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金鐘談紅二代羅宇 中共體制造悲劇

人氣 1407

【大紀元2020年10月31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梁珍、邵燕採訪報導)10月22日,定居美國的中共紅二代羅宇逝世。羅宇曾經出版《告別總參謀部》而轟動一時,近年來他給習近平的多次諫言也引人關注。羅宇的去世,掀起了有關中共紅二代棄黨叛逃的話題。

羅宇是前中央軍委祕書長兼總參謀長羅瑞卿的次子,1944年生於延安,1963年入讀清華大學自動控制系。文革期間,羅宇曾入獄5年。1975年,羅宇加入總參謀部裝備部空軍處。80年代,他曾任總參航空裝備處處長,屬於師級,並赴美任戰機改裝聯絡組長。1988年,羅宇回國授大校銜。1989年,他出席法國航空展後被裝備部領導指責逾期不歸,後來他脫離中共體制,被中共開除軍籍和黨籍。

定居美國的時事評論員金鐘是《開放雜誌》前總編,曾幫助羅宇出書。他於10月26日接受《珍言真語》採訪時表示,羅宇的一生是中共體制下的人生悲劇。他認為不用寄希望於中共現任領導人,中共掌權家族不會自我改變。

中共權貴逃脫不了體制悲劇

2015年,金鐘曾幫助羅宇出版回憶錄《告別總參謀部》。這本書當時在香港非常暢銷,他所知道的就已經有五次印刷,廣受讀者歡迎。

他分析說,這本書之所以暢銷的原因,和羅宇的紅二代身分背景有關係。當時,羅宇是唯一的中共第一代的兒子,而且也是唯一能夠出書曝光中共統治內幕的紅二代。「所以這本書當然是有他特別的價值,而且也受到讀者的追捧。」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中共內部人士公開脫離中共。前段時間,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出來批評習近平,表示要脫離中共。金鐘認為羅宇和蔡霞代表不同身分階層,羅宇是中共地地道道的紅二代。

「羅宇是中共的將門之子,他父親是個大將,就說中共那個時候不是有授勛嗎?10個元帥之後就有10個大將,所以他這個地位是很高的,又當過共軍的總參謀長,又當過公安部長。」

他說,共產黨在中國打天下需要「三把刀子」:一個槍桿子,一個筆桿子,另外還有一個刀把子。刀把子指的是通過武力鎮壓。而這三把刀子中,羅宇的父親掌握了兩把。

「這三方面,三個重要的權力方面,他父親就占了兩個,一個是公安部長,中共1949年建政之後,他整整當了10年,然後就是在彭德懷倒台之後,被貶了之後,林彪當國防部長的時候,他又當了總參謀長,總參謀長實際上是掌管軍權的。」

金鐘表示,從與羅宇的聊天和書中得知,他父親羅瑞卿的經歷也是中共體制的悲劇。他們一家在文革中的遭遇非常悲慘。

羅瑞卿雖然地位高,毛澤東非常器重,但是毛為了重用林彪、讓林彪當接班人,要打倒劉少奇。當時劉少奇和賀龍這條線在軍方有關係。所以林彪要把羅瑞卿搞掉。文革中鬥羅瑞卿,從1965年開始在內部拿他開刀。到1966年3月份,羅瑞卿已不知道是第幾次被鬥,吃不消後跳樓尋求自殺,把腿摔壞了。儘管這樣,還繼續被紅衛兵抓出來鬥批,因為腿不能走路,就裝在一個大籮筐中被鬥,還留下照片為證。

1971年林彪叛逃,羅瑞卿獲得自由。因為是林彪整他,讓他遭到批鬥,所以林彪失敗之後,毛澤東就親自講他沒問題,是聽錯了別人的話。羅瑞卿復出之後,文革一結束就被送到歐洲找醫院治腿,在治療過程中心臟病突發,死在手術台上。最後遺體被接回中國。

