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鏡:歷史的呼吸

古鏡

人氣 30
標籤:

【大紀元2013年01月07日訊】在本次人類文明的五千年曆史中,曾湧現過許許多多的文明形態,此起彼伏、遍及各大洲。但大部份就像流星一般,劃過歷史的星空,消失在時光的深處;或像是春天裡的花朵,綻放一次即告枯萎,凋謝在歷史的大觀園內。最為著名的四大文明古國,有三個早已是滄海桑田、面目皆非;而唯有中華文明像永不墜落的北斗,五千年來一直閃耀在歷史的星空,給無數人文學者們帶來無盡的玄想與思考。

歐洲與中國有著相似的面積,但在漫長的歲月裡,不知經歷了多少次的國家變遷。許多的國家曾經存在過,但又消失了,也帶走了其文化與歷史。今天歐洲的大部份國家,其歷史多是在數百年之間,有的更短,而中國卻已經走過漫漫五千年的時光,雖然政權時有更替,但文明卻長盛不衰,文化恆久不變、連續承傳。俄羅斯人在慶祝其彼得堡建城三百年之際,中國的蘇州城已經有兩千五百年的歷史,古老這一詞彙在各自民族的語境裡有著巨大的落差。

我們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中華文明是人類文明歷史上的一個特例,也可以說是神跡。她之所以又叫做神州,也許就是天上諸神最為眷顧的國度吧。那麼如此一個龐大的國度,有廣袤的土地、眾多的民族,不同的風俗,究竟是甚麼力量能讓他維持五千年之久,而不至於分崩離析呢?即使在曾經遭受幾百年的分裂之後,也能一朝春來,重新山河一統、盛世降臨呢?在這神跡的背後,究竟蘊藏著甚麼樣的文明密碼呢?

答案就在於,中國歷史有一套獨特的運行機制,這套機制就是古典名著《三國演義》裡的一句經典名言:「天下之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這句話很多中國人雖然是耳熟能詳,但只將其作為一種歷史現象來看待,並沒有思考過其背後的原因。其實這句話說的並不准確,歷史上有時沒合多久就分了,有時分了不久就合了,筆者更願意把其稱作分合機制,而不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機制。那麼天下之勢為甚麼會分分合合呢?其分合的關鍵究竟在哪裏呢?為甚麼歷史上的大部份國家分了就不能合呢?筆者願與大家就此作一次分享與探討。

首先,我們來看一看中國歷史上合的力量來自於哪裏?有人說是經濟的因素,有人說是地理的因素,也有人說是政治的因素或軍事的力量。這些說法都有一定的道理,不過筆者認為中國歷史之所以能在多次的分裂之後重新一統,決定性的力量是文化的融合力與凝聚力。而其他方面的因素只是在表面上的一種展現,它們雖然能對統一起到臨時的作用,但這些外在的力量是不可能讓一種文明持續五千年長盛不衰。

文化各國都有,為甚麼單單中國的傳統文化有如此神奇的力量呢?依筆者來看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國的文化乃神傳文化,以這種文化構建的中華文明是一種高層次的文明形態,對其它低層次的或原始的文明有著天然的向心力與同化力,所以才能在歷史的巨大變遷中立於不散、不敗之地。而世界其他地方的民族文化都是一種在地上形成的人類表面文化,同等層次的文化之間是沒有制約力的,當一種文明被征服或滅亡時,他的文化也就會被取代,文明也煙消雲散、無法復活了。換句話說,在中國,文化不會跟著政權變,政權卻會跟著文化變。

歷史上每當中原王朝陷入分裂時,文化就像是看不見線,連著人們的心,一旦分裂各國間的力量平衡被打破,重新一統則順理成章。而當外族勢力征服中原時,文化又像是強大的能場,把他們同化於無形之中,成為中華民族的一支,他們的政權則成了中國的一個朝代。中華文化中重視家庭的承傳,卻不太注重種族的分別,這也使得民族間的融合暢通無阻,任何民族都能在不改變其基本風俗的情況下,溶入中華民族。既然內部力量與外部勢力都無法撼動中華文化,自然中華文明也就綿延不斷了。

