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袁弓夷:疫情使國際追責中共

人氣 514

【大紀元2021年06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慧真、梁珍香港報導)香港《國安法》實施後,中共操控港警史無前例地封鎖維園禁止年度六四燭光晚會,香港人「遍地開花」紛紛走上街頭悼念。部分海外的香港人則在當地組織集會,旅美香港實業家、時事評論員袁弓夷參加了6月4日倫敦唐人街旁萊斯特廣場和中共大使館前的演講,他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那個反共的氣勢非常重要。

因為「現在的中共不是一兩年前的中共了」,大陸經濟蓬勃時代已經過去,中共對內不斷迫害中國包括香港的各個群體,對外造成疫情擴散對全世界犯罪,喉舌戰狼還時不時地煽風點火、倒打一耙,種種與世界格格不入的做法引起了許多國家政府和民眾的反感,這一切「根本沒法辯解」。

事實上,今天在國際上「共產黨」或哪個人「親中共」,已經基本就是丑角的代名詞。

實驗室洩漏論漸成主流 中共將被追責

拜登5月26日下令美國情報機關必須在90天內向他提交病毒起源的報告。美國國務卿布林肯6月6日聲明,拜登政府決心「徹查」COVID-19病毒起源,並將追究中共的責任。據美國情報人士透露,史上最高級別的中共叛逃者已與美國國防情報局(DIA)合作三個月,提供了中共「生物武器計劃」等消息。

袁弓夷認為,不久各國將會索賠中共初期掩蓋疫情、擴散中共病毒(新冠病毒)造成的損失。而跟中共有過利益勾結的病毒專家,或是歐洲哪個想要親共的總統,已經完全不是關鍵。因為現在國際上認為中共病毒從武漢的實驗室洩漏已漸成趨勢,連最初極力扼殺這一說法的美國左媒都在紛紛轉向;而另一方面,經相關調查,各國民眾早就因疫情對中共的反感明顯增加,這時「公眾意見」才是決定性的。

「英文叫做『Court of Public Opinion』,就是公眾意見法庭。這個才是厲害,全世界就是陪審員,他們看著你,你法官怎麼玩手段都沒用。」

公眾的代表即各國國會、議會議員。袁弓夷說,在試圖阻擋追責中共的問題上,歐洲的默克爾、法國總統等「全部沒用」,因為「整個歐洲議會(的意思)都是說要追殺中共」。「印度你都不要去,共產黨去了連命都沒有,印度和你客氣嗎?這麼嚴重。日本以前都是求財心切,(想著跟大陸)多做些生意,(現在)日本都已全改了方向。」

所以他看到,各國明顯一邊倒的反共民意,令個別想要親共的領導人無法扭轉大局。幸虧全世界在過去二十、三十年「很多國家從專制變成了民主」,「那專制的國家都是少數,他們就和中共站在一起,全算上都不夠十個。其他那些民主國家的人民呢,每人都要求賠償,是不是?」

袁弓夷早就提出,各國應該要中共為病毒擴散全球賠十萬億。川普最近也不謀而合,6月5日在共和黨大會上公開要求中共賠十萬億美元,並敦促美國政府對中國商品徵收100%關稅。「全世界我估計那個損失呢,三十萬億,美國差不多占了三分之一。」

對中共加稅比打官司更實際

美國前眾議院議長金里奇(Gingrich)最近接受福克斯新聞(Foxnews)採訪時坦言,因為中共扮演的壞角色,美國應該對中國商品再增30%~40%的關稅,而且其它國家應該「採取同樣的措施」。

用這些錢來賠償中共病毒對各國的損失,中共的外匯就會越來越少。「那樣的話,你(中共)一天不公開(相關真相),就根本沒什麼可談的啦,就一直是這樣做。」他估計,這件事不用等很久就會發生。因為如果和中共打官司,它不可能去,會拖得很久。而加稅是實際的。

「你(中共)現在又不公開調查,又不讓別人去現場,開始的那幾個病人的病歷你又不拿出來,所有那些,武漢病毒怎麼發生,開始的那些病歷,它一點都不拿出來,已經足夠形成它隱瞞證據、阻遲了公布這個病毒(的相關事實)。」

他估計,如果美國索賠十萬億,其它國家總共應該差不多要二十萬億,這件事不是講講而已,「講著講著就會向這個方向發生」。「我呢,老實說,別的東西不精明,但我因為人生經驗很足,以及我專門是做風險投資的,所以我看將來呢,比任何人都看得深。」

中共滲透WHO和美國NIH

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福西(福奇)(Anthony Stephen Fauci)日前被美媒根據《信息自由法案》曝光了武漢疫情早期他的三千多頁電郵,使人們有機會得知,這個美國最高級別的傳染病專家、白宮疫情總顧問,原來在疫情早期2020年2月中旬就完全知道了中共嚴重少報大陸死亡人數,及大陸疫情嚴重的程度。但他刻意隱瞞了這一切,並沒有向美國民眾和世界公布。

「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屬於「美國國家衛生院」(NIH)。NIH在2014到2019年間,通過紐約非營利組織「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向武漢病毒研究所提供了60萬美元聯邦資金,用於研究蝙蝠冠狀病毒。

