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鄭州「千年大水」 靜等習近平指示

人氣 12194

【大紀元2021年07月25日訊】鄭州大洪水,誰能救百姓於水火?中國的水壩是危險的,而官員常常偷偷洩洪。更可怕的是現在這個體制。大災來臨,地方官不敢輕舉妄動。層層上報,層層上推,鄭州市上報省政府,省政府上報國務院,國務院上報黨中央,黨中央習近平定於一尊,誰也不敢亂動。等習近平醒過來,發出指示,災難發生,已經晚了。所以,網友說,既然是千年一遇的洪水,只有大禹才能治!黨和國家肯定治不了。今天來說一下鄭州「千年一遇」的大水帶給我們的反思。

7月17日以來,河南省普降大雨,引發水災,多人死亡。7月20日,鄭州市5號地鐵被淹,乘客被困在洪水中數小時,多人罹難。7月20日晚,鄭州市的京廣隧道在暴雨中5分鐘被淹平,幾百輛車瞬間沒頂,大量車輛及人員被困。積水在22日被抽乾,翻覆的汽車堆積如山,慘不忍睹。官方做的是,忙著刪帖,忙著封鎖災區,喉舌忙著粉飾太平。

黨媒《河南日報》宣傳鄭州暴雨是「千年一遇」,說這三天下了以往一年的量。河南省水利廳21日還發消息說,河南此次降雨量「超5000年一遇」。言下之意就是要歸咎於天災了。

官方週五(24日)公布傷亡數字,鄭州暴雨導致50多人遇難。但大陸社交媒體上有大量尋找鄭州失蹤者的訊息,其中有一個網站列出了130多名失蹤者。民間尋人的活動還在持續,有上海趕來的妻子到5號線尋夫,有母親徹夜守在隧道口等待失蹤的兒子。

政府偷偷洩洪

網友質疑這次水災是政府偷偷洩洪造成的人禍。根據鄭州防災服務台21日凌晨1點發的通報,常莊水庫7月20日上午10時30分開始向下游洩洪。但當局並未事先預警,而是在洩洪14小時後才公告。

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對大紀元說,中國的洪水很多是人為控制的,不是自然形成的。

他說,鄭州地處黃河下游,黃河所有的水都是從三門峽的閘門通過,而閘門是手控的,下洩的洪水就是通過人為調節出來的,洩多少是人可以控制的。

鄭州市防汛抗旱指揮部在下發的「內部明電」中也說,常莊水庫是因出現了管湧險情,於是緊急洩洪。

政府偷偷洩洪,不告訴百姓,不預警讓百姓撤離。這是中共屢犯不改的毛病。它為什麼要這樣做?

去年7月,網上視頻一官員說,洩洪不可能提前告訴你,告訴你了百姓能同意?他們會要求賠償,房屋、田地、農作物、牲口等,沒個幾百億下不來。如果說是天災,給他兩包方便麵他都感恩戴德。

危險的中國水壩

中國水壩在非汛期放水往往不預警,在汛期放水預警常常不及時,不拿人命當回事,這是網易的新聞專題「另一面」2015年的報導。報導說,中國水壩放水不預警,造成事故甚至人員死亡頻頻見諸報端;無論是《防洪法》還是其它法律,都沒有將非汛期放水預警納入法律範疇。沒有納入法律,所以官員們儘管放水,造成事故,無須承擔法律責任。

網易同一個專題在2013年8月22日報導說,中國水壩基本都年久失修,近半數水壩「帶病」運轉,四分之一縣市面臨潰壩危險,而且報廢水壩無人管,水壩潰壩率高。報導的標題就是「危險的中國水壩:年均潰壩68座」。

那是2013年,現在快十年了,情況可能更加惡化。中國國際能源網今年3月17日,引述耶魯環境研究機構的報告說,全球已有1.9萬座水壩面臨老化問題,需要修補或者拆除,否則可能造成安全隱患。而中國和印度是重災區。中國擁有2萬3,841座大壩,占世界總數的40%。所以中國的水壩很危險。

但是大家知道,修水壩難有政績,所以官員也不幹。災禍臨頭,遭殃的還是咱們老百姓。

指揮系統為何癱瘓

其實更危險的還是中國目前的體制。各部門彼此像是獨立王國,相互不溝通,資源不能有效運用,都等著最高層決策,使整個社會容易癱瘓。

這次洪災,鄭州氣象局發了五次紅色暴雨預警,按照規定,早該停工停學,但是沒人管這事,政府不作為。在水災爆發第一時間,鄭州市指揮系統幾乎陷入癱瘓,鞏義氣象局因為局長被大水沖走,氣象網站長達10小時沒人更新。

而500乘客被困在地鐵數小時,至少12人遇難。為什麼地鐵站不關閉呢?據《南方週末》報導,鄭州地鐵公司沒有權限關閉地鐵站,因為這是「社會事件」,必須上報請示。

一名自稱為地鐵員工的網友還在網路貼文,痛批領導不敢拍板做決定,為了保全烏紗帽,在接到紅色預警的情況下,堅持運營,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

這名員工痛斥決策者是「殺人犯」,「大家都規規矩矩不越雷池不犯錯,一片祥和,都是殺人犯!」

全國上下靜等習近平指示

香港作家顏純鈎寫了一篇文章,非常形象地說明了這個問題,標題叫:一切都是「定於一尊」惹的禍。文章說,鄭州政府這次不作為,跟武漢疫情爆發情況類似。凡屬大的社會災難事件,如非經過上級批准,當地政府不得擅自採取應急措施,以免造成社會混亂。地方官擅作決定,造成的社會動盪、經濟損失,日後都記到他頭上,影響仕途。所以官員寧可不作為。這也就是最近披露的習近平在一個高官會議上抱怨:難道我不作指示,你們都不用做事情了?

顏老先生還做了一個很有意思的推測。鄭州政府把氣候異常的預報上報省政府,省政府當然不敢拍板,於是又上報國務院,國務院相關部委也不想背鍋,於是上報給總理李克強,李克強知道茲事體大,於是上報「定於一尊」的習近平。習近平內外交困,也不是專家,你叫他如何決策?於是,一級級等習近平指示,指示不來,沒人敢動,整個政府停擺等候指示,直等到災難臨頭。

這就是「定於一尊」惹的禍,全國上下沒有人敢說。

所以,網友說,既然是千年一遇的洪水,只有大禹才能治!黨和國家肯定治不了。習近平當然也治不了。那該怎麼辦呢?

更多唐青看時事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Hn3lcL7mKsVQlE6axBToA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唐青:習近平戰狼外交 驚醒全世界
唐青:中共百年 習近平隔空大戰「外來勢力」
唐青:「復旦幫」當道 習近平陷百年困局
唐青:官位不對等 中美鬧外交糾紛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最新中共禁歌《玻璃心》藏玄機
【拍案驚奇】習近平當局談「東漢政變」
【探索時分】航空母艦出雲號 日本的航母之路
【軍事熱點】美加軍艦通過台灣海峽 宣示堅定承諾
【方菲訪談】程曉農:中共拉閘限電給誰看?
【百年真相】從建黨到棄黨 陳獨秀的沉浮人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