具體的說,中華文化的許多方面都潛藏著大一統的信息密碼:重要的如漢字的使用,使得不同的區域或族群在社會心理、倫理道德、文化認同上獲得了高度的一致性;這種能超越語言、獨立表意的文字系統把人心緊緊的拴在同一個理念系統中。還有對正統的推崇,使得天下定於一尊的觀點深入人心,分裂是不得已,統一永遠是人心所向。儒家修齊治平的君子教化,也給了無數中國精英們統一天下或維護中國一統的人生信念。還有中國人的祖先崇拜對人心的凝聚力,中國人都把自己說成是炎黃子孫,即使在國家分裂時,人們的內心並沒有分裂,天下一家這種心理給國家統一提供了強大的社會精神支撐。其他還有服飾、禮樂、宗教等等文化的各個方面,都對大一統起到支撐作用。

既然中國文化有強大的統一力量,那麼為甚麼歷史上中國又會有多次的分裂呢?依筆者來看,這和人心有直接的關係,和社會的發展有關係,和中國的國情也有關係。不管是甚麼樣的文明,一旦在人間立足,就必須有一套政治制度來維繫,而制度是根據當時的社會狀況與人心制定的。隨著社會在人口、經濟等方面的發展,還有人心的變化,其不適應的因素與負面因素都會在舊制度中形成堆積,原有的一套制度就會日久生弊,不能適應社會的需要。這種弊端積攢到一定程度,就會成為社會的腫瘤,阻礙國家的正常運作,這時就需要變更制度來解決問題。但中國又是一個大國,各地情形不同,人心的自私都會使種種利益集團在制度變更時利益糾集,難形成一致,這時暴力就會介入,分裂或改朝換代也就登場上演了。

人間不是天堂,大部份人都是執著利益的,能主動放棄權力的當權者歷史上更是鳳毛麟角,歷史上幾乎沒有一個王朝因為自己的腐敗而主動讓出政權的。連周武王這樣的大德之君,都要以武力才能解決商紂暴政,所以古代兵征天下自有其合理的一面,是無法避免的。當分裂成小國之後,各國在制度上的探索與變更就會容易的多,由此會逐漸發展出合乎當時經濟、人心的制度來;或者是當原有的利益集團被新興的政權摧毀之後,一切制度上的改良就會順利鋪開。如果新的制度設計不合理,很快就會導致新一輪的社會動盪,歷史上的西晉八王之亂,明朝的靖難之役就是明證。

制度變更的背後,很大程度上反應了人心的變化。從中國五千年的政治演化來看,制度是越來越繁雜,其實是人心越來越複雜、道德越來越下滑的表現。而中國自宋代以後,政治制度的設計者們私心越來越大,士人政府的權力越來越小,直至滿清帝國,形成了皇帝獨裁與滿族專權的政治格局。康乾盛世的形成很大程度上是康熙、乾隆兩位明君的個人治世之功。一旦聖王不在,滿清帝國也就急速的走向沒落,在西方崛起的憲政面前,顯的效率低下又腐敗不堪。其之所以又支撐了一百年,還是因為傳統文化的力量。

人間沒有十全十美的制度,也不可能有永遠不壞的制度,因為人心就是不完美的。歷史上的每一次分裂其實是制度積弊的結果,也是制度變更的需要,但是這些制度的變更都是在禮樂政治(治理模式)或天子政治(政治架構)這一大的背景下進行的。雖然每個朝代的政治制度都有所不同,但從大的方面講,他們都是屬於儒家天人合一的政治架構,都以禮樂刑政為其政治基礎,都是在傳統文化主導下的政治設計。

在這其中,兩次長期的分裂醞釀了兩次大的制度變更。一次是春秋戰國近五百年的分裂動盪使得中國由世襲封建制過度到中央集權制;一次是通過魏晉南北朝近三百多年的大分裂,中國由士族門閥制度變成科舉精英制度。其他次的短期分裂制度的變更也相對較小,漢承秦制,只是以儒立國、廢除了法家的政治流毒;唐承隋制,只是對前朝的制度作了進一步的完善。宋代創造了文官制度的典範,而元代由於制度上的混亂,很快就被逐出中原。明代宰相被廢,皇權擴大;滿清乾脆是皇帝獨裁,政府效率越來越低。