「生態健康聯盟」負責人、後被派往武漢的世衛專家組成員達扎克(Peter Daszak),曾和武漢病毒研究所教授石正麗密切合作,對中國的蝙蝠進行大規模採樣,還共同發表過三篇論文。達扎克在武漢疫情早期的2020年2月19日,在《柳葉刀》強烈譴責實驗室洩露論是「陰謀論」。2020年4月18日,達扎克發郵件感謝福西堅持病毒自然起源、抵制實驗室起源說。

袁弓夷表示,中共多年經營,不僅滲透了世衛,還滲透了美國國家衛生院,福西與「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關係密切,但他不直接與中共聯繫,而是透過世衛的達扎克,把美國政府的資金流入武漢病毒研究所,「如果它(中共)要世衛說什麼,它就經過這個人(達扎克)。這些我們清清楚楚的,老早就知道這件事情。現在的Email出來了,只不過是證實它。」

在當前大形勢下,福西也一改其一年前相信中共病毒「是從動物傳給人類的,而不是實驗室洩漏」的觀點,在5月24日接受福克斯新聞網採訪時稱「我並不確信病毒來自大自然,我認為我們應該繼續調查中國到底發生了什麼。」

疫情成中共「超限戰」工具

袁弓夷從一開始就覺得,中共病毒在武漢爆發不是偶然,而是實驗室不小心洩漏出來的。「有兩個路徑,在實驗室裡面有人感染了;那些做實驗的動物,還是活著的,被它賣到了野味市場。(可能)兩個路徑都在洩漏,兩邊流出來的。」甚至不排除故意散毒,「它拿那個(武漢2019年)軍人的運動會呢,就找人來試,整個宿舍都試,都中招了。」

還有更大的事,「這個疫苗呢,中共起碼四五年前已經開發出來了,所以你看到它,為什麼它一下子就能拿出來。」「去年2月份已有中國高官站出來說,那時漏出來就已有疫苗。那你這個疫苗,就是已經搞了幾年。就是說,你是有備而戰的。」

他相信,疫情成中共「超限戰」的一部分,中共本想用疫苗控制全球,不過歐美也及時研製出了疫苗。但中共「低人權」使得它有「絕對隔離」的優勢,「整個廣州,根本就是隔離,根本不讓你出街。它就是用這種手段,但是全世界不可以(這樣做)。」

「你們一定要明白,什麼叫超限戰?什麼叫左派?什麼叫陰謀?如果全世界都太平盛世,什麼事都沒有,當然不用去想陰謀。但是對中共,如果你不想(它的)陰謀,你就是傻瓜,你明白嗎?」

因為中共通過正常競爭,短時間內不可能實現超過和取代美國的野心,所以他一再強調,中共為了取勝只有布局超限戰,包括病毒、間諜、支持恐怖組織等,絕非聳人聽聞。它的朝鮮、伊朗等流氓小兄弟在國際上製造事端,中共如果沒有陰謀的話,「這個世界就太平了」。

全球面臨未來是否接受中共

他看到,現在絕不僅是美國反共,全世界都在面臨接不接受中共這件事。中共病毒掃過了全球絕大多數國家,製造了巨大損失,中共不可能逃脫責任。

事實上,無論最初在武漢擴散的病毒是自然還是人造,中共從2019年12月到2020年1月武漢封城前疫情初期最黃金的防控時間裡,刻意淡化疫情、隱瞞真相、不升級任何防控措施、迫害「發哨人」「吹哨人」「公民記者」,放任至少數萬武漢人自由地飛向海外造成病毒擴散全球等等,都是毋庸置疑的。

疫情跟每一個人的生活甚至生命都息息相關,幾乎每一個人都受到中共病毒的威脅,「有誰不怕這個東西?每一個人都害怕,不想感染。所以我老老實實說,這一次的武漢病毒,對我們香港人是一個機會,因為有可能這個病毒引致中共的倒台,因為全世界這麼憎恨它。」

世界越來越看清了中共的本質。在他眼中,國際孤立中共已不再只是口號,而是真正成了氣候並將成為事實。

未來當孤立升級到一定程度,中共內部可能就要換頭兒,「知道這樣子下去全國都不行,每個人的利益都會受到損害」。在換人的過程當中,早已沒人真信的中共政權就可能在全世界的壓力下倒台,這也是香港「唯一的希望」。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楊亦慧#◇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陳清華:香港終局?六四永不忘(下)
【珍言真語】澳門六四集會違法?區錦新:荒謬
【珍言真語】何良懋:中共「四大滅絕」香港上演
【珍言真語】何良懋: 港府強制管治 港人躺平應對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公務員要過苦日子?御用專家警告
【拍案驚奇】馬雲下落不明 薄熙來臨時出獄?
【財商天下】北京「打預防針」:苦日子要來了
【橫河觀點】美外交抵制冬奧 北京失勢的開始
【十字路口】抵制冬奧 美帶頭外交戰圍堵中共?
【方菲訪談】程翔:中共顛覆香港對國際的警示(3)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