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最大的小小農場》影評:溫馨的現代伊甸園

文/英文大紀元記者馬克·傑克遜(MARK JACKSON)翻譯/陳遇

《最大的小小農場》所在地點「杏花巷農場」(Apricot Lane Farms)。(Neon/LD Entertainment)

人氣: 226
【字號】    
   標籤: tags: , , ,

片名:《最大的小小農場》(台譯《我家有個開心農場》,The Biggest Little Farm)
導演:約翰·查斯特(John Chester)
分級: PG
分類:紀錄片
片長:1小時又31分鐘
上映日:2019年5月10日
評分:4星(最高5星)

這個故事實在太棒了!我該從何說起呢?這是一對非常有創意的夫婦(先生是攝影師,太太是糕點師傅和美食部落客)毅然決定成為農民所拍攝的一部自傳式紀錄片。農作生活到底有多難呢?更別說是在土地長期貧脊的洛杉磯北部了!

《最大的小小農場》(台譯《我家有個開心農場》)海報。(Neon/LD Entertainment)

你不會在意影片開頭有較多可愛的呈現方式,因為很快地你就會發現它超級適合當兒童教材。然後你會更加喜愛本片,因為你會發現它其實是適合所有的人,尤其是那些說地球是一塊烤焦吐司的悲觀者。這部小小的紀錄片會徹底翻轉你對目前地球生態浩劫的看法。它解開了無數個或許你都不曾想過的疑惑,向我們展現了大地之母驚人的自癒能力。

查斯特夫婦有一位喋喋不休的「心靈導師」名叫艾倫(Alan),他教導這兩名菜鳥農夫生態多樣性和農作知識,甚至還包括艱苦工作中的幸福生活哲學。

除此之外,他們還擁有一隻有著一雙藍眼睛的「動物心靈導師」,一隻名叫托德(Todd)的黑犬。事實上,這一切都起源於牠那整天不停的吠叫聲,以致查斯特夫婦被趕出了位於聖塔莫尼卡的公寓。就好像一場英雄之旅的開場一般,約翰(John)和茉莉(Molly)因而起身尋找屬於他們的天地。從佛教講的六道輪迴來看,我認為托德很有可能是約翰家族的某一位先人,再次以家犬的身分來到他們身邊,引領著他們。托德也確實擁有某種脫俗的魅力。

《最大的小小農場》片中查斯特夫婦養的黑犬托德(Todd)。(Neon/LD Entertainment)

啟程

在影片開頭,我們認識了這兩位三十多歲(說不定四十多歲)、住在聖塔莫尼卡的約翰和茉莉。他們說,他們正準備從都市撤退,去學習與大自然和諧相處。這聽起來有點太酷、太嬉皮、太難得(用動畫的表現方式更加深了這個印象),接著他們從動物收容所拯救了托德,而(根據茉莉)托德反過來又拯救了他們,然後事情的發展就變得更有趣了。

約翰和茉莉首先認識了總是戴著墨鏡的「農業尤達」(譯按:意指智者)艾倫約克(Alan York),艾倫看起來沒那麼嬉皮,更像個工人,但卻是個貨真價實、超讚又務實的農業知識家。

才剛開始,查斯特夫婦便遇上了大麻煩,由於乾旱導致加州長時間飽受乾旱的折磨。這是第一年。接下來的一年,艾倫告訴他們必須要徹底地做到「複雜化」,就如他說的,「多樣性、多樣性、多樣性!」很顯然的,艾倫非常相信某種農場的風水。從後面的農場空拍畫面,你會相信其實艾倫是他們之中最具藝術細胞的人。而茉莉喜歡多樣性的概念純粹只是因為這樣她可以進行很多有趣的烹飪計畫。

但是多樣性對於農作到底意味著什麼呢?這要從一隻名叫「醜女貝蒂」(Ugly Betty)的大母豬說起。他們覺得這個名字太政治不正確,就把她重新命名為艾瑪(Emma)。真貼心!但是顯然的醜女貝蒂的男朋友覺得她其實蠻漂亮的,在一段很長的生育畫面之後(像是獸醫作家吉米·哈利的小說情節),她為農場新添了17隻小豬。

《最大的小小農場》中的大母豬「艾瑪」和公雞「葛利斯」。(Neon / LD Entertainment)

17隻小乳豬已經是非常難搞了。然後再加上一群雞、黑面羊、75種不同的果樹、很多鴨子和一大群蜜蜂。所有這些之外,還需用作物覆蓋土壤來養地力。

大母豬「艾瑪」生的其中一隻小豬。(Neon/LD Entertainment)

那麼這麼多動植物加在一起的後果是什麼?立刻招來大量的害蟲、啃咬樹根的地鼠、破壞果樹葉子的蝸牛、入侵糞便的蛆蟲、偷搶桃子的鳥,還有會偷雞的土狼。要怎麼停止這些亂咬亂啃的混亂狀況?

