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釋迦牟尼傳佛法 中共摧毀中國人信仰

人氣 7276

【大紀元2017年10月14日訊】作為中華文化三大基石的道家、儒家思想皆發源於中國本土,惟有佛家思想起源於古印度,並通過古絲綢之路傳到了中土,度化有緣人。至今在信仰被中共摧殘的中國大陸,仍有兩億多人「信佛」。可嘆的是,文革之後,很多「信佛」之人已不知何為修煉,如何修煉,並且在中共的有意誤導下,將佛教世俗化、庸俗化,本應是淨土的佛門更是醜聞頻出。這也使得那些受中共洗腦,認為「佛」是虛幻的,是迷信之人,更加遠離佛法

那麼,什麼是「佛」的真意?釋迦牟尼佛傳出的佛法是什麼?

釋迦牟尼「佛」

二千多年前的古印度,迦毗羅衛國降生了一個叫悉達多的王子。據經典記載,當他降生的時候,宇宙為光輝所籠罩,盲人因為渴望看到他未來的光榮而恢復了視覺,聾啞者在狂喜中談論著將來的事,駝子的背直了,跛子健步如飛,囚犯獲得了自由,地獄的火焰熄滅了,連野獸也噤若寒蟬,不敢作惡;因此全世界都沐浴在一種和平的氣氛裡。只有魔王波旬,不曾鼓舞歡慶。

但是成人後的王子卻深感人生之苦痛與無常,遂出家修行,並證悟了其所在層次的佛法,即「戒、定、慧」。悉達多開悟後,為令眾生解脫苦難,遂廣傳佛法,世人尊其為「Buddha(佛陀)」,並稱其為「釋迦牟尼」,「釋迦」是族姓,意為能仁,「牟尼」是印度古代對於聖者通用的尊稱,意為「寂默」。

釋迦牟尼晚年時,其佛法震撼了整個印度,連帝王們也要向其躬身稽首。許多人跑去問他:「您究竟是誰啊?」「您是神嗎?」

「不是」,釋迦牟尼回答道。「一個天使?」「不是。」「一位聖人?」「不是。」「那麼您是什麼呢?」「我是覺者。」釋迦牟尼如此答道。

為什麼釋迦牟尼要這樣說呢?梵語中,Buddha是由字根budh和ta構成的,dh遇到t後變成了ddh。字根budh有「醒」和「知」的意思,Buddha的意思就是「已經覺悟了的人」,「猶如覺醒的人」。

佛教傳入中國時,對於Buddha有不同的翻譯,如「佛陀」、「浮屠」、「浮陀」,中國人傳來傳去,就省略了「陀」字,稱為「佛」了。因此,「佛」的真意就是覺者,通過修煉覺悟了的人。

釋迦牟尼傳法時,也曾有弟子問他「何為佛」,釋迦牟尼的回答是:「佛見過去世,如是見未來,亦見現在世,一切行起滅。明智所了知,所應修已修,應斷悉已斷,是故名為佛。」

印度早期佛經中的「佛」,主要指釋迦牟尼。當時,也沒有「佛教」的說法。佛教是在釋迦牟尼涅磐後成立的。隨著佛教的傳播,「佛」一詞被廣泛用來尊稱所有修行圓滿的覺者。

釋迦牟尼預言末法時期慘況

在佛教大藏經涅槃部中有一篇《佛說法滅盡經》,記載了釋迦牟尼佛涅磐後將發生的事的預言。

釋迦牟尼告訴弟子和信眾,他離世多少年之後,也就是在末法末劫之時,他所傳的佛法將會壞滅。他將這時的人類社會稱之為「五逆濁世」,「魔道興盛」。此時,「魔作沙門壞亂吾道」,即魔轉世出家到寺院裡專門破壞他的法。

怎麼敗壞呢?「著俗衣裳樂好袈裟五色之服,飲酒啖肉殺生貪味,無有慈心更相憎嫉。」對於仍信奉其法、依法修持的「菩薩辟支羅漢」,這些「眾魔比丘」則「咸共嫉之誹謗揚惡,擯黜驅遣不令得住。」這些披著袈裟的內部亂法者「或避縣官依倚吾道,求作沙門不修戒律。月半月盡雖名誦戒,厭倦懈怠不欲聽聞。抄略前後不肯盡說,經不誦習。設有讀者不識字句,為強言是。不咨明者貢高求名,虛顯雅步以為榮冀望人供養。」

