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善之樂

紫菂
  人氣: 2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01月02日訊】在虔誠的渴盼之中,終於迎來了這一時刻:透過新唐人電視台,於2012年12月24日晚,走進神韻交響樂團的神聖音樂殿堂,聆聽中西合璧的曠世天音,親身體驗一場心靈的盛宴。

美妙的時刻猶如神賜,神韻交響樂就這樣從天而降,他帶著東方華夏古國獨特的「神之韻」和西方古典音樂的精準大氣,以舉世無雙的音樂之集大成者,給觀眾以莫大的福祉和啟迪。

一首扣人心弦的樂曲後,就是如史詩般洪大的《創世》,悠揚柔緩的鈴聲漸漸導入,聽者彷彿正在進入一個美好的神佛世界,中國傳統樂器琵琶、二胡及楊琴等,演奏出飄逸而華美的樂章;西方明亮的銅管樂器小號和打擊樂器等,和東方樂器彼此交溶合鳴,展現出在白雲裊裊的大穹深處,那金碧輝煌、殿堂巍峨的佛國聖地,悲壯的合奏之中,久遠的記憶之門慢慢開啟:

蒼穹正面臨末劫,眾神無盼,大宇含悲;而當此時,聖王出現於穹蒼之頂,洪聲如雷:誰願與主下世,救眾度劫危?時空凝,神皆畏,三界險,去難回;層層下走神猶死,今朝一別何時回?歸期渺渺,諸佛垂淚;有大覺,主前跪,誓言鏗:願相隨!層層下走眾王隨,一入紅塵五千載。聖王帶領眾神,共同開創演繹了華夏五千年神傳文明,這才是中國人的生命之源,生命之根。

女高音《生命的意義是甚麼》,帶領聽者探尋生命苦苦尋覓的人生真諦;活潑明麗的《飛雪迎春》之後,是輕盈曼妙的《滿族舞》,呈現了大清仕女的高貴典雅、而又風韻秀美的風姿;緊接著的藏族舞曲《哈達獻給神》,則充滿了活潑歡快的陽剛之風,令人想到淳樸剛健的藏族男兒,在雪山之下盡情歡歌,手持潔白的哈達虔誠的獻給神,表達了對神的謳歌。

在一首西方古典浪漫時期的音樂作品之後,上半場結束。

下半場以貝多芬的《艾格蒙序曲》(作品84號)為開篇,神韻交響樂團以洪大的氣勢,無比精湛的技藝演奏了這位「樂聖」的作品。指揮和演奏家們猶如渾然天成的一體,他們的配合出神入化般和諧一致,寬廣深邃的境界中透出內在的均衡,美妙極了,令人想到貝多芬的音樂「有天使環繞在伺」,而音樂背後是神的力量。

真正打動人心的音樂家,都帶有神的授記。他將天上的神樂傳到人間。這與中國古老文化中,好的樂手能與天地神明相通是一個道理,神賜人神樂仙曲,但他必須要有一顆純淨聖潔的心。

一個好的歌者也必會同樣帶有神的力量,神韻歌唱家莫不如此。男高音《回家的希望》,莊嚴恢弘的交響樂配合音域寬廣的歌聲,宛如神聖的天國之音——

我漫步在山樑上
星空高遠而壙埌
夜空中誰在歌唱
輪迴轉生千百趟
人都是來自天堂
為何下世是否忘
創世主沒有延宕
這歌聲來自天宇
旋律在天地間迴盪
(1)

——感人肺腑的歌聲背後,是創世主那洪大的慈悲,穿透人心的力量,讓眾生在讚美與感恩中,領受著聖王的洪恩。

樂曲《正在開放的蓮》,寧靜而純美,一陣叮叮咚咚的流水聲中,蓮花仙子微步踏波,於綠雲間起舞散香,其中有溫柔的憐憫,卻又充滿聖潔與空靈,至純至美的蓮之語,讓人不知不覺間低額落淚。

令人似乎感到結構複雜而又內涵豐富的交響樂曲《慈悲的展現》,一發聲便氣勢如虹、震撼全場,激越上揚的合奏開端,預示著神佛無比偉大的力量。在這裡,銅管樂器小號、大小提琴、豎琴以及鑼鼓、琵琶、二胡等等所有中西樂器相合的強大陣容,完美呈現達到了力與美的頂峰,深沉的內在張力就彷彿「水泉冷澀弦凝絕,凝絕不通聲漸歇」之後的「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然而在疾風驟雨般的千軍萬馬中,大珠小珠落玉盤之剎那,卻嘎然而止,就像波濤奔湧中倏忽間雨收雲散,目不暇接又收放自如。驟雨初歇時,悠悠傳來一陣清越的笛聲,心中頓覺清淨喜樂,浮想聯翩;緊接著各種琴音又紛紛響起,平和中感受無處不在的佛光普照,最後在銅管的帶領下,進退有度的結束全曲。

整首曲子帶給人一種深深的感悟:邪不勝正,在堅如磐石的正信者面前,任何邪惡都將被偉大的慈悲所溶化,正是:法輪轉,紅魔散,曠宇重生天門開,聖王慈悲挽狂瀾,揮手之間乾坤換。

有人說音樂是宇宙的靈魂,她所承載的力量與其所在境界的宇宙空間相對應,一如上古時期之人彈琴以致百鳥朝鳳、百獸率舞的真實典故。而神韻是神的音樂,傳遞的是宇宙真理「真、善、忍」的偉大力量,因此在當今世界的主流社會中,才會出現一股「神韻熱」,無數的觀眾不由自主地被神韻感動、落淚。

人類正在走過預言中的宇宙淨化期,生命能否平安走入未來將取決於心靈的更新淨化,而今晚的平安之夜,神韻於萬暗中放射光華,開啟並引領眾生走進歷史的新紀元。

善哉!神韻之美。聖哉!神韻之樂。

(1)引用李洪志大師的《洪吟 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虔誠的渴盼之中,終於迎來了這一時刻:透過新唐人電視台,於2012年12月24日晚,走進神韻交響樂團的神聖音樂殿堂,聆聽中西合璧的曠世天音,親身體驗一場心靈的盛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