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賞析:〈雄雉〉

作者:明珠

詩經賞析(小玉/大紀元製圖)

  人氣: 1592
【字號】    
   標籤: tags: , , ,

詩經國風邶風.雄雉》

雄雉于飛,泄泄其羽。
我之懷矣,自詒伊阻。

雄雉于飛,下上其音。
展矣君子,實勞我心。

瞻彼日月,悠悠我思。
道之云遠,曷云能來?

百爾君子,不知德行。
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註釋:

1. 雄雉于飛,泄泄其羽:雉,音智;野雞。古人認為野雞的種類很多,《說文》:「雉有十四種。」于飛,偕飛或在一起飛。泄泄,音異;弛緩、緩飛貌。「泄泄其羽」指突然收起翅膀緩飛貌。朱熹《詩經集傳》:「泄泄,飛之緩也。」

這兩句的大意:幾隻野公雞在一起飛,它們突然收起翅膀放緩飛行。(言外之意,發現野母雞了。)

2. 我之懷矣,自詒伊阻:懷,本義為懷念、思念;本詩指心裏有放不下的事情或執著。《說文》:「懷,思念也。」詒,音怡;遺留。《說文》:「詒,相欺詒也;一曰遺也。」伊,這些或那些。阻,阻礙、困難、麻煩。這兩句大意:因為我們心裏有放不下的事情(或指心裏有執著不放的東西),所以我們在生活中遇到的那些麻煩都是自找的。

3. 雄雉于飛,下上其音。展矣君子,實勞我心:音,指野雞的叫聲。下上其音,指下面的野母雞和上面的野公雞叫聲互相應和。展,誠信。勞,音義通「擾」,擾亂。

這四句的大意:野公雞在天上飛行,聽到野母雞在下面的叫聲就與其應和(言外之意,野公雞無法繼續飛行了)。想成為一名誠實守信的君子,人世間有很多東西在擾亂著我們的心。

4. 瞻彼日月,悠悠我思。道之云遠,曷云能來?瞻,音沾;仰視。《康熙字典》:「【韻會】仰視曰瞻。【詩.邶風】瞻彼日月。【禮.曲禮】視瞻無回(進入別人的房間,目光不要東張西望、上下掃視)。」悠悠我思,形容思緒遼闊而深遠。道,本詩指天地間的至理大道。曷,音義通「何」。

這四句大意:抬頭仰望日月星辰,我們會有很多的思考和疑問。道,他看起來離我們是那麼的遙遠;怎麼才能讓自己入道呢?(或者說:要怎麼做,天地間的至理大道才會在我們的心中顯現呢?[曷云能來])

5. 百爾君子,不知德行。不忮不求,何用不臧:百,百人或一百多人。爾,你們。君子,本詩指大學的學生;當老師的都希望自己的學生能成為君子,所以以君子來稱謂學生也是在激勵學生去做好。忮,音制;妒嫉。《莊子.齊物論》:「大勇不忮。」求,貪求。臧,音髒,善。

這四句詩的大意:你們這一百多名學生,現在還不知道如何提高自己道德及品行的品質。(其實只要你們能)不妒嫉,不貪求(指不去貪求不屬於自己的名和利),怎麼會不善良呢?(或者說,怎麼會不變好呢?)

賞析:本詩的作者為南宮括[1]。南宮括於周文王在世時就是五位賢臣之一,不管是正史還是野史,都有很多他的記載及傳說。

傳說中南宮括是中華民族南宮姓氏的始祖,他不僅文采斐然,而且武功高強,善使一口大砍刀,有萬夫不當之勇。周武王滅紂後,南宮括被封為大宗伯(九卿之一,分管禮樂等)。在周成王初期(周公旦輔政期間),南宮括依照周文王留下的禮制,在王都的郊外建起了西周王朝的第一所高等學府――大學(太學)。

王都大學校址稱為「辟雍」,所有的建築頂部為圓,基座為方,象徵著「天圓地方」的儒家學說;王都大學四周環水,象徵苦海無邊,人都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必須經過修煉才能返回天上的家園。只前門有一便橋通向外界。

王都大學第一屆學生中就有周成王,還有朝廷中「士」以上官員的嫡長子,三公的嫡子等。這些學生的年齡都在二十歲以下,十四五歲以上。因此,第一屆的學生只有一百多名。大學的教學、教務等具體事情由南宮括(大宗伯)的部屬大司樂(亦稱為大樂正,中大夫)、樂師、大胥、小胥等官員負責處理。由於周朝的第一所大學是南宮括主持建立起來的,用現代的話說,他等於是周朝王都大學的第一任校長(古代學校沒有這個職位及稱呼)。所以在秦漢以後,古人也將「皇室及王侯子弟的學宮、太學」稱為「南宮」[2]。