對於這些敗壞佛法者的結局,釋迦牟尼也作了預言。這些人「命終之後,精神當墮無擇地獄。五逆罪中餓鬼畜生靡不經歷恆河沙劫,罪竟乃出生在邊國無三寶處。」

此時的人類社會也會出現許多不好的現象:一是氣候反常,天災人禍頻仍,死於瘟疫的人很多。二是社會道德普遍墜落。三是時間變快,人的生命短促,四十歲就頭白,男子因為縱慾壽命短,女子壽命變長,可活到七十到一百歲。四是大水災會經常發生,很多眾生混在一起,不管豪門還是賤姓,都沉沒漂浮在水中,被魚鱉等畜生吞食。

釋迦牟尼提及「轉輪聖王」和預言覺者下世

釋迦牟尼佛生來就有三十二種好福相,比如頭髮作螺文,胸前有卍字,眉間有白毫,目如青蓮花,手如兜羅錦等。他在傳法期間,曾提到過「轉輪聖王」。《金剛經》中記載:「佛言:『須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觀如來者,轉輪聖王即是如來。』」這句話是釋迦牟尼對弟子須菩提說的,意思是轉輪聖王也同樣有三十二種好福相。

另據佛經《四十二章經》記載:「(世尊釋迦牟尼)於鹿野苑中,轉四諦法輪,度憍陳如等五人而證道果。」意思是釋迦牟尼佛得道成佛之後,就在鹿野苑那個地方開始傳他的「戒定慧」佛法了,當時有憍陳如等五個最早的弟子聽他講苦、集、滅、道等「四諦」,後來這五位高足都得證阿羅漢果。現在很多人總是說釋迦牟尼佛在鹿野苑初轉法輪,就是由此而來。

不過,當時印度沒有文字,弟子們先是口口相傳。五百年後有了梵文了,再傳弟子們才根據口口相傳的東西回憶著進行「第一次結集」,把釋迦牟尼講的佛法用文字記錄下來,整理成佛經。釋迦牟尼講佛法,講「四諦」,這是事實,但他沒講自己轉法輪。再傳弟子們傳說抄寫中以訛傳訛,就成了釋迦牟尼佛自己轉法輪了。

而釋迦牟尼涅磐前,除了預言末法時期人類社會中的佛法被敗壞,世人道德淪喪,面臨著危機外,釋迦牟尼還預言了新的覺者將重新下世傳法度人:「彌勒當下世間作佛」。之後「天下泰平毒氣消除。雨潤和適五穀滋茂。樹木長大人長八丈。皆壽八萬四千歲。眾生得度不可稱計。」人類社會會有一個新的光明的開端。一個新的紀元將會重新開始……

佛法傳入中國和弘揚

大約是在西漢末年、東漢初年,佛法傳入了中國。史載,東漢第二個皇帝明帝好佛,當他夢見西域有神,其名曰「佛」後,便在公元68年派遣蔡愔、秦景等出使天竺(今印度)拜求佛經、佛法,並於第二年在洛陽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佛寺「白馬寺」。明帝還聘請天竺高僧在此譯經、傳教,不少天竺僧人亦來到中國傳法。

三國時期,佛教傳到江南,東吳大帝孫權在親眼見到僧人康僧會空瓶感應舍利降臨的神跡後,下敕令建塔修寺,讓康僧會師徒在其中傳揚佛法。因為這是江東第一座寺院,便命名為「建初寺」,將寺院一帶稱為佛陀裡。此外,孫權還建造了阿育王塔,供奉感應舍利,該塔就是明成祖朱棣後來修建的大報恩寺的前身。從此,孫權篤信佛教,江東佛法也日漸興盛起來。2008年8月,在大報恩寺遺址地宮出土的鐵函中發現了七寶阿育王塔等一系列世界級文物與聖物,內藏「佛頂真骨」。

魏晉南北朝至隋朝,佛教盛行,胡族後趙明帝石勒、梁武帝蕭衍以及隋文帝弘揚佛法,修寺塔5千餘所、塑佛像數萬座,出家僧尼達50餘萬人。「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的詩句即是對盛況的描摹。

到了唐朝太宗李世民時期,儒釋道三教皆洪傳。玄奘天竺取經,唐太宗舉行盛大迎接式,當時長安日夜歌舞五天慶頌佛法普傳、禮義圓明,唐太宗更派人協助玄奘譯佛經657部,還親自撰寫《大唐三藏聖教序》。貞觀十五年(641年),文成公主入藏,帶入漢傳佛經、佛像,使佛法亦在藏地弘揚。

