誹謗佛法 枉為人師

font print 人氣: 711
【字號】    
   標籤: tags: , ,

清代著名學者紀曉嵐的叔父紀婺庵,親自遇到一件事,他對紀曉嵐敘述道:有一個私塾教師,平日滿口仁義道德,行為卻十分鄙俗。他經常誹謗佛法,在道路中見到僧人也會出言不遜。

這天,有一位僧人來到學堂的附近,敲著木魚向周圍的居民化緣。那個教師從學堂出來對僧人訓斥說:「像你們這種人,平日盡講些歪理邪說欺騙百姓,我早就討厭極了。我們乃聖賢之徒,這裡是宣講仁義之地,你竟跑到這裡來要飯,休想!」

僧人說:「先生何苦如此相逼?」他仍然不走。

那個教師轉身從學堂裡拿出他平時體罰學生用的教鞭,朝著僧人狠狠的抽打。僧人從地上站起來,拍拍衣服就走,邊走邊說:「你這人太惡了!」僧人放在地上的一個大布袋子,還丟在那裡沒有帶走呢!

私塾的學生們見到僧人丟下的大布袋子很好奇,用手一摸,裡面裝的好像是銀錢之類的東西。

學生們就想打開布袋去拿,有人說:「這些錢我們要平分!」那個教師說:「先不要動,再等一會兒。那個僧人如果還不來,我們就打開先數清裡面一共有多少錢,再決定怎麼分,要聽我的話不許爭!」

於是,師生一邊望著大布袋一邊等待著。等了一會兒,教師說:「等到現在那僧人還不來,我們就打開布袋數錢吧!」剛剛把布袋打開,卻不料「嗡」的一聲,飛出許多大馬蜂,朝著那些積極要分錢的學生,特別是那個教師的臉上飛去。一時間,群蜂飛刺,眾人亂嚎!

很快,師生們面目皆非,腫得不像人樣了。這時周圍的居民聞聲趕來,驚問所以然之故。這時,那位僧人進到學堂問說:「你這個滿口仁義道德、竟敢誹謗佛法的教師,怎能帶著學生私分我的錢財呢?」說著提起他的大布袋子,就往外走。

僧人剛走出學堂門口,又轉回身來雙手合掌,對那個教師說:「冒犯您這位聖賢了,請原諒!」前來觀看的那許多居民,都咯咯地笑出聲來了。#

(以上譯述,事據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卷二》)

——轉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王書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鈕婆婆有個孫子叫萬兒,才五、六歲就跟著祖母一起到了關家。關家也有個男孩子,名字叫封六,年紀和萬兒差不多....
  • 朝時,張允濟在武陽縣做縣令。當時,武陽旁邊的元城縣有個人,把一頭母牛托給丈母娘家餵養,自己到外地打短工去了。幾年以後,那人從外地回來,到丈母娘家去討牛。只見當年的母牛已經生下了好幾頭小牛,大牛、小牛都養得肥圓滾壯,煞是可愛。
  • 思兢生在武則天當政時期,為人聰明精細,有勇有謀。有一年,一個仇家控告崔思兢的堂兄崔宣謀反,這個罪名可不輕,一經查實就會滿門抄斬。朝廷收到控告狀後,委派御史張行岌主持審理這件案子。張行岌接手後,先派人把崔宣看押起來,準備著手進行調查。
  • 有農村的人來賣糧,或城市的人來買糧,李玨都是把升、斗交給顧客,讓他們自己量米,他從不計較當時糧價的貴賤...........
  • 以當今的眼光看,各類珠寶首飾中,戒指應當是最具儀式感的一款配飾。無論是貴重的求婚鑽戒、婚禮上互換的對戒,或是老夫老妻日常配戴的戒指,都默默傳遞出婚姻聖潔與幸福的意味。這些源自西方的戒指文化,已經佔據我們的內心多年。
  • 「一簪一珥,便可相伴一生。」簪指綰髮或妝點的頭飾,珥指或簡約或繁麗的耳飾。精煉的語言,描摹出古代女子的妝飾風華,以及那份沉靜懷舊的繾綣心曲。時光流轉,簪釵等頭飾,到如今已不多見。唯有耳畔點點珠翠光華,仍然熠熠生輝,真正成為不可或缺的閨中良伴。
  • 《乙巳占》是唐代預言大師李淳風的天象預言大作,然而《乙巳占》日蝕占對應於現代社會,還具有感應力嗎?本文作者同時運用現代科學數據,補充了一個新觀點。
  • 齊國強大開明的大國氣象,孕育了稷下學宮群星閃耀的盛景。在齊國最強盛大的時期,稷下學宮學者雲集,從者數千,是天下學子最嚮往的文化聖地。大約在齊宣王晚年時,一個十五歲的少年,風塵僕僕從趙國來到了高門大屋的學宮外。
  • 大儒孟子之後,稷下學宮突然出了一位奇人,帶來一套高深莫測的學說。他常常向人們闡述弘大不經、怪誕離奇的觀點:「開天闢地以來,社會按照五行相勝的關係更替、循環,比如虞屬土德,夏屬木德,商屬金德,周屬火德。每當一個朝代將要興起,上天會降下祥瑞昭示於人。」
  • 小小樓閣,典藏萬卷書籍;方寸天地,包羅千載文明。藏書樓,即古代文人珍藏圖書典籍的地方。在塵世間某處安靜的角落,它默默地存放著浩如煙海的累累書冊,見證了中華文明的著作之富和詩文之盛。它更是富有生命力的,孕育了一個個書香世家,以及歷史上數不盡的風流雅士。書中自有黃金屋,家有萬卷藏書者,便擁有了人生最寶貴的精神財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