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轉生.前世今生】

再生少年勝五郎 說出冥界轉生過程鉅細靡遺

作者:懷忍忍
日本知名的勝五郎輪迴轉生紀實,從日本江戶時代末期流傳至今。(示意圖)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14433
【字號】    
   標籤: tags: , , ,

在十九世紀初的日本江戶時代末期,有一則轟動日本各界且上達日本王室的輪迴轉生紀實,到了十九世紀末,更在海外傳開,那就是勝五郎的轉生記。

日本江戶時代文化12年(1815年)10月10日,多摩中野村(今之東京八王子市東中野)的農家小谷田一家出生了個小兒子勝五郎,從小就活潑可愛。文政五年(1822年)11月中的一天,勝五郎和哥哥乙二郎、姊姊穗一起玩的時候,突然發出一個破天荒的問題:「哥、姊,你們在來到這個家以前,是誰家的孩子呢?」

乙二郎答說:「這個呀,不知道哪!」
穗說:「這是個很怪的問題,難道勝五郎知道嗎?」
勝五郎說:「知道喔,出生在程久保村的藤藏唷,6歲時染了天花死了。」
穗說:「你真是胡說八道哪!我可要告訴母親喔!」

勝五郎沒想到哥哥、姊姊根本不知道那回事,聽到姊姊話語嚴肅,不禁哭出來哀求她:「你不要告訴母親啊,求求你!你說什麼我都聽你的啦!」

於是勝五郎對姊姊言聽計從;細心的母親也注意到了這轉變,到了12月中,就對丈夫源藏說起,勝五郎和穗之間好像隱藏著什麼祕密似的。父親源藏把勝五郎喚來,對他說道:「我們不會罵你,你有什麼事情說出來聽聽吧!」

勝五郎的前世記憶

勝五郎說他以前叫藤藏,誕生在多摩郡程久保村(今東京都日野市程久保),父親叫久兵衛,母親叫作靜。
父親問他:「這是真的嗎?」
勝五郎說:「是真的唷!」
父親就說:「這事可不能跟別人說啊!」
勝五郎說:「知道了!」

勝五郎的父母突然聽到這樣不可思議的事,心中充滿狐疑,一時難以置信。

每晚,勝五郎都和祖母一起睡,他就對祖母說起了從藤藏成了勝五郎的轉生過程和細節:

藤藏六歲的時候生病死了,葬禮那天,被放到棺木中抬到山裡的墓地去下葬。棺木入地時,「咚」一聲,這時魂飛出來了,就往家的方向去。回到家看到父母親在說話,他們的話聽得很清楚,因為母親哭得很傷心,就往前和母親說話,可是母親完全聽不到他的話。

終於藤藏注意到了有一個白鬍鬚、穿著黑色和服的老伯跟他招手。老伯帶著藤藏在山川、野地晃晃悠悠、來來回回地飛來飛去,那裡不冷也不熱,總是像傍晚一般幽暗,肚子也不覺得餓。原野上開著黃、紅兩種花朵,要去摘花的話,就會引來小烏鴉憤怒的嘶叫。

藤藏聽到遠處有念經的聲音,所以就又回家看看,但是家裡人誰都沒注意到。看到供桌上的紅豆湯還冒著熱氣,很好吃的樣子。

在那個世界好像只過了幾天,聽老伯說三年過了,可以轉生了,就帶著藤藏到了中野村一間在柿子樹後的房子,就是現在的家。他遵照老伯的話進到屋裡,進了屋先躲在竈的後面,聽到母親和父親商量,為了讓家裡的生活好過些想到江戶(當時東京都心,離中野、程久保村約40公里,走路約一天的腳程)去幫傭。

這時候,藤藏的魂很快地進入了母親的肚子裡,後來生出來了,就是勝五郎呀。

尋訪前世家人

勝五郎說完了自己出生前的經歷,就哭著哀求祖母帶他去程久保村看看。他說:「我想去參拜父親的墓哪!」

祖母對勝五郎的苦苦哀求很心疼。她問了附近的人知道程久保村的久兵衛嗎?終於有知道的人告訴她,程久保村是有過這一個人,但是久兵衛已經死了,他有個小孩叫藤藏很惹人愛,可是染了天花也死了啊。就這樣不知何時開始,「勝五郎是再生少年」的話在村裡盛傳,有許多人特地跑到他家來看勝五郎,人們給他取了一個暱稱叫「程久保村的小僧」。

勝五郎的母親對勝五郎轉生來的事也開始有些相信了,因為勝五郎竟然知道她為了幫助家計要去東京幫傭的那些話,那些話是她和丈夫間的密談,沒有別人知道,況且那時勝五郎還沒出生呢。

文政六年(1823年)1月20日,祖母帶著勝五郎到程久保村去尋訪藤藏的家,其實呢是勝五郎一路引領著祖母前往。程久保村和中野村雖然是鄰村,只相隔五公里,卻要爬過一座荒涼的山頭。八歲的勝五郎從來沒有走過這裡卻能認得路,他帶著祖母翻過山走進了程久保村,且對程久保村也很熟悉。

「是這一家嗎?」祖母問。
「不是,再往前一點。」勝五郎回答,「是這一家!」
藤藏家前面的空地上有六地藏的石佛像,以前藤藏和其他小孩都愛在佛像旁玩耍。

日本鄉村老田舍。(示意圖) (Pixabay)

