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電腦死在哪里﹖中國窮鄉成電子垃圾墳場

人氣 9
標籤: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1月28日訊】大紀元編譯報導/美國加州圣何塞水星報 (San Jose Mercury News)11月23日在頭版頭條發表專題報導,揭示了中國廣東成為美國微机的出生地和墳場。

報道說,在廣東的桂圩(音譯)市,在刺喉的沙塵和堆積得象邊溝里的干樹葉子的線路板旁邊,一群婦女蹲在人行道上用裸露的雙手拆除堆如山的電腦中的帶毒性零件。

美國的很多電腦就死在這里。

在距离不到180英里的珠江三角洲,象桂圩一樣洁淨無瑕的工厂里,另一批數目不斷增長的臟兮兮婦女大軍在每天工作18小時,向母板上焊接芯片和電線,制造著將來商標上寫著“惠普”、“戴爾”或“IBM”的電腦。

地球上的家用電腦就在這里出生。

一台電腦可能在波士頓的家里或者圣何塞程序員的桌子上度過舒适的一生,但是在它“生命”的兩端,最臟的活儿是在中國干的。這就是著名的“清洁工業”的黑暗秘密。

在前端,工厂依賴國外的廉价勞動力長時間工作來獲取電腦利益。在后端,他們把處理有毒的化學和金屬等短周期產品的責任丟給了別人。

在珠江三角洲和其它地區,整洁的工厂使中國成為世界的主要電子作坊,吸引大批劇貧農村里的年輕女性來這里為每小時賺大約30美分而工作。這和90年代為耐克“GAP”干活的服裝厂發生的勞工丑聞很類似。

在桂圩,和印度、巴基斯坦、菲律賓等地的垃圾場一樣,遷來的工人得到很少的報酬,卻干著拆除和歸類顯示器及電子板等工作,接触鉛、汞、鎘等有毒元素。他們燃燒導線并從中提取銅,污染了空气。他們還把線路板和芯片浸到酸里面來回收少量的金,他們自己吸入酸霧還把酸倒進周圍的河里。

硅谷毒物聯盟的環境小組和巴塞爾行動网(BASEL ACTION NTEWORK)在最近的一個報告中說,“因不愿面對電子廢料問題,美國公司采用了方便而且至今仍然逃避的辦法:把危机輸出到亞洲發展中國家。”

今年秋天水星報記者和攝影師開始跟蹤從電腦產生到消亡的复雜循環,并記錄硅谷驕人的成功背后鮮為人知的故事。我們發現其規模是惊人的:今年全球電腦工厂造出了第10億台個人電腦,而到2008年還會增加10億。

我們的行程就從桂圩開始,在廉江岸上可以看到緩慢的水流中污染了很多電腦顯示器里用的含鉛玻璃碎片,這些顯示器是裝在電子廢料箱子里從太平洋運來的。


李秀蓮(音譯,上圖) 手里拿的舊電腦嗎曾經是你的嗎?

逃离貧困:從農村到工業區

李橫跨中國逃离貧困的四川。現在她在桂圩的人行道上拆除電腦殘骸,沒有手套,護目鏡等防護下接触化學制品,每小時只賺17美分。

30歲的李剛剛工作一個月,她說,“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歡這個工作,但是回家沒有工作,沒錢,什么都做不了。”

相比于海濱城市汕頭而言,桂圩是個更繁榮的地區。但是電子垃圾充滿了城市,從胡同后的排排塑料顯示器殼子,到人行道上面的一堆堆手机套子,到處都是。

十年前的桂圩還是廉江周圍的一片農村,而現在城里本已不新鮮的空气里還充滿了嗆喉嚨的煙。環境調查員將此歸咎于為了回收銅而燃燒電線所致。

自從環境專家一年前來此調查之后,桂圩成為全球電子垃圾問題的象征。二月份硅谷毒物聯盟和巴塞爾行動网西雅圖基地發表了他們的報告。這篇題為“輸出有害物:亞洲的高科技垃圾”的報告指出,美國電腦工厂沒有對配件中的有毒物質負責。報告認為他們應該設計更容易回收的配件,并監督在美國的廢料回收。報告還批評政府未批准1992年巴塞爾公約及修訂案來禁止輸出有害電子垃圾。

而中國也很丟臉,它批准了公約也批准了修訂案,卻允許桂圩這樣的城市進口廢料。美國的回收公司也因為“肮臟的小秘密”倍受譴責。很多公司回收電腦和顯示器,但他們不按照美國標准再循環,卻運到亞洲–那個貪婪的、沒有節制的市場,且工資極低。

技術輸出:多數美國廢料飄洋過海

据估計在美西有50%到80%的回收電子垃圾運往發展中國家,中國的廢料中間商是最大的買主。電子垃圾的再循環在廢料工厂是大油水買賣。一個要求不透露姓名的大回收公司的頭儿說,“收下(這些廢料)會得到報酬,有人想拿走它們又會給你錢。”

