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貌取人錯失良機

作者 : 默想

(大紀元資料圖片)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孟通判,籍貫密州,是個士子,官至丞郡。任期屆滿而回歸故里,平素羨慕神仙、長生之說。

有一天,有個道士謁見他,穿著破舊絮袍、藍縷不堪,而且渾身疥瘡、像癩狗似的一副狼藉樣子,告訴孟說:「因為風聞公雅好尋道,所以特地來見公。我剛在青州看到有人刊印並佈施《度人經》,我接受過一軸,不知公是否能回憶起這檔事兒?」孟叫文書把御軸取過來觀看,內容果真是往日所佈施刊印的哪。

又說:「我能把汞燒成白金,我願意把此技對你傾囊相授。」孟說:「我可不願接受。」那人改口說:「你既然不想要,姑且試觀一下吧。」於是自己從腰間取出數百的白鏹(銀子),招呼孟身邊的僕從,讓他去買汞來,然後就在鑊鼎四周燒上熾熱的炭火,接著解開這些準備好的鏹、汞等二劑投入其中,過會兒,取鼎傾倒出來,真是一堆白金哪。

另一日,又來,說:「這回我來與公告別。剛好我得了極佳茗茶,願與你共同品嚐一下。」邊說邊從懷兜裏拿出一塊建茶,以一片破爛壞布包裹,邊緣爬滿蟣蝨。孟一瞅,噁心極了,面有難色,以無茶具泡茶推辭。

道者沒吱聲,自顧自的取來那破爛布包裹,用力把它槌碎,又自顧自的從爐火中的銀壺裏取水烹煮,然後分別倒滿兩個茶盞,向孟長揖舉盞啜茶品嚐。孟推辭說茶太熱。時間久了,又說茶已冷,當留著,等候有閒暇時再溫熱後飲之。

道者一看,面色慍怒,說:「你對我的印象果真這麼壞嗎?」於是把那杯泡好的茗茶倒掉,也不作揖就起身走人,孟還送他到門外。回頭一看,那盞潑於地面的茶水,全變成閃亮亮的黃金,那杯盞及銀壺被茶水濺漬之處,表裏皆金,這才知道他是個異人,急忙派人一路追索訪求,可卻早已失其所在。

古代尋佛向道,都是師父選徒弟的,他要選根基好而且悟性高的人,這才好教,所以總要一試再試,一考再考的。

其實,道士為了取信於孟,先把他以往所做善事的證據──刊印佈施經書,給他看,可他仍是不悟;再燒汞成白金、茶水變黃金的考驗下來,都因囿限於外在的不潔而障礙了他的悟性與佛性,因而與道擦肩而過!

其實,孟能在金銀利誘面前不動心、在傳授點金術絕技面前不隨便接受,在常人來說,也算難能可貴啦。看來要找個能繼承衣缽的好徒弟,可難去了!@

(事據宋郭彖《睽車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朝末年,大明朝開國軍師劉伯溫的好友宇文諒,在少年時就品學兼優、修養有素。到青年時出落得儀錶不俗、俊秀文雅,猶如天上的金童臨凡、前朝的的潘安轉世。非但如此,尤為突出的是才華出眾、德昭日月。最令人佩服的是他不欺暗室、守身如玉,全人名節、守口如瓶。稱得上是一個出奇的真君子,超群的大丈夫。
  • 寬容之心,是一種仁厚的心境,是聖賢人的心境。不但為他人帶來如沐春風的和悅,其實,也在為自己種下幸福的種子了。
  • 廿一世紀初,出現了一個奇特的現象。七年來,一個年輕的藝術團巡迴世界演出,各大城市首席劇院冠蓋雲集。這個藝術團表演的是世界上唯一倖存的文明古國殊美的樂舞。沒有任何預警,人們坐下來觀賞這群來自紐約的年輕藝術家們,卻不知為什麼淚流滿面。
  • 一隻名叫「爰居」的海鳥,停在魯國都城東門之外已經三天了,臧文仲(魯國之卿,即臧孫辰)便要都城裡的人去祭祀它。
  • 少群居,多獨宿。多收書,少積玉。 少取名,多忍辱。多行善,少幹祿。 便宜勿再往,好事不如沒。 …
  • 代河南杞縣的劉理順,青年時曾在一富翁家設館授徒。主人為了尊師,特地雇一婢女,專門侍候他的飲食起居。婢女不僅年輕貌美,而且天性聰慧,朝夕在他的身旁聽候使喚,晚上便在他的寢室旁的床榻上就寢。
  • 廣輔、陳廣弼兄弟二人,家住安徽巢縣。一天,聽說半空中有龍出現,他們便登上城牆去觀看。
  • 我很小的時候聽老人講述這樣一個發生在清朝年間,一個老長工行善得好報的故事。
  • 宋元佑年間,曾魯公(曾鞏)到京城遊歷,住在市場的旁邊。
  • 祖是遠古時代顓頊帝的玄孫,到殷代末年時,彭祖已經七百六十七歲了,但一點也不顯衰老。彭祖少年時就喜歡清靜,對世上的事物沒有興趣,不追名逐利,不喜愛豪華的車馬服飾,把修身養性看成頭等大事。君王聽說他的品德高潔,就請他出任大夫的官職。但彭祖常常以有病為借口,不參與公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