而宋朝的宋太祖趙匡胤同樣尊儒道、不殺言官文臣;明清永樂、康乾盛世,均以寬容、慈悲之正統文化信仰為核心值價。

可以說,自佛法傳入中國後,除了「三武一宗滅佛」外,絕大多數皇帝對佛教均採取了寬容的態度,一些更是大力弘揚,還有一些皇帝本身就是信佛者。而滅佛的帝王分別是:北魏太武帝拓跋燾下滅佛詔、北周武帝宇文邕佛道齊滅、唐武宗李炎佞道廢佛(史稱會昌滅佛),以及後周世宗柴榮,發動全國滅佛,毀佛像鑄錢,逼近百萬僧尼還俗。

他們的所為也遭到了天譴。北魏太武帝被宦官所殺,時年45歲。周武帝身染惡疾,遍體糜爛而死,時年36歲。唐武宗因服用道士長生仙丹過量藥物中毒而死,時年33歲。周世宗病死,時年39歲,後周也隨之滅亡。

然而,與歷史上的「三武一宗滅佛」相比,中共滅佛更為慘烈,更具破壞性。

鎮壓宗教 消滅肉體 搗毀寺廟

1949年中共建政後,中共為了全面推行其「無神論」的意識形態,對宗教展開了大規模的鎮壓和對會道門的取締,焚毀了大量各門派的經書。中共還要求諸如基督教、天主教、道教、佛教等組織、幫派成員到政府登記並悔過自新;並稱如不按期登記,一經查明,一定予以嚴懲。

1955年7月1日,中共中央又發出《關於展開鬥爭肅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指示》,史稱「肅反運動」,運動中打著「純潔佛道教隊伍」的旗號,殺一儆百,將不與中共合作的僧尼道士當作反革命分子逮捕槍斃。經濟上的剝奪、政治上的壓迫以及這種「羅織罪名、萬人公審、宣判、槍斃」的恐嚇,使很多僧尼站到了共產黨的一邊。

而中共對宗教的鎮壓,隨著1966年文革的爆發,在「破四舊」運動中達到了登峰造極。「破四舊」指的是破除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當時,寺院、道觀、佛像和名勝古蹟、字畫、古玩都成為了紅衛兵們的主要破壞對象。以佛像為例,北京頤和園萬壽山頂有一千尊琉璃浮雕佛像,經「破四舊」,竟然都五官不全,無一完好。山西代縣建1600年前的北魏太延年間的天台寺,以塑像、壁畫珍貴而聞名,紅衛兵們前去將塑像、壁畫一掃而空。

再如陝西周至縣境內,有一座樓觀台,是兩千五百年前老子講經授學並留下傳世之作《道德經》的地方。以他當年講經的「說經台」為中心,方圓十里之內,散布著五十多處古蹟,包括唐高祖李淵為他修建的至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歷史的「宗聖宮」。然而,在文革期間,不僅樓觀台等古蹟被破壞,道士們也全都被迫離開。按教規,道士出家後永不得刮鬍子、剃頭,有的還成了當地農家的上門女婿。

此外,世界佛教第一至寶、佛祖釋迦牟尼在世時親自開光的三聖像之一:八歲等身像被搗毀;陝西法門寺良卿法師焚身護寺……無數寺廟被搗毀,無數佛像被摧殘,無數出家人被迫還俗。

曾經遍地是廟宇道觀的中國大地,在經歷過文革浩劫後,早已是滿目瘡痍。而真修者,所剩也是寥寥無幾。文革後進入寺廟修行者早已不知了修行的真諦。

成立中共宗教協會

五十年代,中共建立了完全受其操縱的佛教協會和道教協會,以其代理人占據要津,成為附屬於中共的類似現在所謂八個「民主黨派」的政治組織。這些協會在中共的組織體系中歸統戰部管轄,在政府體系中歸國務院宗教事務管理局管轄,其目地不是為了繁榮宗教,而是為了控制宗教。

如中國佛教協會在其發起書開篇處即熱烈謳歌中共鎮壓反革命,並「感謝這一切的領導者──我們偉大的領袖毛主席和中央人民政府」,諂媚之相,與任何一個世俗組織相比都毫不遜色。此外,中國佛教協會在其成立章程中確立的宗旨明確要求佛教徒參加所謂的「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道教也與此類似。

佛教協會、道教協會在政治上投靠中共,自然也就按照中共的看法去解釋教義。其代理人除了政治上緊跟中共外,亦將宗教庸俗化。

佛教被庸俗化 

佛教稱「佛、法、僧」為三寶,其中「法」即佛經。《解體黨文化》一書中說,中共除了否定佛的存在、鎮壓迫害高僧大德之外,對於經典的破壞更為隱晦和陰險,這就是從內部禍亂佛法,而這也應了釋迦牟尼的預言。