美國環保机构估計1999年只有18%的廢棄電腦得到再循環,其余的都進入儲存。這意味著大約一千二百万台電腦將進入今年的電子垃圾供應鏈。

高科技工厂使自己遠离電子垃圾輸出問題,但是在盡力解決國內再循環的需求。電子工業聯盟說近來他們的成員在“致力于為加州提供几种即刻選擇幫助他們建立再循環工業。”

在中國,當局在過去的十年中多次試圖制止進口有毒材料,但是因為法律不健全以及中央政府無力在各沿海省份推行,一直不奏效。

2002年國家廣播网披露了桂圩有毒電子廢料再循環的情況之后,有關當局采取了嚴格手段。后來香港的一家雜志報導了桂圩的環境受損,指出廉江的含鉛水平增高。接著,“危害輸出”才開始在國際暴光。

調查人員發現鉛和其它金屬

調查人員在貼在廢料上的標簽中發現惠普、IBM 和K-mart 的名字,標簽上的用戶名字包括舊金山州立大學、洛杉磯統一校區和Xerox 集團。一個16寸的索尼彩色顯示器的舊主人是美國國防情報机构。

巴塞爾行動网和綠色和平中國(GREENPEACE CHINA) 收集了廉江的沉積物和水樣送到香港的國際知名監測机构進行檢驗。一個水樣的含鉛超出國際衛生組織規定的允許含量的190倍。在兩個沉積物樣品中的一個發現超高水平的鉛、鋅和鉻。

水變得這么臟以致于桂圩居民不得不到30英里以外的令一個鎮上取水飲用。

沒有人研究象桂圩這樣的地方電子垃圾對工人健康的不良影響。但有一些零星的呼吸道、皮膚和消化道發病的報道,并且該地區婦女流產增加。

万分尷尬的中共政府今年匆忙赶到桂圩去清理這些垃圾并試圖把它們放在人們看不見的地方。4月份,日本的主要經濟日報 NIHON KEIZAI SHIMBUN 的一個通訊員剛到桂圩30分鐘就被警察拘留并遭審訊。

當局禁止未被邀請的外國記者和西方外交官員前去桂圩,并禁止在被污染的河附近觀光。

當水星報在9月底去桂圩證實環境學家的發現時,警察倒沒在街道上。然而和工人或者廢料中間商談起話來,發現他們相當害怕。一些從卡車上卸電腦底盤的工人赶走了水星報新聞組。他們用普通話大喊“不要拍照! 不要拍照!一個樣子很凶的廢料中間商打斷了記者和一個正在燃燒母板的工人的談話。

電子垃圾成為桂圩生財之道

中間商表示,“我們并不想污染環境。”這個30多歲的商人一邊說話一邊招呼記者進到了低矮的磚房子里。

這個男人吸著煙,面前的桌子上放了一個裝滿半導體的綠色塑料桶子,一伙哥們儿圍著他。他說他是桂圩本地人,但是不愿透露姓名且不讓拍照。他說,“我們這些農民只想過好日子,我們怕政府來找麻煩,因為我們這一行已經受損了。他建議記者應該离開,而且明天也必要回來。

另一個桂圩廢料商楊永鴻(音譯)說他從廣州的商人手里買來電子廢料,然后把回收的材料賣給鎮上的交易商。他承認自己在“合适的地方”燃燒導線和母板,但是話中毫無悔意。

楊說,“我無法控制這里發生的事,我如果不做,別人也會做。”24歲的楊正在攢錢遷移香港准備過新生活。

桂圩的再循環企業堅稱他們只加工國產電腦廢料,他們擔心禁令會危害城市的主要收入來源。

9月21日北京發表聲明稱當局切斷了進口電子垃圾的運輸渠道,溫州海關官員扣押了22箱從美國運來的禁貨。

然而,聲明中沒有提及每天在中國45個沿海城市卸下的數以千記的箱子,更沒考慮低薪的海關官員和社會安全官員就是靠受賄為生的(他們的報告是否真實)。聲明也沒有解釋為何就在發表聲明的當天滿載海運電子貨物的大卡車依舊和往常一樣源源不斷的運往桂圩。

費城外的電子廢料中間商,柴斯電子公司(CHASE ELECTRONICS) 的總裁馬克溯F魯拉(Mark Dallura) 說,“過去三個月情況倒退了,沒有合适渠道無法向中國出口了。”前電腦程序員說他通過洛杉磯的一個中國辦事机构出口廢料。

“這樣的事大約一年半發生一次,”他說,“然后就會平息下來,一切生意照舊。”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美環保組織呼吁:加大對舊電腦的回收力度
大陸電子垃圾郵件遭全球數萬家網站全面封殺
南韓將嚴懲濫寄電子郵件廣告的業者
G7峰會討論基礎設施計劃 抗衡一帶一路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廣州傳下死令 G7歐盟溯源火烤世衛
【遠見快評】反外國制裁法 北京揮「七傷拳」?
【秦鵬直播】《無間道》恐成絕唱 疫苗大戰打響
【小宇宙傳説】男孩天堂一遊 帶給您新的思考
【財商天下】白鶴灘水電站 抄到世界第一
【拍案驚奇】北京封9區 學潮蔓延 黨媒喊監督中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