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劍龍先生(10)

作者:杜若

每一個民族的起源伴隨著神話;每一種文化的開端伴隨著對神的信仰。圖為畫作《悲喜淚》局部。(張昆崙/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40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17. 巴黎鐵塔(1)

安卿要去法國談生意,帶上妹妹一同去「浪漫之都」。很早之前,安歌就想去巴黎的埃菲爾鐵塔,想瞭解個究竟,這渾然的一塊鐵物,為何成了巴黎的座標。

項目談妥後,他們直衝閃亮的蒙田大道和香榭麗舍大街購物。沿途領略世界頂級奢侈品,享受高級餐廳的誘人美食。

琳琅滿目的櫥窗飾品,來往穿梭的行人,像是飄在巴黎街上的一股風,人還沒有看清楚,但眼睛已經抓拍那些時尚的配件,留下定格的瞬間。

這些都讓安歌不停地滑動手機,抓拍街景,這足以成為她向國內姐妹們炫耀的資本。

最後,他們拖著疲憊的身軀轉到埃菲爾鐵塔,一邊是搖曳浮動的時尚風情,一邊卻又是令人震動的另一番風景。

來自中國大陸的遊客,在埃菲爾鐵塔前,對這塊渾然的鐵物,似乎並無幾多興致。反而是不約而同地駐足在法輪功的真相展板前,靜靜地看著,有時又會忽然變得十分踴躍。

浮動的心,在這裡獲得安然和寂寧。他們安寧的神情,似乎在訴說,時代的主題,或許沒有甚麼能和自我挽救相提並論吧。

有一位「三退」的義工正在給一群年輕人講大陸官員腐敗,集體罹患「憂鬱症」的時事消息。有一份中紀委內部統計資料顯示,中國大陸各級別官員失蹤、外逃、自殺死亡者多達16,000多人,其中有1,200多人選擇自殺。

中共官員作為特權階層,高享各項福利,遠高於普通百姓。就這樣,中共官員自殺率還是飆升,那不是很奇怪嗎?

中國大陸賣官明碼標價,縣委書記三十萬,局長十萬,最低副鎮長五萬,四十六個二奶、四十六套房……

不久前,曾擔任駐法中使館外交官的吳建民曾發誓「我若賣國,出門撞死」!沒想到他真的死於車禍。

這誓不可以隨便發,且「賣國」的概念很廣,像江澤民直接簽約出賣國土是賣國,那些幫著江澤民幹些斷送國家前途,斷送子孫的未來,這都是賣國。

中共和江澤民破壞中華傳統文化,迫害正統信仰,這同樣也是賣國。

一個小夥子說:「阿姨,我們聽明白了。這些事兒,我們在中國比您聽的多了!我們一天到晚的上網,看的都是共產黨腐敗的事兒,對我們一點都不新鮮,看得都很生氣!現在當官的都這樣,誰信他們。」

這小夥又一字一句的特別強調:「我們可都沒入黨!不是說退黨,我們都不入黨!」

義工說:「聲明三退,不只是黨員,當過中共團員、少先隊員也要聲明退出。因為少先隊、共青團也是共產黨的附屬組織,大家加入的時候,都舉著拳頭宣過誓。發過毒誓不聲明作廢,就會帶來生命危險。不退,不就成了它的堅定分子?」

另一個小夥子說:「我們在國內,每天『翻牆』看國外的消息,心裡早就炸了,早就動搖了,早就不是堅定分子了!我們可從來不做共產黨的一分子。哎,我說,我們都退吧!」

於是,十幾個年輕人全都回應爽快地退了,身上的邪惡印記抹掉了,人也精神清爽了,看著他們更顯朝氣,更顯英俊。

18. 巴黎鐵塔(2)

有個官員模樣的遊客,帶著幾個隨扈,聲音高調尖刻的說:「法輪功叛國反黨!」

這群年輕人一聽,說道:「唉,這位先生,您還不知道,叛咱百姓,叛咱中國的是江澤民,是共產黨。法輪功只反對害人的邪東西。那些包奶成群,腐敗墮落的貪官污吏才是在禍國反黨。共產黨講假惡鬥,法輪功講真善忍,誰正誰邪,您真的看不出來?」

有個帥氣的小夥子,說:「看來您是不了解法輪功。法輪功能讓人修心向善,做一個好人,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二是法輪功對祛病健身很有奇效,這已得到醫學界的證實。因為法輪功是佛法,才會有這樣的奇效。」

那官員一聽「佛法」二字,猖狂的表情,收斂了一些。在中國,他雖不是見廟就進,見佛就拜,但還是知道一點反對佛法的下場。

中國歷史上,「三武一宗」滅佛的法難,哪個參與的,執行的,可都是沒甚麼好下場。因謗佛毀道遭惡報的,被滅國的,史上記載的真人實例可有不少。

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後周世宗這四位滅佛的皇帝,都是天不假壽,中年早逝。北魏太武帝被宦官所殺;北周武帝是身染惡疾,遍身肌膚潰爛而死;唐武宗過量吞服道士的丹藥,中毒死亡;後周世宗被惡疾纏身,在病魔的折磨中痛苦死亡,後周隨著他的死亡,也隨之滅亡。

