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間有奇人 技高不可逞

作者︰佚名
font print 人氣: 1598
【字號】    
   標籤: tags: ,

鄉間有奇人 技高不可逞

清代,山東福山縣人安某,確有速行奇技,他一天可走五百餘里,人們稱他為「安飛星」。他也沾沾自喜傲視於人,甚至還常常仗技欺人。

有一天,安飛星來到鄉間,看見一個農夫,打著赤腳在耕地。農夫的一雙新鞋放在田埂上,被安飛星看上就把它穿走了。那農夫追得氣喘汗流,也沒追上,安飛星以此取樂。

後來又有一天,安飛星走在通往青州的大道上,看見一雙農夫的新鞋放在地上。安飛星腳上的鞋恰巧破了,於是他又從容換上別人的新鞋而去。

安飛星特地回頭看那農夫。農夫正牽著牛,慢慢在耕田,好像沒注意到自己。後來,安飛星己經走了好幾里路了,忽然聽到身後像起了一陣巨風,颯颯作響,來勢凶猛,簡直像是哪叱踏著風火輪來了!

他正好奇,突然看見剛才那個農夫,已經站在他面前,攔住了他的去路,向他喝道︰「大膽小子,穿了我的鞋,還想跑掉呀?」

安飛星這一嚇,非同小可!兩腿發軟,不禁噗通一下,跪到了地上,連忙脫下那雙新鞋,跪著雙手奉上。那位耕者毫不客氣的伸出腳,讓他給穿上了。然後笑道︰「我年少時,幹過你這種勾當,曾被人揍過。沒想到你也沒出息,做出此等醜行!」

安飛星後來醒悟自責,常將這事講給別人聽,他感嘆說︰「鄉間確有奇人,不可恃才傲物。更不可仗勢、仗權、仗錢、仗技……欺人!」(出自清代《秋燈叢話》)

盜賊聽勸 幡然改悔

青州有個盜賊,偶得駿馬一匹,日行五百餘里,經常騎著牠夜出行動,凌晨即返,人們誰也未曾察覺。某夜,這個強盜半路上碰到一個老人,騎著牛慢慢走,牛背上有個布囊,看起來沉甸甸的。他當即大喝一聲:「站住!留下囊中物再走。」

老人不動聲色,斜眼瞅了瞅他說道:「暫且給你保管保管。」順手扔過布囊。強盜得意非常,快鞭疾馳而歸。到了家門口,卻見那位老人已在自家門口等著了!

強盜大吃一驚,慌忙請老人入內並擺好酒菜招待。老人吃喝自如,旁若無人。強盜跪下叩頭說:「原物俱在。老先生是忠厚長者,懇望不要將此醜事傳揚四方。只是我的馬並不慢,而老先生的牛為什麼更快速呢?」

老人啞然失笑說:「路上相逢時,我的牛已走過六百多里了,因為稍稍疲乏,所以比你先到僅僅數刻罷了,怎能說快速呢?請聽我一勸:強中自有強中手,莫再逞強做盜偷!非義之財勿枉取,貪財忘義不如狗!」強盜聽罷此言,不禁慚愧無地,從此改邪歸正了。(事據清代《秋燈叢話》)

——轉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王書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當時彭娥正用水罐在河邊汲水,她聽說一群強盜正在進攻塢壁時,便急忙往家跑,當她跑家時,發現.....
  • 鈕婆婆有個孫子叫萬兒,才五、六歲就跟著祖母一起到了關家。關家也有個男孩子,名字叫封六,年紀和萬兒差不多....
  • 西馮翊人嚴生,家住在漢南。有一次,他到湖北襄陽的峴山去遊玩,在山中拾到了一樣東西,形狀很象一顆彈丸,黑顏色大大的,閃閃發光,看上去通體透明,好似一顆黑水晶。
  • 有一個地方到處都是高山深谷,懸崖峭壁,自然環境非常險惡。當有人從這裡的山下經過時,忽然就會飛升到高高的樹頂,遠遠望去,好像飛仙升騰,但不一會兒便無影無蹤.....
  • 思兢生在武則天當政時期,為人聰明精細,有勇有謀。有一年,一個仇家控告崔思兢的堂兄崔宣謀反,這個罪名可不輕,一經查實就會滿門抄斬。朝廷收到控告狀後,委派御史張行岌主持審理這件案子。張行岌接手後,先派人把崔宣看押起來,準備著手進行調查。
  • 《乙巳占》是唐代預言大師李淳風的天象預言大作,然而《乙巳占》日蝕占對應於現代社會,還具有感應力嗎?本文作者同時運用現代科學數據,補充了一個新觀點。
  • 齊國強大開明的大國氣象,孕育了稷下學宮群星閃耀的盛景。在齊國最強盛大的時期,稷下學宮學者雲集,從者數千,是天下學子最嚮往的文化聖地。大約在齊宣王晚年時,一個十五歲的少年,風塵僕僕從趙國來到了高門大屋的學宮外。
  • 大儒孟子之後,稷下學宮突然出了一位奇人,帶來一套高深莫測的學說。他常常向人們闡述弘大不經、怪誕離奇的觀點:「開天闢地以來,社會按照五行相勝的關係更替、循環,比如虞屬土德,夏屬木德,商屬金德,周屬火德。每當一個朝代將要興起,上天會降下祥瑞昭示於人。」
  • 小小樓閣,典藏萬卷書籍;方寸天地,包羅千載文明。藏書樓,即古代文人珍藏圖書典籍的地方。在塵世間某處安靜的角落,它默默地存放著浩如煙海的累累書冊,見證了中華文明的著作之富和詩文之盛。它更是富有生命力的,孕育了一個個書香世家,以及歷史上數不盡的風流雅士。書中自有黃金屋,家有萬卷藏書者,便擁有了人生最寶貴的精神財富。
  • 齊都臨淄外的稷下學宮,創辦三十餘年,歷經三代君王,已成為諸子薈萃、百家爭鳴的主要舞台。齊國這個東方強國,也一躍成為學術中心。此時,各國名士接踵而至,一睹學宮風采,甚至作為學宮的一員躋身朝堂,向齊國君臣推行自己的學說和政治主張。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