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限制電影人赴台與大陸女演員無戲可拍

顏丹

人氣 4332

【大紀元2019年08月09日訊】中共剛剛發布“暫停大陸電影及人員參加今年的台灣金馬影獎”的政令,雖然事發突然,但其實並不令人感到意外,尤其是在日前“暫停大陸居民赴台自由行”之後。既然身在中國大陸的普通人想去哪兒旅遊,都得由中共說了算;那麼這些人當中的影視精英會拍什麼樣的電影、在哪兒放映,咬定“意識形態”不放鬆的中共,就更得發瘋似地嚴密監控起來。

需要自由創作的電影人一旦被剝奪了自由,他們的感受可想而知。曾被提名2016年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的獨立導演張讚波,是為數極少的、難得敢直言的大陸電影人之一。得知電影局發布禁令之後,他當天就在Facebook上怒斥:“可恥的電影局,狗急跳牆的節奏!”同時還表示,“遺憾今年沒有新片出來,要不然我一定報名金馬,歷史定會記住你們所做的一切”。

在中國大陸,“沒有新片出來”的遺憾並非只有導演張讚波一人所有。長期“戴著鐐銬跳舞”的大陸導演,很難拍出能被提名“金馬獎”的新片,其實已成為常態。更讓人習以為常的,大陸的好片不多,爛片卻不少。除了“賀歲檔”,其它的國產電影幾乎沒什麼票房。連知名導演張藝謀也拍過類似《英雄》這樣的爛片,可想而知,中國經典好片的出產率會有多低。

導演拍不出好作品,意味著演員也很難找到好角色。幾天前,大陸女演員海清在號稱“年輕、自由、開放”的IRST青年電影展的頒獎典禮上,道出了“憋了很久想跟大家講”的心裡話。她代表大陸的“中生代女演員”誠懇地說道,“歲月賦予我們經驗,皺紋,閱歷,寬容善良,善於溝通,我們沒有傳說中那麼不好合作”;“我們中的大部分人是被動的,市場、題材常常讓我們遠離,甚至從一開始就被隔離在外”。

對此,有人以理解的姿態回應,“大陸的女演員一旦30+、40+了,她們的角色面向就變窄了”;“不是說沒有戲可以拍,但如果想出演大熱的影視劇,選擇非常有限,要么少女,要么大媽”。

正如曾被吐槽“這麼大的人了,還在演小女孩”的30+女演員楊蓉所說,“我渴望轉型,想演嫁不出去的大齡女子,或者生活裡憂傷跟喜悅一樣多的單親媽媽”;但“我更怕轉型後,被定義成中年女演員,跟那一波兒我崇拜的女演員一樣成了’非常有名非常美但沒有戲演’”。她還在微博中直言相告,“這就是中國的市場,充斥著少女修仙、少女暗戀、少女甜寵,卻少見一個成熟女性的成長之路、戀愛歷程以及職場經歷”。

如果有人認為,大陸女演員所面對的問題不過是世界各國普遍存在的問題,那就大錯特錯了。即便在與大陸同根同祖的香港、台灣,也不乏“講述中年女性生存狀態的華彩篇章”。比如,香港女性導演許鞍華就成功拍攝了《女人四十》、《姨媽的後現代生活》、《桃姐》、《天水圍的日與夜》等經典影片;台灣哲學文藝電影《迴光奏鳴曲》成功的讓60+女演員陳湘琪“憑角色獲得第51屆金馬獎影后”;台灣電影《血觀音》獲得第54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觀眾票選最佳影片。

儘管這些都是陸媒曾公開提到過的電影,但僅限於“提到”,能在大陸公開放映的,卻少之又少。不能放,又怎會有人拍呢?可見,來自中共當局的打壓、封禁,才是大陸導演無中年女性角色可塑造,大陸女演員無中年女性角色可出演的關鍵原因。難怪陸媒聽到海清的感言後,仍無望的表示“她的呼籲一時半會改變不了什麼!”

不讓電影人去台灣評獎,不讓大陸導演“講述中年女性生存狀態”,中共的禁令讓全世界都感到莫名其妙。僅憑本能,人們都要問一句,中共到底在怕什麼?

對於阻止大陸電影人赴台,台灣陸委會公開回應,“這顯示中共以政治干預文化交流”。可見,中共害怕的是,兩岸的影視精英有所“交流”。因為交流多了,明白人也就越來越多。中共怕的不正是中國人的反思和覺醒嗎?

至於中國的“中年女性生存狀態”能否被拍成電影,那就要看她們的真實生活狀況了。多年前就有文章披露,“與其它國家不同的是,中國大多數的自殺者是女性,且以女村婦居多”;“大陸農婦自殺的比率幾乎高過世上任何族群”。最有代表性的自殺農婦,就是中國人或都熟知的、因得不到政府救助而帶著孩子服毒的楊改蘭。但問題是,楊改蘭們就是中共身上最醜陋的疤,她們的故事必然會被摀得嚴嚴實實。

此外,按照中共官方發布的數據,“在中國2.7億個家庭中,有30%的已婚婦女曾遭受家暴,平均每7.4秒就會有一位女性受到丈夫毆打;每年有10萬個家庭因家庭暴力解體,在離婚的案例中,家庭暴力的比例高達47.1%”。可見,這個“家暴”的蓋子也不能揭。說到有關家暴題材的影視劇,大陸拍攝的極少,中國人看過的恐怕就只有那部《不要和陌生人說話》而已。

既然這兩大關乎性命的事件都能頻繁上演,那麼,中年女性在家庭、職場中發生的那些零零碎碎的問題,也就顯得不值一提了。實際上,這些問題所帶來的風險和壓力並不小,但她們在長期沒有自我、沒有自由、不受尊重、飽嚐欺凌,卻無力改變的狀態下,大多數都已變得麻木了。

作為弱勢群體之一,中國中年女性處境悲慘,全在於強權政府對整個社會的恃強凌弱。大陸的影視劇只要撕開了底層中年女性普遍慘遭欺凌的口子,那麼更多弱勢的悲慘遭遇就會呈現出井噴狀。

中共不允許這樣的暗黑現實、霸凌世界被曝光,但對影視作品的創作者來說,藝術的靈感卻需要來源於現實。不能反映現實的影片、劇情,只能讓觀者如隔靴搔癢、難有共鳴。想來,任何優秀的演員都不會僅滿足於譁眾取寵,而無法走入觀眾的內心世界。

如今,海清等大陸中生代女演員們表示無戲可拍,正是中共竭力掩蓋現實、粉飾太平的一種投射。利用電影、電視劇來進行虛假宣傳,可見連大陸的演員們都受夠了。中共的限制令或許也將減少禁止這樣的作品去台灣參加評選。從這個角度看,限制令對台灣社會未必就是壞事。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程凱:中國人的窮根
廣東驚爆人倫慘案 貧母殺子4死1重傷
令人沮喪的一天:記錄驅趕「低端人口」
四川一母親帶3孩子跳河身亡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霸氣哥:國際反共 始於香港
【有冇搞錯】中共的雅貪政治 張曉明一字賣470萬
【重播】川普介紹病毒新測試系統:快速簡單
【直播預告】美大選辯論 新唐人全程直擊
【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下)
張愛玲的上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