人要有了一點正氣,他能在瞬間明白很多道理。束縛人的那些結,也會被一一解開。

「你們說法輪功好,那為甚麼還要遭迫害?」這當官的身在體制內,各種銅臭味,糜爛味,腐敗味實在聞得太多了,乍一聞「蘭香」,鼻子還有些遲鈍。

90後生,可是年輕可畏。別看他們平日紈袴,追星捧月。可到關節點,他們心裡可是有一道槓桿兒,能翹起很多的東西。

「羅馬帝王尼祿迫害基督徒,基督徒就不好了嗎?雅典法庭毒死蘇格拉底,蘇格拉底就有罪嗎?共產黨六四殺學生,這些大學生就錯了嗎?難道符合共產黨的,邪的也可以說成正的?不符合共產黨的,正的也可以說成邪的嗎?」

「您也是官,甚麼沒見過,體制內的潛規則,您可比我們清楚。江澤民和中共講假惡鬥,講無神論。他就因這一個妒嫉的念頭導致了人間這場悲劇。」

年輕人說到「人間」二字,語氣就特別的有份量。在他們的眼中,這場迫害是對這個世界道德的摧毀,是反天反地反人的悲劇和災難。

可能,人們並不相信,一個人的妒忌會導致戰爭和災難。

在歷史上,龐涓妒忌孫臏,而不顧同窗之情,設計陷害孫子,並挖去了他的膝蓋骨,使他成為殘疾人。

成吉思汗的結義安答劄木合,因為妒忌鐵木真的寬仁和聲望,因此背信棄義,糾結各部,兵分十三翼,與鐵木真大戰。

神話小說中,元始天尊命姜子牙去封神。申公豹看姜子牙又老又沒甚麼本事,卻能得到天尊法旨,因此妒忌姜子牙。申公豹在嫉恨之心的驅使下,挑動各門各派修道人和姜子牙、周武王作戰。

以致眾仙被消去頂上三花,殞命萬仙陣,可憐千年道行毀於一旦。申公豹最後也被消去一切,以身塞北海。這就是妒嫉的可怕和下場。

這官員最終收起他的偏見,爽快地簽名公開退黨。這群90後生見狀,回頭笑著對義工說:「阿姨,看看我們還行吧,替您把他勸退了。」說著大夥笑起來。

這官員簽完後,仰面對著巴黎的天空,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又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

自由的生命,永遠對天空有著深深的眷戀,永遠對上天有著難以割捨的情懷。

駐足在巴黎廣場,安卿兄妹看著眼前的一幕一幕,聽著這群90後生的言論,心裡自然的感歎。

巴黎鐵塔,這渾然佇立的奇塔,像是大寫的一個「人」字,頂天立地,氣宇軒昂地聳立著;又像是一座豐碑,見證著時代的風雲,留下長貫滿天的正氣和精神。

巴黎之行,這對兄妹的目光從聚焦奢侈品,享受美食開始,直到看見明亮的黃T衫,他們游離的目光,才落到心的深處,那個等待他們皈依的心靈家園。

中國古代只有帝王才有權力享用的顏色,如今被這個信仰團體,詮釋得更有深意,更有深韻。

面對這場迫害,各國的總統、財團、富豪不敢做的,不想做的,不敢面對的,這些平民卻做到了。

如果一個人能通天、地、人這三才,就是王。他們多麼希望,這些黃色籠罩的勇者,都是這世上的無冕之王。@(待續)

責任編輯:芬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或許,人生的突變,會過早的使人領略何為人生如夢?明明睜大著雙眼,清清楚楚地看著世界,而心裡卻在掙扎著:我甚麼時候才會醒?
  • 推開下一道門。裡面是一排一排的小方格,每一個格裡,有一個奄奄一息的人,有兩根管子分別通到人的頭頂和臟腑中,似乎在不斷地提取甚麼。
  • 幾個面目猙獰的白衣「人」,正在嫺熟的用手術刀刺向一個年輕的姑娘,姑娘的四肢被牢牢的捆綁著。但因為刀刺的劇烈疼痛,年輕的姑娘歇斯底里的尖叫著,大喘著氣,漸漸的失去了人的聲音。
  • 看到遊客中暑了,他上去順手給人家施針;在市裡看到路邊倒下的酒鬼,他也會上前一展他的妙手;若老人突發心臟疾病,若他碰到,一定會有救。
  • 就這樣,安卿在感激、怨恨、抗拒的交織中,成為山莊主人的朋友。雖談不上義結金蘭,但當你在一籌莫展陷入困頓時,一定會首先想到他。
  • 安歌醒來看著眼前的陌生人。這個光頭,在陽光的照射下,非常的亮眼。只是奇怪,這個光頭的額頭上,兩眉的上方各有一塊突起的頭骨,很像是甚麼?
  • 人的身體就像是千百年難得的松木,如果想把它做成音質出色的樂器,只有把它全部挖空,擴大它的容量,才能產生極美的音色。這就是為甚麼,幾乎所有的樂器,都是中空的,空心的。
  • 安歌想到那位劍龍先生,因為上次的治療,使她明顯地感到身體有些疼痛在減弱。她在中國已經遍嚐治療方法,但只有這次,她在痛苦中,感受到絲絲的安慰。
  • 在中共黨魁江澤民訪問冰島之際,中使館花錢僱了很多華人前去歡迎。安卿已定居國外多年,對中使館的作秀,早已諳熟。他帶著妹妹去開開眼,順便去撐他的鐵友——劍龍先生。
  • 安歌的印象中,義大利最負盛名的有比薩斜塔,羅馬競技鬥場,米開朗基羅的畫,龐貝遺址,特萊維噴泉,萬神殿,聖母大教堂,當然還有經典影片《羅馬假日》…… 「每一個景點都可成為一幅永恆經典的油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