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邢天行】中共炮製「偽造酷刑案」隱藏了甚麼

跟實際的酷刑慘烈與惡警邪惡的程度相比,演示酷刑照片不過是圖片示意而已,幫助人瞭解酷刑實施的大概特點。(大紀元)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06月10日訊】前幾天,大陸官方媒體高調報導所謂「青島警方破獲法輪功人員偽造酷刑迫害圖片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警方的意圖是否定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迫害,讓頭腦簡單的人上當:誤以為法輪功學員揭露出來的真實酷刑是偽造的。

中共警方在這個破獲的案例裡,精心掩蓋了一些見不得人的真相。讓我們分析來看。

首先,警方早就佈置人長期監視法輪功學員的居住,所謂舉報人就是拿錢受命的監視人。對平民日常生活的監控,本身是違法侵權,是迫害的證明,所以警方刻意隱瞞。

新聞說:一戶農村人家,家裏來了一些身份不明的人,懷疑從事不法行為被舉報。想想看,一個正常人無意中看到別人家來了一些不認識的人,會無端懷疑他們從事不法行為而報警嗎?警察接到報警,僅僅憑一句空泛的「懷疑從事不法行為」,連具體的打架、製毒、販毒、販黃等不法行為跡象都沒有,就立即調動大批警力火速去現場,衝進屋內。這是一般警察的出警常規嗎?即便是哪裏發生殺人放火了打110,公安出警也未必如此迅速。上面所述的反常舉報和出警,恰說明,警察與舉報人之間的預先就串通的合作關係。這種一觸即發憑無端懷疑而出動抓捕的模式,只有中共在鎮壓階級敵人的時候經常使用。現在,中共眼中第一要剷除的敵人是誰?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中共不講法律地進行迫害,可以任意監視、騷擾、綁架拘禁。

果然,隨後報導中法輪功學員出現。不過,新聞強調警方無意中發現了這家兒子是法輪功學員,並從這家屋裡搜出了法輪功的書籍資料。這個「無意」也太做作得噁心了!熟悉國情的人誰不知道:中國610系統從上至下,一直到村委會、街道,對法輪功學員的監控是包干到人,99年前練過功的法輪功學員都是黑名單上的監視對象。尤其報導說這家兒子因修煉法輪功被抓捕判刑後釋放,中共嘍囉們怎麼可能忘記了監視?在預先佈置好的嚴密監視下,一旦發現來的人多,就報告,警察立即大規模出動上門騷擾綁架,這才是事實真相。故弄玄虛地假裝事先不知情,正說明他們知道這是在迫害人,心虛而掩蓋。

事實正如上面新聞破綻中推論的那樣,谷歌搜索中發現,海外的圓明網早先報導:「五月二日下午兩點,在山東青島市政法委、「610」指使下,青島公安局出動便衣惡警七十餘人,包圍青島市城陽區流亭街道辦事處女姑山村法輪功學員楊乃健的家,先後綁架了楊乃健及其家人、親友韓正美、劉秀貞、劉秀芳、劉秀芝、楊友欣、袁紹華、王翠菊、江勇勇、盛祥博、 李浩、馮華、陸雪琴、崔魯寧等人。警察給出的荒唐理由是「法輪功學員之間聚會」。五月十四日,楊乃健姨父江敦生也遭綁架。」

十幾年來,中共一直這樣非法任意拘禁迫害法輪功學員,這是違反國際法而受到聯合國譴責的侵犯人權行為。所以,中共一般也不報導這些抓捕案例。為甚麼這次高調報導了?因為這次的意外收穫,是在現場發現了一些物品,事後得知是法輪功學員演示拍照被酷刑迫害的照片用的。警方於是精心設計剪輯出一樁法輪功學員偽造酷刑照片案,一個月後當新聞拋出來。跟遼寧省警方拋出所謂調查證據、證明馬三家勞教所被揭露出來的酷刑是造謠一樣,警方在這兩件事上的手段可謂異曲同工。

試問:法輪功學員在牢獄裡遭受種種非人的折磨與酷刑迫害,在中國沒地方說理,想模擬演示拍照以發到海外網站揭露迫害,這不是正當的權利嗎?

