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中共不樂見中國公司赴美上市?

人氣 481

【大紀元2021年07月23日訊】七月下旬在「美國之音」衛視的《時事大家談》節目參加一個訪談,談及滴滴出行的「路難行」,以及這是否是中國私企明天的模板的問題。節目主持人提到,中國政府目前似乎不樂意看到本國公司赴美上市。那麼,中共到底喜不喜歡中國公司赴美上市,它是真的不希望、不樂見中國公司赴美上市嗎?如果真是這樣,中共為什麼不直接叫停、直接禁止,就像中共叫停了螞蟻金服在香港的上市一樣?如果不是,中共當局為什麼還要嚴厲審查、處處設限、對私企打壓不止?中共的葫蘆裡,究竟賣的是什麼藥?

7月中,中共國家網信辦與公安部、國家安全部、自然資源部、交通運輸部、稅務總局、市場監管總局等部門,突然聯合進駐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開展所謂的「網絡安全審查」。就在上個月底,滴滴出行,這個擁有5.8億用戶、1400多億營業額的全球最大出行服務平台,剛剛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

政府借用任何理由,對私人企業進行審查,也算例行公事,並不稀奇。但審查歸審查,只要沒有因為刑事或者犯罪問題起訴公司,就沒有理由將其應用程序從應用商店下架。因為對這些互聯網企業來說,其本身的市場價值(Market cap),並不是公司目前擁有的什麼機器、設備、大樓和當前業務的總和,而更是其未來盈利的能力。換句話說,是未來的用戶、未來的現金流、未來的股票分紅、未來的市場份額,這些基於公司發展前景的軟實力,這些未來財富折算成今天的市值,才是公司今天價值的體現。

滴滴出行雖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出行服務平台,2020年的營業額為1417億元人民幣(約216億美元),但公司仍然在虧損運營,2020年的淨利是虧損106億元人民幣(約16.3億美元)。對新興的互聯網企業來說,他們最值錢的東西是什麼呢?就是客戶數目、用戶數目和市場份額。中共當局不分青紅皂白,直接將滴滴出行的應用程序從應用商店上下架,就是直接勒緊了滴滴的脖子,將之陷於死地,非要公司拱手投降才行。

再者,中共的國家網信辦,是要審查與互聯網相關的所謂「網絡安全」;中共的公安部,是要審查涉及國內安全的問題;中共的國家安全部,是要審查涉及國家安全的問題;中共的自然資源部,應該是審查涉及自然資源的污染、濫用和盜用的問題;中共的交通運輸部,應該審查涉及汽車交通、違規的問題;中共的稅務總局,審查的應該是企業偷稅漏稅的問題;而中共的市場監管總局,應該負責的是不正當競爭、價格歧視、壟斷等市場經營方面的問題,等等。

但是呢,這七個政府機構,應該是獨立運作的,也就是說,哪個部門發現了那些自己負責的領域內的違法、違規的問題,就應該獨立運作,開展調查。滴滴出行已經創立快十年了(2012年建立),它不可能同時出現從稅務到安全、自然資源、交通、市場運作等方面所有的問題,不可能在一夜之間,突然違反了那麼多的法律和法規。這麽多的政府部門,同時發難,同時進駐,同時調查,顯然是不可能的!這一定是中共政府的政治打擊、政治報復和政治陷害!維如此,才能解釋為什麼當局需要出動七個部門,浩浩蕩盪地開展所謂的「調查」。

《紐約時報》稱,「聽黨話、跟黨走」,這才是中共想要的私企的類型。換句話說,滴滴出行這個業內巨頭,顯然是闖了禍,是它不聽黨的話,也沒有全心全意地跟黨走,所以才成為中共的靶子、出氣筒和墊背的。

從與筆者一起在「美國之音」做節目的另外一位嘉賓、美國三一學院經濟系榮休教授文貫中博士提供的消息看,就是因為滴滴居然不理會中共高層的要求,不配合中共為了建黨70周年的慶祝、維護穩定、確保黨慶萬無一失、不出紕漏的要求,它居然在黨慶的前一天、6月30日,成功地登陸紐約證券交易所!滴滴出行的開發者、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其總部就位於北京市海淀區東北旺西路8號院的一棟樓,就在中共當局的眼皮子底下,居然敢「一意孤行」,被中共大罵為「陽奉陰違」!顯然,公司是犯了一個觸犯龍顏、沒把「今上」放在眼裡的錯誤。而這個「今上」的所作所為,其對私人資本的敵視,從匆忙叫停螞蟻上市,到突然審查滴滴出行,其行徑也算一而貫之。