〈雄雉〉這首詩是南宮括在第一屆新生開學典禮上的致辭,後來此詩亦成為王都大學學生的座右銘。之所以採用「邶風」這種曲調形式唱誦自己的原創詩詞,是因為周武王在滅紂後,將紂王的嫡長子武庚及部分商朝遺民分封在邶這個地方,「邶風」其實是商朝的「國風」,她的曲調形式是商朝的開國聖王成湯傳下來的。因為夏朝及商朝都有大學,只是稱呼不同而已。所以,用「邶風」來創作及唱誦詩詞,有承前啟後的意謂。

用唱詩句來表達自己的意見,是周朝時期主流社會的人們聚會時高雅的交流形式之一,《春秋三傳》中記載了很多這樣的事例,各位讀者還可以參考〈綠衣〉這首詩篇的賞析。

雄雉于飛,泄泄其羽。我之懷矣,自詒伊阻。幾隻雄雉在一起飛,它們突然收起翅膀放緩飛行。因為我們心裏有放不下的事情(執著不放的東西);所以,我們在生活中遇到的那些麻煩都是自找的。

幾隻雄雉本來在一起飛,突然都放緩飛行,是因為受到下面雌雉的吸引,因此而「不能奮飛(〈邶風.柏舟〉)」。當人在執著於常人的名、利、情,受其誘惑而無法割捨時(就如同雄雉受雌雉的誘惑而無法繼續飛行),在校的學生就有可能學業無成;在朝為官的官員就有可能會做錯事甚至造業,給國家、家庭、個人都造成損失。

第一章通過「雄雉于飛,泄泄其羽」的現象來比喻及告誡大學的學生們,不要被常人的名利情所誘惑,否則出現的麻煩都是自找的。

雄雉于飛,下上其音。展矣君子,實勞我心。雄雉在天上飛行,聽到雌雉在下面的叫聲就與其應和(言外之意,雄雉不再繼續飛行,並且與雌雉混在一起了)。想成為一名誠實守信的君子,人世間有很多東西在擾亂著我們的心。

「下上其音」是指下面的雌雉用其叫聲誘惑著在天上飛行的雄雉,雄雉不僅「泄泄其羽」無法繼續飛行,還與雌雉的叫聲相應和(比喻與其同流合污了)。以之教導學生,想成為一名遵循周禮、誠實守信的君子,就要禁得起常人名利情的誘惑,而且不能與那些道德不好的人同流合污,不然就有可能如雄雉那樣「半途而廢」。

瞻彼日月,悠悠我思。道之云遠,曷云能來?抬頭仰望日月星辰,我們會有很多思考和疑問。道,他看起來離我們是那麼的遙遠;要怎麼做,天地間的至理大道才會在我們的心中顯現呢?[曷云能來])

這一章的言外之意是說,只有入道得正法,才能瞭解宇宙的奧祕

百爾君子,不知德行。不忮不求,何用不臧?你們這一百多名學生,現在還不知道如何提升自己道德及品行的品質。(只要你們能)不妒嫉,不貪求(指不去貪求不屬於自己的名和利);怎麼會不變好呢?

本詩的第四章直截了當地告訴學生們,想入道得法,必須從不妒嫉不貪求開始。也就是從做好人開始,逐漸地提高自己的道德品質,才能入道得法並逐漸了解宇宙的真相。。

孔子在《論語.子罕》中曾講解過本詩第四章的內涵。

子曰:「衣敝縕袍,與衣狐貉者立而不恥者,其由也與?『不忮不求,何用不臧?』子路終身誦之。」子曰:「是道也,何足以臧?」

孔子說道:「穿著舊的內有爛棉絮袍子的人和穿著狐貉皮衣的人一道站著,不覺得慚愧的,恐怕只有仲由吧!《詩經》上說:『不嫉妒,不貪求,為甚麼不會變好?』子路聽了,便老念著這兩句詩。」孔子又道:「僅僅這樣做,怎樣能夠好得起來呢?」

孔子的這段話有很深的內涵。筆者解讀出一個言外之意是說,看到別人有好的地方,我們既不去妒嫉,也不去貪求那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金錢、美女、名利地位等),按這樣的心性標準去為人處事,個人的道德品質也會逐漸提升。而子路只是嘴上念著「不忮不求,何用不臧?」卻沒有在現實生活中照著去做,那道德品質怎麼能好起來呢?

結語:通過筆者講解〈雄雉〉這首詩,我們可以明白古人辦學的目的是把提升學生的道德品質擺在第一位的,所以南宮括說:「你們這一百多名學生,現在可能還不知道如何提升自己的道德品質(百爾君子,不知德行)。其實我告訴你們,不嫉妒,不貪求,德行怎麼不會變好呢(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孔子在《論語》中也特地強調了,只是在嘴上念著「不忮不求,何用不臧?」還不夠,必須在現實生活中照著去做才行。

現代社會有些人把培養出來的學生能當大官、發大財、出人頭地當作辦學成功的標誌,並以自己的學生能出一兩個大官或大款而沾沾自喜;他們強調的是「個人奮鬥」,至於個人奮鬥過程中是否有不道德的行為卻很少有人去深究。筆者個人淺見,如果不首先注重對學生道德品行方面的教導,只注重生活技能方面的教學,那就是誤人子弟。因為道德敗壞而技能好的學生,他有可能會用技能去幹壞事;而且道德敗壞的人當了大官,他做的壞事所造成的惡果就更大,他面臨的結局就更可怕,甚至有可能會禍及家人。善惡有報是天理的緣故啊!