新聞鏡頭聚焦的是用甚麼道具拍照片,難道用道具拍照了就是造假?那麼電影中的日本侵略者在南京大屠殺中國民眾的鏡頭,也是偽造侵略罪行了?問題的關鍵是,法輪功學員到底受到酷刑沒有。這次被青島警方非法抓捕的幾名法輪功學員,以前都曾經被迫害過,大都遭受過酷刑。新聞中提到的組織拍照的法輪功學員陸雪琴,警方沒敢讓她現身講話,怕甚麼?無非是怕她講真話戳穿警方的污蔑。

據明慧網報導,陸雪琴2008年1至2月,在青島市北分局遼源路派出所遭到警察閔行,和市北刑警三隊一個警察毆打,並九天九夜不讓睡覺,多次昏死。在第二至第四天,閔行踩住陸雪琴的腳部和腿部狠狠碾壓,猛踢她的腿部腹部,用拳頭猛搗其頭、眼、太陽穴,用手機砍其頭部,揪其頭髮把人提起來反覆摔到地上。閔行說:「你知道為甚麼要給你檢查身體?檢查證明你有心臟病和高血壓,我打死你我沒有責任,你是死於心臟病、高血壓!」

再看被抓的這一家人:劉秀貞、劉秀芳、劉秀芝三姊妹,母親韓正美(77歲)、劉秀貞的兒子楊乃健,從中共迫害開始,沒過上一天安穩日子。洗腦班、罰款、抄家、扒房子、非法拘留、強關精神病院、非法勞教、非法判刑,這些事就像走馬燈一樣,輪流發生在每個家庭成員身上。僅舉兩例。劉秀芳曾與2000年被綁架到李村中韓精神病院,被一位男大夫揪著頭髮拖上床,身體呈「大」字形捆綁著。在捆綁過程中,她被一位男大夫用膝蓋頂住心口窩,並用拳頭猛擊她的太陽穴。劉秀芳被綁在床上輸了七天破壞中樞神經的藥。2006年5月12日晚八點多鐘,流亭邊防派出所的七、八個人在楊乃健的家門口綁架他和劉秀貞、楊友芬,將他拖到馬路上並當眾毆打,猛踢下身。在派出所,警察毒打母子倆。其中一惡警用腳上皮鞋猛踢劉秀貞的下巴和前胸;派出所司機白蒙豪用膝蓋猛頂楊乃健小腹部位,致使他當場大小便失禁。警察袁喜道用橡膠棍瘋狂毒打他的後背、前胸、大腿,並用拖鞋狠抽臉部。袁喜道還毫無人性地問楊乃健:「我當著你的面把你媽打死了,你恨不恨我?」

跟實際的酷刑慘烈與惡警邪惡的程度相比,演示酷刑照片不過是圖片示意而已,幫助人瞭解酷刑實施的大概特點。各種酷刑迫害的演示照片早就存在於海外揭露迫害的媒體上,正常人都不認為那是現場酷刑實照,哪來「偽造」一說?

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從一開始就是以謊言和污蔑開路,至今十幾年了,對法輪功學員的的污蔑不斷根據需要產生。這次拋出偽造酷刑案,是中共面對國際社會酷刑迫害批評的側面回應。也就是說,中共對信仰人群等的酷刑迫害已經在國際社會聲名狼藉,聯合國大量的中國人權迫害案例以及新近馬三家勞教所酷刑在國際上的曝光,都讓中國的警察公安形象與魔鬼禽獸為伍,中共警方迫切需要洗清自己。

用栽贓的墨汁能洗清自己嗎?到今天,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功學員遭受中共的迫害,不僅僅是一般的洗腦和酷刑,更有活摘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發生。中共再怎麼欺騙,也擋不住真相的傳播了。

評論
2013-06-10 4: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