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太虛和尚提出「人間佛教」的說法,主張「修行現代生活化」和「寺院現代學校化」,「現代化的佛教事業應包括工廠、農場、保險、銀行、公司、所謂工農商貿」。這種打著「人間佛教」的幌子而將佛教徹底世俗化、庸俗化的做法,顯然與佛陀原意直接相悖,並不符合佛教幾千年來所要求的遠離塵世慾望,追求心靈昇華與超脫的修行方法。

然而,中共卻發現「人間佛教」似是而非的說法恰好可以大加利用,只要信徒把關注「天國」的眼光轉移到關注「人間」,那麼中共就可以輕易編出更多的謊言,操縱教徒的思想。於是,「人間佛教」的傳人、太虛和尚的弟子趙朴初就成為中共最理想的代理人。

趙朴初成中共代理人 禍亂佛法

1949年中共建政後,早年接受共產思想的趙朴初代表佛教界,參加了中共首屆所謂的政治協商會議,其後當選華東軍政委員會民政部副部長等職。1953年5月,在中共授意下,趙朴初等在北京成立了中國佛教協會。趙朴初被選為副會長、祕書長,連任至1980年,其後當上會長,直至2000年死去。可以說,從中國佛教協會成立那天起,實權就掌控在中共大代理人趙朴初手中。

文革結束後的1982年,為了統一佛教界的思想,趙朴初在當年於南京召開的僧侶培訓班上,稱「對佛教徒來說,愛國愛教是完全統一的」。問題是,對於一個迫害宗教信仰、否定有神論的黨,該如何去愛呢?

在1983年12月召開的佛教會議上,趙朴初在發言中顛倒黑白的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沒有黨的領導,各族佛教徒就不能充分享有宗教自由的權利……因此,我們無論從公民還是佛教徒的角度,都應該擁護社會主義,維護社會主義制度……。

在趙朴初等人的帶動下,中國佛教協會將「莊嚴國土,利樂有情」時時掛在嘴邊。事實上,佛經中提到的「莊嚴國土」是指莊嚴佛國淨土,「利樂有情」是指將「有情眾生」渡化到涅盤彼岸,而絕非佛教協會所說的「積極參加祖國建設,努力為人民服務」。

趙朴初還稱佛教中說的報「四恩」,其中就包括報「國家恩」。問題是信佛之人既然走入佛門,就是要拋棄父母、親人等世俗中的一切,又怎會去報答什麼國家、父母的恩情嗎?而這正是宗教世俗化、人情化的表現之一。

此外,趙朴初還將人間佛教思想與社會主義思想相融合,認為佛教「人間淨土」思想含有社會主義因素,因此鼓勵佛教徒要更好的為社會主義服務。1999年還提出「宗教要同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社會主義社會也要圓融宗教」。

為了讓佛教進一步世俗化,在趙朴初的帶領下,各佛教協會都在批判所謂「消極厭世、逃避現實的宗教觀念」,讓教徒相信建立人間天堂。這種說法與佛陀所說「苦、集、滅、道」的四諦妙法截然相反。

以趙朴初為代表的宗教協會的代理人以其在宗教中積累的資源從內部進行批判,歪曲釋迦牟尼佛法的真意,遠比中共從外部的詆毀有力得多。

結語

釋迦牟尼佛預言的魔在內部亂其法,已應驗在趙朴初等人身上,其惡果現在也已彰顯:寺廟烏煙瘴氣,充斥著色、欲、名、利,真正修行之法蕩然無存,信眾一片茫茫然,沒有了對佛的信仰和儒家的禮法約束,中國社會道德更是極具下滑,天災人禍不斷。

而自稱信佛的趙朴初,據說火化後,是一堆黑灰,並無其弟子希冀出現的那些得道高僧被焚燒後的舍利子。趙朴初到底怎麼樣,這個結果已足以說明問題。只是被誤導的那些信眾又該走向何方呢?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解體黨文化】之二:系統的思想改造(上)
黃玉燕:中共消滅宗教 反贈媽祖入台繞境
鑒恆:少林寺參觀堵車 釋永信閉門效應?
張東園:中共迫害文化精英實錄(一)
最熱視頻
【大陸新聞解毒】時事小品:韭菜輪流當 今年到你家
【嚴真點評&外交部大實話】川普全面反擊惡勢力竊國
【思想領袖】約翰遜:拜登撒謊 媒體視而不見
【新聞大家談】鮑威爾獨立 川普變陣 大戲開演
【微視頻】川普律師團出招 共和黨的最後防線
【財商天下】劉鶴介入債市亂象 亡黨危機逼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