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式生活藝術–從路易十四到路易十六(下)

文/李琳
font print 人氣: 23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5年04月02日訊】從17世紀中期到18世紀末期,是法蘭西裝飾藝術的黃金時代。欣欣向榮的繪畫和雕塑藝術、精緻細膩的金銀雕鏤技術、奢華艷麗的法式瓷器、賦予幻想別出心裁的異國情調,帶來新的生活方式,極大展示了各界藝術工匠們的天賦與才能。法式曼妙生活藝術的種種細膩,體現在這一時期的飾品、掛毯、金銀器具和瓷器等等方面。下面為您介紹從路易十四到路易十六時代的藝術精品。

安娜王后珠寶箱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隻以異常精湛技藝製成的金質箱子,被法國王室用來保存國王和王后的珠寶。此傑作被稱為「奧地利的安娜的珠寶箱」,由金銀匠雅各‧布蘭克(Jacob Blanck)1676年為宮廷製作。

這個箱子高25.2厘米,長47.5厘米,寬36.2厘米,頂部微微凸起,通體覆蓋著黃金熔鑄雕鏤成的花飾,有玫瑰、鬱金香、康乃馨、百合和百日菊等。這些精緻的黃金花朵圖案,經由磨砂或拋光以提高亮度和體現柔軟感,花的莖葉捲曲成無比繁複的蔓籐紋飾,令人讚歎不已。

一般認為箱子的主人是路易十三的王后「奧地利的安娜」(Anne d’Autrich,1601-1666年,路易十四的母親和執政初期的攝政),她是金製花絲鑲嵌品的愛好者。花絲鑲嵌是一門金銀絲細工技術,採取點焊接方式或用小環,將平滑或盤曲的金屬細絲固定於金屬支架之上,藉助金屬細絲勾勒出螺旋或籐蔓紋樣。

透過這個箱子外邊的金製花葉飾,其內部覆蓋著的深藍色絲緞隱約可見。這種以精妙的鍛造技藝呈現獨特刺繡效果的手法,在17世紀備受崇尚。

金質鼻煙壺

帶路易十五像的鼻煙壺。(© RMN-GP(musée du Louvre)/Jean-Gilles Berizzi)
帶路易十五像的鼻煙壺。(© RMN-GP(musée du Louvre)/Jean-Gilles Berizzi)

這個1726-1727年間製作的鼻煙壺,高2.8厘米,長8.2厘米,寬6.2厘米,由十八世紀上半葉最受人尊敬的巴黎金銀匠Daniel Govers以黃金製成,飾以翡翠和鑽石,蓋子裡面是Jean-Baptiste du Canel繪製的路易十五的微型畫像。

它作為外交禮品贈送給了日內瓦地方行政長官路易.勒福爾(Louis Le Fort,1668-1743)。其上蓋的中央是代表太陽的阿波羅圖案,它的光芒是由交替點綴著的56顆鑽石和26顆祖母綠來體現。外殼四周是籐蔓、鮮花和綵帶的圖案,正面配有渦卷裝飾,嵌著一顆大鑽石。蓋子裡的水晶薄板下面,是一幅年輕的路易十五胸像,他身穿鎧甲,披著百合花圖案的貂皮披風。

這個鼻煙壺,以其豪華的材料、絢麗的曲線形式和彰顯王室特徵的太陽圖案,預示著即將興起的洛可可風格。它精緻的金銀雕鏤技術和巧妙的寶石鑲嵌技術,也令人印象深刻。

蕾捷斯卡王后的餐具

這套原來放在凡爾賽宮王后大櫥櫃內的餐具,是路易十五贈送給王后瑪麗‧蕾捷斯卡(Marie Leczinska,1703-1768)的,以紀念王太子路易-斐迪南(1729-1765,在即位前已經死亡,是路易十六、路易十八和查理十世這三位法國國王的父親)的誕生。為十八世紀法國王室僅存的洛可可風格的成套餐具。

茶、咖啡、巧克力等被當時的宮廷認為是很奇異時髦的飲料,所以這套餐具裡面包含有鎏金銀質的茶葉罐、咖啡罐、巧克力壺、香料盒(當時有在熱巧克力裡添加香料的習慣)、咖啡研磨機、貝殼形的小奶油壺、燭台、濾茶器、漏斗、糖鉗、長柄杓,還有一個鈴鐺。由亨利-尼古拉斯‧庫西內(Henri-Nicolas Cousinet,後來成為孔代親王的雕塑師)製作。