在這些政權的更替裡,唐宋之間的轉換可以說是中國歷史的分水嶺,一個是武功蓋世的大唐帝國,一個是文華四射的大宋王朝,一個是雄鎮東方、萬邦來朝,一個是開國侷促、強敵窺伺。中國的社會與人心也從此由陽轉陰,從拓疆擴土的史詩時代過渡到內守收縮的宋詞格調,中華文明的原創力逐漸衰減,先天的文化元氣漸次衰弱。儒釋道三家的修煉文化慢慢演變成了一種人間學術,所以文化的氣象、境界越來越小,投射到政治上就是越來越收斂與閉關鎖國,直至滿清後期的抱殘守舊、不思進取,帝國在一片殘陽中等待又一次的變局。

如果把中華民族整體上比喻為一個生命,他已經是一個五千歲的文明壽星了,他之所以長壽的秘訣就在於不管是逆境還是順境,始終堅守了對中華文化的信念。一個人需要新陳代謝、吐故納新,才能正常生存;而一個民族要想長久駐世,也需要新陳代謝、吐故納新。所以中國歷史的分合機制,其實就是中華民族歷史的呼吸,有時綿長而悠遠,有時急促似管弦;靠這種獨特的生命機制,中華民族才能時時吐故納新,保持民族的活力、守護著自己的文明,走過了漫長的歲月。

然而這種歷史的呼吸到了民國時代產生了急劇的起伏,來自西方的許多變異因素開始滲入。由於一些精英階層的信念缺失、盲目崇洋,導致中華民族吸入了來自西方的文化劇毒——馬列主義,呼出了自己的文化之魂,由此新生的中華民國就無法再合了。發生在民國初期的新文化運動(全盤西化運動),無疑就是一場自斷民族命脈的文化自殺運動,科舉被廢除、讀經被停止,民國人自廢武功、自撤防護屏障,自然也就無法識別、無法阻擋異端入侵,國家開始被一種政治邪魔附體上身了。

1949年,中共篡得中華神器,馬列病毒攻入了中華民族的大腦中樞,以此迅速的擴散至全中國。億萬的炎黃子孫們被一波又一波的馬列黨文化運動蠱惑、麻醉,許多人賣身為黨奴,成了馬列魔族的一員而毫無知覺。中國大陸的民族精神已亡,文化已絕,整個民族被中共屠殺、洗腦、變異、妖魔化,歷史的呼吸至此休克,只是敗退到台灣的中華民國還保存了一份中華民族的文化命脈,真可謂氣若游絲、命懸一線!

然神護神州、天估中華,上天並沒有拋棄對中華民族的眷顧。二十年前,法輪大法的洪傳使得上億中國人大夢初醒,心靈又接上了民族文化之根、從新與天地相連。真、善、忍的修煉理念為中華民族注入一股強大的宇宙元氣,在紅魔當道的無邊黑夜裡,民族精神還魂回陽,歷史的呼吸從新啟動,開始了新一輪的吐故納新,中華民族必將在與馬列邪魔的驚天搏鬥中獲得新生,迎來嶄新的紀元。正是:

歷史循環似轉輪,朝朝代代波瀾深。
幕開幕落演春秋,呼吸吐納運長存。
治亂分合皆天意,長垂青史啟後人。
聖賢之道不可離,神傳文化是吾根。
花開幾度逢盛世,一朝搖落又黃昏。
西風蕭瑟卷地來,紅魔乘虛進國門。
掀倒民國篡神器,屠我同胞變我民。
宗廟社稷遭塗碳,黃河已死江水渾。
神州文脈幾斷絕,中原魔獄夜色沉。
幸有聖者傳大道,喚醒億民沐佛恩。
識破馬列妖魔面,悟得來時大願真。
屠滅赤龍復華夏,從開國運新宇春。

相關新聞
古鏡:2012救度與毀滅
古鏡:中共的終極恐怖
古鏡:誰是中國的敵對勢力?
古鏡:中華的偉人與中共的「偉人」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美軍A-10攻擊機:雖然醜但很凶
【秦鵬直播】習要改對美策略?孫大午視頻引熱議
【十字路口】災民怒轟黨官 中共奧運場上怪象多
【有冇搞錯】香港的「世界級笑話」
【新聞看點】北京疫情爆發 全國叫停體育賽事
【橫河觀點】奧運中另類抗議 美溯源報告有新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