生物多樣性意味著建造一座完整的伊甸園。因為在那會蔓延、爬行、生長和擴張的巨大落葉堆背後有著一套維繫平衡的鐵律。只要掠食者出動(白天版的老鷹和夜晚版的貓頭鷹),然後——迸!那亂啄桃子的鳥群立刻潰不成軍。

他們架起夜間攝影機,看看有誰晚上在那裏偷偷出沒和營生。除了掠食者,我們還看到有短尾貓、獾、黃鼠狼、白鼬、牛蛇也搬了進去。這就是為什麼地鼠總是大量繁殖的原因——他們養活了大量的掠食者。

地鼠的另一個超棒的好處是,他們會不斷地挖地洞,像是囓齒動物版的鬆土犁。唯一要注意的就是作物要種在地鼠活動範圍的下層:以防作物根部被他們咬爛。

至於那些破壞果樹的蝸牛,猜猜看誰是牠們的天敵?鴨子!把鴨子放進果園裡!那麼那些喜愛鴨子糞便又總是在裡面產非常非常多卵的蒼蠅呢?雞!雞是蛆群控管大師。大地之母總是有辦法解決所有問題,這一切實在完美的令人讚嘆。

約翰和牧羊犬「卡亞」在《最大的小小農場》片中的劇照。(Neon/LD Entertainment)

但沒有人是完美的

潮起潮落,有時秩序有時混亂,充滿著高點與低點。整個過程說白了就是大量辛苦的工作。實際上,我們沒有看到約翰和茉莉一直在工作,但是隨著問題的複雜化,很多事情隨時都可能出錯。你隱約知道他們在背後承受了多少重擔,你會覺得:他們真的做到了,太棒了。不過我很高興這不是我的人生,我需要我的午睡時間。

除此之外,他們同時還在拍攝影片。

某種程度上,艾倫也啟發了我們去接受「適度的不和諧」才是真正的現實。他還說:「這就是一種很簡單但絕不輕鬆的務農方式。」我的理論是,如果所有事情永遠都非常輕鬆的話,人類就沒有機會去吃苦消災了。不過,對於一部關於醜女貝蒂和四處巡邏聒噪蝸牛的電影來說,這種經驗我們一般人是很難體驗到了。

這裡最大的收穫是看到一片土地如何在短短的七年之內,從寸草不生搖身變成美好的伊甸園。但是對於憑著一股熱情、一點天真和滿滿善意的查斯特夫婦來說,這可是七個漫長難熬的年頭。不過他們確實找到了自己的一片天地,而且也不怕吃苦。同時他們也獲得了心靈的昇華。

好似一段漫漫修煉之路。就如約翰所說,「先觀察然後創新是我們最大的盟友。」沒有任何事能和創新突破相提並論,而它帶給你的就是生命中的幸福。

約翰和大母豬「艾瑪」在《最大的小小農場》片中的劇照。(Neon/LD Entertainment)

而查斯特夫婦毅然回歸田野的故事,同時也是給那些充滿夢想、留著金髮辮子頭、抽大麻、穿著勃肯鞋、二十出頭,崇尚湯姆·布朗二世的「追蹤師學校」(Tracker School,教授野外求生技能)年輕人的一部指導方針和溫和的警告。他們幻想的可能是一座烏托邦,回到鄉野、無水無電的生活。這裡給一個小小的建議,肘部潤滑脂(原文elbow grease,暗指費力重活)是關鍵元素。

《最大的小小農場》同時也是前副總統艾伯特·戈爾(Al Gore)的電影《難以忽視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台譯《不願面對的真相》)的反動。與多數的生態紀錄片不同,查斯特夫婦提供了一個令人耳目一新的觀點:實際情形也許並不如我們所認為的那樣充滿危機感。那些有關水利壓列法採油(從地底下鑽油或天然氣,fracking)的電影的確會(也應該要)讓我們從頭到尾坐如針氈,但是《最大的小小農場》卻能讓你重拾對大地之母、天空之父的信心與希望。

不過,有個問題是全片一直沒有解釋清楚的,而且隨著故事的發展顯得更加不尋常,就是——他們到底哪來的錢?這兩位藝術家哪來的存款能買下他們那座杏花巷農場(Apricot Lane Farms)(位在加州穆爾帕克,200英畝,還包含一座漂亮房子的土地)?好幾英里的灌溉設備、重型農耕機械、大片的果樹、種子、很多農場員工,還有在威利狼(Wile E. Coyote,卡通角色)和牠的掠食者同伴攻擊下還能不斷補充的雞隻?

總之,約翰的攝影功力是關鍵。看這部電影絕對是一場視覺饗宴。高速攝影機捕捉了蜜蜂用花粉籃裝滿花蜜回巢的可愛姿態。還有橘紅又帶點紫色的桃子看起來鮮豔可口。空拍機最後展出了艾倫‧約克充滿藝術氣息的風水規劃。實在太吸引人了。

《最大的小小農場》所在地點「杏花巷農場」(Apricot Lane Farms)。(Neon/LD Entertainment)

《最大的小小農場》向我們介紹並讓我們認識所有參與演出的動物演員,並藉由此讓我們為牠們加油打氣。這是一個講述我們把搶走的自然棲地還給牠們的故事。非常溫馨感人。

《最大的小小農場》(台譯《我家有個開心農場》)電影海報。(Neon/LD Entertainment)

追蹤作者馬克:Twitter: @FilmCriticEpoch

原文Film Review: ‘The Biggest Little Farm’: Heartwarming, Modern Garden of EdenFilm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

責任編輯:茉莉

評論
2019-12-16 4: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