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製造業大量外遷 中國經濟堪憂

人氣 6881

【大紀元2021年10月18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ames Gorrie撰文/姬承羲編譯)這些天來,關於中國經濟的負面消息似乎源源不絕。持續發酵的恆大違約和迫在眉睫的影子債務危機,已經夠讓中共頭疼的了。而現在,全世界又突然發現,自己正身處現代歷史上最嚴重的供應鏈危機之中。

「一枝獨秀」風光不再

全世界自然也沒有忘記,中共政權是這場危機的根源;北京政府在大流行病期間的卑劣角色,及其對那些受中共病毒(俗稱新型冠狀病毒)影響嚴重的國家,所表現出的冷漠態度。

鑒於上述及其它危機,對外國製造商而言,中國的吸引力已經大不如前。因此,「近岸外包」(nearshoring)已然成為世界大趨勢,而中國經濟也將因此受到衝擊。簡言之,「近岸外包」,是指公司將生產線移至離主要市場更近的國家。

這也難怪。

中國已經不再是過去那個國家了。當然滄海桑田的不止中國一個,但就製造業而言,中國的商業和政治氛圍正在迅速惡化。例如,由於大流行病所引起的勞動力短缺和資源匱乏,仍持續干擾著中國的生產供應鏈等基本貿易元素。

為了應對不斷惡化的形勢,中國最大的製造業地區——廣東省降低了外商投資壁壘,以吸引更多跨國企業生產線。這類政策能在多大程度上減緩近岸大潮,尚且不得而知,但它表明,北京政府知道風向。

上升的成本和下降的利潤

曾幾何時,一家美國或歐洲公司只要將製造業務轉移到中國,而非其它國家,就可以大幅提高利潤。這種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而之前的巨額利潤,是因為中共幫著數以萬計的外國公司,利用中國廉價的奴工。

而今天,中國的勞動力成本即使不是周邊地區最高的,也已經高於大多數國家。在越南,勞動力成本方面比中國更有競爭力,並且也在努力擴大製造能力。墨西哥的勞動力成本也比較低,還能讓美國製造商避免海外運輸的費用和風險。

這是一個大問題,因為運輸成本正在飆升。一年前,從中國運一個集裝箱到美國的成本是2,000美元。今天,這個價格至少是12,000 美元,甚至更高。最近,從中國來的運費上漲了十倍。除此以外,不斷上漲的燃料成本和產品稀缺問題,可能還會加劇這一趨勢。

有經濟學家預測,供應鏈問題將是一個相對短暫的局面,可能持續一年或兩年。但供應鏈是否會以類似於大流行前的方式恢復,仍值得懷疑。

對中國經濟的長期損傷

縱然GDP 報告再虛高,所有這些因素加起來,都在將中國經濟推向虧損狀態。例如,中國的儲蓄率高達34%,證明中國的消費者不願花錢。今年的國民儲蓄比2020年更多,總儲蓄率超過了45%。

那麼真正的經濟增長點在哪裡?實際遠比中共宣傳的更少。更重要的是,中國的房地產開發行業負債纍纍,其崩潰並不是一種健康的表現,而是經濟衰退的跡象。

現實情況是,「近岸外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可能會更深、更具破壞性,因為它涉及的是一個長期趨勢。公司不會一時興起,或者由於短期的風向,就離開中國這樣的製造基地。將製造業務從一個國家轉移到另一個國家是個昂貴的過程,而且需要多年的規劃。他們認定,當地的客觀條件從根本上惡化,會對公司的未來收益甚至生存能力都產生長期的負面影響。只有在得出這樣的結論後,他們才會決定轉移生產線。

此消彼長的局勢

從「近岸外包」大潮的積極一面來看,越南、波蘭、土耳其和墨西哥等國家,正在從中國的損失中受益。這也意味著更低的勞動力成本,更快的到貨時間,以及最小的運輸風險和成本。

 

2021年9月21日,一名戴著口罩的工人在越南河內的Maxport工廠工作。(Nhac Nguyen/AFP via Getty Images)

顯然,越南正在為亞太市場贏得製造業務,土耳其正逐漸成為中東和北非市場的首選製造基地。波蘭正變成歐洲公司的新製造基地,將服務於歐洲市場。而事實也證明,墨西哥是美國和其他製造商青睞的製造基地。

目前局勢越來越清晰。歐洲、亞洲和美國公司採取近岸外包,將在短期以及中長期內對中國經濟產生影響。因為中共將面臨GDP急劇放緩的局面,以及嚴峻的失業大潮。畢竟,當製造商們離開一個國家時,製造業的工作機會和金錢往往都會消失。

中共統治中國的合法性受到衝擊?

恆大破產和其它方面的政策失敗,已經給中國造成了日益嚴重的內亂。而外商公司的遷出,及由此產生的失業危機,很可能會讓局勢更加惡化。投資損失的壓力,和上述的其它問題,也可能引發中國的嚴重衰退甚至大蕭條。

這兩大危機,對中國經濟和中共來說,都不是好兆頭。別忘了,經濟增長和充分就業,是中共統治合法性的兩大支柱——這也是其在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後,對14億公民做出的承諾。

如果經濟停滯和長期失業的問題無法解決,是否會有相當一部分中國人認為,中共已經無法維持其統治中國的合法性?

這很有可能。但是,人們得出這樣的結論需要多長時間,是否真的會發生,還有待觀察。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近岸外包」的趨勢無法逆轉。隨著世界製造商逃離中國,帶走工作和金錢,其速度和數量正在急劇增加。隨著這股趨勢的發展,中共可能很快會發現,自己即將面臨的問題,比眼下的要大得多。

作者簡介:

詹姆斯·高里(James R. Gorrie)是《中國危機》(「The China Crisis」,2013 年由威利Wiley出版)的作者,並在其個人博客 TheBananaRepublican.com 上撰文。他居住在南加州。

原文:Can China’s Economy Survive the Nearshoring Trend?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中共打壓提醒科技巨頭誰是老大
【名家專欄】中共的地緣政治和經濟目標網
【名家專欄】美國應停止向中共購買監控設備
【名家專欄】中共的殘暴使其名譽掃地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中共如何利用美國「覺醒主義」
【微視頻】滴滴退市 股民的機會來了?
【未解之謎】百慕大三角大揭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