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六四事件與兩岸民主進程

馬英九

人氣 9
標籤: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6月4日訊】十三年前六月四日凌晨,台灣的電視觀眾用難以置信的眼光盯著螢幕上北京天安門駭人的鎮壓場面,這個遠方的城市突然近在眼前。同一時間,台北中正紀念堂廣場上,數千人正在進行「血脈相連,兩岸對歌」的活動,聲援天安門示威了近兩個月的群眾,當連線的電話中突然傳來槍聲時,大家長歌當哭,徹夜不眠。

雖然事隔多年,那一夜的震撼仍歷歷在目。十三年來,不論英九在哪一個職位,每年的六四紀念會從不缺席,每年也都有無窮感慨。今年四月下旬,旅美民運人士楊建利在返回大陸時被捕,令人對大陸當局的人權表現,再度質疑。兩岸民主進程前景如何,在「六四事件」十三週年前夕,確實有加以檢討的必要。

台灣的民主經驗

一九四九年之後的台灣與大陸,有著完全不同的歷史經驗。台灣走過全民備戰的歲月,經濟實力逐步累積,在蔣經國總統執政期間,台灣社會出現顯著的多元化現象,民智大開,要求參與決策,並重塑政治運作的基本規範。必須承認,這一段時期的領導階層和技術官僚對台灣的發展貢獻重大,他們以專業為本所創造的理性決策的模式,不僅帶來經濟奇蹟,也為中國人現代化之路留下典範。在民主發展上,早年由大陸來台的胡適、雷震諸先生以及〈自由中國〉雜誌,結合各省籍人士,在五十年代發揮了啟蒙作用,隨後二十年間,不斷出現有志之士挑戰相對封閉的政治和社會體系。蔣經國總統的最後兩年,以「美麗島」為主的民主人士,突破禁令成立了民進黨,蔣氏順應情勢,解除戒嚴並開放黨禁報禁,從此台灣開啟了現代憲政的大門。在後來轉型的關鍵時期,李登輝總統也做出很大的貢獻,扮演了承先啟後的角色。如果不從黨派觀點看待,二千年首次和平的政黨輪替,不僅是台灣民主政治的里程碑,也是全球華人的驕傲。

台灣的民主前景

民主政治沒有永遠的執政黨,也沒有永遠的在野黨,透過選票定期的政黨輪替將成為常態,這將使台灣過去半世紀由全民奮鬥獲致的民主成果,不可能由一個人或一個黨所壟斷,而會在民主政治不斷輪替與完善過程中,由全民所共享。既然任期有年限,執政的目的不應只在擁有權力,而在於留下亮麗政績與憲政典範。在這個意義上,今天台灣無論是執政黨或在野黨,其實都肩負共同的責任,即促成國家機器與社會公器的全面中立化,包括司法、檢警、情治、金融、媒體等等,以確保民主社會的有效運作。民主是一種集思廣益的決策過程,民主社會只有不同意見的合作伙伴,而沒有你死我活的敵人,儘管台灣目前的民主發展還有一些缺陷,但是相信只要再歷經幾次政黨輪替,台灣的人民將會學習到包容差異、尊重多元的民主胸襟,使台灣從目前的制度民主化,提升到觀念和文化層次的民主化。英九深信,台灣民主政治的前景是光明的,台灣終將達致先進民主社會的水準,即政治在社會生活中的份量將大幅降低,文官體系和市民社會正常穩固運作;每一次政黨輪替只是少數治理團隊的換班,雞犬不驚,人民處之泰然。

這裡所描繪的並非畫餅,而是五四運動以來絕大部分中國人的理想,並有幸在寶島的土壤中成長茁壯。中共應充分認識到,台灣是一體的,不同的意見和利益都能推出其政治代表,在日漸成熟的民主運作中,取得妥協或緩和矛盾。任何以刻板的「統一戰線」的策略分化台灣的作法,都會遭到台灣人民的唾棄。更嚴重的是,任何人欲以戰爭手段摧毀台灣的民主成果,都將造成炎黃子孫的浩劫,在歷史上留下不可原諒的污點。

