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殺生靈必遭天譴

(攝影:王嘉益/大紀元)

  人氣: 19
【字號】    
   標籤: tags:

《閱微草堂筆記》中記載著這樣一件事:屠夫許方,他以殺驢為職業。他每次殺驢之前,先在地上挖一條溝,在溝上放置一塊鋼板,鋼板的四角有四個洞,將驢的四個蹄子陷在其中,這樣驢就不能隨意晃動。

有買驢肉的人,根據所買驢肉的多少,他用銅壺將盛滿的沸水傾倒在驢的身上,這樣驢的毛髮自然脫落,驢肉隨之而熟,用屠刀生剖驢肉然後賣給買者,許方說這樣的驢肉味道香脆可口,一兩天過去了,驢肉被割盡,驢然後死去。

當驢還沒有死的時候,他(許方)用布條封住驢的口鼻使它不能嘶鳴,驢的二目突出,像兩盞燈一樣,青筋暴跳,慘的讓人不忍心去看,而許方卻滿不在乎。過了些年,許方患病,全身潰爛沒有一塊完整的肌膚,樣子就像他所屠殺的驢,躺在床上來回翻滾,求死不得,哀嚎了四五十天,最後才死去。

他在病中所遭受的痛苦使其後悔從前的所作所為,叮囑他的兒子許志學今後不要再以殺驢為職業,許方死後,許志學改學殺豬,我(閱微草堂筆記作者)幼年時還見過他,現在沒有聽說許志學有子孫在世,想來都死去很久了吧!

從這件事可以看出來,一個人做了甚麼事都得親身去償還,尤其是虐殺生靈,還有許方之子(許志學)已經看到其父的悲慘下場,不知悔改還在幹著殺害生靈的事,這是明知而故犯,最後自己也沒有得到好下場。

--轉載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蘇軾學識淵博,熟諳儒家、佛家經典,其詩、詞、散文、書法、繪畫等藝術獨樹一幟,自成流派,皆具有極深的造詣,後人稱其「詩、書、畫」三絕。他強調為文需「明道」、「致用」 、「有補於世」,並說「吾所為文必與道俱」。蘇詞風格多樣,拓展了詞境,創立了豪放恢宏的詞風。
  • 陸遊是南宋時傑出的詩人、詞人,他自幼學習儒、道經書,後來又研習佛典,在他的一生和他九千多首詩詞中,始終貫穿著憂國憂民和「氣吞殘虜」的精神,從而形成了他詩歌創作的顯著特色。
  • 漢代的上黨人鮑宣,字子都,在年輕時,擔任過上計掾的官職。有一次,他在路上,遇見一個書生,獨個兒趕路。他見到鮑子都以後,就和鮑子都結伴同行。在路上,書生突然得了心痛病,子都下車為他按摩,但他還是很快就死去了。
  • 人類文明之發展,縱向而成人類歷史,橫向演出文明眾部。蓋如上章所述,人類歷史始於神跡,發展運化皆由天意。而此一章則是對人類文明做一橫向之論述,所謂文明眾部者,諸如文學、哲學、科學、藝術、雜技、百工等,雖汗漫無邊,看似互不關涉,實則有一主脈可尋,或曰人類文明既為神傳文明,則不唯文明縱向之歷史出於神傳,而文明橫向之眾部也必然在諸天之下有以神會而彼此相通。
  • 伊尹擅長用草藥為人治病,藥到病除,人稱活神仙。
  • 先聖有云: 「巧言令色,鮮矣仁!」《詩.小雅.巧言》:「蛇蛇碩言,出自口矣;巧言如簧,顏之厚矣。」晉人郭璞說:「佞人似智,巧言如簧。」《顏氏家訓.名實》中講:「誠於此者形於彼,人之虛實真偽,在乎心而不在乎跡,但察之未熟耳。一為察之所見,巧偽不如誠拙,承之以羞,大矣。」
  • 仰觀茫茫宇宙,諸天文明流布人間,興衰起滅有如昨夜之星辰,有如今日之中天,惟有華夏文明,上可述及宇宙洪荒之世,下可緣跡百年咫尺之間,五千年延綿不絕。此文明托根中土,號為中華,四夷以其為中原,海外稱之為中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