瑪麗‧蕾捷斯卡王后的巧克力壺,在1730年由亨利-尼古拉斯‧庫西內(Henri-Nicolas Cousinet)制。(© RMN-GP (musée duLouvre)/Jean-Gilles Berizzi)
瑪麗‧蕾捷斯卡王后的巧克力壺,在1730年由亨利-尼古拉斯‧庫西內(Henri-Nicolas Cousinet)制。(© RMN-GP (musée duLouvre)/Jean-Gilles Berizzi)

這其中,又尤以在1730年製作的巧克力壺最有特色,壺的下方還有一個加熱用的小暖鍋。這件工藝品,以鮮花、貝殼、蘆葦、波浪、棕櫚葉等形狀的精美裝飾圖案,完美展現了洛可可風格的奇思妙想和富麗堂皇的特徵。壺嘴和三個支腳都是海豚形狀的,代表著王太子(dauphin,與海豚是同一個單詞)。

餐具中的其它部份為瓷器:一個茶壺、兩個帶碟子的茶碗、兩個帶銀鎏金支架的杯子和一個糖碗。它們有些來源於中國和日本,有些是薩克森州(Saxe)邁森(Meissen)瓷器廠製造的,瓷器上的圖案充滿中國情調,反映了十八世紀早期歐洲對於東方特色的迷戀。

蓬皮杜玫瑰紅花瓶

蓬皮杜夫人的玫瑰紅花瓶。(©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Thierry Ollivier)
蓬皮杜夫人的玫瑰紅花瓶。(©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Thierry Ollivier)

蓬皮杜侯爵夫人(Madame de Pompadour,1721-1764)是一位十八世紀在法國的政治、藝術、文化領域有著舉足輕重作用的罕見女性。夫人的最大貢獻之一就是扶植了塞夫勒(S□vres)的王室瓷器廠(manufacture royale de porcelaine)。

這一對1758年製作的粉色花瓶,高31.2厘米,中央裝飾著布歇風格的天使圖案,配以鎏金青銅浮雕裝飾的烏木方形底座。花瓶的扶手形狀好像顛倒的耳朵,由讓-克勞德‧杜普雷斯提供模型。

花瓶以塞夫勒聞名的軟質瓷製成,有著奶酪般的肌理,與色料結合良好,形成一種無可替代的特別風格。另外,花瓶擁有美麗的燙金粉紅色的背景,這種塞夫勒特有的「玫瑰紅」彩繪顏色是受到了清朝粉彩的啟發,但更加艷麗華貴,非常適合當時流行的洛可可風格。在1758年的展會上,這對花瓶被譽為最新奇偉大的產品。

船型香水瓶

蓬皮杜夫人的粉紅色船型香水瓶。(©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Thierry Ollivier)
蓬皮杜夫人的粉紅色船型香水瓶。(©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Thierry Ollivier)

蓬皮杜夫人以賦予情調的生活方式與對感官形式美的大膽追求成為那個奢華時代的詮釋者。這只粉紅色船型香水瓶,是夫人為埃夫勒公館(hôtel d’Évreux,現為法國總統府愛麗捨宮)訂購的,與塞夫勒製作的大多數中國風裝飾品一樣,十分賦予幻想。

該軟瓷香水瓶制於1760-1761年,高39厘米,長36厘米。根據讓-克勞德‧杜普雷斯(Jean-Claude Duplessis,1747-1819)的模型製成:底部設置成花瓶形式;中間為粉紅色船型,其中式裝飾畫由查爾斯-尼古拉斯‧多丁(Charles-Nicolas DODIN,1734-1803)繪製;上部是一個鏤空的模擬船舶桅桿形狀的蓋子。

杜普雷斯從1748年起在塞夫勒瓷器廠擔任藝術總監,負責模具設計。他將青銅、銀器等金屬器皿的傳統工藝與洛可可藝術造型引入了瓷器設計與生產,是瓷器廠成功的關鍵人物。這只粉紅底色的香水瓶,有著塞夫勒最有名和最別出心裁的外形。

瓷器外框的座鐘

蓬皮杜夫人的座鐘。(©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Martine Beck Coppola)
蓬皮杜夫人的座鐘。(©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Martine Beck Coppola)

塞夫勒瓷器廠的特色還有,將瓷器與鎏金青銅、雕刻傢俱、銀器首飾、鐘錶等裝飾工藝相互結合,如精美的瓷器鑲接鎏金青銅的把手和底座、彩繪的瓷板鑲嵌在櫥櫃或桌面類型的雕刻傢俱上……並賦予瓷器以粉紅、翠藍、嫩綠、豆綠、紫色、鵝黃等等明媚嬌艷的色彩。

