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元專欄】穆辛: 深感“海外民運不能再等待”的楊建利

穆辛

人氣 1
標籤: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4月28日訊】26日(美東時間)夜半,朋友來電告知:二十一世紀中國基金會會長楊建利博士,在本月18日從美國飛抵北京,以隱蔽的身份在那裏入關,先後前往撫順、遼陽、大慶、瀋陽、哈爾濱等地,以一位政治學研究者的身份,考察中國大陸包括工人運動在內的社會運動,26日在經過昆明機場出境時被中國海關識破,目前正受困于昆明機場觀光酒店2110房間。可能時值周末和中國大陸勞動節長假,又恰逢中國國家副主席胡錦濤訪美在即,昆明地方當局正在等待北京的指示,現在還不清楚中共將如何處置楊建利。雖然大家相信楊建利最終將脫離困境獲得自由,但是它的具體過程也將透射出不少具有指標意義的資訊。

楊建利原籍山東,畢業于北師大數學專業,八十年代留學美國,因爲八九年”六四“事件的契機,開始投身於海外的中國民主運動,曾當選爲海外民運組織民聯陣的副主席,尤其是在海外民運經歷了各種紛爭跌入穀底的時候,他不但沒有象那些趕時髦的機會主義者那樣改換門庭,反而更加堅定了以推進中國民主反對共產黨極權專制的決心與信心。1991年他在柏克萊加州大學獲得數學博士以後,他又到著名的哈佛大學甘乃迪學院攻讀政治經濟學博士的學位。在海外民運中他是爲數極少的一位“雙博士”。在抓緊學業的同時,他還積極地參加各類社交或民運活動,或者到美國國會作證,或應邀到各地發表演講,或接受媒體的採訪,或撰文介紹自己對中國民主運動的研究心得,……

1998年楊建利開始擔任二十一世紀中國基金會的會長,除了主編《二十一世紀中國叢書》,他還繼承了基金會每年舉行一至兩次學術研討會的傳統,邀請海內外各方面的專家學者就中國的焦點問題進行深入的研究,他先後主辦了“文革三十五周年學術研討會”(哈佛大學協辦)、政黨政治和中國前途(柏克利加州大學協辦)、鄉村選舉和中國的民主化(普林斯頓中國學社協辦)、全球化與兩岸關係研討會(美國大學協辦)等一系列研討會;最近兩年他還倡議主辦了兩屆”族群青年領袖研習營”活動,邀集了來自海內外的港澳臺藏蒙回漢等各方面的青年俊傑,從現實環境條件入手,打造未來民主和解的基礎,爭取在最大限度內實踐他“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理念。前不久,他在出席魏京生主持的海外中國民運聯繫會議的時候,還爲闡述非暴力的理念與其他民運人士展開了激烈的辯論。

在現今的海外民運中,楊建利是一個有留學生背景的代表性人物,他不僅是一個投身海外中國民主運動的實踐者,而且也是一個對於中國民主憲政理論的不懈探索者,九十年代中期他曾參與了著名政治學者嚴家其等人的“聯邦中國”研究專案,《中華聯邦憲法草案》就是這個專案的一個具體成果;此外還在海外各種媒體上發表了大量的研究中國民主政治的理論文章,去年八月他還創辦了網路周刊《議報》(http://www.chinaeweekly.com)並擔任社長。他近年來大力倡導的主張是:中國的民主運動要走“回國運動”、“非暴力運動”和“選舉運動”的道路。他的主張受到了越來越多人的認同和回應。

在上一期《議報》(二00二年四月十日第38期)上,楊建利發表了一篇評論文章,題目是“打破暴力惡性循環--破分隔內外民運之計”。他在文章中指出了國內外民主運動的一種”單純化”傾向:因爲怕給中共鎮壓請願、抗爭運動的口實,使其更加殘酷地迫害國內的朋友,每當國內“起事”,國外的朋友大都很”自覺”地儘量避免直接“插手”,使平時思想、組織、資金上的準備無用武之地,“武功”幾近廢掉。他提出應該換一個思路:最好辦法就是乾脆大張旗鼓地公開與國內的同道聯絡,聯絡越公開(沒有陰謀顛覆)、聯絡的次數越多範圍越廣(法不責重)、規模越大(形成力量)、內容越具體(爲民請願而非破壞國家安全),中共就越難再用”與海外敵對勢力串通”等罪名治罪。若想收到更好的效果,海外民運人士就要以闖關、偷渡等行動進行配合。

毫無疑問,楊建利的這篇文章實際上就是他回國行動的“宣言”,他正在努力以自己的言行突破海內外民運被中共隔離的困境。儘管他的行爲在具體細節上可能還有許多值得完善或改進的地方,還有一些經驗教訓要去總結,但是他的這種探索本身正在昭告世人:海外民運必須要有一個“回國運動”,而且應該立即行動起來,不能再等待下去了,自從王炳璋、張林等民運人士前些年“闖關”回國以後,海外民運的確太需要楊建利這樣的行動來注入新鮮血液,對於想擺脫目前困境的海外民主運動,但願楊建利的行動能爲即將到來的“回國運動”給出一個示範。就象法輪功學員前赴後繼爭相前往天安門廣場産生的國際和國內效應一樣,試想一下,如果每個月或者每個星期都有海外民運人士“闖關”回國,中國民主運動的局面會有多麽大的改觀啊!

在王若望去世的時候,有傳言說北京正在調整對待海外異議人士的政策--將通過逐步開放流亡海外異議人士回國,來化解政府與民間的日益尖銳的矛盾對立,眼下楊建利就是一個現成的案例,中共當局如果能夠比較理性的處理,不但可以與海外反對力量開始建立一種良性互動關係,以期達到近年來少見的朝野和解新局面,也有助於正在訪美的中共第四代領導核心胡錦濤,爲中美關係發展獲得建設性成果的可能性。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文章
    

  • 凌鋒: 著名異議人士楊建利在昆明被扣 (4/28/2002)    
  • 楊建利﹕四論非暴力原則與非暴力抗爭運動 (3/23/2002)    
  • 楊建利:三論非暴力原則與非暴力抗爭運動 (3/17/2002)    
  • 楊建利:以國家的名義逃脫罪責﹖ (3/7/2002)    
  • 楊建利﹑項小吉關於非暴力原則的辯論 (3/4/2002)    
  • 楊建利:暴力原則與非暴力抗爭運動 (2/12/2002)    
  • 楊建利:新年寄望 (1/7/2002)
  • 相關新聞
    楊建利:新年寄望
    楊建利:暴力原則與非暴力抗爭運動
    楊建利﹑項小吉關於非暴力原則的辯論
    楊建利:以國家的名義逃脫罪責﹖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二戰日本為什麼敢對美國開戰?
    【十字路口】時代革命奪金馬 梅艷芳為何熱爆
    【百年真相】冤比竇娥 行善積德的「黃世仁」
    周冠威:曾掙扎哭泣 克服恐懼留港繼續創作
    港電影越禁越紅 黃國才:體現港人公民意識強大
    【拍案驚奇】中共會為Omicron加倍封鎖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