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遭同僚排擠 原來是七百年前欠的債

作者:天羽
font print 人氣: 903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人們在遇到麻煩時,總感嘆人世不公,甚至怨天怨地。如果能夠看見因果輪回,或許會發現人世間的恩怨得失都是有原因的。也許是自己在前世或更久遠的年代,也同樣這樣對待過別人。

通判使羅仰山,在禮曹為官時,受到同僚的排擠,他的每一舉動都被掣肘,每一邁步都似走在荊棘叢中。然而他的性格一向迂腐呆板,毫不靈活,便漸漸積憤成疾。

一天,他正悶悶不樂地坐著,忽然做夢來到一座山裡。山中水流花開,風清日麗,風光宜人。羅仰山頓時覺得神思開朗,鬱悶全消。他沿溪散步,見到一所茅舍。有位老翁請他入坐,二人談得很投機。

老翁問他怎麼像生病的樣子,他向老翁詳細陳述了自己的苦境。老翁長嘆說:「這是有夙因的,只是閣下不了解罷了。閣下您七百年前是宋朝的黃筌,您的同僚對頭就是南唐的徐熙。」

原來,徐熙的畫品,本來高出黃筌之上。但黃筌恐怕他奪走自己的供奉之寵,就巧詞排斥壓抑徐熙,致使徐熙貧困落魄,飲恨而死。老翁繼續說:「以後輾轉輪回,兩人長期沒有相遇。今生業緣湊合,徐熙才得機報宿仇。他加諸在您身上的不幸,正是您曾經加在他身上的不幸,您又有什麼可以憾恨的呢?」

五代十國時期,花鳥畫共分兩派,一派以黃筌為代表,「鉤勒重彩,濃豔富麗」;另一派則以徐熙為代表,「沒骨漬染,輕淡野逸」。當時被評價為「黃家富貴,徐家野逸」。

唯黃荃供職西蜀畫院,先後達40年之久。他曾貶斥徐熙為「粗惡不入格」,不允許徐熙入畫院。但後來到宋朝時,徐熙的畫大受讚賞。

「世上的事情,大體上沒有往而不復的。往而必復,這是天道;有恩必報,這是人情。既然已經種下因,終究是要結出果。因果氣機的感應,同磁石吸針,沒有靠近也就罷了,一旦靠近就會牢吸不離。怨恨的糾結,如同火石含火,不觸則已,一觸就會激發生火。冤結一直不消釋,就像隱伏的疾病一樣,必然會有驟然發作的那一天。」老翁幽幽地說道,「冤家終究要相逢,就像旋轉的日月一樣,必然會有互相交會的那一刻。可見,種種害人之術,恰好是用來害自己的啊!」

老翁最後道出自己與羅仰山間的因緣,「我在以往的生涯中與您有過舊交,由於閣下您一直未能醒悟,所以特來講述您憂愁難關的根本來由。您與他的冤仇已經了結,從今以後,小心不要再造因就可以了。」

羅仰山聽後,輕鬆地解除了抑鬱思想,得失成敗的心思頓時一乾二淨。幾天之後,疾病就徹底消失了。

夢中的點化,大概也是緣分所致。在西方流行的催眠術療法,可以回溯前世,找到一個人的真正病因,原理是相同的。@#(事據:閱微草堂筆記)

 

點閱夢境故事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shown)夢境給人類所提供的信息量太多、太大了,是任何其他的預測方法所不能夠相提並論的。
  • (shown)從那些與文字有關的夢例中我們看到,漢字是神傳文化,漢字的音、形、義也都是有內涵、有原因的。
  • (shown)正如《聖經》中所說的:人躺在床上沉睡的時候,神就用夢,和夜間的異象,開通他們的耳朵......
  • (shown)筆者在寫作本文的開始和寫作過程中,也曾經至少做過五、六個與本文有關的夢。
  • 宋江做了一個奇夢,他隨青衣童子來到了一座神仙宮殿。九天玄女告訴他,宋江原本是天界星主,因為魔心未斷,道行未完,所以玉帝暫時罰他謫降人間。九天玄女傳授他三卷天書,讓他替天行道。
  • 有人做這樣的夢,不僅美餐一頓,還知曉了前世今生。更特別的是,當事人醒來後,口中仍有餘香。在這些奇特的夢中,肉身像是元神寄宿的「客店」,肉身沉眠時,元神開始大顯身手,往往結果出奇驚人。
  • 清朝時期,一個少年進京趕考夜宿蓮花宮,偶做奇夢,竟是故地重遊。夢中吃下的供棗,竟是僧眾祭祀他的供品,夢境與現實如何交疊?另一個英俊的少年,偶游寺院看到了一張畫像,從此不敢再踏入寺院。他又留下了怎樣的故事?我們擷取文人子集,為您道來官場奇聞。
  • 在三足鼎立、風雲詭譎的三國時代,機深智遠、智勇雙全的程昱為何會歸到曹營之中呢?程昱好像有特殊的感通能力,知道天命所任。少年時的程昱曾有有個奇偉的夢,預告他的未來。
  • 有一個貧窮的秀才,以教書為生。在馬姓主人的幫助下,秀才成了富翁。主人去世後,他想盡辦法侵占了馬家財產。然而,一個奇異的夢,打破了心中的貪婪;另一個奇異的夢,道出了曲折盡頭,會有福地洞天。
  • 夢與現實,真的分不清了,有人認為現實本身就是一場夢,真的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