這只座鐘高30厘米、長22厘米,是用於蓬皮杜夫人的米納爾斯城堡(Chateau de Menars)的。表盤和機芯機械部份由讓‧羅米利(Jean Romilly,1714-1796,巴黎的鐘錶匠)製作,其餘部份在1762年由塞夫勒瓷器廠製作。

這只時鐘外形裝飾創新獨特,嵌在一個四條腿的瓷器外框上,表面中央為描金的貝殼渦卷裝飾框架,上端配有白色的花朵和葉子裝飾,側面和背面的圖案是瀑布般的多彩鮮花。其微綠(petit verd)的底色極為罕見,深受蓬皮杜夫人的青睞。

金質咖啡研磨機

蓬皮杜夫人的磨咖啡機。(© RMN-GP(musée du Louvre)/Daniel Arnaudet)
蓬皮杜夫人的磨咖啡機。(© RMN-GP(musée du Louvre)/Daniel Arnaudet)

起源於阿拉伯地區的咖啡,在1670年被介紹到巴黎,並成為宮廷和上流社會的時尚潮流。到了18世紀,其消費已經變得如此普遍,狄德羅和達朗貝爾在其偉大的著作——百科全書裡面,用了整個一章介紹如何準備咖啡。這只1756-1757年製作的咖啡研磨機,正好符合書中對小型便攜式咖啡機的描述。

該圓筒形研磨機高9.5厘米,直徑5.2厘米,正中部份略呈錐形,它由三部份組成:上部是研磨手柄,下部可擰開以除去咖啡。這件傑出的藝術品用料奢華,典雅的表面浮雕裝飾有三種不同的金色,描繪了產咖啡豆的灌木樹枝——綠金色的葉子、玫瑰金色的漿果,映襯在黃金色的背景之下,暗示著機器的功能。

這只機器,由18世紀最知名的巴黎珠寶商讓‧杜克赫萊(Jean Ducrollay,大約1708-1776年)為熱愛金銀器皿的蓬皮杜夫人製作,他擅長製作小型裝飾物品。

布歇的織錦畫掛毯

波旁公爵夫人(1750-1822年)拉塞宮睡房中,布歇的織錦畫掛毯。(© RMN-GP(musée du Louvre)Daniel Arnaudet)
波旁公爵夫人(1750-1822年)拉塞宮睡房中,布歇的織錦畫掛毯。(© RMN-GP(musée du Louvre)Daniel Arnaudet)

這幅戈布蘭掛毯長4.4米,寬3米,大約1775年製作,是冬天掛在波旁公爵夫人(1750-1822年)拉塞宮(l’hôtel de Lassay,現為法國國民議會議長官邸)睡房中的一套四件絲毛掛毯中的一幅。這組掛毯被稱為「眾神之戀」,展示了羅馬神話中的場景,除本掛毯外的其它三幅描繪的故事分別是:維爾圖努斯(Vertumnus,四季之神,花果之神)和波蒙娜(果樹女神)、維納斯(Vénus,愛和美的女神)從波浪中誕生、曙光女神奧羅拉(Aurore)和獵人賽伐勒斯(Céphale)。

此掛毯深紅色背景上精緻優雅的鮮花裝飾圖案,來自莫里斯‧雅克的繪畫;中央「賽琪與沉睡的丘比特」的故事場景,由弗朗索瓦‧布歇(François Boucher,1703—1770,1755年起任戈布蘭王室織造廠的藝術總監)設計。結合布歇畫作與雅克裝飾的掛毯,被認為是戈布蘭織造廠最珍貴成功的作品。這塊掛毯,保持了其最初的鮮艷色彩,美麗壯觀,是十八世紀制掛毯的一個完美例子。

駱駝柴架

瑪麗-安托瓦內特王后在楓丹白露宮的土耳其式閨房裡的青銅鎏金駱駝柴架,皮埃爾.古謝爾制於1777年。(© 2013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Thierry Ollivier)
瑪麗-安托瓦內特王后在楓丹白露宮的土耳其式閨房裡的青銅鎏金駱駝柴架,皮埃爾.古謝爾制於1777年。(© 2013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P/Thierry Ollivier)

瑪麗-安托瓦內特王后在楓丹白露宮的土耳其式閨房裡,有一對青銅鎏金的倒式駱駝柴架,高32.5厘米,長25.5厘米,寬11厘米。作為壁爐的裝飾,這對賦予偉大原始創意的青銅柴架,喚起了人們對路易十六統治末期宮廷流行的土耳其風格的追憶。

當時,宮廷對描繪東方奧斯曼帝國的故事深為著迷,「土耳其式房間」很受歡迎:阿圖瓦伯爵(查理十世登上王位前的封號)在凡爾賽宮有兩間;安托瓦內特王后在楓丹白露宮建了一間;而她的妹妹,伊麗莎白夫人,也有一間在蒙特勒伊城堡(château de Montreuil)裡。