勝五郎帶著祖母走入一戶農家,屋子裡,藤藏的母親靜和繼父半四郎都在。藤藏二歲時,生父就死了,母親改嫁,繼父半四郎非常疼愛藤藏。

他們兩人看到勝五郎都很驚喜,說勝五郎和藤藏長得很像啊(勝五郎那時8歲,藤藏死時6歲)!就好像藤藏回來了。勝五郎是第一次來到這裡,可是對這一家中的一切卻很熟悉,對什麼東西在哪裡知道得很清楚。勝五郎說對面的「香煙店」門口以前沒有那棵樹啊!兩老又是一陣驚喜,的確10年前還沒有那棵樹啊!勝五郎參拜了前生父親久兵衛的墓。此後,他們兩家就像是親戚一樣來往。

勝五郎再生紀聞  勝五郎的後半生

從程久保村回來一個月後,2月中的一天,當時鳥取藩(現在日本鳥取縣)的支藩藩主池田冠山來到了中野村勝五郎的家。池田冠山有個女兒露姬,很懂事,小小年紀就禮佛,但是前一年(文政五年11月)6歲的露姬死於天花。失去女兒讓他陷入異常的悲傷中而隱居起來,就在這時他聽到死於天花的藤藏轉生的故事,讓他心神一振且心生期待,於是專程到勝五郎家尋訪探個究竟。勝五郎見到了藩主大人嚇得說不出話來,一旁的祖母一五一十地將知道的事情替他說了。3月中,池田冠山整理了勝五郎祖母說的話,作成《勝五郎再生前生話》,並送給一些有名的文人和泉岳寺大和尚們看,在東京造成話題。

該年4月,勝五郎家所屬的中野村領主多門傳八郎遵照公務規定對此事進行調查。源藏和勝五郎父子被領主叫到東京去,引起大騷動。4月19日,領主多門和他們父子親談,並將聽取的事情始末做成報告,上報給上司──御書院番頭佐藤美濃守。許多的文人學者透過這份報告書,知道了勝五郎再生之事,當時,江戶後期的四大國學者之一的平田篤胤(1776年-1843年)也是其中一位。

平田篤胤把源藏父子請到他的國學研究學社──「氣吹舍」,用了三天的時間(1823年 4月22、23、25日)讓他們仔細地說了事情的始末和細節。事後,平田篤胤又用了三個月的時間追蹤調查、記錄其它來源的說法,並加上自身的考察觀點,在該年6月寫成《勝五郎再生記聞》,並在7月22日帶書上京都,呈給光格上皇和皇太后閱覽。此書在後宮妃嬪間造成轟動。

文政8年(1825年)8月26日,11歲的勝五郎入了「氣吹舍」成了平田篤胤的門生,在那裡學習了約一年的時間又回到中野村。長大後的勝五郎生活和普通的農夫一樣。他繼承了父親的農事主業還有竹燈籠的仲介買賣副業,生活過得比較寬裕。明治2年(1869年)12月4日,他在55歳時完結了勝五郎的這一生。

明治23年(1890年)旅日美國作家小泉八雲出版的隨想集《佛田的落穗》中,有《勝五郎轉世記》一文,把勝五郎的轉生紀實從日本傳到海外。

後記

現在,藤藏家的房舍還留在當地,勝五郎在多摩中野村的家因為多摩都市化已經不在了。日本東京都日野市郷土資料館保存著《程久保村的小僧勝五郎轉生紀實調査報告書》(「ほどくぼ小僧勝五郎生まれ変わり物語調査報告書」)。至今,該資料館每年都舉辦勝五郎誕生日相關紀念、研究活動。

資料來源:

日野市郷土資料館:《 勝五郎生まれ変わり物語》
平田篤胤:《勝五郎再生記聞》,秋田魁新報日曜版連載。(*網頁版鍵連 http://umarekawari.org/sakigake/index.html)

@*

──點閱【輪迴轉生.前世今生】系列──

責任編輯:王愉悅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他從10月大開口說話就一直說起前世,他從豪奢花花公子輪迴轉生為拮据破落貧戶,從對比中,他終於找到了生命沉淪的關鍵。
  • 這個土耳其男子輪迴轉生個案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名聞遐邇。男子帶著傷疤、前世記憶和難忘的親情轉生,而且還能指出死後發生的事。
  • 古代的出家人,本應身在紅塵,念在方外,只因報恩一念,不僅延續了前世的緣分,也結下了親緣。人間的離別與相遇,被一個緣字輕輕地涵蓋。人間的恩與義,也在緣分的鋪陳下,展開了命運的畫卷。
  • 躺在襁褓中的嬰兒能夠幹什麼?如果說,他能夠聞聲辯人,張嘴講話;能夠詢問前世的友人;能夠安排埋葬前世肉身,妥善安置前世老妻的歸宿……聽起來是否讓人匪夷所思?剛出生的嬰兒,帶著前世的記憶和能力,不可思議的古今奇聞,揭曉著人身的祕密。
  • 兩個真實故事:前輩子做了惡,轉生做牛,牛身上被上天「授記」以警告世人:因果報應是千真萬確的!
  • 唐朝順宗年間,陝西同州韓城縣芝川遷來了一戶姓藺名如賓的人家,家境一般。後來,有一個名叫王蘭的外地客商帶著數百萬錢來此地做茶葉生意。或許是因為藺如賓的房子大,王蘭不僅租住於此,還將大量茶葉放置在這裡。
  • BBC電視新聞《四十分》("Forty Minutes" )追蹤了印度「雙胎記」男孩提圖.辛格(Titu Singh )輪迴轉生抓凶手的奇案。
  • 這輪迴轉生事件發生在上世紀初期中國大陸黃土高原上的小村,張生有是在前世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亡的情況下就轉生了,而且一轉生就能說話,軀殼裡仍保有前生「田三牛」的心智。
  • 印度女娃香緹從四歲起就一直講起她以前的丈夫、兒子和他們的家。終其一生,她的輪迴轉生案例曾經吸引印度和全世界數百個研究者的關注與研究,「也許是有史以來最著名的輪迴案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