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何良懋: 港府強制管治 港人躺平應對

人氣 530

【大紀元2021年06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一舒、梁珍香港報導)中共強制執行一胎化計生政策三十多年後,導致人口危機。5月31日,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共政治局會議,宣布「三孩政策」。有評論表示,主要原因是近日十年一次的中國人口普查發現,中國人口結構嚴重老齡化,60歲以上的人口達兩成。加上連續四年出生率下降,不夠生產力,才是要害。

人民不信中共 對政策反應冷淡

對於中共出台的「三孩政策」,加拿大資深時事評論員何良懋6月1日接受本報《珍言真語》節目專訪時表示,所謂的「三孩政策」仍然是計劃生育的一種,為何政府不開放生育呢?將生育權利交給人民,人民會作出最智慧、最符合每個家庭經濟狀況的決定,才知道養得起幾個孩子,但中共卻不作此途。

他認為,中共的生育政策在西方社會眼中簡直是匪夷所思,違背普世價值,不給人民擁有自主生育權。即使今日開放成「三孩」仍然是屬於國家計劃經濟的一部分。與一些有福利的國家會提供補助、免費教育等配套作為鼓勵的生育政策完全不一樣。

中共不相信人民 不把人民當成生命對待

何又指,回顧1979年後,「一孩政策」害死許多亡嬰;2016年,「兩孩政策」推出後,社會仍未真正消化,現在又推出「三孩政策」,同樣反應冷淡。甚至有網民覺得政府把他們當成是豬、「生仔機器」。

新華網近日在網上發起的 「三孩生育政策來了,你準備好了嗎?」的調查,結果顯示,在四個答案選項中,選擇「完全不考慮三孩」的人數高達2.9萬人,壓倒性(93.4%以上) 的超過了前三個選項。

何良懋表示,人民對此政策的冷淡,反映出一個事實「人民很清楚知道,中共不相信人民,完全將人民作為一種物體,沒有把人民當成生命對待」。

他又指,多年來中共的「一孩政策」本身就是反人類的罪行,因中共把人民當成生產機器,它按需要去製造所需人口,像「武器」一樣,當它需要時則「人多好辦事」;當人太多會影響經濟利益時,則要控制人口。這與希特拉時代的「優生學」只有一線之差。

目前,「躺平主義」在大陸年輕人中風行。面對房租、按揭、車貸、職場競爭等一系列生活壓力,中國一些年輕人選擇慢節奏、低消費的生活方式。

何良懋說,所以現在網民「躺平」就是不讓你割韭菜。「也就是說,你要繼續催生,我就是不生。」那麼將來會不會「強迫生育」呢?

港人抗拒接種疫苗 實行疫苗「躺平主義」

港人對接種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苗意願低,只有19%人口接種了至少1劑疫苗,14%人口接種了兩劑疫苗。港府「谷針」招數不斷,如「疫苗假期」、「打針抽樓」等,更將限制未打針者出入食肆、學校、戲院等。港人在網上紛紛表示,寧願採取「躺平主義」,留在家裡,都不接種疫苗。

何良懋表示,林鄭學中共的強制手段,完全是控制狂思維,已經到瘋癲的狀態了,實質是缺乏自信。「就是因為它(中共)完全缺乏自信,天下是騙回來的,所以現在就用強制手段。」

他批評港府只為保護中共及林鄭權威而實施的「政治抗疫」,不顧港人公眾利益,視人民如草介,完全是反人類的方法。他又批評現在香港所謂防疫、抗疫,都是「藉疫弄權、藉疫強權」,「將林鄭箝制公民的政策發揮到極致」。

全世界有香港人的地方都會有燭光升起

今天是紀念六四屠城32周年,香港、澳門六四集會都已被視為非法,紀念六四屠城的真相可否繼續傳承下去呢?

何良懋指出,香港人和極權的鬥爭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政權要你遺忘,但是抗爭者一定會記住。除了紀念六四,中共所有殘暴的消滅異己的事件,人們都不會遺忘,所有行凶者將來都會受到清算。「你不給人家點蠟燭,但是你不可以消滅人腦海裡面的記憶,也不可以消滅歷史,更加不可以消滅每個人心目中的那點燭光。」

他說,香港維園的燭光將推向全世界,全世界有香港人、有華人的地方,都會有燭光。在互聯網、在海外的任何公眾場合、在自由社會繼續延續香港人的反暴政抗爭、為社會公義抗爭的精神。他相信中共逃脫不掉歷史的審判。

「中共經過32年的洗腦,都沒能夠將六四的歷史全部洗掉,在民間仍然有支持平反六四的聲音,只不過因為你是新聞管制,你是資訊控制,甚至用大數據去鉗制人民的資訊自由,我們才看不到,實際上要求平反六四的暗流從來都沒有停止過,變成地下越來越大的一個潛流。」@#

請完整訪問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何良懋:中共百年行騙 終撕破臉
【珍言真語】何良懋:中共用「間」作惡90多年
【珍言真語】何良懋:中共起家至今走哪搶哪
【珍言真語】何良懋:中共要鬥垮香港傳統秩序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中共飛彈專家出逃 美F35戰機墜海
【橫河觀點】從錢學森到導彈專家出逃 風水輪轉?
【秦鵬直播】美中科技戰升級 晶元巨頭撤離上海
神韻歌唱家分享失傳的傳統美聲唱法(3)
【有冇搞錯】假如你是普京
【微視頻】病毒進京 西安和天津如何解封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