王后的這間土耳其式閨房委託盧梭(Rousseau)兄弟建築,青銅傢俱是由皮埃爾.古謝爾(Pierre Gouthière,1732-1783,十八世紀法國最偉大的青銅工匠,被路易十五冠以金銀匠之王的封號)製作。這對青銅器柴架,顯示了古謝爾獨具的匠心和無與倫比的技巧。動物本身並不十分逼真,但它們毛髮和鞍具的細節非常到位。

瑪麗-安托瓦內特的瑪瑙和黃金香爐,1784年制。(© RMN-GP(musée du Louvre)Martine Beck-Coppola)
瑪麗-安托瓦內特的瑪瑙和黃金香爐,1784年制。(© RMN-GP(musée du Louvre)Martine Beck-Coppola)

獨腳小圓茶桌,在杜巴利伯爵夫人路維希安城堡音樂館的橢圓沙龍。(© RMN-GP(musée du Louvre)Daniel Arnaudet)
獨腳小圓茶桌,在杜巴利伯爵夫人路維希安城堡音樂館的橢圓沙龍。(© RMN-GP(musée du Louvre)Daniel Arnaudet)

責任編輯:德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從太陽王路易十四至高無上的濃墨重彩,到「受愛戴者」路易十五的鮮艷與豐富,最後還有其繼任者路易十六年間的和風暖色……經耗資2600萬歐元、歷時九年有餘的封閉籌建,盧浮宮博物館為這三代法王時期的藝術品新開闢的裝飾藝術展廳,以不失嚴謹的法式館藏手法,呈現出一個異彩紛呈的天地,讓觀者重回法蘭西稱雄歐洲、法式藝術令世界神往的輝煌年代。
  • 在古典傢俱領域,法國是歐洲傢俱史上影響力最大的國家。而從17世紀中葉到18世紀的法式傢俱,在造型、技術、裝飾和材料上所具有的開創性和非凡技藝,更是現代都無法企及的高峰。在盧浮宮博物館為從路易十四到路易十六這三代法王時期新開闢的裝飾藝術展廳,豐富多彩、精緻典雅,風格各異的法式傢俱琳琅滿目,從17世紀中期的大櫥櫃到路易十五風格的曲線,再到18世紀末的直線條,每件陳列的傢俱都猶如藝術品一般。
  • 奧古斯都堡, 洛可可, 布呂爾, Brühl, 蒼鷺, 禮拜堂, 會客廳, 餐廳, 主階梯
    從科隆(Cologne)順著鐵路南下,短短車程便能抵達布呂爾(Brühl)小鎮,出了火車站,迎面而來就是經典著名的洛可可風城堡——奧古斯都堡(Augustusburg Palace)。
  • 構圖
    格洛弗在網站上將三分法描述為是「有瑕疵」和「懶惰的」。儘管這個方法適用於非常簡單的鏡頭,但是在更複雜的情境和要提高構圖深度時,它就會失靈了。
  • 大瘟疫發生最令人恐懼的景象之一就是目睹人們大規模的死去,屍骨堆山,多得來不及清理,遺體不分貴賤地腐臭潰爛,悲慘景象就像人間地獄。凡是經歷過大瘟疫的倖存者必然會被這些恐怖的畫面深深烙印在腦海中。
  • 在西羅馬帝國滅亡後的歐洲中世紀,也發生過多次瘟疫。這時已經是基督教的全盛時期,那麽基督教徒怎麽面對瘟疫呢?
  • 有一幅法國十九世紀畫家居勒-埃里·德洛內描寫的《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特別具有深意。
  • 在西方描寫瘟疫的繪畫作品中,以普桑的《阿什杜德瘟疫》最為著名,許多關於瘟疫的繪畫都以它為藍本或參考。
  • John Boyd Textiles, 馬毛編織
    馬毛是獨一無二的布料。不僅耐用度超過百年以上,而且也「通過所有的防火測試、火柴和香菸測試」「它也通過了所有聲學測試,所以它其實也有用在許多現代設備像是音響室和電影院裡。」由於這些獨家特性,才讓馬毛成為歷久不衰的多功能布料,就像我們祖輩流傳下來的古董家具一樣。
  • 位於英國倫敦的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博物館之一,擁有大量收藏品,經常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造訪。但受到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的影響,該館目前關閉。也因為如此,該館將網上收藏品增加至大約450萬件,供人們在家裡參觀,而且允許人們免費使用其中大約200萬件的圖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