中國大陸的社會,現在假貨到處都是,各種詐騙案件層出不窮,有很多道德敗壞的人利用所學到的高科技來做假貨、有毒食品行騙及害人;我們身為小學、中學、大學的教師同行們不妨捫心自問地想一想,在教學時是否有首先注重對學生道德品質方面的教導(包括教語文的教師)?如果沒有,在教學生技能的時候,是不是也在把犯罪的技能教給學生了?還有,一些騙子華麗動聽的語言是從哪裏學來的?整個社會的人都深受其害,包括那些騙子。古人云: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附註1]依《史記》上記載的名字。孔子的一名弟子為「南宮適」,古代的典籍常把這兩個名字混淆。據《尚書.周書.君奭》記載:「惟文王尚克修和我有夏(由於周文王能夠尊崇及勝任於施行教化、和洽我們中國的各諸侯國);亦惟有若虢叔(因此才有了像虢叔這樣的人才),有若閎天,有若散宜生,有若泰顛,有若南宮括。」

[附註2]《史記.儒林列傳》:「高祖過魯,申公以弟子從師入見高祖於魯南宮。」張守節正義引《括地志》云:「泮宮在兗州曲阜縣西南二百里魯城內宮之內。鄭云泮之言半也。言其制半於天子之璧雍。」南朝.梁簡文帝《相宮寺碑》:「五明盛士,並宣北門之教;四姓小臣,稍罷南宮之學。」《宋史.真宗紀二》:「詔南宮北宅大將軍以下,各勤講肄,諸子十歲以上並受經學書,勿令廢惰。」《宋史.職官志五》:「咸平初,遂命諸王府官分兼南、北宅教授。南宮者,太祖、太宗諸王之子孫處之,所謂睦親宅也。」@*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首詩說的是慈母文羋和她七位兒子的故事。魯僖公十七年。孟夏四月,七位孝子從齊國國都臨淄出發,徒步五千多里,歷經半年,送母親文羋回歸楚國。七位孝子後來都成為楚國的上大夫,《左傳》及《史記》破例記載了這個結局,因為〈凱風〉是他們寫的,而且文羋及七位孝子的故事在當時可謂家喻戶曉。
  •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筆者認為這一章的詩句用白話翻譯出來會破壞她的意境。千百年來,古人對美女描寫的詩篇有很多,能超越這一章詩句的卻很少見。這一章的每一句都押韻,不僅讀起來句句優美,而且每一句都令人遐想連翩,
  • 我們將本詩的第一章四句與《禮記》的相關規定一對照,就會發現,沒有經過諸侯夫人從小正統培養的州吁做了一件多麼傻的事啊,簡直是跟周禮的規定對著幹。孟夏四月,天子及諸侯國君要做什麼事,官員及老百姓要做什麼事,《禮記》中有詳細的規定。
  • 終風且霾,惠然肯來;莫往莫來,悠悠我思。那一段日子,風中還夾雜著大量的霧霾;(他在朝廷中對別人也是一臉陰霾),他有時自我感覺順心時會來看看我;我卻希望他別讓我去侍寢(莫往),也別再來找我(莫來),我有自己的事情須要思考。
  • 日居月諸,照臨下土。 乃如之人兮,逝不古處。 胡能有定?寧不我顧?
  • 燕燕于飛,下上其音。之子于歸,遠送於南。瞻望弗及,實勞我心。燕子從南邊飛回,忽上忽下嘰嘰喳喳地叫。姑姑要出嫁,我送她到國都的南郊。直到看不見她的送親車隊,(此時燕子的叫聲)聲聲讓我揪心。
  • 綠色為間色(閒色),黃色為正色。現在把黃色當成了陪襯,綠色當成了主色,這顯然有違古代聖人留下來的禮制,看過去也很不協調。
  • 汎彼柏舟,亦汎其流。用柏木做的小舟在水中漂浮,(而且)它隨波逐流。
  • 在那些葭草初生的春季,(天子田獵時)對五隻野豬只射出一發箭矢。言外之意:天子仁慈,有好生之德,田獵時不忍心把所有野獸都殺了。
  • 用一顆「獨繭」來繅絲,抽出來的絲最均勻,每一縷絲都是一樣的粗細,一樣的強度;這樣合股織成的綸線的強度及韌性最好,釣魚才能釣得多。以此來借喻王姬和姜得的婚姻好合(如絲合成綸)、德行及容貌般配;他們組成的家庭會興旺發達,他們將來治理的諸侯國會國泰民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