羅瑞卿復出後曾協助鄧小平重整軍隊,雖然時間不長,期間羅宇跟著父親,因此他對那段時間的事情了解的多一點。他曾跟金鐘聊起這些故事,還將中共軍方和高層的一些事情通過寫書披露出來。

金鐘認為,羅宇的思想反叛和最後能夠脫離中共奔赴自由社會,思想轉向民主派,跟他們父子的遭遇有關係。羅宇在文革中被關了五年,出來之後又看到鄧小平執政期間,官場和高幹子弟的貪污腐敗,以及他們的無能、無用和缺乏知識。沒有一個令他看得上眼。而且這些人的道德和作風非常糟糕腐敗。

位高權重的羅瑞卿死於非命,家破人亡。出於對中共體制有切身的感受,羅宇曾說過:共產黨自吹自擂的「為人民服務」和「革命」都是假的,他認為這個制度不會長久的延續。

紅二代棄共揭內幕 僅羅宇一人

羅宇和習近平都是紅二代,習比他年輕七、八歲,在那個年代相當於是差了一代。金鐘認為,像羅宇這樣能夠脫離中共,而且公開披露那個階層內幕的,目前僅他一人。

「所以像羅宇他們還是有文化、有頭腦,有一定的思想判斷能力的這樣一代人,但是很可惜,在這代人中間能夠出來脫離中共的制度,跑出來之後一直在外面生活,而且還出了這樣一本書,一本有史料價值的,也非常有可讀性的這一本書,那很不容易的,就他一個人,是吧,還沒有第二個。」

羅宇曾經給習近平寫了27封公開信,呼籲平反六四和法輪功,以及抓捕罪大惡極的江澤民犯罪集團。

金鐘認為,羅宇雖然經由通信的方式來表達他的政見,但是他也知道習近平是不可能接受他的建議。從《告別總參謀部》這本書中可以看出來,羅宇是在政治上面完全接收了西方民主價值觀。例如,他主張廢除一黨專政,也建議用法制的國家來代替共產黨的專政,要實現軍隊國家化、政治要民主化。

中共當局不會自我改變

羅宇在1989年離開大陸,90年初在歐洲定居。江澤民上台後,開除了他的軍籍和黨籍,把他是完全當作了所謂的敵我矛盾、敵我性質來處理。金鐘認為,從羅宇自身立場來說,他是非常同情和支持法輪功的抗議和訴求的。這跟他整個的政治立場的轉變有必然的聯繫。

他認為,習近平在政治上面開倒車,搞個人獨裁、專制,是沒有回頭路可走的。他搞修憲是廢除了鄧小平他們那個時候制定的國家領導人的任期制,這樣重大的一種措施。等於說,相當於毛時代的體制的重大改革。

「所以我想,現在在習近平手下,你比方說法輪功的問題,他會不會改變(中共既定的)立場?我想是沒有希望的。而江澤民呢,那當然他現在我看也恐怕是半截身體入土了吧,是不是?曾慶紅他們還有著一種剩餘的地盤、勢力,還有一定的勢力範圍,有一定的影響。但是我想在隨著,只有看時間吧,以後呢看看有沒有新的一些人出現,才能夠把當前的這個倒退的局面能夠剎車,或者說有所新的改變。」

完整採訪內容請點擊觀看《珍言真語》視頻節目。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桑普:習近平到訪武漢真假
【珍言真語】吳明德:金融戰前穩氣氛 美出手就贏
【珍言真語】袁弓夷:香港要贏 7.1上街是關鍵
【珍言真語】袁弓夷:拆南海基地 美已部署熱戰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川普政府告臉書
【重播】彭斯喬州「捍衛參院多數」集會演講
【橫河直播】舞弊橫行 吹哨受壓 美國真正危機
【新聞看點】川普6大招打擊中共 戰狼突退縮?
【遠見快評】喬治亞州視頻爆猛料 巴爾被警告
【思想領袖】努涅斯議員:拜登假裝贏得大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