

華盛頓郵報報導﹐陳希同現年81歲,正在對抗癌症﹐並爭取挽救他的名譽。在大屠殺23週年祭前夕出版的一本書中,陳希同稱六四流血本來可以避免,但還是發生了。

陳希同說:「數百人死於這一天,作為當時的北京市長,我感到遺憾。我當時希望我們可以和平解決問題。回想起來,我認為這是一場本來可以避免的悲劇,然而它還是發生了。」

報導說﹐陳希同拋棄了自己原來的一貫強硬立場,充分體現了二十多年後中共一直從中國大陸利用公共輿論為六四大屠殺開脫﹐但89年的流血衝突一直在困擾著執政黨。

報導說﹐中共花了很長時間試圖抹掉人們對六四和對前領導人趙紫陽的記憶,趙作為當時的總書記﹐拒絕同意使用武力對付學生。趙一直被軟禁到2005年去世。

負責該書出版的香港出版商鮑樸說:“黨”不讓人們談論天安門,但永遠也不會令人忘記那裡發生了什麼事,因為它是真實的。 六四從根本上改變了領導人和人民之間的關係。它制造了深深的不信任。

「鄧小平沒被誤導﹐他做出鎮壓決定」

六四週年前夕﹐天安門廣場加強安全﹐已成為每年的習俗,穿制服的警察和便衣民警在敏感地區嚴密提防著中國遊客。中共領導人也戰戰兢兢的,因為在過去9個月內藏人自焚事件接連發生,警察在天安門廣場隨時準備拿起滅火器。

陳希同在訪談中,曾多次讚揚趙紫陽對中國的改革所做的貢獻。但他反駁趙死後出版的回憶錄中所說的,北京官員提出了關於1989年誤導性的報告,鄧小平扭曲了學生的要求﹐並促成採取軍事行動的決策。 “鄧小平怎麼可能被誤導?說他被誤導則是低估了鄧小平,”陳說。

陳在1995年被趕下台,留下了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1989年6月3-4日晚在人民解放軍闖進北京的天安門廣場時究竟造成了多少人死亡。陳說,他在人民大會堂花了一晚俯瞰天安門廣場的人民,他堅持說廣場上“沒有一個人死亡”。

陳希同說,官方數字估計﹐在北京的其他地方的遇難人數可能達到“數百名”。至於數千人可能被殺害的說法﹐他斥為“無稽之談”。

陳出書 曝光中共神秘的世界

陳希同住在北京,但目前還沒有計劃在中國大陸出書,像這種作品,偏離了黨史的認可﹐一般都被禁止出版﹐或把敏感部份修改或刪除掉後才出版。

報導還說﹐雖然這本書沒有提供戲劇性的啟示,但給外面的世界提供了一個罕見的角度﹐一貫秘而不露的中共內部高級官員描述了高層的內幕﹕懷疑的氣氛,誹謗,唱衰他人,可怕的秘密策劃,如何保持他們之間的家庭訪問﹐拜訪的目的等。他的著作也表明,雖然官員禁止公眾討論天安門創傷,但他們彼此經常談論。

陳還提及李鵬,中國強硬路線派的前總理,李在日記中提到,在準備對天安門廣場進行軍事攻擊時,作為市長的他被任命為北京戒嚴指揮中心的“首席指揮官”。陳說﹐“我對我應扮演的角色一無所知。”

被廣泛唾罵成“北京屠夫”的李鵬,也在淡化自己的責任。在他的日記中,李表示對天安門屠殺沒有悔意,作為一個盡職盡責的官員﹐他只是服從鄧小平的決策。鄧去世前,中國的所有重大決策都是由鄧所決定的。

陳希同說,他被以貪污罪起訴是江澤民的陰謀,陳譴責為“荒謬的司法不公。”陳於1998年被判處有期徒刑16年﹐被關進北京臭名昭著的秦城監獄,但提前保外就醫。他的兒子也被關進監獄。

“在權力鬥爭中,所有的措施都可以使用,採用各種卑鄙手段的目的是攫取權力”,陳希同說。

陳抱怨說﹐對他的審判結束後他被禁止發言申辯﹐這違反了中國法律的程序,陳回憶說,他朝法官尖叫:“你是一個法西斯法庭。”

陳希同還譴責了中國法律制度的高度政治化。

報導最後說﹐對陳希同的採訪可能會加速中共高層中更開明的領導人,如總理溫家寶﹐修改對六四事件的官方定論的進程。

(責任編輯:林詩遠)

相關新聞
高層鬆動 傳習近平有意平反六四
歌詞:「六四」告訴今天
六四前夕: 中國有人紀念 有人受控
野夫:誰也別想用膠布封住「六四」傷痕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兩會中共洩5野心 美軍視為頭號挑戰
【思想領袖】傑森:德州大停電的深層原因
【首播】專訪李南央:中共深藏稱霸野心(2)
【珍言真語】劉慧卿:47人無罪 中共毀港令人痛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