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血壓硬降其實很傷身?中醫揭健康降血壓的關鍵

文/李宗恩(中醫師、史丹佛大學訪問學者)

高血壓不是一種病,而是一個症狀,要治療需要找到它的根源。(Shutterstock)
高血壓不是一種病,而是一個症狀,要治療需要找到它的根源。(Shutterstock)
人氣: 646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提到高血壓,得先花點時間討論一個觀念。高血壓不是一種「病」,而是人體表現出來的一個「症狀」,它本身不是人體出問題的源頭。

目前西醫學認為,90.95%的高血壓為「原發性」,意思是不知道真正的病因,只能從各種可能誘發的因素來旁敲側擊,譬如體重過重、壓力過大、酗酒、不運動、食物過鹹等;只有不到10%的高血壓是「繼發性」,由內分泌失調、腎臟問題、先天性心血管缺陷、藥物副作用等可以找到的原因所引起的。

不知道問題的源頭,而只是使用西藥或中藥來壓低血壓,不僅僅無法解決問題,往往造成更多的傷害。

在問題的根源上治療,而非硬將血壓降下

我們可以用都市供水來做個比喻。

都市供水站利用水壓把水配送到都市裡各個家庭用戶,水壓及管線已設計好提供每戶適當的水量。

有一天,也許是某個地方的水管破了,也許是某戶人家毫不節制地浪費用水,供水站供應的水量不敷使用,離供水站最遠的幾戶水量大幅下降,無法正常過日子,這幾戶人家急著向供水站求救。

供水站的工程師找不出哪裡出了問題,只好暫時加高供水站的水壓,讓水能夠到達沒水用的那幾戶人家。

一陣子以後,都市督察人員來檢查供水站,發現供水站的輸出水壓過高,擔心某些地方的水管會承受不了壓力,也沒和供水站工程師討論為何之前把水壓設定調高,只顧著急急忙忙地把緊急排水閥打開來降低水壓;緊急排水閥打開後,供水站的輸出水壓降低了,督察人員很高興,寫了份報告交差了事後就換到下一個都市去檢查。

結果呢?不但離供水站最遠的那幾戶根本沒有水可用,其他用戶很多也開始缺水了;更糟的是緊急排水閥排出的水無處可宣洩,造成淹水,給居民帶來更多的問題。

這個比喻聽起來很誇張,卻是高血壓治療中天天上演的真實事件。90%以上的高血壓是不知道真正病因的原發性高血壓,而在不知道原因的情況下,直接使用大量的抗凝血劑,或者用其他生化方法硬把血壓降下,無異於上述的比喻,其對人體長期的負面影響可想而知。

那麼,中醫如何治療高血壓呢?中醫強調「辨證論治」,「證」代表病人的綜合表現,不是單一的症狀,更不是一個檢驗數據或西醫的病名;換句話說,中醫不直接治療高血壓這個單一症狀。

但血壓不會無緣無故增高,高血壓病人也不會只有血壓高而沒有其他的問題。中醫針對病人各方面的徵兆,循線找出問題的根源:或許是肝腎的問題,或許是臟腑合作上的問題,或許是更深一層的問題——在問題的根源上做治療,血壓自然會下降,這也就是中醫「辨證論治」的治療原則。

50歲女性 血壓從220降到140的經歷

在此舉一個比較特別的病例。病人,女,俄羅斯白人,五十歲左右,是位數學老師,血壓一般在 220 / 120 mmHg 上下,緊張時收縮壓飆高到 260 mmHg。服用降血壓西藥效果不彰,血壓只會偶爾下降一些,大多時間仍然維持原狀。病人異常肥胖,體重140公斤,對自己的體態感到異常抑鬱,全身都覺得不對勁。

病人自述,多年前因為子宮病變而切除子宮,造成大量出血,那次手術意外後才出現高血壓的現象。病人雖然胖,卻不想吃東西,胃部總覺得脹;手腳冰冷,常常覺得上半身熱、下半身冷,有時舌頭腫脹到難受;白天不易流汗,半夜卻盜汗;每天大便三、四次,有時成形,有時鬆散,排便會有不盡感;排尿量少,但次數頻繁,排尿時不舒服;近三個月來感到口渴,較喜歡喝熱飲;大部分日子,半夜兩、三點會醒來。西醫檢查有膽結石及脂肪肝;另外,病人也告訴我,以前有嚴重的感情創傷,對她人生有很大的影響。

前一段的陳述好像十分雜亂,稍微研究過中醫的讀者卻可能會心一笑,診斷的蛛絲馬跡就藏在這些零零散散的資訊裡,我們還沒有特意解釋病人的脈診、舌診、眼診、臉色、語調、氣味等更多望聞問切的細節呢!

這位病人一開始不願意服用水藥,只願意服用少量的科學中藥粉劑,以平肝、補血活血、去濕等為基本方向。

病人就診斷斷續續,中間還回到俄羅斯住了九個月。這樣有時服用、有時不服用科學中藥粉劑的情況下,病人把高血壓西藥停了,血壓維持在 160 / 110 mmHg 左右,雖然仍差,但比就診之前好一些。

病人從俄羅斯返回美國一個月後,總算願意服用水藥。

根據病人之前服用不同科學中藥粉劑的反應,我幫她開水藥方:柴胡、玉金、黃芩、龍骨、牡蠣、當歸、生地、丹皮、桃仁、川芎、懷牛膝、白朮、茯苓、陳皮、半夏、酸棗仁、知母、炙甘草。病人血壓在兩、三週內下降到 140 / 100 mmHg 左右,可以正常教書了。

但她仍然有許多生理及心理的問題,血壓也還有進步的空間,需要繼續治療,不然隔不了一年,血壓還是會再度上升,在此就不繼續討論「下半場」的治療。

去醫存藥的謬論

提到高血壓,我們就借題發揮,多說兩句。

現在很多中醫都受到西醫的病名影響,甚至中醫大學及研究所亦以西醫的方式來思考,把高血壓解釋成五、六種中醫病理,分為「肝陽上抗型」「腎虛型」等幾型的高血壓,每一型高血壓對應一個固定的中藥處方。

這樣的分法,原本只是方便學習與討論,現在卻成為中醫治療高血壓的「指導原則」,很多中醫師落入選一型處方給高血壓病人服用,這型處方沒效,代表判斷錯型了,便換另一型高血壓的固定中藥處方再試試;當這五、六種類型高血壓的固定中藥處方都無效時,中醫師也就束手無策。

這樣的做法,並不是正統中醫的「辨證論治」,而如此的「類型」思維,卻引發了所謂的「去醫存藥」的謬論,這其實是對中醫很大的誤解。

摘自《當張仲景遇上史丹佛》方智出版

身處紛亂之世,心存健康之道,就看健康1+1

· 血壓飆高怎麼救?中醫1招迅速降壓 比打針還快

· 耳垂2徵兆恐是高血壓!不用血壓計的判斷方法

· 高血壓總是依賴降壓藥?告訴你中醫為何不贊成

責任編輯:李清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