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血压硬降其实很伤身?中医揭健康降血压的关键

文/李宗恩(中医师、史丹佛大学访问学者)

高血压不是一种病,而是一个症状,要治疗需要找到它的根源。(Shutterstock)
高血压不是一种病,而是一个症状,要治疗需要找到它的根源。(Shutterstock)
人气: 706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提到高血压,得先花点时间讨论一个观念。高血压不是一种“病”,而是人体表现出来的一个“症状”,它本身不是人体出问题的源头。

目前西医学认为,90.95%的高血压为“原发性”,意思是不知道真正的病因,只能从各种可能诱发的因素来旁敲侧击,譬如体重过重、压力过大、酗酒、不运动、食物过咸等;只有不到10%的高血压是“继发性”,由内分泌失调、肾脏问题、先天性心血管缺陷、药物副作用等可以找到的原因所引起的。

不知道问题的源头,而只是使用西药或中药来压低血压,不仅仅无法解决问题,往往造成更多的伤害。

在问题的根源上治疗,而非硬将血压降下

我们可以用都市供水来做个比喻。

都市供水站利用水压把水配送到都市里各个家庭用户,水压及管线已设计好提供每户适当的水量。

有一天,也许是某个地方的水管破了,也许是某户人家毫不节制地浪费用水,供水站供应的水量不敷使用,离供水站最远的几户水量大幅下降,无法正常过日子,这几户人家急着向供水站求救。

供水站的工程师找不出哪里出了问题,只好暂时加高供水站的水压,让水能够到达没水用的那几户人家。

一阵子以后,都市督察人员来检查供水站,发现供水站的输出水压过高,担心某些地方的水管会承受不了压力,也没和供水站工程师讨论为何之前把水压设定调高,只顾着急急忙忙地把紧急排水阀打开来降低水压;紧急排水阀打开后,供水站的输出水压降低了,督察人员很高兴,写了份报告交差了事后就换到下一个都市去检查。

结果呢?不但离供水站最远的那几户根本没有水可用,其他用户很多也开始缺水了;更糟的是紧急排水阀排出的水无处可宣泄,造成淹水,给居民带来更多的问题。

这个比喻听起来很夸张,却是高血压治疗中天天上演的真实事件。90%以上的高血压是不知道真正病因的原发性高血压,而在不知道原因的情况下,直接使用大量的抗凝血剂,或者用其他生化方法硬把血压降下,无异于上述的比喻,其对人体长期的负面影响可想而知。

那么,中医如何治疗高血压呢?中医强调“辨证论治”,“证”代表病人的综合表现,不是单一的症状,更不是一个检验数据或西医的病名;换句话说,中医不直接治疗高血压这个单一症状。

但血压不会无缘无故增高,高血压病人也不会只有血压高而没有其他的问题。中医针对病人各方面的征兆,循线找出问题的根源:或许是肝肾的问题,或许是脏腑合作上的问题,或许是更深一层的问题——在问题的根源上做治疗,血压自然会下降,这也就是中医“辨证论治”的治疗原则。

50岁女性 血压从220降到140的经历

在此举一个比较特别的病例。病人,女,俄罗斯白人,五十岁左右,是位数学老师,血压一般在 220 / 120 mmHg 上下,紧张时收缩压飙高到 260 mmHg。服用降血压西药效果不彰,血压只会偶尔下降一些,大多时间仍然维持原状。病人异常肥胖,体重140公斤,对自己的体态感到异常抑郁,全身都觉得不对劲。

病人自述,多年前因为子宫病变而切除子宫,造成大量出血,那次手术意外后才出现高血压的现象。病人虽然胖,却不想吃东西,胃部总觉得胀;手脚冰冷,常常觉得上半身热、下半身冷,有时舌头肿胀到难受;白天不易流汗,半夜却盗汗;每天大便三、四次,有时成形,有时松散,排便会有不尽感;排尿量少,但次数频繁,排尿时不舒服;近三个月来感到口渴,较喜欢喝热饮;大部分日子,半夜两、三点会醒来。西医检查有胆结石及脂肪肝;另外,病人也告诉我,以前有严重的感情创伤,对她人生有很大的影响。

前一段的陈述好像十分杂乱,稍微研究过中医的读者却可能会心一笑,诊断的蛛丝马迹就藏在这些零零散散的资讯里,我们还没有特意解释病人的脉诊、舌诊、眼诊、脸色、语调、气味等更多望闻问切的细节呢!

这位病人一开始不愿意服用水药,只愿意服用少量的科学中药粉剂,以平肝、补血活血、去湿等为基本方向。

病人就诊断断续续,中间还回到俄罗斯住了九个月。这样有时服用、有时不服用科学中药粉剂的情况下,病人把高血压西药停了,血压维持在 160 / 110 mmHg 左右,虽然仍差,但比就诊之前好一些。

病人从俄罗斯返回美国一个月后,总算愿意服用水药。

根据病人之前服用不同科学中药粉剂的反应,我帮她开水药方:柴胡、玉金、黄芩、龙骨、牡蛎、当归、生地、丹皮、桃仁、川芎、怀牛膝、白术、茯苓、陈皮、半夏、酸枣仁、知母、炙甘草。病人血压在两、三周内下降到 140 / 100 mmHg 左右,可以正常教书了。

但她仍然有许多生理及心理的问题,血压也还有进步的空间,需要继续治疗,不然隔不了一年,血压还是会再度上升,在此就不继续讨论“下半场”的治疗。

去医存药的谬论

提到高血压,我们就借题发挥,多说两句。

现在很多中医都受到西医的病名影响,甚至中医大学及研究所亦以西医的方式来思考,把高血压解释成五、六种中医病理,分为“肝阳上抗型”“肾虚型”等几型的高血压,每一型高血压对应一个固定的中药处方。

这样的分法,原本只是方便学习与讨论,现在却成为中医治疗高血压的“指导原则”,很多中医师落入选一型处方给高血压病人服用,这型处方没效,代表判断错型了,便换另一型高血压的固定中药处方再试试;当这五、六种类型高血压的固定中药处方都无效时,中医师也就束手无策。

这样的做法,并不是正统中医的“辨证论治”,而如此的“类型”思维,却引发了所谓的“去医存药”的谬论,这其实是对中医很大的误解。

摘自《当张仲景遇上史丹佛》方智出版

身处纷乱之世,心存健康之道,就看健康1+1

· 血压飙高怎么救?中医1招迅速降压 比打针还快

· 耳垂2征兆恐是高血压!不用血压计的判断方法

· 高血压总是依赖降压药?告诉你中医为何不赞成

责任编辑:李清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