今年七月初,中共網信辦還宣布,對「運滿滿」、「貨車幫」,以及網絡招聘平台「Boss直聘」都實施了網絡安全審查。因為這些公司都在最近個把月赴美上市,今年中國公司赴美上市,還比去年翻了一番。「美國之音」主持人問到,中國政府難道是不樂意看到本國公司赴美上市嗎?

當然不是。中共其實是巴不得中國公司到美國上市的,因為在美國上市,是世界上所有公司夢寐以求的理想,是公司成功的象徵。它意味著公司被國際金融市場所認可,對其以後的再融資、發行新股、吸引機構投資者和散戶投資人、發行債券,都有莫大的好處。對中共來說,在美上市公司給中國帶來巨大的外匯,充實了中共的外匯儲備,他們怎麼可能對此有猶豫和拒絕?中共其實是非常樂意、巴不得的希望更多的中國公司在美國上市。但與此同時,還有一個先決條件,就是這些上市以後的公司,必須聽中共的話,必須與中共配合,接受中共的控制,必須給中共高層輸送利益,還必須配合中共的全球戰略,從偷竊科技、刺探情報、充當特務、輸出意識形態等等所有的要求,才能被中共接受為「聽黨話、跟黨走」的傀儡和紅色資本。

中共政府還為自己的打壓尋找藉口,說擔心私企生長會造成「社會不公」。中國的私企,尤其是科技私企,怎麼會否加劇社會的不公呢?社會不公,不是企業的事,是政府的事情。政府通過稅收和福利,第二次收入分配,可以調節不公。企業存在的目的,就是賺錢,就是為股東謀利益。私企增長假如造成了社會不公,一定是因為這些企業與政府勾結、合謀、形成壟斷,或者成為政府控制的寡頭,才會出現這種情況。中共控制的國企,比如兩桶油,壟斷了石油和汽油市場,高價汽油對普通消費者造成負擔,這才是真正的「社會不公」。而如果要祛除這樣的社會不公,就必須祛除國企的壟斷地位,也就必須祛除中共對中國經濟的控制。中國人要享有與國際社會一樣的油價,就必須祛除中國共產黨的統治才行。

一些輿論稱,北京更希望「引導中國企業到香港融資」。但如今的香港,已經不能起到它過去對中共的金融作用了。香港的自由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在一步步消失。中國公司是不得已,不能提供透明的財報,才不得不去香港。但上市美國,肯定是這些公司的第一位考量,因為美國金融市場的估價偏高,特別重視公司發展的前景。中共在香港的倒行逆施,已經毀滅了香港。香港作為大陸融資、輸入資本、輸入技術的窗口的作用,已經基本失去。而一旦美國與國際社會開始實施真正的制裁,美元和港幣脫鉤,香港的金融業就會一蹶不振。在這這樣的情況下,北京怎麼可能希望「引導中國企業到香港融資」?

正如美國之音的主持人所談及,如果中國不改變,中國經濟成為政治的附庸是否不可避免?其實,從1949年開始,中國的經濟就一直是政治的附庸。不僅是中國經濟,中國社會的各個方面,從政府、經濟、文化、教育、宗教、信仰到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是中共政治的附庸,也只是為中共政權的存在而服務。只是呢,從目前的中國社會的狀況看,人們在覺醒,在醒悟,在意識到中共政權不事生產,是一隻無恥的、貪婪的、從經濟上依附於中國人民的嗜血怪獸。這種榨取和吸血,以前是打土豪分田地、後來是公私合營、資本主義改造,現在則是把吸管延伸到了海外上市的中國私人企業,乃至國際金融市場。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陳思敏:滴滴黨慶日頂風赴美上市的三大蹊蹺
打壓滴滴或讓中國未來八年損失高達45萬億
滴滴事件 涉中共習江權鬥
【財商天下】握有超級數據 滴滴被七部委追殺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何良懋:7·21事件標誌法治淪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