兩岸統合的終極目標

陳水扁總統最近多次說明他的兩岸政策,即兩岸由經貿、文化交流逐步走向最終的政治統合,以創造永久和平的環境。這是一套可以期待的理念,同時,英九主張以「民主」和「人權」為終極目標,以有效貫穿這個政治統合的過程。因為經貿交流在於持續促進兩岸的物質建設,以創造「衣食足然後知榮辱」的條件;文化交流在於交換知識和經驗,融入現代文明的潮流,去蕪存菁,促成中華文化的再造。兩岸最後在物質建設、文化意識上都充分地相互認同之後,政治統合的可能性將大為提高。簡單地說,兩岸的統合應與百年來中國的現代化連在一起,這個過程需要極大的智慧與耐心,不可能完全平順,但卻值得努力嘗試,因為它比較符合兩岸人民的共同利益,也是我們民族成長與成熟的歷史契機。

因此,英九可以斷言,中共所主張的「一國兩制」,對台灣而言已經不合時宜,落於形勢之後。中共應解放思想,走出苦大仇深式的民族主義號召,讓台灣和大陸共同創造穩定統合的兩岸關係,以貢獻於人類永久和平。

六四平反與兩岸民主進程

「六四事件」發生十三年後,台北市政府特別在二二八紀念館舉辦「普世人權-六四事件與兩岸民主進程」特展,目的不僅在重視歷史事件,更在於清楚表明,人權只有一個標準,它是不分黨派顏色的。人權也不是舶來品,它無非是要讓每一個人活得像人,讓每一個不論出身、地位、膚色、階級多麼不同的人,都具有存在的最起碼尊嚴,這難道不是中國文化中民胞物與、人溺己溺的精神?人權紀念活動的目的不是在豎起另一個烈士紀念碑,更不是為任何個人或政黨尋找權力正當性的來源。人權教育在於傳播尊重生命、追求自由、包容異見和擔負責任等基本價值,就如同我們也紀念二二八事件並且對白色恐怖時期做出沉痛的反思一樣,目的都在反覆確認人權不可侵犯的觀念。只有我們在犯錯之後認錯與改錯,才能提升中國人的政治競逐的文明準則,並呼籲所有的政治團體,以同樣的標準,正面處理他們自己所踩過的歷史。

「六四事件」亦應如此,曾被中共稱許為「早晨八、九點的太陽」的青年學生和市民,只因上街遊行要求清除腐敗政治,竟遭射殺而血濺街頭,倖存者隨即被指為暴亂分子和通緝犯,任何有關「開槍是必要」的辯解都難以服人。一個國家如果要靠向百姓開槍才能維持穩定,那樣的國家讓人感到羞恥;一個社會如果要靠抓人、關人才能持續發展,那樣的社會無法讓人自豪;一個政府如果在「六四事件」發生十三年後還要逮捕從國外返回大陸的民運人士,它的改革誠意就無法讓人相信。既然聲稱兩岸都是骨肉同胞,豈能期待我們看見大陸同胞人權被踐踏而默不作聲呢?

英九相信,今天的北京經過這些年的建設發展,帶來前所未有的巨大變化,與十三年前,確實不一樣了,但英九也要提醒,這般榮景在中國歷史上並非沒有前例,但歷史的教訓是:只要一個溺於私情而無人能諫的皇帝,一個大權在握又暗結黨羽的將軍,或幾個無人能節制的外戚太監,都可以讓一切榮景在瞬間破滅,接著便是烽火連天、黎民流亡的慘況。事實上,對於眼前成就背後潛藏的險峻形勢,中共黨人理應刻骨銘心。一九四九年後狂熱的政治完美主義在中國大陸造就了一個神權社會,奪走了許多人的生命、自由和青春,留下了沉痛的教訓。改革開放正是為了尋求新的出路,但過去的歷史總是不斷敲著警鐘,提醒著伴隨傲慢與疏忽,往往是另一次大倒退。「六四事件」不過是再次印證:提升人權意識以及推動民主政治,才是民族永續經營的正途,因此,「六四事件」必須平反,這必將是大陸民主化與兩岸政治統合成敗的重要指標。

(摘自6月4日中國時報,作者為台北市市長)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北市府下週二對里長延選案提釋憲聲請
台灣為痲瘋病患籌基金陳萬水馬英九等熱情贊助
台北地區降下甘霖但下週一起仍照常分區供水
台灣部分醫院因應停水能力薄弱馬英九指示改
最熱視頻
【西遊義趣】之三:唐僧寶象國逢難
【拍案驚奇】港共暴政下相約 照片中只剩她
【有冇搞錯】為香港默哀
【時事軍事】囂張的轟-6 實戰中將淪為笑柄
【橫河直播】佛州德州拒言論審查 波蘭也受夠了
一週軍情速遞:台產教練機試飛 美伊衝突不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