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揚傳統文化」徵文大賽 三等獎獲獎作品

【徵文】中華傳統文化中的命定論和改命的善道(三)

改變命運的善道——怎樣才能擺脫命運的束縛?
泰源

人生選走哪條路,才能擺脫陰陽五行的束縛徹底改變命運?(pixabay)

  人氣: 154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8月7日訊】(續前文:【徵文】泰源:中華傳統文化中的命定論改命的善道(二)

四、改變命運的善道

1.凡事順其自然是最接近於真理的一種做法

所以我們講順其自然,一切順其自然,一個人過分努力,當超過自己命中福分的範圍時,就會適得其反。見例《七品官降為八品》(點擊閱讀),有個人命中原定可得七品官,當然他自己不知道,便努力去爭取,向上爬,他的心計靈巧細密、機詐,偵察的方法又多,善於趨吉避凶,排擠同僚,結果損了陰德,由命中原定的七品,降到八品。當然他不知道,還慶幸自已聰明,自以為得計,才由九品升到這個八官品的職位呢。

中國人平時所說的「聽天由命」,許多人以為是一種無可奈何的消極人生觀,其實這是最接近於大自然,最接近於真理的一種做法,無疑也是人生的捷徑,少走彎路,直接達到自己命中應有的目標。

命運雖前定,但如果一個人做了損德失福之事,也能使命運改變,使原來應得的福祿被削減,甚或被剝奪了。

《北東園筆錄》中有一例:清朝時,有南昌人羅某,精於命理推算。在乾隆年間,他幫人推算,多有奇驗。他自己推得,命中無大的福祿,惟庚子年的科考可得一榜;他又幫同學王某推算,說其終生都不會中榜。己亥年冬天,他們的學館旁邊住著一位寡婦,年輕美豔而不能自持。起初挑逗王某同學,王某極力拒絕。後來又挑逗羅某,羅某驚以為是桃花運,於是頻繁地與她往來。

到庚子年秋天科考,結果王某考中,而羅某卻名落孫山矣。羅某質疑謂命理不靈,豈知冥冥中命運會轉移,王某力拒色誘得福報,羅某貪色失德丟功名。堅定善念、堅守道德規範,可以避免失德而失福。

2.命運雖前定,行善積德可改變!

命運雖前定,但其人後天的行善積德,亦能在某種程度上使其改變。

《北東園筆錄》中有一例:清朝時,杭州有位貢生,平日好飲酒,醉後動輒罵人,習以為常。某年元旦,此位貢生出門遇到一乞婦要錢,見其狀況甚為悽苦,但他人見狀,皆漠然不顧,唯此位貢生忽發善心,給了她一個錢而離去。

後來此位貢生因病重,迷迷糊糊間進入到冥府,見到閻王。閻王責命判官稽查他善惡冊子,發現惡跡甚多,而善事只有一件。於是責令用秤秤之,卻發現善惡居然相等。閻王便令判官查明是何善事?原來他曾給一乞婦一文錢,而這位乞婦乃是觀世音化身,當諸人皆掉頭不顧時,唯此位貢生給以一錢,故閻王批准令其還陽。此位貢生再生後,戒酒行善,又經歷了很多年後才歿。

《宋史》《袁韶傳》中,也有改變命運的一例:袁韶的父親是郡裡的小官吏,夫妻都快五十歲了,還沒有兒子。妻子給錢讓丈夫去臨安納個小妾。袁韶的父親將小妾接到家中時,發現她面帶憂鬱,並且用麻繩扎頭髮,外面用彩繩掩飾,就詢問她是怎麼回事。小妾哭著說:「我是已故的趙知府的女兒,家在四川,父親死後,家裡非常貧困,家人為了把父親屍骨運送回家安葬就賣我給人作妾。」

袁韶父親立即把女子送回去。女子的母親哭著說:「女兒的聘金還不夠回家的路費,而且已經用光了,拿什麼來還給你呢?」袁韶父親說:「小吏不敢玷污娘子,聘禮全都奉送給您吧。」不僅如此,他還傾其所有解囊相助。

之後,袁韶父親一個人回家,妻子迎上來詢問情況,他一五一十把事情的來龍去脈據實以告,並且說:「我想過了,我是沒有兒子的命,我同你結婚這麼久,如果有兒子,你怎麼會不生,一定要等到別的女人才能生嗎?」妻子高興地說:「夫君有這樣的善心,就將會有兒子了。」果然沒過多久,妻子就懷孕了,生下了袁韶,官位做到參知政事。

3.怎樣才能擺脫命運的束縛?

《李虛中命書》卷中指出:出五行之外者,生死在乎我。根據命理學的理論,人的生死貴賤是由八字中的陰陽五行的配置和布局所決定的。因此,人們如果能走出五行,擺脫陰陽五行的束縛,那麼,就能擺脫命運的束縛了。那麼怎樣才能擺脫陰陽五行的束縛呢?

這就唯有修煉一途,真正地修煉大法。在修煉過程中,用另外空間裡的高能量物質代替了人體內的肉體細胞,這樣就不受我們這個空間的時空的制約,就能擺脫陰陽五行的束縛,也就是擺脫命運束縛了。這些都在李洪志先生的《轉法輪》一書中有詳盡的論述。

結語:

回歸傳統中華文化,重新走回傳統之路,才是世人能走過生死大劫的保障。「中共對祖宗、對傳統幾十年如一日的惡毒咒罵,使幾代人都對傳統一無所知、充滿敵意,於是這一條希望之路也被堵死了。」「在共產黨給中國文化造成曠古未有的劫難之後,回歸傳統是中華民族復興、社會重建的必由之路。」(註)

為此,現將歷代古書中有關中國傳統文化中命定論的一百個例子整理出來,作為參考,回歸到傳統的中華民族文化,重新走回傳統道德之路,才是世人能走過生死大劫的保障。

(註)《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頁6)

【點閱看更多命運天定實例】

命運雖然天定,個人還是有改變命運的空間,古人留下的記錄明示今人改變命運的「善道」。(pixabay)

@#

責任編輯:古容

點閱弘揚傳統文化徵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據《美國之音》報導,三月二十日波蘭司法部長和民族記憶學院表示,將起訴一批共產黨統治時代的法官與檢察官,這些人參與了對當時反對派人士的迫害和判刑。波蘭司法部長兼總檢察長傑波羅強調,應該讓曾服務共產黨、參與迫害的法官與檢察官為他們當年的行為承擔責任。這七人包括三名法官與四名檢察官,他們在1981年~1982年期間對至少十名反對派持不同政見人士判刑。
  • 不管沈鷹、羅剛、趙永平以及眾多的網警、眾多繼續追隨中共的警察、國安們是否相信,善惡有報是天理,而且報應從不缺失,只不過爭個早晚。
  • 楊公全,資州(今四川資中北)人,他的父親於宋徽宗政和癸巳年(公元1113年)死去,尚未埋葬。第二年春天他夢見父親回來。
  • 何執中((1044~1118),字伯通,處州龍泉人(今浙江省龍泉縣),北宋大臣。宋神宗熙甯六年進士甲科。歷任工部、吏部尚書兼侍讀,徽宗朝宰相。
  • 明朝時期,南昌人徐巨源,字世溥,是崇禎年間的進士,以書法聞名,他的親戚鄒某請他去開館教書。途中,徐巨源遇到一陣怪風,將他吹到雲中,只見一個身穿長袍,手拿牙笏的官吏出來迎接,說:「冥府造宮殿,請先生題寫榜額楹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